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空降妖王,我被直播吸血了
空降妖王,我被直播吸血了 連載中

空降妖王,我被直播吸血了

來源:google 作者:煙水長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妖王蘇君顏 林與阮 現代言情

「分手」,重生後的林與阮怒甩渣男,手撕綠茶半路撿了個昏迷的邪魅妖王,醒來後竟說要對她負責負責?就是被這個妖王吸血,還是直播的那種林與阮也不含糊,偷簽協議,綠了他一臉……一通操作下來,小錢錢有了,邪魅妖王也俘獲了展開

《空降妖王,我被直播吸血了》章節試讀:

「嗯,不錯,這身衣服買了」。

果然人靠衣裝,馬靠鞍,換身衣服氣質立馬不一樣了。

之前穿白衣的蘇君顏,走進店裡有種超然世外的感覺。

如今換上西裝,妥妥霸道總裁一枚。

「姑娘,好眼光啊,小伙兒穿上這身很帥,有幾分我年輕時候的模樣。」

林與阮看了看老闆地中海的髮型,和發福的身材,不好說什麼。

便匆匆結賬離開了,這老闆怕不是對自己的顏值有什麼誤會。

」小夥子,穿得好下回又來哦!」

見看不到老闆的身影,林與阮這才放慢腳步,給閨蜜打了一個電話,問她到哪裡了。

聽到她說自己到了燒烤攤,林與阮拉起蘇君顏的手趕緊跑了起來,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看向他們,準確來說是看蘇君顏。

很快,林與阮就在燒烤攤看到了寧小檬和他男友的身影,趕緊拉蘇君顏坐了下來。

老闆見狀走了過來,」還是老樣子嗎」?

「嗯!」

不等林與阮和老闆多說什麼,寧小檬就拉着林與阮八卦道,」這誰啊,不錯嘛,眼光直線上升」。

「蘇君顏,這我閨蜜寧小檬,旁邊的是他男友秦玢」,林與阮介紹道。

「你好」,「你好,你怎麼認識林與阮的,老實交代。」

「就她見我躺在路上收留了我一晚……」

聽到蘇君顏這麼說,寧小檬一臉壞笑看向林與阮,眼神里滿是我就知道。

本來林與阮還想解釋來着,就聽到老闆說,

「燒烤來了,啤酒給你放旁邊啊,慢慢吃,有什麼事叫我就行了」。

「謝謝老闆,來,開吃」,說完就拿起一串豆乾吃了起來。

寧小檬和秦玢也都不客氣地吃了起來,而一旁正經端坐的蘇君顏,則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你這身衣服挺好看的,在哪裡買的」秦玢問道,「早知道你吃燒烤都穿這樣,我也就不穿個大褲衩拖鞋出來了」。

秦玢努力尋找和蘇君顏之間的話題,但蘇君顏還是林與阮認識的那個蘇君顏,能一個字回答的堅決不多說。

林與阮只好出來打圓場,「就菜市場門口那個店,160買的,是不是很值啊」?

秦玢看了看蘇君顏身上的衣服,怎麼看也不像菜市場門口買的,「你不說,我還以為是什麼高定呢?」

不用說,寧小檬和秦玢也被蘇君顏這身唬住了,以為蘇君顏是什麼總裁呢!

「哦,那你是做什麼的啊」?寧小檬好奇地問。

蘇君顏正準備回答,林與阮搶先說道「總裁?吸人血的那種,你信嗎」?

「哈哈哈……騙你們的,他現在和我搭檔一起直播,這身衣服就是我花大錢投資的,看來效果不錯哦,肯定又能圈一波粉」。

可能是因為撕開了蘇君顏在寧小檬和秦玢眼中高傲孤冷的形象,他們也開始和蘇君顏熟絡起來。

「你不吃嗎?」秦玢拿着一根串問道,「那一起喝酒吧」。

說完開了一瓶酒遞給蘇君顏,蘇君顏順勢接了過來就準備喝。

林與阮一把搶過酒瓶,我替他喝,寧小檬他們可不幹,哪有女生替男生喝酒的道理,堅持要和蘇君顏喝酒。

蘇君顏從林與阮手裡拿過酒瓶子,「來,喝」

說完咕嘟咕嘟把一瓶都喝了,喝完就倒下了,嘴裏還不忘說「再來」。

在見識到蘇君顏一杯倒的酒量後,不止寧小檬和秦玢懵了,就連林與阮也有些意想不到,只能匆匆結賬結束這頓燒烤,把蘇君顏帶回去休息。

送林與阮和蘇君顏上的士的時候,寧小檬說道「不好意思啊,我們不知道他酒量這麼差。」

「沒事,你們也早點回去,拜拜」說完關上了門,示意司機可以走了。

很快,的士就把他們送到了家,林與阮扶着蘇君顏下車後,剛好看到遠處有兩個熟悉的身影。

不好,這時候被爸媽撞見,就死定了。

看到遠處灌木叢,林與阮拉着蘇君顏趕緊躲了過去。

蘇君顏突然被人拉着蹲下,有些不舒服,想站起來。

「你幹嘛,找死啊!」

說著就把蘇君顏按了下去,還用手把蘇君顏的嘴捂住,擔心他發出聲音被發現。

「老頭子,你剛才看見了嗎,那邊灌木叢好像有個人影。」

林爸聽到林媽這麼說,也看了眼灌木叢,什麼也沒有。

「別疑神疑鬼了,這麼晚了,哪來的人,可能是一隻貓穿過,你看錯了。」

說完就聽到喵的一聲,林媽也就打消疑慮,和林爸一前一後回到了家。

見林爸林媽走了,林與阮這才放開蘇君顏,還好機智,假裝貓叫矇混過去了,但蘇君顏怎麼辦就成了一個大難題。

現在帶他回家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這麼辦了。

林與阮把蘇君顏輕輕放下,然後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就嗖的一下跑回了家。

心裏暗想着,「蘇君顏,對不起了,今晚就暫時委屈下」。

翌日清晨,蘇君顏聞到了久違的味道,一睜眼就發現自己在灌木從里。

顧不上思考林與阮去哪裡了,就開始享用灌木叢上的晨露。

不過這裡的晨露顯然不純,吃進去感覺還有沙子咯牙,但蘇君顏也沒法嫌棄。

現在不比以前,以前專門有人收集晨露,定時定點供蘇君顏享用。現在跟着林與阮,有上頓沒下頓的,還經常被逼着吃着莫名其妙的東西,自己本體的葉子都有些發黃了,這樣下去可不行。

緊接着又掏出一個瓶子,將剩下的晨露收集起來以備不時之需。

弄好之後,蘇君顏使了個法術,一下就來到了林與阮的房間。

看到林與阮還熟睡着,蘇君顏便沒有叫醒他,將被踢開的被子重新給她蓋好,自己則坐在一旁等着。

沒過多久,林與阮就醒了,一睜眼就看到蘇君顏端坐着,差點嚇得叫出了聲。

「你怎麼在這,你不應該在……」

「在哪裡」,蘇君顏靠近林與阮說道,「任何時候都不要扔下我,只此一次,下不為例,不然後果你是知道」,說完故意把臉往林與阮的脖頸靠了靠。

「嗯,知道了!」

林與阮一把推開蘇君顏,然後跑出房間洗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