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離婚後,我被前夫纏上了
離婚後,我被前夫纏上了 連載中

離婚後,我被前夫纏上了

來源:google 作者:春日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婉 蕭珂

結婚三年,卻遭婚內出軌蕭珂對愛情近乎已經不抱有任何幻想了,可偏偏這個時候,她才發現自己懷上了孩子離婚之後,她原本的天賦總算是被挖掘出來,一步步成為閃耀的新星即便知道當初男人並沒有出軌,她也沒有回頭打打算,而那個男人這時候卻再度找上門來「……老婆,跟我回家」「憑什麼?」「因為我是孩子他爹!你休想撇開我逃走!」男人依舊霸道專橫「不是你的……孩子撿來的」「行!你等着!」男人走上舞台,面對記者拿出鮮花,「嫁給我吧,墨夫人!」展開

《離婚後,我被前夫纏上了》章節試讀:

「沒錯,必須要等到人家的家屬過來,你才能走,否則別想跑!」

這一群人攔在這裡,蕭珂根本動彈不得,她有些無力,但氣勢還是很強硬:「是她自己摔下去的,跟我沒關係,你們沒有資格不讓我走。」

「我們這麼多人看着呢,就是你把人推倒的,還想狡辯什麼,今天她不出來,你就別想走!」

眼前人帶着一種嘲諷的眼光看着她。

可蕭珂不在乎這些,她問心無愧,又何必在乎別人的目光呢。

但她還真的沒有走成,就這麼一直等在急診室門口等了將近半個小時。

急診室的大門,終於被打開了。

宋思儀被推了出來,蕭珂也跟着來到了病房。

「你明明是自己摔下去的,為什麼誣陷我!」蕭珂冷冷的質問。

可宋思怡卻換成了一副無辜的嘴臉:「蕭珂,我孩子都沒了,以後還不能懷孕,你居然還說我誣陷你,我從前怎麼沒發現,你這麼狠毒!」

蕭珂笑了,真是個無賴。

「是不是我推你的你自己心裏清楚,我什麼都沒做,我問心無愧!」蕭珂懶得和這個女人計較這些了,轉身就準備離開房間。

「蕭珂,你說墨哥哥要是知道了這件事,他會怎麼做呢?」

她人都已經走到了病房了,弱不禁風的一句話傳了過來,讓她停下了腳步。

不行!

絕對不能讓墨灝臣知道這件事,他不但不會相信自己,還會讓她一分錢都拿不到。

「你太卑鄙了,宋思怡。」蕭珂轉過身,雙眼之中,滿是憤怒。

宋思怡卻裝作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我可以不告訴他呀,只要你把嘴巴閉上了,我什麼都不會說的,就當這件事沒發生過!」

原來,她是害怕自己會說出去,所以才想辦法抓住把柄,威脅自己的!

果然是一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女人。

而且她本來也沒打算要這個孩子,一點都不吃虧。

「沒問題!」蕭珂停擱了很久,最後才咬着牙答應的。

「那就先祝我們合作愉快了!」宋思怡勾着唇笑了。

蕭珂從病房出來後,就打算離開了。

主治醫生那邊現在很忙,她想着再等等,明天再過來。

到了醫院大門口的時候,她遇到了傅少卿。

蕭珂的眉頭一皺,最不想碰到這個男人了,他總是對自己很熱情,可她又不想去社交。

「珂珂,你怎麼臉色這麼不好?是不是來做檢查了?怎麼沒提前告訴我啊,我可以陪着你的。」傅少卿一臉的着急與擔憂。

蕭珂搖搖頭:「我過來是看望病人的,沒什麼事。」

這絕對不是看望病人的樣子,她什麼情況,傅少卿最清楚不過了:「珂珂,我是真心的想幫你,你的孩子的情況我也了解,而且你必須要儘快地接受治療,不能再耽誤了。」

眼前的這個男人,真的好關心她,這要是換做幾年前,她會很開心吧,可是現在,她像是一個木頭人,毫無感覺。

「傅醫生,謝謝你的好意,我自己的事情會處理好了,你去忙吧。」蕭珂的臉上,滿是冷漠。

「可是……」

「我真的沒事!」蕭珂不想再聽到他對自己的關心了。

傅少卿深沉的嘆了口氣,準備離開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輛豪華版賓利停在了兩個人的面前,這輛車,是墨灝臣的。

他帶着強大的氣場,從後面走下車,站在了兩個人的面前。

「我說打電話怎麼沒人接,原來是在這約會呢!」墨灝臣冷冰冰的臉上,看不出喜怒。

但兩側的拳頭,捏的格外緊。

蕭珂明明什麼都沒做,可在面對這個男人犀利的目光的時候,竟有一種被捉姦的感覺,真是煩躁。

「你別胡說,我是來看媽的!」蕭珂害怕他會察覺到自己懷孕的事情,只能用宋怡當作借口。

「別拿我媽來說事,你也配!」墨灝臣今天的火氣格外的大。

看着這個男人對蕭珂這麼不客氣,傅少卿忍不住了,他紳士的上前來:「這位先生,我想你是不是誤會我們什麼了,我和珂珂是高中同學,也是朋友,很多年沒見了,沒想到會在醫院裏碰到。」

原來是舊情人啊,這一聲珂珂叫的可真是甜蜜,怪不得她這麼著急避孕呢。

墨灝臣臉上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來他很在意這個男人,反而很關心他們:「我是她的丈夫,墨灝臣,但我覺得你做醫生的,每個月就只有那麼固定的死工資,恐怕滿足不了她吧?」

「墨灝臣你說什麼呢!我們兩個什麼關係都沒有,不是你想像的那樣!」蕭珂很生氣。

憑什麼她現在這公共場所和別的男人說兩句話就是對她的背叛了?

「那是什麼樣,我之前警告過你,如果被我發現你在我們沒離婚之前找了其他男人,我會讓你一分錢都拿不到!」墨灝臣把話說的非常清楚。

傅少卿看着他們兩個之間擦出的火花,大概了解了他們的婚姻狀況。

「墨先生,你真的誤會了,我和珂珂真的不是你想像的那樣,我覺得她作為你的妻子,你們之間應該有最基本的信任。」傅少卿看不下去蕭珂就這麼受委屈。

「我們兩個人的事,不需要外人指指點點,先生多餘了。」墨灝臣一點面子都不會給他。

反而他這麼說,讓他心頭之火,越來越旺。

「我知道我不沒有資格說這些話,但我作為朋友,並不想讓你誤會我們兩個,也不想看到珂珂這麼委屈。」傅少卿這些話,一會越描越黑。

委屈?

墨灝臣把目光轉移到了女人的身上:「跟我在一起,你很委屈?」

蕭珂咬着牙,簡直要被他們這兩個男人逼瘋了:「算我求求你們,別逼我了!」

說完,她沒有管這兩個男人,一個人從他們兩個中間穿梭着離開了。

人都走了,墨灝臣也沒有在和這個男人說什麼,走上了車子,命令身邊的助理:「查一下這個男人的所有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