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厲先生的白月光
厲先生的白月光 連載中

厲先生的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厲北寒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厲北寒 武俠修真 紀暖暖

她是紀家捧在手心裏的大小姐,紀氏集團唯一繼承人父母早逝被爺爺撫養長大,與寧氏集團驚才艷艷的大公子定下婚約在別人的眼裡,她是投胎小能手,她的人生是開掛的,幸福的讓人以為人生系統出了BUG!原本,紀暖暖也是這麼認為的直到,她死前的三個月,她才明白所有真相...展開

《厲先生的白月光》章節試讀:

  紀暖暖和蘇琳的關係,算是表姐妹。

  蘇琳的爸爸和紀暖暖的媽媽,是同母異父的兄妹,僅有這一點點血緣關係。

  後來,蘇琳的爸爸帶着一家人來到燕京,暖暖的媽媽見他們可憐,接濟他們在燕京落腳。

  蘇琳倒也爭氣,考上名牌大學。

  蘇琳給人的印像,一直都是那種乖巧柔弱的女生,單純善良而且又有一點點靦腆膽小。

  紀暖暖的父母活着的時候,經常帶着紀暖暖和蘇琳一起外出。見過蘇琳的人都說,蘇琳比紀暖暖更要像紀暖暖的媽媽一些。有時候,還會有人弄錯她和蘇琳的身份,以為蘇琳才是紀家的大小姐!

  紀暖暖有時也覺得奇怪,為什麼自己不像媽媽也不太像爸爸,甚至還有人開玩笑說她是充話費送的!

  前世的時候,她對蘇琳的印象不錯,一直被蘇琳迷惑着。

  後來蘇琳到寧逸的公司擔任寧逸的秘書。當時,紀暖暖還開玩笑。有了蘇琳在寧逸身邊,就可以好好的盯着。寧逸的身邊就不敢有別的女人了!

  可笑的是,蘇琳才是撬了她「牆角」的人。

  見紀暖暖一直不出聲,紀爺爺又對她特別冷淡,蘇琳的心裏有些緊張,主動開口道:「暖暖,我已經辭去寧總公司的職位,馬上離開寧總的公司!今天我來是想向你解釋一下,我和寧總真的是清白的。」

  蘇琳說完,淚水就開始往下掉,看起來受盡了委屈一樣。

  「你和他,真的沒有不正當的關係?」紀暖暖故意反問道。

  蘇琳還以為紀暖暖像以前一樣好騙,又擠出幾滴無比真誠的淚水,用力的點點頭。

  「暖暖,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千萬不要誤會!寧總那麼愛你,他怎麼看得上別的女人?我很珍惜我們的之間的感情,更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如果我有半句假話,我不得好死!」

  的確是不得好死!紀暖暖的眼中飛速的閃過一絲輕笑。

  「暖暖,請你一定要相信我。」蘇琳急切的走上前,握着紀暖暖的手,生怕紀暖暖不相信一樣。

  紀暖暖抽回自己的手,目光看向蘇琳的身後,寧逸的身影,就站在那裡。抽回目光,露出一絲淡笑。

  這兩個人是組團來忽悠她嗎?

  還以為,她是個白痴嗎?!

  蘇琳的心情漸漸放鬆下來,以為紀暖暖真的信了。

  突然!紀暖暖抬起手狠狠的朝蘇琳扇了過去!

  「啪!」清脆的巴掌聲,響徹病房!

  蘇琳被打得眼冒金星,臉頰火辣辣的痛,白皙的小臉上頓時出現五條鮮紅的痕迹!

  紀爺爺只是抬起頭看了一眼,什麼也沒說。

  「暖暖!」蘇琳心中一急,不敢相信的抬頭看着紀暖暖。紀暖暖為什麼打她?!

  「定婚宴的那晚,是你扶我去的那個房間,你給我解釋一下!」

  「我……我……」蘇琳一臉茫然,「房間是提前定好的,你又喝多了,我就想扶你去休息,後面發生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啊。」

  「啪!」紀暖暖抬手又朝蘇琳的另外一邊臉抽了一巴掌!

  本着能撕的逼絕不留過夜的原則,紀暖暖不想輕易放過這兩個賤人!

  既然送上門來了,她還不動手,當她腦迴路有坑嗎!

  寧逸看着這一幕,暗暗握緊雙手,抬步走上前站在紀暖暖身旁,「蘇琳,那天晚上,是你扶暖暖去酒店的房間?」

  紀暖暖聽着寧逸質問的口氣,心裏一陣冷笑。

  甩鍋?休想!

  蘇琳立即解釋,「寧總,我以為你們要在酒店過夜,而且早就定好了房間,我把暖暖送到房間就離開了,我真的不知道會發生那種事情!」

  寧逸正準備開口,突然感覺一勁風拂過。

  「啪!」紀暖暖狠狠的朝寧逸甩了一巴掌。

  寧逸被打懵了,驚詫的看着紀暖暖!

  「寧逸,那天是我們的定婚宴,我都不見了,你特么在哪?!你都沒有想過,去確定一下我的行蹤?」紀暖暖怒聲質問。

  「暖暖,我……」寧逸遲疑了一下,被紀暖暖的凌厲的眼神一掃,立即說道:「我被幾個朋友纏着一起去酒吧慶祝,無法脫身。我以為你和蘇琳一起回去了。」

  紀暖暖毫不猶豫,抬手又朝寧逸甩了一巴掌!

  馬上,寧逸和蘇琳一樣,兩邊臉紅的像熟透的蝦子,腫的像包子!

  「呵呵!你特么的心真大啊!我們的定婚宴,你和你那群狐朋狗友去慶祝?你的未婚妻在哪你都不知道?你說你渣不渣?」

  寧逸被質問的說不出話來。

  紀暖暖怎麼變成這樣?這麼的……不可理喻!

  以前,她雖然有些強勢,但還不至於到這種地步,在他面前還有幾分小女人嬌羞姿態!

  今天發生的這些,和他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

  她和厲北寒在酒店裡廝混那麼久,一點愧疚感都沒有嗎?!竟然還敢出手傷人!

  但是,寧逸不敢質問,甚至,都不敢激怒紀暖暖!紀暖暖已經在媒體放出話,要和他解除婚約,在這個時候,他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暖暖,你不要生氣,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我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寧逸扶着紀暖暖的肩膀,將她的身子轉過來與他正視。

  呵呵!為了他的利益,他還真是能忍啊!紀暖暖心中一陣冷笑。她都在媒體面前說得那麼清楚了,寧逸還能放下男人的尊嚴來找她!

  「你要怎麼為我討回公道?」

  「要厲北寒付出代價!你喝醉了,他竟然趁人之危做出這種事!我知道,你在媒體面前所說的那些話都是假的,都是因為生氣,氣我沒有好好的保護你!暖暖對不起,都是我的錯,讓你受了那麼大的委屈。」

  紀暖暖看着寧逸,腦海里忍不住浮現出前世的畫面。

  「寧逸,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都發生了什麼,我以為房間里的是你。直到早上起來我才發現那個人不是你。你一定要相信我!」

  那個時候,她有多無助,百口莫辯。如果寧逸肯站出來,她也不至於淪落到被人人恥笑的地步!

《厲先生的白月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