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
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 連載中

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

來源:google 作者:溫酒煮泡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宜 池曦 現代言情

安宜仙子睡了一覺,睜眼就被綁定任務系統,穿到各種女配身上可為什麼女主的小舔狗那麼煩人?戰神池曦莫名其妙綁定了任務系統人物設定居然是女主的舔狗男配,要為了幫女主清掃障礙去追求女配!?堂堂戰神怎麼能忍?展開

《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章節試讀:

今天是曲伯仲的生日。

安宜大清早就起床,親自給曲伯仲煮了碗長壽麵。

當然,麵條是廚師揉好的,調料也是廚師教着放的。

為什麼這麼積極呢?

因為有天晚上她起床找東西吃,路過書房,看到曲伯仲對着張照片偷偷抹眼淚。

是曲蔓的母親沈瑤的照片。

安宜有些心疼這個老父親,感覺要是沒有曲蔓,他可能早就活不下去了。

既然進入了這個身體,那麼對老父親好點也是應該的吧?

於是有了煮麵條的一幕。

666說:「宿主你這樣做已經偏離女配的性格了。」

安宜無所謂的說:「只要主線劇情不偏離,我怎麼對其他人有影響?」

666一噎,倒是也沒多大影響。只要這種改變不是對着主要人物。

算了,她高興就好。

想到還要她積極的配合任務,這種小問題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曲蔓哼着小曲兒,把麵條端出去給曲伯仲吃。

曲伯仲很開心,二十多年來頭一次呀。

吃完麵條,曲伯仲擦了擦嘴巴看着曲蔓:「蔓蔓,有什麼事直說吧!我還受得住。」

安宜突然覺得有些梗塞,瓮聲瓮氣的說:

「爸~我只是覺得自己以前太不懂事了。今天你生日,我的錢都是你給的。所以想給你煮一碗長壽麵!」

曲伯仲差點感動的老淚縱橫。再三確認了曲蔓沒有別的事情。恨不得仰天大笑。

暗道:瑤瑤,你看到了嗎?咱們的女兒終於長大了!

這天,安宜勒令老父親放下手裡的工作,陪着老父親下棋,然後父女兩在家裡看電影。

她突然想起,自己的父君天帝。

自己不也是仗着父君的寵愛,終日無所事事,放縱自己當一條鹹魚嗎?

任性妄為,從來沒有想過父君的辛苦,幫父君分擔。跟曲蔓本質上也沒有什麼區別。

想來父君是對自己失望了。所以才會讓自己綁定這個任務系統。

666察覺到她情緒不對,說:

「天帝是很愛你的,他只是想讓你在不同的世界多看看,成長為一個堅強勇敢有擔當的女仙!」

安宜聽完好受多了,想到自己以前只知道在父君的庇護下安於享樂,就有些愧疚。

她暗想,等回到仙界,她一定會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幫父君分擔。

她要如父君期盼的那樣,成為一個有擔當的女仙。

……

晚上宴會的地點就在曲家的宴會廳。下午就有專業的設計團隊上門,幫曲蔓做造型。

曲蔓自己挑選了一條淺藍色魚尾長裙,設計師幫她挑了一條奪目的正紅色長裙,

設計師湯米誇張的說:

「寶貝,這條由Devin·Zacharias大師設計的紅裙,簡直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

你穿上以後整個人都在發光!相信我,你會成為全場的焦點!」

曲蔓俏皮的笑道:「湯米,今晚的主角可不是我。」

湯米還是捨不得放棄那條紅禮服,掙扎道:「要不讓曲先生幫你選一條?」

好吧!

曲蔓把衣服換好,讓曲伯仲幫忙挑選。

曲伯仲毫不猶豫的說:「就紅色吧!我的小公主不管在什麼場合,都是主角!」

其實她也挺喜歡那條紅色的禮服,但是總覺得會喧賓奪主。

既然曲伯仲都這麼說了,那就紅色吧!

換好衣服,設計師團隊的人開始幫她上妝,做造型。

及腰的長髮被盤了起來,露出光潔的後背。

若隱若現的腰窩讓人忍不住想把她藏起來!

上完妝,湯米再次驚嘆:「OMG,寶貝,你真是太美了!你是我得繆斯女神!!」

安宜被誇的有些不好意思,輕聲道:「謝謝……」

『第一次』穿這種類型的衣服,安宜還是有點緊張。

安慰自己。這裡不是仙界,這裡的人都很開放。

這樣的禮服很正常!

