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那年那蟬那把劍
那年那蟬那把劍 連載中

那年那蟬那把劍

來源:google 作者:默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徐北游 李兄

握住夏蟬未必是握住整個夏天,握住那把劍,卻是握住了一個江湖持三尺青鋒夢一回萬人敬仰的劍神,做一回舉世無敵的劍仙斬斷掌教真人的寶塔,挑落皇帝陛下的帝冠大笑一聲:「琴瑟琵琶八大王,魑魅魍魎四小鬼,單劍獨戰,合手即拿」展開

《那年那蟬那把劍》章節試讀:

短暫的休憩之後,這支七人隊伍繼續向古戰場進發,一路行來,人煙越來越少,飛鳥走獸也不見半個,甚至在周圍有淡淡霧氣生出,徐北游的臉色越來越凝重,而那名白衣公子的臉上則是露出了幾分淡淡笑意。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們距離此行的目的已經越來越近了。

通過與那名女子的交談,徐北游大致摸清了這幾人的身份,領頭的白衣公子是帝都人士,叫端木玉,那三名佩刀青年是三兄弟,似乎是西涼州那邊的將門子弟,分別叫李嵩、李華、李恆,而那個地頭蛇則是陝州土生土長的衙內,若不是因為這幾位公子想要玩一出微服私訪的把戲,只是這名本地衙內,就足以驚動丹霞寨的大小官員。

至於那名女子的身份,她自己沒有說,徐北游也就沒有多問。

一行人又走了大約半個時辰後,周圍突然變得陰冷潮濕起來,六人的坐騎開始躁動不安,除了女子的颯露紫,其餘五馬甚至流露出不同程度的驚恐。

「徐北游,你見過陰兵嗎?」騎在颯露紫上的女子十分鎮定,神情依舊平淡如水。

走在最前面的徐北游沒有回頭,「見過,就是一副盔甲,神出鬼沒,不過那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了,我不小心誤入此地,差點死在這些鬼東西的手裡。」

女子似乎被勾起了興緻,接着問道:「書上說陰兵介於有形和無形之間,尋常刀槍難傷,除非將整套盔甲打爛,讓它失去存身之所,否則極難殺死,那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徐北游頓了一下,平靜吐出兩個字:「用劍。」

女子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既不驚訝,也不質疑。

不過李嵩幾人卻是毫不客氣地嗤笑一聲,不屑之情溢於言表,顯然是不相信徐北游這個土包子還真的會用劍。

用劍,可不是會幾手花架子就算用劍了。

不提那些高卧雲端的世外仙人,朝廷按照官職的九品中正制將俗世武夫劃分九品,普通地方士兵九品,都指揮使的精銳親兵八品,邊軍正兵營甲士七品,邊軍斥候精銳六品,一些實權都督的貼身親衛五品,帝都禁軍的三千營甲士四品,內侍衛和暗衛高手三品,至於一品二品的大高手,或是成為刑部供奉,或是成為內侍衛和暗衛統領,更有甚者還會被權貴們聘為客卿。

總得來說,只要入品,不管是吃官家飯,還是吃江湖飯,都能人模人樣。你徐北遊說自己能破陰兵,怎麼也得有六七品的實力吧,那怎麼還會變成如今這般落魄模樣?

徐北游沒有辯解什麼,只是從背後取下被棉布包裹着的長劍,持在手中。

一行人繼續深入一百餘步之後,突然在遠處出現一連串的模糊黑影,影影綽綽,在淡淡的霧氣中看不真切。

陰兵!

