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靈氣復蘇:天命帝妃
靈氣復蘇:天命帝妃 連載中

靈氣復蘇:天命帝妃

來源:google 作者:兔兔抹香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知夏 現代言情 陸壓

靈氣復蘇,巫妖二族崛起,喬知夏一個普通大學生成了人皇血的繼承者,一路打打怪,升升級,練練丹!只是這個繼承中,怎麼還附贈一個老公?現代社會可不流行包辦婚姻!「我們什麼時候成親?」「太子殿下自重,我們已經解除婚約」「本尊沒有同意!」從現代到上古洪荒,當她戴上桂冠終成人皇后,又該如何抉擇,要不,妖帝殿下,你入贅到我們人族吧!展開

《靈氣復蘇:天命帝妃》章節試讀:

「當然給你呀。」喬知夏笑着摸摸它的爪子,「如果沒有你,我也練不出來這些丹藥,對你身體沒有傷害就行啦。」

東南眼淚汪汪,「嗚嗚嗚~你真是天下第二好的主人了。」

其實是第一好,當初句芒大人雖然寵着它,但是也沒有把丹藥當糖豆吃的福利。

不過它覺得要是把喬知夏排在句芒前面未免太對不起前主人了,畢竟它是一隻很念舊的狐狸精。

喬知夏被東南的表情逗的笑出聲來,不知道它一隻狐狸,哪裡來的這麼多表情。

接下來的日子,在東南的建議下,喬知夏又練了兩爐丹藥。

有聚靈丹的幫助,她吸收的靈氣是以往的十倍,她明確的感受到,扶桑吸收她靈氣的速度變得慢了下來,被擴寬的奇經八脈中漸漸有靈氣堆積下來,每一次閉眼修鍊都能感受身體越來越輕盈。

直到有半個月後,她睜開眼睛聞到一股子惡臭味。

「什麼味道?」

東南用前爪捂住鼻子,「是從你身上傳來的!」

「我的天,這是什麼!」喬知夏聞言趕緊看了看自己,身體濕答答的,衣服貼在身體上都是黑黝黝的,裸露的手腳更是被一層污垢包裹住。

「嘔!」這味道,這個視覺感,喬知夏忍不住就想要吐,可是除了胃裡泛酸,什麼東西也吐不出來。「這什麼呀?!」

「你身體排出的污垢。」東南屏住呼吸,來到洞口通風處,才感覺自己活過來了。

「我以前就聽說人族修鍊會先凈體,因為你們平常吃五穀雜糧,身體堆積了很污垢,在你修鍊後,靈氣會洗滌你的身體,將藏在經脈中的污垢從皮膚中排除掉。」

「嘔…好臭。」

喬知夏沒想到自己體內有這麼污垢,嘔了一聲,她趕緊跑到跑到一邊的小水池裡,脫掉衣服就跳進去。

她手一揮,就將沾滿污垢的衣物拋出洞外,自己沾着水就開始清洗起來。

還好山洞的小水池是流動水,不一會的功夫,喬知夏已經洗的白白凈凈的。

她看了看水中的自己,冰肌雪膚,皮膚仿若凝脂,漆黑的長髮濕漉漉的粘在她的臉上,明明還是以前那張臉,可這會看,雙目如星復做月,唇不點而紅。

真的不是她自戀,她腦子裡這會想的都是,美女,你誰?

摸了一把自己滑溜溜的皮膚,喬知夏忍不住笑道,「這修鍊可比美容院強多了!」

「修仙者聚集天地靈氣,樣貌自然不俗。」東南緩過氣後,走過來看着她說,「要不怎麼說美若天仙之類的呢。」

「那我以後可以改變樣貌嗎?」

「當然可以,不過骨骼調整太耗費自身修為,沒有哪個修道者會這樣乾的。」東南道,「外貌只是皮囊而已,實力強大才是一輩子的事。」

「這倒是,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喬知夏贊同的點點頭,「我明天就想回去了,你可知路?」