……

另一邊,池曦挑選了一套黑色的禮服。

強忍着扯領結的衝動,跟着厲博遠和樓茹心來到曲家。

剛進到宴會廳,就被一抹紅色的倩影吸引住了目光,池曦頓了下趕緊把視線移開。

777詢問:「漂亮吧?」

池曦含糊道:「還行!」

他端起一杯香檳,淺嘗了一口就放下,還是仙界的烈酒好喝。

777接著說:「她就是你要攻略的對象曲蔓哦!」

池曦淡定的看着正在跟人交談的曲蔓不說話。

如果他的手沒抖了下的話,777就真的相信他很淡定了……

……

這邊安宜再次打發了一個上前搭訕的男人,有些心累。

還有幾個平時喜歡巴結曲蔓的女孩子,安宜借口想一個人待會兒。讓她們自己去玩。

把人都打發走了,她拿了塊蛋糕來到角落的沙發上坐下,慢條斯理的吃着。

曲伯仲的身邊都是商界的大佬,正在互相恭維着交談。

安宜覺得無聊,也沒往上湊。

這時,看到周俊賢帶着蕭然來了。安宜皺了下眉。

圈子裡的人都知道曲蔓喜歡周俊賢。

在曲父的生日宴,周俊賢這麼明目張胆帶着小女友來,這不是打她的臉?

哪怕她不是曲蔓,此時心裏也有些不舒服。但是今天是曲父的生日,她也不打算鬧出什麼事情。

看來周俊賢果真很喜歡蕭然,這麼迫不及待的把她帶到這個圈子裡。

有些人看到周俊賢身邊的女伴,已經開始四處打量尋找曲蔓的身影。

還有些眼中都是幸災樂禍,等着看好戲。

暗暗思索,等會曲蔓會怎麼做,畢竟曲蔓在圈子裡,脾氣並不好。

要是以前的曲蔓,看到這一幕肯定會氣瘋了,然後不管不顧的撒潑大鬧。

完全不會想到這麼做會讓自己跟曲父成為笑柄,讓曲父難堪。

但現在的曲蔓是換了芯的安宜。天帝最疼愛的小女兒,自有傲骨和矜持。

以後有的是機會收拾他們,安宜心想。

於是不再關注她們,低頭繼續吃蛋糕。

這種東西仙界可沒有,還挺好吃。

曲伯仲看到帶着女伴來的周俊賢,不悅的皺着眉。

看了眼曲蔓的方向,見曲蔓沒什麼反應,暗暗鬆了口氣。

他一直覺得周俊賢不是良配。他的小公主合該找一個把她捧在手心裏的人。

而不是追在別的男人屁股後面,這個男人還不屑一顧。

周俊賢明知道曲蔓心悅他,還帶着女伴來刺激曲蔓,簡直低級。

想到這,曲父對他也沒什麼好臉色。

周俊賢上前跟曲父打招呼,見曲父不悅,自知理虧。便帶着蕭藍去跟熟人交談。

他確實存了別的心思,想告訴眾人他周俊賢有女朋友了。也想告訴曲蔓別再糾纏他。

跟周俊賢交好的世家子弟圍着他紛紛恭維誇獎他眼光好,女朋友漂亮……

他得意的拉着蕭然去到舞池**跳舞,大有炫耀的意思。

「不知我是否有幸邀請曲小姐跳一支舞?」

厲景行來到角落,對着正在專心吃蛋糕的曲蔓說。

看她吃蛋糕的樣子,厲景行都想嘗嘗看,是不是真的那麼美味。

又被人打擾,曲蔓有些不悅,剛想拒絕,就聽到666說:「這個人是蕭然的頭號舔狗。」

於是話到嘴邊就變成了:「好呀!」

安宜打量了他一眼,心想,比周俊賢長得好看誒。

是不是被那兩人刺激了,覺得跟她同病相憐,想邀請她跳舞找回場子?

也好,看着周俊賢那張得意的臉就來氣,那天應該再打狠一點。

安宜把手放在他伸出的手心裏,骨節分明的手指好看的過分。

由着厲景行拉着她走到了舞池**。

關注着曲蔓的人本來就多,這俊男美女的組合一出場,就變成了全場的焦點。

安宜也不怯場,一隻手扶在厲景行的肩膀,跟着厲景行的腳步跳着。

只是覺得腰間的手掌燙的嚇人。

厲景行一隻手攬着她的腰,滑膩的觸感讓他晃了下神。

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曲蔓的裙子是露背的。

察覺到眾人盯着曲蔓的視線,有些不悅。懊惱自己不應該邀請曲蔓跳舞。

大掌調整了下位置,想幫她遮住更多的春光。

兩人配合的格外默契,沒人再關注周俊賢跟他的小女友。

一曲舞畢,全場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周俊賢看着舞池裡的曲蔓,眼底滿是明媚張揚。他居然覺得這樣的曲蔓很動人。

舉手投足滿是風情,就像一朵開的正艷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