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厲先生,別來無恙
厲先生,別來無恙 連載中

厲先生,別來無恙

來源:google 作者:敲羅打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少爵 現代言情 趙南茜

我流落在外二十年,回到趙家,卻遭孿生妹妹陷害,變成了一個『死人』為了報復,尋找真相,我頂着孿生妹妹的身份,搶了她的老公,做了厲太太我使出渾身解數想要偷了厲少爵的心,最後卻把自己的心給丟了身份揭穿之際,厲少爵目光郁痛:「趙南笙,你做的一切,都只是利用我,報復趙南茜?」「......是」那一刻,我與厲少爵徹底完了展開

《厲先生,別來無恙》章節試讀:

第10章:厲少爵無端的怒火

厲少爵眼光真不錯,劉菲菲長得漂亮,是男人鍾愛的類型。

艷福不淺。

「你好。」

出於禮貌,我伸手與她指尖相碰。

竟然是厲少爵的舊情人,那肯定是認識我,不對,準確的說是認識趙南茜。

劉菲菲溫婉一笑:「你是來找少爵的吧,他現在很忙,恐怕沒有時間見你,你若有什麼話,我可以幫你傳達。」

這一副正宮做派是幾個意思?

才剛回國,就迫不及待的宣示自己的目的了。

現在頂着『厲少夫人』頭銜的可是我趙南笙。

若是以前,我也懶得跟劉菲菲計較,厲少爵愛誰誰,我才不管。

此時我心裏正憋着一股氣,沒地方發泄,只怪劉菲菲運氣不好,撞上來了。

我笑着回擊:「他既然忙的話,那我就不打擾了,晚上他回家說也是一樣的,再說了,夫妻之間有些話,也不方便讓外人傳達。」

劉菲菲一點也不生氣,反而眼裡隱着笑意:「少爵今晚怕是不會回去了,對了,我聽說你為了讓少爵回去,把自己弄進了醫院,這一招用了一次,再用可就不靈了,少爵他最反感被人威脅,建議你換一招。」

搞得她好似很了解厲少爵一樣。

劉菲菲言語刺激,不過就是想讓我吃醋,激怒我,找厲少爵大吵大鬧,或者跟她開撕。

到時必定更惹得厲少爵厭惡。

這一招激將法不錯。

劉菲菲人美,腦子也不錯,就是太急了一點。

我上前一步,淡淡地揚了揚唇角:「你想做厲少夫人。」

劉菲菲也真不掩飾自己的野心,大方承認:「少爵愛的人本來就是我,當初你若不是使用了些手段爬上少爵的床,懷了孩子,逼得他娶你,你以為你能嫁進厲家?」

果真是趙南茜利用孩子逼厲少爵娶了她,也難怪厲少爵如此厭惡。

我瞭然的點了點頭,笑意盈盈:「劉小姐原來是想做小三啊,這年頭可真是什麼人都有,連做小三都這麼上趕着了,誰讓我老公英俊瀟洒,玉樹臨風,也難怪劉小姐不要臉面,嘖嘖嘖,就是可惜了劉小姐這幅好身材好臉蛋。」

「說誰小三呢。」劉菲菲再也崩不住臉面,色厲內荏:「我跟少爵交往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裡,你才是第三者,趙南茜,我劉菲菲直爽,不跟你繞彎子,我回來就是為了少爵,他對我也是余情未了,他會娶我的,男人都有初戀情結,你不就給他生了個女兒,你遲早會被拋棄。」

