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就是千億神豪,怎麼度過一生
開局就是千億神豪,怎麼度過一生 連載中

開局就是千億神豪,怎麼度過一生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紅燜大蝦的古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朱佳琪 愛吃紅燜大蝦的古慶 都市小說

開局千億資產,不想躺平怎麼辦!!!看主角朱佳琪如何從被迫神豪變成權傾天下的公子!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展開

《開局就是千億神豪,怎麼度過一生》章節試讀:

朱佳琪十萬塊贖下小鈴鐺,眾人大有留下看後續發展的意思,只是被朱佳琪瞪了幾眼,大夥便識趣的四散跑開,以黃毛為首的小混混更是跑得比兔子還快。別看這群二十多歲經常拿刀砍人的地痞,平時橫的不得了,在七歲的朱佳琪面前卻……拿黃毛的話來說就是,呃……在靖少面前就是壓力大啊。

只是,朱佳琪十萬塊為小鈴鐺贖身之事,卻在不久之後就傳遍萬里,這新聞的震撼性,絕對不亞於朱佳琪滿月那天對人家小女孩襲胸之事。

小鈴鐺站在原地不動,雙手用力捏住衣角,雙眼卻死死的盯住朱佳琪,一句話也不說。

呃……朱佳琪摸了摸自己的臉:「你看什麼?我臉上有花嗎?」

小鈴鐺搖了搖頭,卻不說話。

呃……朱佳琪猛的一拍自己的腦袋,我日,這個小鈴鐺不會是個啞巴吧,小鈴鐺在自己的悉心照料下,以後一定會是個大美女,可若是一個不會說話的美女,這也未免美中不足了些。不過也沒關係,現在醫學這麼發達,啞巴總會治得好的。

朱佳琪走到小鈴鐺面前,仰起頭仔細的看了看她,剛剛隔得有點遠沒看清楚,現在近距離看,越來越覺得小鈴鐺皮膚細膩,五官精緻的就像人工雕刻過一樣,越來越覺得花了十萬塊,真是物超所值。

「你餓嗎?」朱佳琪看了看比自己高出整整一頭的小鈴鐺問道。

小鈴鐺看了看四周油煙四起的小吃攤,努力吞下去一口口水,含羞着點了點頭。

「你要吃什麼,儘管說,今天一定要讓你吃個夠。」看着小鈴鐺精緻的臉蛋上因為飢餓而微微泛黃,朱佳琪心頭憐意頓起。

小鈴鐺四處看了一眼,指了指一邊的一家涼皮攤,吞下一口口水後,臉馬上就紅了,有些害羞。

「好,就吃涼皮!」說完朱佳琪臉色卻立馬一黯,自言自語的說:「哎,果然是個小啞巴,真可惜!」

「我……我不是小啞吧!」身後傳來聲若細蚊的聲音,雖然小得幾乎聽不見,可朱佳琪還是聽到了,而且聽到這聲音非常好聽,就像……就像黃鸝鳴唱一樣。

朱佳琪這一下可興奮極了,立刻回過身,跳起來就抱起小鈴鐺(不跳起來怎麼辦,個矮沒辦法),猛地在小鈴鐺臉上親了一下,小鈴鐺臉騰的一下飛紅,只是象徵性的阻擋了一下。

朱佳琪因為心中高興,倒也沒想過要吃小鈴鐺的豆腐,跳回地上拉起小鈴鐺的手:「你不是啞巴,太好了,走,我們去吃涼皮,我們邊吃邊聊,你和我說說你是不是受了很多苦。」

小鈴鐺聽到朱佳琪最後一句話,莫名的眼圈一紅,不知道為什麼,平常,自己絕不會讓普通男人近自己的身,如果誰敢碰自己,自己就用拳腳對付他,可今天朱佳琪抱自己親自己,自己一點反抗的意願都沒有,甚至還心甘情願的讓他牽着自己的手,還有種甜絲絲的感覺。

