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末日亡命旅程
末日亡命旅程 連載中

末日亡命旅程

來源:google 作者:姜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大衛 姜桐 懸疑驚悚

姜桐在英國的平靜留學生涯被天降一場流星大雨打破了,隨之而來一場殭屍泛濫的災難整個世界陷入恐怖,難道這就是末日來臨?為了生存,拿起武器去戰鬥路途遙遙,末日危機何時才能過去?往日寧靜的生活是否還可重回?展開

《末日亡命旅程》章節試讀:

  

  2020年2月10日晚上9點。

  2月的因弗內斯寒風刺骨,窗外還飄灑着雪花。

  姜桐窩在溫暖的房間。手裡握着一杯熱咖啡望着窗外出神。這是她來英國讀研究生的第二年,轉眼之間離開家已經有兩年了。

  這兩年里從小帶大自己的姑姑和姑父沒有給自己打過電話,有時自己主動打過去,不是姑姑冷淡的聲音,就是表哥玩世不恭的調侃。

  那個被稱為家的地方已經足有兩年未曾回去過。

  也許是對她從小失去父母的補償,姜桐來英國後遇見了大衛.米勒。大衛是她的同學兼室友凱瑟琳.米勒的哥哥。

  這個曾經當過特種兵的男人有着四分之一的華人血統,他的奶奶是一名移民英國的中國人。大衛和凱瑟琳的臉部線條較一般的歐洲人柔和許多,兩人都遺傳到了東方人的一頭黑髮和一雙黑色眼睛。而大衛的性格也更偏向中國男人,對待女朋友遷就溫柔,並不像一般西人的文化較為要求女生獨立自主。

  唯有一點,特種兵出生的大衛喜歡帶着自己和凱瑟琳去健身,做各種力量訓練。還帶着兩個姑娘學習射擊,教給她們各種槍械使用的知識。

  姜桐和凱瑟琳起初常常抗議,但是大衛卻說自己平時沒有什麼愛好,最大的樂趣就是健身和槍械,和最愛的兩個女人分享自己的快樂有什麼不對呢。

  即便如姜桐這樣能言善辯的文學系學生也駁不倒這個理由。

  時間久了,倒也有很大的好處。從前常常畏寒感冒的姜桐如今的身體素質真不可與在國內時同日而語。搬個桶裝水,給車子換個輪胎之類的力氣活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客廳忽然傳出很大的電視聲,是姜桐的室友索菲正在看新聞,這個澳洲的來的紅髮大妞每天都要認真收看新聞,而且總把音量調到很大。

  即便房間門關得好好的,姜桐也能聽見主持人的聲音,今晚正播放的大頭條是,英國**抓捕了數十名來自中東地區的間諜,這是英國近些年破獲的最大的一樁間諜案,而據警方發言人透露,還有幾名在逃間諜。他們的逃跑路線已經在警方的掌握之內,被捕也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沒過一會兒,電視聲音消失了,啪一聲,門被很響亮地關上了,看來是索菲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姜桐也換上睡衣躺進了被窩。窗外的雪花漸漸不飄了,夜靜了下來。

  似睡非睡之間,姜桐聽見外面有汽車的聲音,看了下表,是十一點整。這個時間應該是同住這裡的安妮約會回來了吧,她最近新交了一個男朋友,真是如膠似漆,每天都要出去約會,不到半夜不見她回來,今天回來的這個時間還算早呢。

  忽然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把姜桐的睡意都震沒了。她披上衣服小聲抱怨,這個安妮,出門也不帶鑰匙。

