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夢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夢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連載中

夢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來源:google 作者:清雅四少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建成 李淵

李健誠,21世紀一個底層員工,一個夢想擁有財富、地位、美女的青年一夢醒來變成了隋朝唐國公李淵的大兒子李建成在作為後世的來者,他當然知道自己的命運但我絕不向命運低頭:「房玄齡、杜如晦、魏徵,你們將是我的左膀右臂,李靖、李績、程咬金、秦瓊、尉遲恭,你們註定為我御疆拓土,執失思力、契芯何力、阿史那社爾、松贊干布、祿東贊,你們註定要臣服於我的腳下,長孫無忌,你給我去死唐三藏,你不需要孫悟空了,我送你出關;楊艷、徐惠、武則天,乖乖的在床上等我,夫君馬上就來」唐三世後不會有武周代唐,不會有安史之亂,不會有五代十國,給你一個不一樣的大唐展開

《夢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章節試讀:

李建成的家族私兵都是身經百戰的沙場老兵,所以商隊的護衛很多不是被殺就是被擒,真正難對付的是那兩個身穿大食長袍的突厥人,兩個突厥人手持彎刀,刀法如流星般快速,李恩對付其中一個,而另外一個直接奔李建成而來。

李建成見躲不過,便立即拔劍在手,與之搏鬥。其實作為武將世家,李建成弓馬皆熟,武藝並不弱。可年紀還小,沙場經驗不足,不像突厥人經常的燒殺劫掠,殺人如麻,殺招不斷,一刀接着一刀想李建成的要害部位襲來,氣力也沒有突厥人有力,每與突厥人的彎刀碰撞,被震得就像感到手要斷了一樣,所以慢慢的落於下風。而突厥人越戰越勇,誓要取其性命。咣啷一聲,李建成寶劍寶劍落地,只得調轉馬頭,突厥人窮追不捨。眼看距離越來越近,突厥人手中帶血的彎刀就要砍下來。

「砰!」一把紫金錘砸到了突厥人的身上,其吐血落馬,這時,李恩帶領親兵趕到,將其制住,數把鋼刀架在了突厥人的脖子上,突厥人一臉憤怒的看着李建成。而李建成卻不管他,一臉欣喜的看着正往這邊來的救命恩人。

「原來是闊海大哥,多謝大哥救我一命,請受小弟一拜。」說完便跪下磕頭,雄闊海趕忙扶住。

「公子不比客氣,不知這人為何追殺公子?」

而突厥人這時嘰里呱啦的說了一大堆,李恩懂點突厥語:「公子,這突厥人說他一點都不服氣,說你們只會耍陰謀詭計,喜歡暗箭傷人,都不是好漢,中原人都是狐狸,不像他們是草原上的雄鷹。永遠光明正大,有種跟他一對一單挑。」

「突厥人,老雄我今日要為我朝死在他們手裡的無辜漢族百姓討回公道。」說完就要將手中大鎚砸向突厥人,李建成趕忙攔住:

「雄大哥且慢,此人小弟還有用處。」又對李恩說道:

「你們可有傷亡。另外他們的貨物可有玄機。」

「稟公子,商隊護衛全部拿下,反抗者一律斬殺,就是在緝拿突厥人的時候有四人受傷,恐怕再也不能重回戰場了。另外在其裝布帛的箱子底部發現了夾層,裏面有大量的火藥,在防瓷器摔的紙包里發現了鐵砂。」李建成檢察了這些贓物後,心中說道,這回你王仁還怎麼為惡!