涼皮攤的老闆早就注意這邊多時了,一張桌子兩張凳子擺出來,用干毛擦了擦,還用袖子撣了兩撣,涼皮店老闆討好的說:「靖少,吃涼皮啊。」

朱佳琪沒有說話,來涼皮攤不是吃涼皮來做什麼?真是廢話。涼皮店老闆知趣的趕緊去張羅。

朱佳琪拉開凳子讓小鈴鐺坐下,然後就坐在對面,雙手托着下巴,睜大眼睛看着小鈴鐺。大龍走到朱佳琪的腳下,慵懶的蜷縮着身體。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小鈴鐺要比朱佳琪大上幾歲,但仔細看二人臉上的神色,明顯朱佳琪要成熟的多。再加上小鈴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更顯得她纖弱秀氣,讓人保護**大增。

不一會兒,兩份份量足、比普通涼皮更具香味的涼皮端到朱佳琪與小鈴鐺的面前,朱佳琪隨手從兜里掏出一張一百的塞到老闆手裡,老闆剛想說什麼,卻見朱佳琪沖他搖了搖手,示意他不要打擾自己。

小鈴鐺餓極,拿起筷子,剛夾起一塊涼皮準備放進嘴裏,卻突然又放下筷子。

朱佳琪一怔,問道:「怎麼?這涼皮不好吃嗎?不好吃沒關係,我帶你去吃海鮮。」

小鈴鐺搖了搖頭:「你……你老是看着我,我吃不下。」

呃……朱佳琪擦掉嘴邊的口水,轉頭四顧:「咦,我什麼也看不到啊,我看不到小鈴鐺在吃東西啊。」

小鈴鐺噗哧一笑,緊張的心情不知不覺放鬆了下來,重新拿起了筷子,雖然她餓極,但吃起涼皮來卻很斯文,細嚼慢咽的。

小鈴鐺被自己逗笑了,朱佳琪心中也是大樂,又托起下巴欣賞起來,被朱佳琪這麼一逗,小鈴鐺覺得朱佳琪親近了許多,也不再因為他盯着自己看而吃不下涼皮了。

「小鈴鐺,你爸爸媽媽呢?」朱佳琪托着下巴問。

「爸爸?媽媽?」小鈴鐺眼圈一紅,咀嚼的小嘴巴不動了,聲音也哽咽起來:「爸爸媽媽很早就死了。」

「死了?怎麼死的?你爸爸媽媽死了後你怎麼生活的,說說看啊。」朱佳琪對小鈴鐺的身世很感興趣。

原來小鈴鐺三歲就死了雙親,後來一直流浪,就被表演團收納了,之後當然是像表演團別的小孩一樣接受訓練,只是表演團的人看出小鈴鐺骨骼佳,便請名師特訓指導,既然是特訓,小鈴鐺要受着比其他小孩更甚數倍的痛苦,而且在表演團里也吃不飽,營養跟不上去,所幸她天生麗姿,即使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下,也出落的如清水芙蓉一樣。

十三歲的小鈴鐺已經具有相當的邏輯表達能力了,朱佳琪聽完後皺了皺眉,對於小鈴鐺的身世,他並不顯得多麼同情,他前世是神仙,見過比小鈴鐺的身世可憐十倍百倍的人多了去了,見怪不怪,不過,從今天開始,從小鈴鐺遇見他的這一刻開始,他就絕對不會再讓小鈴鐺受苦了。

