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凌絕頂:快遞員陳大寶的穿越之旅
凌絕頂:快遞員陳大寶的穿越之旅 連載中

凌絕頂:快遞員陳大寶的穿越之旅

來源:google 作者:缺缺鈣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缺缺鈣 陳大寶

什麼?快遞員陳大寶被醜女人看中,要以色抵債!什麼?陳大寶被雷劈了什麼?陳大寶穿越了,還遇到老神仙,有金手指了!什麼?陳大寶要去拯救世界了!且看,快遞員陳大寶帶着金手指左穿右穿各種穿,拯救世界,走向人生巔峰,笑看蒼穹!展開

《凌絕頂:快遞員陳大寶的穿越之旅》章節試讀:

傍晚,陳大寶騎着他那輛破舊的快遞車,哼着歌,送着今天最後一件快遞,剛騎到小區門口,就碰到了踩着恨天高,長的像矮冬瓜一樣的張姐,張姐是陳大寶的客戶之一,有錢,很有錢的那種,每次陳大寶往她家送快遞的時候都要感嘆一下她家的壕,小區里獨門獨院,門口的石獅子,鎏金的大柱子,時刻體現這家有錢,很有錢……陳大寶往小區跑的次數多了,總能聽到各種關於張姐家的八卦,比如她是這個小區的開發商,比如她雖然很有錢但是覺得這裡的風水太好了,不願意搬到別的環境更好的地方住,比如張姐黑白兩道通吃,比如……不過每次陳大寶都當笑話聽了,從沒多想什麼……

「嘿,陳大寶,明晚到我家來一趟……」張姐在小區門口沖李大寶喊道。

「嗯,好的,明晚六點我過來,您看行嗎?」陳大寶答道。

「可以。」張姐點了點頭沖陳大寶拋了個媚眼就一扭一扭的走了。

……

第二天晚上六點,陳大寶準時到了張姐家院門口。

陳大寶看着關閉的院門按響了門鈴。

叮鈴叮鈴……不一會門內傳來了腳步聲,門打開了,原來是張姐的保鏢小李。

「李哥,你好,張姐是要寄快遞嗎?」陳大寶經常來到張姐院內幫張姐處理快遞。

「好像不是,老闆找你有其他事,讓你進去談。」保鏢小李含糊的說道。

「啊?什麼事啊,李哥你知道嗎?」陳大寶每次只在張姐的院內處理快遞,每次碰到張姐進出也只是打個招呼,從來沒有進到過屋子裡,所以這會李大寶驚訝了。

「不知道,你進去不就知道了。」保鏢小李有點不耐煩。

「哦哦,好。」看出來了小李的不耐煩,陳大寶不再詢問,隨着小李向內走去。

……

保鏢推開厚重的大門,陳大寶走了進去,入眼就是一派金光閃閃。他揉了揉眼睛,便看到張姐在裏面坐着,正在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大寶,你來啦。」張姐的嗲聲嗲氣激的陳大寶起了一片雞皮疙瘩。

「張姐好,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陳大寶詢問道。

「大寶,看你一身汗的,小王給他拿身衣服,帶他去客房洗洗澡。」張姐轉頭吩咐另一個保鏢小王。

陳大寶嚇了一跳,連忙說道:「不不不,張姐不用了。」

張姐嘿嘿的笑了起來,陳大寶看着張姐那黝黑的臉齜着那泛黃的牙笑的毛骨悚然的樣子,陳大寶咽了咽口水,「張姐,您不要開玩笑了,到底找我有什麼事啊,能辦的我一定都給您辦了。」

