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萌寶來襲(書號:8051)
萌寶來襲(書號:8051) 連載中

萌寶來襲(書號:8051)

來源:google 作者:段靳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尹朝朝 段靳城 現代言情

簡介:她是尹家的棄女,被當做尹家獲利的工具六年前慘遭陷害六年後,小奶包故意破壞了他的相親「大嬸,請你放開我爹地!」段靳城邪笑,不愧是他的兒子!自此,他重新闖入她的世界,他進,她退,他再進的死循環展開

《萌寶來襲(書號:8051)》章節試讀:

「朝朝,來。」

老太太招呼尹朝朝,尹朝朝揚起笑容上前,「奶奶。」

她和陽陽一左一右的攙扶着老太太向著內屋走去,直接忽視了徐瑞平的存在,那掃到徐瑞平的眼神卻帶着冷意。

徐瑞平心裏一驚,目光瞬間變得荼毒。

「怎麼,咱們尹家的大小姐偷了人,還生下了小雜種,不讓人說么?」她陰腔怪調的嘲諷着。

尹朝朝心裏一緊,咬着唇沒有說話,為了奶奶和陽陽寶貝,她必須得忍。

尹峰正端坐在沙發上手中拿着報紙,尹朝朝自知自己不討喜,扶着奶奶坐下了便沒說話。

「怎麼?許久不回來,啞巴了?連這麼點教養都沒有了?」尹峰忽的開口,冷颼颼的話音飄向尹朝朝。

她抬眸瞧一眼,冷聲道:「尹先生,我來只是為了看望奶奶,無心與你爭執,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你也不必對我爭鋒相對。」

尹朝朝直接將話撩在了前頭。

三年前,她第一次帶著兒子回到尹家的場景至今還歷歷在目,因為被毆打,自己身上留下了疤痕早已癒合,而心中留下的苦楚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那日他已經斷絕了父女關係,如果說剩下了什麼,只是尹朝朝這個名字和她對奶奶的牽掛而已。

尹峰怒氣中生,將手中的報紙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發出噔的一聲響,嚇得家中的傭人一陣哆嗦。

他正要說什麼,耳邊傳來徐瑞平心疼的嬌呼。

「哎吆,我的寶貝女兒,這是怎麼了?」

是尹玥回來了。

幾人聞聲轉頭,瞧見滿是狼狽的尹玥進了門,她滿頭污濁物,身上的裙子還髒兮兮的。

尹玥進門的瞬間瞧見端坐在沙發上的尹朝朝,臉立馬扭曲了起來。「尹朝朝!你還敢來我家!」

她家?

尹朝朝心裏冷笑一聲,沒有理會。

一旁的老太太見狀,困惑的問道:「朝朝啊,這是怎麼回事?」

陽陽小傢伙搶先回答,「她去我們的家裏面偷東西,被**叔叔抓走了。」

一張白白嫩嫩的臉上露出義憤填膺的神情。

尹玥聽聞他們告狀,叫囂着朝着尹朝朝就沖了過來。

尹朝朝冷臉站起身,擋在老太太和小傢伙前面,「你要幹什麼?是你偷我的東西被逮個正着。」

「你胡說!」

尹玥爭辯不過,轉身奔到了尹峰的身邊,一把撲在了尹峰的懷裏面哭訴着。

「爸爸,你看姐姐,她冤枉了我,現在還找上門來欺負我。」

瞧着她做作的模樣,尹朝朝只覺得噁心,「若你安分守己,**會無緣無故抓你嗎?」

尹峰將尹玥從自己的懷裏面扒拉出來,「你說清楚怎麼回事,爸爸一定給你撐腰。」

這話根本就是只聽尹玥說的話,尹朝朝原本就寒的心頓時又涼了一截。

「下午的時候,我去姐姐家裡找她,想請教她一些設計上的問題,結果她……她竟然報了警,告訴**我私闖民居還意圖偷盜她的設計稿,我被帶進了警局,要不是喬然及時趕到,爸,我以後的聲譽可就毀了啊。」尹玥說著再次哭起來。

