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就結局了?
開局,就結局了? 連載中

開局,就結局了?

來源:google 作者:秋悲不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洛 林怡馨 都市小說

我等了七年,只因為有人和我說七年後的今天一切都會不同我沒有問為什麼,也沒有說任何一句話,我選擇相信我總算等到了這一天,雖然我知道知道這一天的到來會不同,但我沒想到我卻直接站在了頂峰,是選擇高高掛起還是一往無前站在最前沿,這個問題又會有一個答案嘛展開

《開局,就結局了?》章節試讀:

姜洛渾身氣息激蕩,浩瀚如海的威壓重重壓在在場所有人的身上。

此刻得姜洛再也沒有了以前玩世不恭的模樣。

對於姜洛來說,這世界上有三件事是對他來說絕對的禁區!

一,他信賴的人是他的逆鱗,無論是誰都不能動。

二,沒有任何人可以以任何理由強迫他做他不想做的事。

三,不允許任何人破壞他所期待並且守護的寧靜美好。

異變確實改變了姜洛很多,以前他只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小市民。

沒有娘親也沒有爸愛,他只有自己。

漂泊了那麼多年,有時候姜洛自己都覺得自己精神有問題。

這些年他受過的委屈,心酸,他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說過。

因為他知道,他身後沒有人會在他倒下的時候義無反顧的衝過來扶着他。

的確,王璇,張寧,張遠,蔣澤,劉華。他們對姜洛很好,正因為他們的好,姜洛才能打開自己。讓自己擁有了那麼一段那麼快樂的過去。

可是姜洛明白,弟兄們長大了,以後要成家的。

他不想做任何人的拖累!

對於姜洛來說這世界並不公平。

他自幼父母雙亡,除了秋,院長和這幾位兄弟,他沒有在任何人任何事上感到溫暖。

高中時姜洛突發疾病,倒在了學校。

是劉華背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到醫院。

是身邊幾個小兄弟從家裡騙錢借給姜洛治病。

姜洛用了將近兩年,一邊上學一邊出去打零工。

只為了能儘早把錢還上。

三伏天的夏日,數次中暑昏迷倒在路邊的姜洛,沒有見過有任何一個人停下腳步拉過他一把。

寒冬臘月手腳凍爛的姜洛蜷縮在街角的時候,他也沒見過這世間什麼時候出現過溫暖。

是啊,沒有人欠姜洛的。可姜洛也從不虧欠任何人!

長大以後得姜洛是自卑的

沒錢沒權沒長相甚至沒有父母的姜洛,遇到喜歡的女孩子連說話都不敢。

也的確沒有人願意搭理他。

姜洛沒活在人世間的任何一個地方,他一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因為這個世界,似乎從來沒有他的位置。

姜洛,不再看向會議室里那些權勢滔天的將領。

就連一直戰戰兢兢的劉華此時也站在姜洛身邊,冷眼掃視着屋裡屋外所有的人。

對於姜洛,不同的人眼裡就有不同的姜洛。

有人說他腹黑,有人我說他沙雕,有人說他有病。

可在他們幾個小兄弟心裏,無論怎麼開玩笑。

姜洛永遠是那個委屈了可以借肩膀,迷茫了可以喝酒談心,失戀了可以放聲痛哭的人。

姜洛,仰頭大喊

「張寧!我在軍營門口等你!」

張寧早就知道了姜洛和劉華的到來。

哪怕他剛剛就現在校場的外圍,可是他不能過去。

因為這裡是部隊。

此時,現在人群中的張寧沒有在意身邊戰友異樣的眼光。

他出神的看着那個以一己之力壓的一屋子軍官將領抬不起頭的熟悉身影,腦海里想起了一句很多年前聽到的一句話。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整個世界都變了,你還會站在我身邊的對吧?」

那時說那句話的那個人臉龐還很青澀,可是語氣卻無比堅定。

張寧回過神來又看了看身上的軍裝。

「好像自己一開始就不想來當兵來着,要不是那個操蛋學校讓老子畢業以後找不到工作,也不用我兄弟大老遠來這劫人了!」

此刻得張寧笑了,笑的輕鬆肆意。

他又想起了那句話

他也想起了自己當時的回答

「無論什麼時候,只要你在,只要你說,放心,我就在你身後!」

張寧推開人群,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軍裝的紐扣一顆顆解開,就像是同樣解開了張寧的心結。

這世界哪有那麼操蛋啊,這不是……

還有你呢嗎!