「玩笑?我可沒有開玩笑喲……」張姐看向保鏢小王說道,「小王,你告訴他。」

小王走近陳大寶說道:」張姐的意思是她看上你了,想要包養你。「

陳大寶驚了一下,看向張姐:」張姐你別開玩笑了,我還有事,要先走了,再見。「說完陳大寶拔腿就往門口走去。

可是還沒走兩步,就被保鏢小李攔了下來。小李說道:「張姐看上你,是你的運氣,多少人想要這個運氣還沒有呢。如果我們沒調查錯的話,去年你給你老鄉做擔保,結果你老鄉捲款攜逃導致你現在背了不少債吧,如果你跟了我們老闆,我們老闆說了可以幫你把欠款還清,另外還送你一套房子,保你衣食無憂。」

陳大寶轉過頭看向張姐說道:「張姐,你放過我吧,錢我自己會慢慢還的。」

「看來大寶你的腦袋還是有點不清楚啊,這樣吧,我給你一個晚上的考慮時間,明天這個時候再來找我,我希望聽到讓我滿意的答案,否則我會不高興的喲。」張姐依舊笑盈盈的回答,「哦,對了,千萬不要試圖逃跑,否則我會讓你知道我的手段!」

「嗯嗯,我不會跑的。」陳大寶趕忙說道。

「諒你也不敢,小李,送大寶出去。」

「是,老闆。」小李說完,便將陳大寶送了出去。

……

頭腦還處在懵逼狀態的陳大寶,不知道怎麼回到的家。

回到家之後連鞋子也沒換就直接坐了下來,他環顧着家的四周,思考着張姐的話,倏地反應過來:「那老女人的意思是讓我做小白臉?她要包養我?」陳大寶自言自語道。

突然李大寶腦海里回憶起了平常送快遞時聽到的有關張姐的八卦,有說她養了很多的男人,幾個保鏢都是她的小白臉,還有說她換男人換的勤,看到好看的,身材好的年輕男人就會不擇手段給他弄回家,更有甚者說她某年旅遊迷路走進山裡,意外遇到奇人學會采陽補陰之法,回來之後就瘋狂尋找年輕男人修鍊此法……各種八卦數不勝數,以前陳大寶聽到都一笑了之,現在看來這些說法絕不是空穴來風。

「你叉叉,窮哈哈,你叉叉,窮哈哈,叉叉叉叉叉叉叉……」這時,陳大寶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陳大寶拿起來一看是討債的光頭黃的電話,陳大寶心慌了起來,哆哆嗦嗦的接起了電話:「喂……」

「陳大寶,TMD你敢給我玩消失,是吧,說好的今天還錢,你TM人呢!」陳大寶話還沒說完,光頭黃直接開罵起來。

「不是的,不是的,您聽我解釋,黃哥,我今天出去借錢了,忘了跟您說,您再給我寬限寬限時間。」陳大寶聽到光頭黃的謾罵聲更加害怕了。

「你還要寬限?行,給你兩天,最遲後天把一百萬拿給我,否則老子帶人TMD把你拖到山裡剁了你左右兩隻胳膊烤給你吃!」光頭黃暴虐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行行行,黃哥,我一定湊錢去。」聽到光頭黃的威脅,陳大寶也不管能不能做到,趕忙答應。

說完,電話那頭就傳來嘟嘟嘟的聲音,光頭黃掛了電話。

聽到電話掛了,陳大寶收了手機,擦了擦一頭的冷汗,這才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一百萬。」陳大寶望了望家裡四周,家裡只剩一張床,一把椅子了,連個桌子都沒有,又看了看支付寶的餘額,也只有七十塊錢了,「我上哪兒搞錢啊!」陳大寶哀呼道,「哎……當初就不應該給人做擔保……哎……」

突然,陳大寶想起來今天遇到張姐的事。「要不然我就從了吧……」

「為了錢小忍一下沒什麼的,反正關了燈都一樣,越王勾踐還卧薪嘗膽呢。」陳大寶安慰自己,突然,不知怎的,陳大寶腦海里閃過張姐的影像,矮胖的像冬瓜一樣的身材,泛黃髮黑的牙齒,黝黑髮油的皮膚……「天吶,我真的做不到!」陳大寶突然捂着頭大叫道。