還真是直爽。

我漫不經心的抬了抬眼,故意激她:「女兒怎麼了?有本事你也爬上厲少爵的床,生一個給我試試,我看到時候厲少爵會不會娶你。」

初戀,確實算得上是個對手。

在愛情懵懂時愛上的人,最是美好難忘。

不過就算劉菲菲給厲少爵生十個八個,又跟我有什麼關係。

劉菲菲氣的臉色都白了:「趙南茜,你……」

「借過。」越過劉菲菲身邊時,我故意用肩膀狠狠撞了她一下,她要恨也是恨趙南茜,可跟我無關。

我瀟洒的離開了會所,外面雪下得更大了,車頭落滿了雪。

我站在車頭,想到秦天明的冷漠,鼻尖沒由來的一陣酸澀。

這世上最傷人的莫過於感情。

趙南笙,出息點,不哭。

我將眼淚逼回去,拉開車門,啟動車子揚長而去。

我回了梨園,囡囡已經睡了,傭人們各司其職,忙活着手裡的事情。

不過是離開了兩天,家裡又多了位傭人,張嫂將她剛二十齣頭的女兒介紹來了。

打扮十分靚麗。

就是身上香水噴多了,有些刺鼻。

這哪裡是來做傭人的。

張嫂那點小意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知道我跟厲少爵分房睡,想讓自己的女兒上位。

厲少爵還真是香餑餑。

張嫂觀察着我的臉色,試探性地問:「少夫人,麗麗很勤快的,你看能不能把人留下來?」

曾麗點頭如搗蒜,一臉期許的看着我:「少夫人,我能留下來嗎?」

「那就留下來吧,家裡也缺人。」

留下曾麗,我也有私心。

厲少爵雖說很少回來,可也保不齊哪天又朝我開火,之前在醫院將他惹怒了,有一個曾麗在,分散厲少爵的注意力,我也樂得自在。

一聽能留下來,曾麗連聲感謝,可終究是太年輕了,有些心思藏不住,都表現在臉上了。

晚上十點左右。

厲少爵忽然回來了。

看來劉菲菲也沒把人留住。

聽着車子熄火的聲音,我躺回床上閉眼裝睡。

沒過多久,我就聽見厲少爵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有些急促,好似是直接朝我這邊來的。

「先生,你回來了,需要吃宵夜嗎,廚房裡備了些,我去端來送你房間里去。」

是曾麗的聲音。

迫不及待的刷表現了。

「不用了。」厲少爵的聲音有點冷。

話音剛落,門口傳來響動,是擰門的聲音。

自從上次厲少爵闖進房間,我一直都是反鎖的。

「趙南茜,開門。」

聽着拍門聲,我一個激靈從床上坐了起來。

厲少爵的聲音里夾雜着怒火。

直覺告訴我,厲少爵是來找我算帳,而且定跟劉菲菲有關。

厲少爵還在拍門,火氣更旺了,我就算在房間里裝死,怕是也躲不過去。

我扒拉了一下頭髮,弄得亂亂的,這才穿上拖鞋去開門。

「老公,你回來了。」

我笑臉相迎,故意擺了一個誘人的姿勢,為的就是引起他對我的反感。

不過這次失效了。

厲少爵二話不說,抓住我的手腕就往房間里拽,故意穿了一條性感睡衣的曾麗不甘心的在門口跺了跺腳,抬眼撞上我的視線,又忙低下頭,慌忙的跑開了。

「老公,你這是怎麼了。」我故作茫然無措的問。

厲少爵將我狠狠地甩在床上,眸中醞着怒火:「你今天去會所都做了什麼?」

果然跟劉菲菲有關。

厲少爵反應這麼大,看來劉菲菲在他心目中地位不一般。

我活動活動被捏疼的手腕,老實交代:「碰上你的舊情人,閑聊了幾句。」

「閑聊?」厲少爵冷哼一聲:「趙南茜,我警告你,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是誰給你的,如果你不安分守己,這厲少夫人的位置,你就別想坐穩了。」

之前提離婚,厲少爵反應都沒有這麼大,不知劉菲菲跟他說了什麼,竟然讓厲少爵拿厲少夫人的位置來警告我。

「誰稀罕這個位置。」我嘀咕了一聲。

「你說什麼?」厲少爵眸光一沉。

「沒什麼,你放心,我定會安分守己。」

厲少爵身上的怒火漸漸消失,我暗地裡剛舒了一口氣,接下來厲少爵的話差點嚇得我魂飛魄散。

《厲先生,別來無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