尹峰不曾問過尹朝朝便相信了尹玥的一面之詞,黑着一張臉朝着尹朝朝呵斥道:「你怎麼能這麼做,你們同樣姓尹,她是你妹妹,凡事你都應該讓着她,我知道你還因為喬然的事心生不滿,可也是你自己作孽在先,未婚先孕,張家怎麼可能還會同意你進門?你妹妹為了我們家和張家聯姻,你卻想盡一切辦法報復你妹妹,你是怎麼當姐姐的?」

他說的義正言辭,好一副嚴父的模樣,尹朝朝卻想仰天大笑,什麼叫是非不分,她尹朝朝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尹朝朝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咚咚疼痛,下唇幾乎被牙齒咬出血來,她忽的冷哼一聲,「你的心裏已經有了一桿秤,偏偏只有尹玥的那方有秤砣,與我而言,你又何必惺惺作態?」

「混賬,你怎麼說話呢?」尹峰怒氣中生,拍桌而起,手下拿着煙灰缸朝着尹朝朝就砸了過來。

尹朝朝偏頭躲開,煙灰缸落地應聲而碎,四散開來,那力道要是真打在她頭上……尹朝朝為那心狠而心寒。

「媽咪!」

「夠了!」老太太一聲吼,屋內頓時安靜了下來,她有些渾濁的眼球在眾人的身上打量一圈,臉上的怒氣不言而喻。

「是我讓丫頭回來吃飯來了,看看你們一個個的,這是要造反不成,怎麼,嫌我老了,不把我老太太放在眼裡了?」

見老太太真生氣了,沒人敢說話,尹峰是個道貌岸然的小人,對老太太卻有點孝心。

老太太恨鐵不成鋼的看了自家兒子一眼,轉頭看向尹朝朝,揮了揮手說道:「丫頭過來陪我吃飯。」

尹朝朝輕聲應了,帶着陽陽坐在餐桌旁服侍老太太吃着飯。

尹玥見狀,毒辣的目光朝着尹朝朝射過去,徐瑞平在一旁見了,拉住尹玥示意她上樓。

尹玥不甘,徐瑞平卻強勢起來,尹玥只得上樓。

待自己女兒上了樓,徐瑞平冰冷似毒蛇的目光划過尹朝朝。

哼,敢欺負我女兒,你的賤人媽能死在我手裡,你也一樣逃脫不了這個下場!

徐瑞平突然想到什麼,突然笑着坐到了餐桌旁,她的視線在尹朝朝和陽陽的身上來回打轉,半晌道:「朝朝啊,既然你今天回來,已經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吧,咱們都是一家人冰釋前嫌就好了啊。」

徐瑞平突如其來的示好讓尹朝朝微微皺眉。

冰釋前嫌?

尹朝朝的心裏警惕起來,面上卻不動聲色。

「媽,朝朝年齡也不小了,還帶着個孩子,一個人過未免難了點,不如咱們給朝朝琢磨個對象吧,你說呢?」徐瑞平看向老太太。

尹朝朝聽聞,眉眼一冷,正想要拒絕,耳邊忽聞敲門聲,轉頭就瞧見徐瑞平的好姐妹花姨帶着她的傻兒子小王進來了。

小王的身體搖搖晃晃的,手中把玩着自己的衣角,目光直勾勾的盯在自己的身上,甚至還流出了口水。

瞧見這幅模樣,尹朝朝只覺得自己的胃中陣陣翻滾,花姨臉上的神情卻是開心就像中了大獎一樣。

「瑞平啊,我當初就說要把這兩個孩子撮合撮合,我家兒子有點問題,你家女兒也有點問題,咱們誰也不嫌棄誰,正好放到一起過日子啊,還有啊,那個小拖油瓶,要我說,乾脆啊就直接放到孤兒院去得了。」

尹朝朝聽聞徐瑞平的話,內心的怒火怦然升起,纖細的手指倏地攥成了拳頭。

小拖油瓶?放到孤兒院去?

她就要上前反駁,耳邊傳來一個深沉的聲音。

「要把我的兒子送到孤兒院去,是不是應該問過我這個親生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