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藍月之主
藍月之主 連載中

藍月之主

來源:外網 作者:酔盡眾生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酔盡眾生

一劍擎天,孤月高懸。 少年在盛世之中浮沉,最終登臨絕顛,俯瞰九天。 翻手即可為雲,覆掌便能化雨,雙拳可裂星辰,一指能開諸天... 卻悟不透,空中藍月為何沒有了陰晴圓缺... 也不明白,執子之手、與子成說,怎麼就成了一種奢望... (PS:第一,主角並不貪玩,貪玩的是小酔而已;第二,一刀最多砍死仙神,展開

《藍月之主》章節試讀:

「東瀛第一大公?」 須佐大公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他將目光看向仁德天皇,冷笑出聲:「呵,狗天皇,你可知道他是誰?來自於何方?外族之人,也能成為我東瀛第一大公,當真是可笑至極!」 「哼,本天皇做事,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葉先生,乃是上天派來我東瀛的救世之主,相比於徵服琉球,本天皇覺得,先剷除玩弄權術的奸臣更為重要。」 仁德天皇往前跨出一步,直面須佐大公身後的千軍萬馬,大喝道:「須佐,你貴為大公,不替東瀛人民謀福祉,卻一心想着吞併琉球,為了一己私慾貿然發動侵略戰爭,致使生靈塗炭、民不聊生,如今更是妄圖弒君篡位,對本天皇兵戈相向,死罪一條,不可饒恕!」 所有將士心中凜然,眼前睥睨霸氣的天皇陛下,似乎突然變成了另一個人,與以往懦弱的形象完全不同。 「陛下說,死罪一條,不可饒恕。」 葉新緩緩邁步,手中提着古劍,有殺氣在彌散,他目光微抬,嘴角微微上揚:「投降者,我可以給一個體面的死法!」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哈哈,真是大言不慚!葉新,我承認你修為比我高,戰力比我強,但本公手下猛將如雲、雄兵成海,面對十萬無敵之師,你一個人,能翻起多大的風浪?!」 目光所及,連綿不絕的戰艦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將士,他們所有人,早已暗地裡對須佐大公宣誓效忠,所以須佐大公內心無所畏懼,他本來就是想早點弒君成皇了,今日的葉新,剛好給了他一個契機。 須佐大公抬手輕輕一揮,瞬間有無數將士衝上前來,此時戰艦與戰艦之間早已連成一片,如同平地一般,兵如猛虎,洶洶而來。 葉新一人一劍,從容不迫,他的目光緊緊盯着層層保護中間的須佐大公,發出一聲冷哼:「我就讓你看看,能翻起多大的風浪。」 他一躍而起,氣勢瞬間爆發,周圍風起雲湧,絕仙古劍橫空,綻放絢麗神芒。 「三月三,沙中道雨,吟嘯徐行間。」 恐怖的碧落三連擊出手,刀光劍影漫天飛舞,無數戰艦炸開,巨浪滔天,血染碧海。 洶洶而來的東瀛將士們被一劍橫推,清出了空蕩蕩的大片海域,頃刻之間死了近萬人,葉新在虛空中漫步而行,如同仙人臨塵,威壓蓋世。 須佐大公震驚了,仁德天皇震驚了,千萬將士震驚了,一劍蕩平數裏海域內的所有事物,這還是人嗎?! 這樣下去,怕是只要數十劍,就能將數十萬大軍全部消滅殆盡吧?!太可怕了,太恐怖了,剩下的所有人看向葉新的目光,都像是在看來自地獄的可怕死神! 連遠方花都中站在高處時刻關注着東瀛大軍動向的三隻大妖也都凌亂了,不過由於距離太遠,他們並不清楚東瀛大軍中到底發生了何事,但隱約看到的景象令他們驚喜不已,戰爭形勢,似乎突然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鎮國大公神威無敵,我等願追隨鎮國大公,誅殺須佐老賊,還東瀛洲朗朗乾坤。」 一道嘹亮的聲音響徹整個海面,眾人循聲望去,看到剛剛那傳令撤兵的泉信小將軍,竟然糾集了數千將士,突然殺向須佐大公的軍隊。 葉新落在一艘戰艦上,面露古怪之色,他之前隨便用幻影迷瞳看了這泉信小將軍一眼,只是想將須佐大公吸引過來而已,卻沒曾想,這小將軍成了一支奇兵。 一劍滅殺成片,葉新強大的個人武力威懾,已經嚇破了東瀛大軍的膽子,此地泉信又突然殺出來,直搗黃龍,如同一柄利劍,瞬間刺穿了層層保護圈,來到須佐大公的面前。 在死亡的恐懼下,無數將士紛紛跪伏在地,投降求饒,山呼天皇萬歲,須佐大公的身邊,只剩下了部分親兵。 葉新隨即踏浪而來,無人敢攔,他飄落而至,手中提着古劍,殺意凜然,所有人心底發寒,亡魂直冒。 「我說過,投降者,可以給一個體面的死法。」 葉新目光冷冽,掃視已然跪地投降的數十萬將士,淡然說道:「你們自殺吧,這樣還能留一個全屍。」 萬千將士聞言心中駭然,身體因為恐懼在顫抖,他們已然投降,竟還難逃一死,這是為什麼?! 天皇陛下縱是再狠心,也不可能將他們全部殺了吧。 「投降自殺者,本天皇將不再追究謀反之罪!