徐北游和端木玉幾乎是同時發現了這些黑影,兩人都是臉色微變,所不同的是,端木玉是興奮,而徐北游卻是擔憂,這些陰兵活着的時候興許還會顧忌這些高門子弟的身份背景,可既然已經死了,那就不管你是皇帝的女兒,還是宰相的兒子,那都是照殺不誤的。

端木玉饒有興緻地望着那些逐漸靠近過來的黑影,頗有幾分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氣度,淡笑道:「徐北游,你有沒有把握殺乾淨這些東西?一個一百兩銀子。」

徐北游皺了皺眉頭道:「什麼意思?」

端木玉平淡道:「大概再過半個時辰,這裡會重現當年兩軍廝殺的蜃樓景象,既要觀景,自然要清靜一些。」

徐北游天人交戰。

騎着颯露紫的女子對徐北游搖了搖頭,輕聲道:「不要勉強。」

短暫的沉默之後,徐北游先是對女子微微一笑,然後轉而望向端木玉,重重地說了一個好字。

端木玉高坐馬上,居高臨下地望着徐北游,好像在看一個跳樑小丑。

徐北游面無表情,緩緩抖落裹在長劍上的棉布。

下一刻,振劍出鞘。

然後所有人都看到一道璀璨劍光划過視線。

轉眼間徐北游已經來到一名陰兵面前,這名陰兵整個就是一副漆黑盔甲,看樣式應該是幾十年前的邊軍甲胄,不過經過多年廝殺和時光消磨,已經殘缺不全,在縫隙之間不斷有黑色氣息溢出。

徐北游單手持劍,一劍直刺陰兵面門,這一劍快到極致,如同驚虹,帶着一往無前的味道,陰兵甚至來不及反應就已經被穿頭而過,死得不能再死。

先前嘲笑徐北游的李嵩等人有些傻眼,難道自己看走了眼,這西北的土包子還真是個高手不成?

女子望着徐北游的身影,臉上有幾分難以掩飾的驚訝之色,「這是……劍一,縱九死不悔?」

接着徐北游拔劍而退,然後身形一轉,手中長劍畫出一個大圓,輕描淡寫地擋下了其餘幾名陰兵的劈下的長刀。

陰兵的下劈一刀足以將一個普通人從頭到腳劈成兩半,但在徐北游的一劍之下,卻好似綿軟無力,只是輕輕一撥便偏移開來。

女子看到這一幕,終於確認了先前心中猜測,兜帽下的神色複雜,似有幾分原來如此的釋然,又似有幾分惋惜之意,輕嘆道:「劍二,處方圓不動。」

徐北游又用出第三劍,劍光煌煌,交織成網,將這些陰兵全部籠罩其中。

「劍三,覆天網不漏。」

女子輕聲喃語,「沒想到能在這兒看見劍宗三十六,當真不虛此行。」

後面的戰鬥,女子已經不再去看。

雖然徐北游修為尚弱,用不出劍三十六的真正神意,但對付這些陰兵,已然是殺雞用牛刀。

徐北游為何敢領着這群官家子弟來這裡?正是因為當年那名老者所留下的一部劍譜以及一柄長劍。

一人一劍。

劍名天嵐。

徐北游握住天嵐,毫不凝滯,以驚鴻掠影之勢遊走於陰兵之中。

三劍之後還是這三劍。

僅僅只有三劍。

但卻勝過世間萬千之劍。

劍勢,一氣呵成。破敵,摧枯拉朽。

除了端木玉還算平靜,其餘人都是目瞪口呆。

這小子的劍術,不俗?簡直是沒有半分匠氣的仙人劍術!

尤其是李家三兄弟,他們三人出身將門,接觸過不少軍中高手,看得來徐北游的境界並不高,大約也就有六品左右,可在這個境界中,沒有一人能像徐北游這般圓融如意,甚至能與玄妙二字沾邊。

別說他們,就是見慣了大世面的端木玉也有了短暫的沉默。

待到徐北游收劍而回,地頭蛇輕聲嘀咕了一句,「武夫。」

李家三兄弟更是再也沒了先前的輕蔑神色,李嵩臉上滿是感慨神色,喃喃自語道:「好劍術。」

女子微微側頭,朝自己身旁的端木玉望去,這個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側臉。

不知是巧合,還是女子把握機會恰到好處,端木玉的嘴角剛好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猙獰。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女子收回視線,藏在兜帽下的臉龐上浮現起一抹冷清笑意。

這位眼神陰沉望着徐北游的貴公子也許還不知道,在這一刻,他已經被女子從那一串長長的候選名單中抹去,他那點抱得美人歸的小心思再無半分實現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