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KPL編年史
KPL編年史 連載中

KPL編年史

來源:google 作者:是朽木那就自雕吧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Fly 是朽木那就自雕吧 遊戲動漫

1:開本書是為了圓我的電競夢2:電競沒有任何一個人或者隊伍能一直拿冠軍,所以這是一本沒有主角,或者說沒有固定主角的小說,希望能理想看待選手和戰隊的起伏3:會從早期kpl比賽的錄像開始,挑選有趣的比賽內外的故事5:大部分內容都是真實故事,會有藝術加工展開

《KPL編年史》章節試讀:

「讓我們來看雙方對局的第二場比賽,由敗者選邊規則,AG選擇去了紅色方,後手選英雄,可能是要準備做counter位了。」瓶子熟練的介紹着比賽規則。

「雖然藍色方可以優先選擇英雄,但是一搶的英雄是很容易被紅色方進行針對。」李九補充道。

「我們可以看到,這把寒夜教練是把關羽放下ban位,應該是看到藍色方先選英雄,準備一搶關羽了。」

「ban掉李白和橘右京兩個打野英雄,很明顯是要針對夢老師了,畢竟夢老師雖然每個拿來打野的英雄都玩的精,但是他的打野英雄池確實不算多。」琪琪難得的分析了一下bp思路。

「果然,仙閣一搶關羽,版本最強開團點。」瓶子自信一笑。

「AG還是選擇幫隊員拿自己的擅長英雄韓信,另外也是補了一手開團點呂布……」

此時的彈幕:

「怎麼把關羽放出來了,上局輸了這局還要輸嗎?」

「寒夜BP確實有一手的,這把感覺藍色方好像好打很多啊。」

「我不管,我大AG天下無雙,肯定能贏的。」

……

「AS方是關羽,夏侯,馬克,項羽,嬴政。右邊是呂布,韓信,羋月,猴子,楊戩……」久哲轉了轉手中的筆,「AS的陣容稍微要好一點,關羽強控開團,項羽夏侯抗傷接控,馬克找機會輸出,嬴政拆火守塔,這個陣容挺完美的。但是對面機動性很高,還是可以通過手法操作的,看選手怎麼發揮了。」

……

「藍色方AS仙閣,紅色方AG超玩會,雙方對局第二場比賽,正式開始!我是解說李九。」

「我是解說瓶子。」

「我是解說琪琪。」

「誒,你們注意到沒有,AG的楊戩羋月猴子都是帶的斬殺。」李九笑道

「這一場的AG超玩會,有點凶,看來是上一把卯足了怒氣,這把一定要發泄出來。」瓶子也是附和道。

「我去,三斬殺,這把就不要去打入侵了,炸了寒夜又得逼逼叨叨我了。」依舊是遊走羽羽的指揮,「馬克直接拿紅保證前期發育,我項羽血厚幫忙卡下路的兵線,等馬克一起吃。嬴政關羽搶完各自的線就把藍區全刷了。這把我們打野是夏侯惇,不需要太吃錢,當第二個遊走位打就好了,先去對面藍區河道草叢看一眼確認對面是什麼buff開,後面好判斷對面打野抓人路徑。」

(現在的環境別學這個,被罵了別來找我)

寒夜聽着耳機裏面羽羽的語音,心滿意足的笑了,「不枉我天天要求他們打斯諾克,戰術布置的還不錯,有我寒夜3分風範。」

(ps:KPL的一局比賽開始以後,教練是可以通過單向語音來判斷選手狀態的,但是教練不能對着選手說話。)

回到比賽。

「夢淚的話是一個人拿到雙Buff,這樣的話夢淚是可以快速到達4級,而且猴子邊路也不吃紅buff。」

「我們會發現超玩會是為了給夢淚爭取一段時間,一直在讓經濟。你看,他又直接去一塔和二塔之間把猴子兵線給斷了。」

「沒辦法,上一場的節奏其實對於夢淚來說太緊湊了,這一把他得為團隊站出來,打出信心。」

「馬上23秒刷新暴君了,也是為了暴君做準備,打野在前期有錢,先到4,更加容易出節奏。」

羽羽了一眼遊戲時間,立馬說到「還有20秒刷暴君了,馬上往下面靠,夏侯佔住中右草視野,人太多就走別被打狀態,嬴政有藍,看到人直接開大壓一波狀態,等龍刷新打一會兒,嬴政還有第二個大招。」