這時,雄闊海問道:「請問這位公子,難道你是官府中人?」

「不瞞大哥,在下姓李,名建成,家父是隴州刺史李淵。至於其他事情,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還望大哥跟我回城,我慢慢的跟你解釋。李恩,速速清理,不要留下任何痕迹」。李建成指揮着手下人打掃戰場,把馬匹貨物收攏,俘虜、傷兵全部送到別院醫治,血跡全部清洗乾淨。

片刻之後,十里亭一片安靜,彷彿沒有經歷過一場戰鬥。

竇家族居內院密室,李淵在中堂正坐,李建成、李恩、李安、雄闊海等人侍立在旁。閻旺跪在李淵面前,身後站立着兩名兵士。

「閻旺,你罔顧國法,走私鐵砂火藥與異族,助他們屠戮我朝百姓,罪大惡極,你可知罪。」

「大人,小人冤枉,小人只是一個商號掌柜,一切事物皆是別人栽贓,小人對於火藥鐵砂之事一概不知啊!定是手下人收了外族人的賄賂,從中夾帶,還望大人明察,還小人一個公道。」閻旺雖說低着頭,但言辭中的不敬不削明眼人一聽就知道。

「哼哼,真是個刁民,你以為王長史會保你嗎?你手下的護衛已經招認每次都是你親自押送貨物上路,另外那兩個突厥商人也說你是他們的接頭人,你就算不說,本官也可以私通外敵之罪處你斬首之刑。你的家眷親屬一起株連。你若肯從實招來,本官或可法外施恩,饒了你的家眷,想想你的兒子與老母,難道你希望他們跟你一塊上黃泉嗎?」閻旺一聽,呆坐在地上,眼中透露着無比的絕望。。。。。。

「雄大哥,此事你已完全知曉,還望大哥能助小弟一臂之力。事成之後,小弟必向家父舉薦大哥投入軍旅。並另有重謝。」

「公子厚意,闊海心領,行俠仗義是我輩本分,即便公子不說,我也要為那些屈死的百姓討回公道。有何吩咐儘管說。」李建成便在雄闊海的耳邊細細的說到。

次日,李淵召集隴州所有的文武官員到刺史大堂議事,官員們不知何事。但李淵終歸是上官,所以還是早早的來到大堂,侍衛點名查證之後,確認無一人缺席。突然,正堂中一群甲士沖了進來,官員們面面相噓,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啪!」只聽李淵驚堂木一敲。「拿下。」李恩與雄闊海二人一左一右,架住王儀的雙臂使他不能動彈,王儀大罵:

「李大人,下官所犯何罪,被你鎖拿?」

「哼!王仁,你為官一任,不思造福一方,卻縱容親族,殘害百姓,是為不仁;皇上朝廷待你不薄,封你為長使高官,你不思報曉國家,反倒勾結異族,走私火藥鐵砂,盈利自肥,是為不忠。你的內兄閻旺已經招認,你可還有什麼話說。」

「李淵,你陷害同僚,排除異己,我王仁也不是好欺負的。」王仁一邊弓着腰,一邊囂張的反抗着。李淵冷笑一聲,「帶進來。」

侍衛將閻旺與兩名突厥人押了進來,並且還在李淵的案頭放了一達書信跟兩本帳本。「王仁,你且看清,他們可是你的故人?這些書信和帳本是你與異族勾結的證據,本官今日暫時將你收押,並用六百里加急火速報於聖上案前,待聖旨下後便將你明正典刑。帶下去。」王仁聽完後像條死狗一樣被侍衛拖了下去。其他的官員一個個默不作聲,低着頭,汗水從頭上不斷的湧出,大堂上鴉雀無聲,李淵緩緩站起,拿出其中一本帳本對底下的官員說到,「王儀勾結異族牟利,罪大惡極,現以伏法,各位只需安心盡職,但各位在此處為官,卻不思為百姓出力,卻隨波逐流,共謀私利,各位知罪嗎?」

堂下的官員們聽到這話,一些年紀大但又官微職小的官員頓時昏了過去。李淵看到後微微一笑:

「本官知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的道理。另外各位的難處本官也理解。所以對於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但僅此一次,下不為例。希望各位不要再辜負朝廷與百姓之厚望。」說完便將帳本投入火爐之中。望着賬本變成了一堆紙灰,並隨風飄散,一些人的心也隨着風中的紙灰平靜下來。