過了一會兒冷靜下來的陳大寶,拿着手機看了又看,想着自己倒霉的人生,決定明晚就去張姐家。

第二天傍晚,陳大寶穿戴整齊,敲響了張姐家的大門。不一會兒保鏢小李打開了大門。

「李哥你好,我是來找張姐的,不知現在方不方便?」陳大寶滿臉堆笑的問道。

「嗯,你想好了?張姐在裏面等你,你跟我來吧,」小李面無表情的說道。

「哎……我想好了。」說罷,跟着保鏢小李向內走去。

……

張姐跟昨天一樣坐在裏面的沙發上,陳大寶剛進來,張姐的眼睛就黏了上來。

陳大寶強忍着不適,朝着張姐露出八顆牙的微笑:「張姐,您好。」

「喲,大寶啊,你想好了?」張姐與樣貌不符的夾子音響起。

「嗯嗯,張姐,我想好了。」陳大寶忙點頭。

「想好就行,放心我是不會虧待你的。」張姐慢慢地朝陳大寶逼近,「大寶啊,待會就留在這別走了,陪我一起吃飯吧。」

陳大寶看着張姐逼近的身體,頓時緊張抗拒起來:「不用了,張姐,我吃過了,再說等會我回去還要收拾東西。」

「我讓你陪我吃飯可不是請求你同意,而是命令你,你必須陪我。」張姐生氣了,「再說你有什麼東西需要收拾的,等會讓小王幫你去拿,你就住在我這裡,聽到了嗎!」

聽着張姐陡然升高的嗓音,陳大寶嚇得一激靈,忙道:「好的,好的。」

「這還差不多嘛。」說完張姐扭到陳大寶的跟前,拉起了陳大寶的手,「大寶啊,我們去吃飯吧,家裡廚師早就做好了,人家等你等的都餓了。」張姐撅起了她的血盆大口,拉着陳大寶向餐廳走去。

陳大寶忍着想把張姐手甩掉的想法,和張姐一起在餐桌旁坐了下來。

「大寶,我想吃這個。」張姐指了指面前的清蒸魚張開了嘴巴。

大寶極不情願的夾了塊魚放入了張姐的嘴裏。陳大寶看着張姐發黑泛黃的牙齒咬着自己的筷子,快要吐了。

一頓飯在陳大寶快要忍不下去準備不幹了的時候結束了。

吃完飯張姐拉着陳大寶的手坐在了沙發上,「大寶啊,聽說你現在欠債啊,欠的還不少,放心,你伺候好你姐姐,你姐姐也不會虧待你的。」

陳大寶聽到這話,立馬說:「張姐,我那些債主昨天又催我了,說如果我明天再不還錢就把我的手剁了烤給我吃。張姐啊,求您幫幫我,我一定好好報答您。」陳大寶也顧不得噁心了,一把握住張姐的手放在了心口上。

「行啊,看你態度不錯的份上我就幫幫你,記得你自己說的要用你的身體報答我喲。」張姐嘿嘿笑道。「大寶啊,你知道我為什麼看中你嗎,因為你長的俊,個子高,身材好,人又老實,可比外面那些小jian人強多了,我會幫你的。」

「太謝謝張姐了,我……我一定努力報答你。」

「真乖,等會讓小王帶你去客房,今晚你先在客房住,我等會臨時有事,晚上就不陪你了,你自己熟悉熟悉,我已經吩咐小王欠的錢明天他會幫你處理好,我先走了。」說完,張姐抓了一下陳大寶的屁股就走了。

「謝謝張姐,謝謝張姐。」這下陳大寶真的感激涕零了。

……

第二天果然聽到了好消息,小王告訴他事情已經擺平,讓他安心伺候張姐,而他也沒有再收到光頭黃他們的任何電話了。

又到了晚上,陳大寶坐在客廳又開始緊張了,他開始無數次的期待老女人今晚不要回來,可是事與願違,伴隨着咚咚咚的高跟鞋的聲音,張姐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