  但是往貓眼裡望去,敲門的卻不是安妮。

  是大衛。姜桐疑惑他怎麼這麼晚跑來了,難道他是來查凱瑟琳的崗的,這個男人怎麼像他妹妹的老爸。就算老爸,女兒過了十八歲也不會看那麼嚴好吧。

  大衛夾帶着一股新鮮的冷風鑽進了屋裡。他望了一眼姜桐,輕輕問道:「你還好嗎?」

  姜桐看着他,說道「好啊,怎麼了,你看上去有點怪怪的。」

  「凱瑟琳呢?已經睡下了?「大衛指指凱瑟琳的房門。

  姜桐輕聲嗯了一下。

  客廳里只留了一盞小瓦數的檯燈,昏暗的燈光下,大衛的表情緊張而嚴肅,姜桐有些擔心了。「大衛,你的臉色不好,出什麼事情了?」

  大衛正色道:「桐,你信任我嗎?」

  姜桐被他這麼一問有些莫名其妙,大晚上的這位唱的是哪一出啊。

  「什麼意思?什麼信任不信任的,你幹什麼壞事了。」姜桐瞪着眼睛問道。

  大衛依舊一臉嚴肅,他扳過姜桐的肩膀堅定地望着她說:「回答我,你是不是信任我?這很重要。」

  姜桐望着他認真的表情,點頭道:「我當然信任你了,只是你也不能嚇唬我,到底怎麼了?」

  「現在沒時間細說,你趕緊簡單收拾下平常用的東西,跟我去我那兒。我去叫醒凱瑟琳。」說完就要去敲凱瑟琳的房門。

  姜桐一把抓住大衛的手,遲疑着地說道:「她...她不在家。」

  「去哪兒了?」大衛急忙問道。

  「在愛丁堡,他們幾個今晚去看演唱會了。」姜桐發現大衛的臉上稍顯慍怒,便勸道:「凱瑟琳都已經23歲了,偶爾晚歸不算什麼大事,你可別生氣。」

  大衛轉而嘆氣道:「我並沒有生氣,只是有點擔心她而已。你收拾一下東西,跟我去我家吧。」

  說完搶先跑進了姜桐的房間。

  姜桐看着他古怪的樣子不由覺得有點好笑,又心想這傢伙不會是在夢遊吧,聽說夢遊的人不能被吵醒,不然就會被嚇出毛病。

  大衛看着姜桐一臉的迷惑,笑道:「我知道你在想我是不是瘋了,半夜跑來要把你帶走,等上車了我慢慢告訴你。到時你也許真的覺得我瘋了。」

  姜桐來不及作答,被大衛拉着外大門外走。忽然天外閃過一陣亮光。這光發紅,越來越近越來越大。

  「這麼快。」大衛喃喃自語。

  「什麼這麼快?」姜桐問他。

  「這應該是流星雨。」大衛把姜桐推回屋內,把大門關上。

  「流星雨?」姜桐在國內也見過流星雨,銀白色的流光點點划過夜空。可這龐大的紅色光芒從天上彷彿傾壓下來一般的也叫流星雨?

  「桐,你在幹嗎?」索菲打開大燈,揉着朦朧的睡眼。「大衛?見鬼,你們在這兒約會嗎?」

  「真是活見鬼,外面的亮光是外星人的飛船嗎?」索菲打開電視機調到新聞頻道。

  大衛和姜桐也忙走到電視機前看看新聞里怎麼說。

  果然電視台已經開始了新聞直播:英國各地都出現了紅色的流星雨,個別地區被砸出了幾米深的隕石坑。已經有民房遭到嚴重破壞,目前人員的傷亡情況還沒有統計出來。新聞里使用了天災一詞,稱這次災難是史上未曾見過的,所有的民眾不要外出,目前看來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呆在家裡。

  對於新聞里的官方說辭,大衛的嘴角浮現出一抹輕蔑的笑意。

  新聞報道描述得非常嚴重,姜桐和索菲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天災給嚇壞了。姜桐拿出手機撥號給凱瑟琳,想問問她是不是安全,但是手機卻一點信號也沒有。

  大衛看着窗外說道:「應該是流星雨帶來的電磁波干擾了手機信號,再等幾分鐘流星雨過去了,應該能撥通。」

  索菲看着大衛道:「你怎麼像個科學家?」

  大衛沒搭理她。果然過了五分鐘,天上的紅光消失了,流星雨停了。

  大衛拉着姜桐往外跑,把胡亂給姜桐整理的行李扔進了後備箱。他一邊飛快地坐上駕駛座,一邊讓身邊已經坐上副駕的姜桐撥打凱瑟琳的手機。

  索菲站在門口大喊:「嗨,你們兩個是要去哪兒?外面還很危險。」

  大衛已經腳踩油門,把車飛也似地開了出去。索菲只來得及看見姜桐朝她微笑着比了個OK的手勢。

  「怪胎。」索菲自言自語,「這兩個人都怪怪的。」

  由於附近沒有什麼**所,居民們都習慣早睡,所以一般這個時間段路上應該沒有什麼燈火,兩旁的房子里也通常是漆黑一片。但是今天大衛和姜桐開車經過的房子卻都亮着燈,看來大家都被這陣突如其來的」流星雨「給驚醒了。

  姜桐已經撥通了凱瑟琳的電話,但是還沒有人接聽。她看着大衛嚴肅的臉和儀器上顯示的漸漸超越一百碼的車速,心裏漸漸緊張起來。

  忽然電話里傳來凱瑟琳的聲音:「桐。」

  「凱瑟琳?你還好嗎,沒受傷吧。」姜桐忙把通話切換到了免提狀態。

  大衛在一旁大聲喊道:「凱瑟琳,你現在在哪兒?」

  「我...我很好,我和幾個朋友正開車在路上,剛才太可怕了,你們不會相信的。」凱瑟琳的聲音似乎在發抖,顯然受到了驚嚇。

  「是流星雨嗎?我們也看見了。」姜桐回答道。

  「是...是流星雨,但也不全是,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現在腦子有點亂。」凱瑟琳的聲音有點發抖。

  大衛一下子緊張起來,皺起了眉頭,大聲問道:「告訴我你的位置。然後找個安全的地方獃著,我馬上過來接你。」

  「好,好的。安迪,我們這是去哪兒?」凱瑟琳在電話裡頭問旁邊的人。

  電話里傳來一個男人回答凱瑟琳的聲音:「再有五分鐘就能到高街了...電話里是誰?」

  「是我哥哥和他的朋友,他們要過來接我們。」凱瑟琳接着又向姜桐說道:「桐,我們現在就要到高街了,會在那裡避一避,你和哥哥能趕過來嗎?」

  沒等姜桐回答,大衛在一旁大聲回復:「沒問題。你和你的朋友伴們一定呆在原地不要亂跑。我已經開車趕過來了。還有,記住如果進入室內絕對不要開燈,聽見嗎。」

  「大衛,你要帶上槍。你不知道我們在這兒遇見了什麼。真的,真的,你做夢也想不到。」凱瑟琳的聲音還在發抖。

  「我知道。」大衛凝視着前方的路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