頑固抵抗者,待回歸東瀛,全部株連九族,絕不姑息!」 仁德天皇的聲音響起,消滅了萬千將士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他們目露絕望之色,緩緩舉起手中刀劍。 數萬將士自殺的場面極其震撼,血流成河,匯入茫茫大海,滿目瘡痍,異常慘烈。 葉新的眼中沒有半點的憐憫,琉球的千萬百姓,正是慘死於這群儈子手的刀劍之下,當他們對無辜的生命揮起手中屠刀的時候,就註定了他們今日的結局。 「葉大魔頭...」 周露痕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怔怔地看着葉新的背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無數鮮活的生命,就這麼在眼前消逝,戰爭,真的太過於殘酷,不論結局如何,都將留下無限的傷痕,那些能活下來的人,或許才是真正的可憐人。 「哈哈哈哈...」 須佐大公突然仰頭大笑,充滿無奈和悲涼,他本一切盡在掌控,卻沒想會敗得如此莫名其妙,僅僅因為一個人,自己就滿盤皆輸。 「葉新,我知道,你的目的只是冰珏而已,她中了我的奇毒,我給你解藥,你放我走,如何?」 葉新聞言將目光看向須佐大公,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他邁步緩緩走近,眼中有光芒閃耀。 須佐大公見葉新一言不發,忌憚地看了一眼他手中殺氣騰騰的古劍之後,面孔變得扭曲猙獰,大聲怒吼道:「我就算死,也要讓冰珏為本公陪葬!」 他從懷中掏出一隻瓷瓶,作勢欲摔在地上,看模樣,這應該就是所謂的解藥了。 「等一下。」 葉新放下手中古劍,然後微微一笑:「你將解藥給我,我放你一條生路。」 「此話當真?你拿什麼保證我能活着離開?!」 須佐大公手裡緊緊攥着瓷瓶,目光閃動,他不認為葉新會如此輕易的放他離開。 「作為神州大陸的最強者,我葉新說過的話,從不食言。」 「好,我相信你!」 須佐大公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剛準備將手中瓷瓶扔給葉新,就聽到一道清麗的聲音響起。 「不能放他走。」 有一艘掛着琉球王國旗幟的大船行駛而來,驚艷絕麗的傲然身姿立於船頭,其身旁跟着三隻大妖。 葉新回頭,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大腦一陣恍惚,一切的記憶彷彿回到了初見時的情形。 黃金甲,七星劍,一雙深邃眼瞳,一張如花笑靨。 「須佐罪惡滔天,與我琉球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誰也不能放他走!」 冰珏公主的臉色有些不自然的蒼白,她沒有看向葉新,而是將目光落在須佐大公的身上,寒聲道:「須佐,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七星劍在手,冰珏公主一躍來到近前,劍鋒所指,寒意森森。 「珏兒,你真的不念半點往日的情分了嗎?我是須佐啊,是你最愛的須佐啊!」 須佐大公的情緒十分激動,他不想死,他可是要做東瀛天皇的男人,怎麼能就這麼輕易的死了?! 見到冰珏公主沒有任何的反應,依舊一步步走來,殺意凜然,沒有一絲商量的餘地,須佐大公咬牙低吼:「珏兒是想和我一起赴死嗎?很好,很好!」 說完,須佐大公揚起手中解藥,準備與冰珏公主來個玉石俱焚,但倏地有一道劍光閃過,他定在了原地。 血花飛濺,一條手臂被生生砍下,葉新接過小瓷瓶,然後將其遞給冰珏公主。 「我或許來的遲了一點,但總算救了你。」 冰珏公主的胸膛變得起伏不定,她望着葉新的眼睛,然後深呼吸了一口氣後,凝聲說道:「葉先生,謝謝你,可惜我不能要你的解藥。」 「為什麼?」 「你是神州第一強者,說過的話不能食言,我拿了解藥,你就得放了須佐。」 葉新聞言一愣,他實在沒想到,冰珏公主竟會有如此有趣的一面,為了我不食言,你竟然連命都不要了? 「那你不想活了?」 葉新微微一笑,然後搖搖頭嘆道:「可惜,我不允許你死。」 古劍出手,劍意肆虐,須佐大公瞬間瞪大了雙眼,他的胸口被直接刺穿,生機頃刻間湮滅。 葉新拔出絕仙古劍,鮮血滴落,而就在此時,須佐大公突然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是你們逼我這麼做的。」 有一面古鏡出現,散發璀璨神芒,補在了須佐大公被刺穿的胸口,他竟然又活了過來。 「出現吧,來自黑夜的死亡使者。」 四周忽地風起,烏雲滾滾而來,天地間瞬間昏暗一片,一艘黑色大船自虛空中浮現而出,散發可怕的詭異氣息。 「夜魂殿。」 無數夜魂使者從天而降,手持寒意森森的死亡鐮刀,將葉新等人圍在中間,冰冷的殺意充斥天地之間。

《藍月之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