「路是知道的,但我覺得你還可以再練練。」東南建議。

「我已經失蹤快兩個月了,父母肯定急死了,至少我得讓他們先安心。」回家這件事說什麼也不能再拖了。

「回去的路上還會路過喬家村。」東南說出自己的擔憂,「以你現在的實力,應該是可以一戰,但你沒啥經驗,會落下風的。」

「按你的說法,既然遲早有一戰,那我願意試一試。」喬知夏攤開手,一根小騰自掌心中冒出來,對着東南喊了聲,「去!」

那藤條瞬間變長,奔着東南就去了。

東南見狀,正想跑,卻被藤條捆了起來。

它試圖變小來掙脫藤條,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法動,最可怕的是,它能感覺到身體的靈力正被一點一點的抽出來。

「小桑,不可以哦。」喬知夏趕緊叫停。

藤條猶豫了一下,又用一根枝條戳了一下小狐狸,才戀戀不捨的退回喬知夏手中,撒嬌似的蹭了蹭。

「扶桑居然這麼快就長出幼年形態了?」東南心有餘悸的抖抖身體,驚訝的說道。

越是強大的生物越是難以繁育,扶桑作為火系植物頂尖的存在也是如此。

想來還是句芒溫養萬年,正好給喬知夏碰上了,喬知夏的運氣真是頂天了呀!

「是呀,而且我發現小桑長出來後就可以自己吸收聚靈丹了,不需要藉助我的身體來吸收靈氣。」說著,喬知夏掏出一把聚靈丹給扶桑藤條。

轉頭又看見東南眼巴巴的樣子,便掏了一把給東南。

她現在練聚靈丹的速度就跟做飯差不多,一鍋一鍋的出。

一滕一狐吃掉聚靈丹就開始打坐吸收。這會他倆心中只有一個想法。

喬知夏真是天底下最慷慨的主人!

轉眼,就到了第二天。

當喬知夏再次來到村口,已經沒有當初的幻象,整個村子沉寂而荒涼。

村莊被不知名的植物佔領,她腳一踏進喬家村的土地,地面滲出紅色的血液,像一條小路,向著遠處延伸。

喬知夏心念一動,抱起東南,將靈氣覆在腳底,這樣她所踏足的地方就變為正常的土路。

血紅色的小路到了張大爺家門口便停住了,門口高高掛着紅色的燈籠,大門上還貼着喜字。

院子里擺了十來張桌子,每張桌子旁邊都倒着死去的村民,看來他們死之前確實是在參加張大爺家的喜宴。

喬知夏突然就看見一具熟悉的腐屍。

「爺爺!」

她剛想過去抱起自己的親人,忽然一道白光劈了過來,東南大呼小心。

喬知夏迅速的一側身,躲了過去。

「喲,小夏姐姐又來啦,是捨不得我嗎?」

喬二妹從裡屋走出來,容貌已經恢復正常,也不着村婦打扮,反倒是一身白色古裙。

此刻見了喬知夏,也是吃驚,她以為這個人族必死無疑,沒想到還敢打上門來,想必是有一番奇遇。

如今這靈氣復蘇,有什麼遭遇也不算奇怪,只是人族註定要滅亡,有什麼奇遇不如便宜了她。

這樣一想,喬二妹就忍不住舔舔嘴唇,看着喬知夏的眼神充滿了貪婪。

「閉嘴!邪魔歪道!天地靈氣復蘇,你大可以借吸收靈氣修鍊,卻偏偏要獵殺人族!今日,我必除你!」

「哈哈哈,好大的口氣!」畫妖喬二妹聞言露出輕蔑的笑容,「你不過才入道多久,也敢來我這裡送死?」

說完,她猛的的一揮手,整個院子里的屍體飛了起來,在喬知夏眼前全部化為灰燼。

「爺爺!」喬知夏大叫一聲,眼見親人死後連全屍都保不住,氣的眼眶發紅,手中靈氣聚集,「你該死!」

說完她抬手,一束靈光化為劍刃便衝著喬二妹的正臉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