「小鈴鐺,你記住,以後你就是我的人,跟我回家,吃喝住都要和我在一起,知道嗎?」朱佳琪不庸置疑的口氣說道。

「為什麼?」小鈴鐺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奇怪的問。

「因為你是我用十萬塊贖回來的呀!」看着小鈴鐺,朱佳琪笑了笑:「更因為,你是我喜歡的女人,我要你做我的女人!」說到「我的女人」時,小朱佳琪稚嫩的語氣充滿了霸氣。

十三歲的小女孩已經略微懂得朱佳琪這話的意思了,咬住嘴唇紅着臉,雙手又去捏自己的衣角。

「小鈴鐺,你願不願意做我的女人?」

小鈴鐺怔怔的看了看朱佳琪,良久,才點了點頭,不過臉也紅得像要滴下血來。

朱佳琪見她剛剛三拳兩腳就干翻幾個小混混,還以為她外柔內剛,自己若想收她,肯定少不得要費一番口舌甚至軟硬兼施,哪知道她這麼容易就答應了。

小鈴鐺三歲就父母雙亡,之後流浪,再到表演團受到非人的對待,吃盡了苦頭,朱佳琪一見她面就願意拿十萬塊來贖她,還請她吃飯溫言柔語的關心她,是她有生以來見過的第一個對自己好的人,看着眼前這個小男孩,她打心底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溫暖,下意識里,自然會對他百依百順。

朱佳琪大樂,見她涼皮差不多吃完了,拉着她的手,招喚一聲:「大龍,咱們回家!」

往回走的路上,對比了一下身高,朱佳琪心中鬱悶,腹議不止:他***,為什麼我個子還不快點長高呢,長高點就可以抱着小鈴鐺了,但是現在,沒辦法,只好牽着她的手啦。

一路上被朱佳琪拉着手,小鈴鐺有點害羞,幾次想掙脫,但被朱佳琪握死死的,怎麼也掙脫不了,她心中不禁奇怪,這個男孩比自己還要小啊,而且自己受過訓練,為什麼他的力氣比自己還大呢?

一路上,都有人向朱佳琪打招呼,一些女孩子看着朱佳琪與身邊的小鈴鐺神態親昵,露出羨慕的神色,靖少看上的女人,那女人一輩子榮華富貴是可想而知的。

回到家,大龍自然鑽進了它的狗窩,大廳的燈亮着,朱佳琪知道父母沒有早睡的習慣,於是帶着小鈴鐺從偏廳穿過,進了自己的房間。朱家這超級別墅太大了,廊道也多,朱歡文夫婦根本就不知道朱佳琪已經回來了。

朱佳琪目前還不打算讓朱歡文知道自己領了個小女孩回家了,朱家有錢有勢,在社會上有一定的地位,來歷不明的人,朱歡文絕對不會讓她進家。

不過朱佳琪在路上早就想好了對策,相信自己耍一些小手段,老爸老媽會接受小鈴鐺這個小美人的。

朱佳琪覺得小鈴鐺身上有點臟,想放水幫她洗澡,平常洗澡這些事,朱佳琪都是由傭人們侍候的,不過今天,朱佳琪決定親自侍候小鈴鐺洗澡。

房門響了一響,朱佳琪的奶媽探出個頭進來:「靖少,你回來了,老爺和夫人等了你一晚上了,現在正在客廳生氣呢,老爺說你回來時去客廳去一下。」奶媽見到朱佳琪身邊還有個身材高挑的小女孩,不禁愣了一愣。

「知道了,你就說我在洗澡,洗完澡再去看他們。」朱佳琪揮了揮手不耐煩的道,忽然又叫住正打算離去的奶媽,用手指了指小鈴鐺,嘿嘿笑了笑:「嘿嘿,奶媽,你看到了什麼?」

奶媽被朱佳琪這一笑,笑得渾身都是寒意,趕緊搖了搖頭:「我什麼都沒看到,靖少,我什麼都不會說。」

「嘿嘿,這才像話,你走吧,對了,順便把我門關上。」

「是,靖少!」

朱家的裝潢,都是復古的格調,這些頂級的裝潢材料,更顯得富麗堂皇,地上,鋪的是紅地毯,踩在上面軟綿綿的。小鈴鐺哪裡見過這等高級的住所,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雙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放好,生怕弄髒了房間任何一處地方。

朱佳琪房間就有個專門供他用的浴室,朱佳琪將浴缸放滿了水,調好水溫,對小鈴鐺說:「你肯定很長時間沒洗澡了吧,快洗個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