「刺史大人賢明智慧,卑職等必謹記刺史大人之囑,上忠心報效朝廷,下善待百姓厚恩。」一群人在隴州司馬程國宣的帶領下向李淵膜拜。李淵點點頭,向眾官施禮拜謝。眾位官員退下之後,李建成來到李淵身邊,

「父親,這些人大多與王仁有所勾結,並且個個腦滿腸肥,正好藉此機會加以剷除,為何父親要放他們一馬。」做為後世青年,李建成還是崇尚除惡務盡,斬草除根的原則。

「建成啊!你還年輕,官場中事有些不太了解,須知水至清則無魚的道理,再說了,他們在此為官多年,軍務民政都很熟悉,官員與地方之間關係盤根錯節,我們父子倆初到貴地,根基不穩,很多事不可操之過急,以免搞出動亂,影響大局。」李建成聽着,但心中不以為然。

「是啊!有些事情不管在哪一世都是有一定的約束,黑白難解啊!」李建成心中說到。

深夜,王仁府.「哼!這幫吃勞資家的飯卻不拉人屎的畜牲,平日里與我爹稱兄道弟,如今一有事都成了縮頭烏龜,想置身室外,想得倒美,別以為李淵燒了帳簿,勞資這裡還有一本。」屋內沒有點燈,透着月光,王仁的兒子王道齊臉上猶如地獄惡鬼一般,陰森寒冷。

第二天一早,隴州六曹參軍與程國宣的府上都收到了一封拜貼,並且附上「到府一敘,若是不來,後果自負」的字樣,大多數官員看了看,輕輕一笑,不置可否。與大多數官員不一樣的是,隴州司馬程國宣卻眉頭緊皺,原因很簡單,隴州的很多官員都是隴西氏族子弟,只有他是憑着軍功起來的,做為一個毫無家族勢力幫襯的官員,程國宣來到隴州以後對於一些事情向來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從不與任何人發生衝突,也不敢與人發生衝突,是公認的中立派,老好人。所以這些年來王仁與旺記的所作所為他都知道一些,並且每年王仁也給他們這些官員分潤一些。所以一直相安無事。

「還是去王府探探吧!也許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樣嚴重。」程國宣自言自語道:

晚上王府書房。「什麼,你要我拿出隴州的軍事城池布防圖,這可不行,若城防圖外泄,這可是滿門抄斬,株連九族的大罪。如果落入了外族人之手,那就是全城百姓的災難啊!我不會答應你的要求。」

「哼哼!程大人,實話告訴你,別以為李淵燒了那本帳簿就沒人知道你們的所作所為,我還有第二本帳,這些年你拿了我們家多少好處,又將多少違禁物資送入異族手中,實不相瞞,另外一本我已派專人送往長安,若是你不肯合作,不出十日便會放在聖上案前,聖上的手段我想不說你也會知道後果。」程國宣想到如果真的將這些傳到了皇帝的耳中,其他的官員可以以家族來掩護,最多丟官罷職,甚至會不了了之。而他將會做為替罪羔羊用來殺雞警猴,回想着這些年靠着一刀一槍在沙場上拼殺,用一身的傷痕換來的功名,程國宣心裏一股不甘。而且又覺得委屈,雙拳緊握久久才分開。

「也許只有他能幫我了。」

註:魏晉時期,官府朝廷實行九品中正制度來作為選取官吏的基礎,因而出現了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的現象,並且到了五胡十六國時期,少數民族為了更好統治中原而更加的深化了這個制度,並與通婚等手段形成了更大的外戚勢力。有時還會左右政權的穩定。在北齊與北周長期對峙時,形成了以地域為名的隴西氏族和關東氏族。貧寒學子與平民子弟如果要做官必須由上品推薦及立下軍功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