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龍鳳萌寶:媽咪還很純
龍鳳萌寶:媽咪還很純 連載中

龍鳳萌寶:媽咪還很純

來源:google 作者:九尾貓妖_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文萱 果染染 現代言情

果染染一次偶然,讓她從一個黃花大閨女升級成媽媽,事後卻再也想不起那個男人然而,這是什麼鬼?「媽咪媽咪,以後再也不會有人嘲笑我們是沒有爸爸的孩子了!」老大老二手上牽的那個人不是一直纏着他們的戀童癖男嗎——男人穿着打理精緻的西裝,手捧着鮮花笑着往她的方向走去,「終於我還是找到了你,這一次我再也不會讓你離開了」「可是先生,我不會和一個戀童癖的人結婚的」西裝男:「……」展開

《龍鳳萌寶:媽咪還很純》章節試讀:

  君臨打了個呵欠,小小的身子蜷縮在君致遠的身邊,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君致遠脫下自己的外套,疼愛地蓋在了君臨的身上,壓低聲音吩咐司機:「開平穩一些,君臨睡了。」

  司機點頭,把車速放緩了很多。

  看着腦袋枕在自己膝蓋上的小包子,君致遠的目光一時變得有些恍惚了起來。

  六年前被商業對手追殺,自己被圍困在叢林里。卻被她救了。

  「一台報廢了的相機,你還這麼寶貝它呀?」印象中乾淨清澈的女聲。

  「這是我的第一台相機,在我媽教會我怎麼使用它之後,就去世了,這是她留給我最後的回憶。」君致遠說出來的話雲淡風輕,但是目光當中卻有着微妙的變化。

  「不要這麼低落嘛,你一定要相信,雖然她人已經不在了,但她對你的愛是不會改變的。你看,你在這個時候也沒有出什麼危險,說不定就是你的媽媽在保佑着你啊。其實……我的親生爸媽也都已經去世了……雖然原因我不是很清楚,不過老爸是這樣告訴我的。」她很認真地說:「你看,你比我幸運很多了,你至少還有關於你親生母親的回憶,可是對我來說,親生父母就是一個模糊的概念,什麼都沒有給我留下。」

  不知道是不是那夜的月光太過迷情,他的心跳居然漏跳了一拍。抬手去握住她小巧的手掌,讓她靠在自己的懷裡……

  記憶中的她的味道太甜美,就算那天自己不是中了葯,可能也會忍不住要了她的!

  那是她的第一次。

  君致遠真的很愧疚,他依然愛着安臻,卻招惹了她……

  第二天,他說要補償她,無論什麼都可以。她卻楞了一陣,然後笑了笑。

  「別逗了,都什麼年代了!就當是姐睡了你!等着,我去找點吃的回來。」

  然而,她卻一直一直沒有回來……

  要不是君家的保鏢來的太突然,自己只好留聯繫方式和自己心愛的懷錶,否則,他是一定要等到她回來的!

  處理完君耀集團的爛攤子已經是幾個月之後了,他像瘋了一樣的想要找到她!

  是,他承認自己依然愛着安臻,但是,這不代表他不會去補償這個女孩!

  無論是錢,是房產,是股票期權,還是珠寶首飾,她都可以隨便提!

  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只能祈禱她可以看到自己給她留下的信息,到君家來找他,可希望就在一天天的空等當中被漸漸磨滅了。

  那個大咧咧喊着自己「外星人」的女孩,臉頰上的兩顆淺淺梨渦,漆黑的眼睛,在這六年以來不斷地閃現在自己的眼前,從未消退過半分色彩。

  就在他以為她不會再出現了的時候,還在襁褓當中的君臨就出現在了他的家門前,裹住他的小被子裏面放着的,赫然正是當年自己留下的那封,已經發黃了的紙張,以及那一隻獨一無二的懷錶……

  這孩子一定是她當年跟自己的骨肉,可為什麼她只是把孩子送了回來,她為什麼沒有再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是因為當時自己坦誠自己愛着別人嗎?

  視線凝視着窗外不停閃過的建築樹木,君致遠的眉心之間多了一絲摺痕。

  他有些懊惱地攥緊了拳頭,一股難以言明地惱火從心底竄了上來,當年自己為什麼都沒有問一句她的名字,就算只是知道一個名字也好,他也可以有線索,能在這茫茫人海當中把他給找出來,可現在--

  揮去眼底的一團紛亂思緒,君致遠沉沉地吐出一口濁氣。

  自己只是想要找出她來,兌現當年的諾言,當年那個大咧咧又有點潑辣的暴力小女人,已經在他的世界當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次日。上午九點。

  武術館當中。

  把一頭長髮紮成利落馬尾的果染染,一臉嫌棄地看着跪倒在自己眼前的男人:「我說你到底行不行啊,劉宵,就這麼點運動量你就能趴下了,同樣的事情讓果箏來都完全OK的,你還是不是個爺們了啊?」

  「你、你、你別拿果箏來說事……」劉宵苦着臉,一張俊逸的臉上滿是汗珠,氣喘吁吁:「你,你讓果將來--誰不知道果箏跟你一樣,從小就是體力超群的小女漢子!」

  「我說劉宵。」果染染忍不住樂了,蹲在地上看着他:「你說要是那些被你在舞台上表演給迷得暈頭轉向的粉絲們,看見你現在的樣子,會不會馬上就粉轉路人、路人轉黑了?」

  劉宵扯扯嘴角,一滴汗珠從鼻尖上滾落:「果染染,我只是體力差了點,不至於斷送我的演藝生涯吧?你也太狠了吧?我失業了你養我啊?」

  儘管現在劉宵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完全就是一副很狼狽的樣子,可就算是這樣,都絲毫影響不了他這張完美的臉,一雙細長的桃花眼滿是無奈,這張俊美到爆的臉上則全是疲倦,這樣子如果真的被他的粉絲看到了,相信那些女人們也一定只是會眼冒紅心,憐憫泛濫。

  「狠?別逗了,我要真狠的話,一開始就建議你練散打了,要不是看你這柔柔弱弱的樣子,我才不會建議你學最容易最花拳繡腿的跆拳道。」果染染翻了個白眼:「還說自己不是小白臉,明明就是個小娘炮,真讓人嫌棄死了。」

  「果染染!」劉宵最聽不得的三個字就是小白臉,正要鄭重抗議的時候,一名新學員跑了過來:「果教練,有人找你。」

  「誰啊?」果染染向門口的位置看過去,等到她看清楚是誰之後,頓時感到有些頭大:「你怎麼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