「我開大了,壓了一點血量,但是不多」嶼秋立馬說到。

「看我位置,一刀,舒服了。他們韓信和猴子半血,這個暴君他們打不了了。」無痕激動的聲音傳開。

「穩住兄弟們,大優勢,來開龍,來開龍。」

「楊戩繞後了。」

「沒事就他一個人,來送的,我關羽一推,集火秒掉!nice,兄弟。不對!」無痕發出一聲尖叫,「我去!猴子暴擊把我爆死了,怎麼猴子呂布也來了。」

「沒事,沒事,猴子我馬克能殺。還是優勢還是優勢,1換2,還拿了暴君血賺!」辰鬼繼續鼓勵隊友。

「可惜我死了,害,死了一個最強的,這不是血虧。」無痕不要臉道。

「好了,別自戀了,穩住優勢,好好打。」羽羽無奈的說道。

……

「沒事,落後一個人頭而已,我多去偷幾個小野怪經濟就刷回來了」夢淚一邊往紅區刷野一邊說,「他們可能會去壓下路一塔了,楊戩稍微守一下塔,守不住就放,人別死。猴子呂布和我去壓下路塔換節奏。」

「我去,這關羽不要命了,3個人壓塔也敢推,猴子韓信都能打斷馬腿,人和塔都給他拿下,對面藍區也剛好刷新,舒服。」夢淚一邊反着對面藍Buff一邊說。其實他也明白,這點優勢並不能對比賽有什麼決定性影響,但是他一定得說出來,不僅是給隊伍增加信心,也是讓他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斷……

「這個無痕這波有點衝動了,或者說現在AS隊員都有點漂了,接下來可能會出問題。」久哲不可置否的說道。

久哲從小到大都相信自己的判斷不會出錯,包括從國一韓信當選手轉到退居幕後的管理者,包括向同學家人借來50w來辦mu俱樂部,也包括後面將要與QG即將達成的那份不算愉快的協議……

「誒,等等,仙閣辰鬼的馬克和To Go的夏侯準備強壓上路一塔。」

「但是vv的猴子和蘭息的呂布還在塔下面,猴子大招敲暈一棍暴擊,呂布一刀,馬克直接殘血,雙方法師趕了上來。呂布大招砸到馬克菠蘿。」

「看看韓信和楊戩的位置,剛剛開完暴君就繞了一波大後,仙閣是沒有上路一塔的,韓信收割掉了馬克。」

「後面羋月和呂布像趕羊一樣,直接把仙閣的人趕到包圍圈,嬴政,項羽,夏侯,相繼倒下。只剩下無痕的關羽了,看看能不能拯救世界,大招推兩個,羋月金身躲掉,一技能刮一刀呂布,v形走位躲掉楊戩致命一閃,反手再劈一刀,帶走了猴子,最後自己也被羋月一技能收下。」

「別急,別急,兩千經濟而已,能接受,剛剛打的確實有點漂了,來看我位置,羋月大招被我騙出來了,中一塔就剩絲血,二狗直接咬他。」

在這時候To Go也不再計較隊友喊他什麼了,夏侯惇直接大招鎖頭接一技能拍起,隊友跟上輸出秒掉羋月。

「這呂布還想接羋月,我一梭子直接打殘了,接着壓。」

「呂布絲血,沒大招可能走不掉了。等下!韓信進場,橫掃暴擊接挑飛3個,大招再控一段,仙閣3人直接殘血,楊戩進場收割,斬殺帶走夏侯。」疾步之嘴瓶子瘋狂輸出。

「夢淚這波團戰直接拯救世界。刷3片野區加一路兵線太有錢了,進場時機也是完美。」李九補充道。

此時的彈幕:

「夢淚無敵!(破喉嚨)」

「這就是頂級打野。」

「夢淚:聽說你仙閣想當黑馬?」

「沒辦法,拖一下吧,先別和他們打了,這波夢淚經濟太高了。」羽羽也有些無奈。

「我想辦法帶出去一條線,我是關羽,比較好走,緩解兵線壓力,盡量慢點掉塔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