整個校場,整個部隊大院,從衛兵到中將。

幾千人看着向著大門走去的三人。

劉華;「行啊張寧,當了幾天兵是硬氣了啊!怎麼樣,自己後面幾千號荷槍實彈的戰友呢,害怕不?」

張寧拍掉劉華勾住他肩膀的手,翻了個白眼道;「有啥可怕的,你看老薑……唉!老薑呢?」

兩人這才反應過來,本來應該走在最前面的姜洛不見了。

兩人急忙向四周看

原本不怎麼緊張,這咋走着走着人沒了?

姜洛一個沒忍住哈哈哈哈的笑了出來;「不是,怎麼說你倆現在也是異變者啊。怎麼的是準備走回去還是準備買張票坐火車啊?」

兩人抬頭,看着姜洛正張開翅膀停在半空,捂着肚子笑個不停。

張寧;「你以為誰都跟你似的咋,你會飛我倆又不會!趕緊下來拉着我倆。」

姜洛甩出藤條纏繞在兩人腰上,帶着兩人剎那遠去。

姜洛還尋思趕着吃個回去吃飯中午飯呢,那仨還在唐城等着呢。

依他們幾個的德行,說不定晚回去一會兒盤子都舔乾淨了都。

葉少華看着姜洛三人遠去的身影,緊緊握着拳頭。

可是,他真的無能為力。

對於異變的出現,本來所有人都覺得還有時間,只要趕在異變者超越熱武器之前研究出應對方案就好。

可是姜洛的出現讓葉少華覺得,恐怕已經沒有時間了!

葉少華轉過頭看着剛才姜洛的座位。

一個紙團孤零零的躺在椅子上。

葉少華眼睛一亮,悄悄把紙團捏在手裡。

「先這樣吧,我恐怕要跟上面重新商討一下了!」

葉少華遣散眾人,自己一個人留在會議室里。

等到聽到所有的腳步聲遠去之後,葉少華打開手心的紙條。

上面沒有字,只能依稀可以看到一些指甲的劃痕。

葉少華把紙條鋪平,用炭筆斜着快速再紙條上塗鴉。

很快一行字就在紙條上顯現出來。

「我可能要搞異變者的事,軍隊里有張寧的聯繫方式,把大概名單發我。等我回來,給你名單,異變特種部隊也未嘗不可!」

葉少華眼神閃爍着異彩,**也有人提議將異變者收入體系內。

可異變人員太過良莠不齊,甚至連有一個重刑犯都異變了,現在還被關在**特殊監獄呢。

而且,如果把大量的異變者聚集在一起,如果沒有有效的力量約束他們,那將更加混亂危險。

現在,姜洛明顯是想主動挑起這件事。

以姜洛的本事去約束那些異變者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看來這小子有夠細心的!

葉少華看着手裡張寧的資料,喃喃道

「唐城嗎?還真是浴火鳳凰,這次恐怕真的要展翅高飛了啊!」

此時,姜洛一行人已經回來到了唐城郊外。

一旁的蔣澤正點着柴火堆,上面還插着幾條一巴掌大的小魚。

看到姜洛三人回來,蔣澤連忙小跑過來,手裡還抓着一條已經烤好的魚。

姜洛一把搶過蔣澤手裡的魚,一邊往嘴裏塞一邊嘟囔着

「算你們仨有良心,還知道等等我們~~烤糊了啊,下次注意!」

蔣澤立馬不樂意了,上手就要搶

「誰給你了,我們可沒預備你們仨的。我還以為你們仨不回來了呢,你還我,我剛烤好,我自己還沒吃呢。」

姜洛一個閃身躲過撲過來的蔣澤,三下五除二就把手裡的魚吃乾淨了。

「扣扣搜搜的,不就吃你條魚么。」

「他倆呢,咋就你自己啊?」

劉華和張寧此時已經跑到柴火堆旁選起魚來了,蔣澤一邊扒拉這兩人的手一邊說道

「他倆說就幾條魚不夠吃的,偷地瓜去了。」

高中的時候這幾個就不老實,經常逃課出來摸魚偷地瓜。

那時候都是姜洛摸魚,王璇生火,張寧和蔣澤偷地瓜,劉華帶着張遠去三里外的村子裏偷砍人家家門口的甜桿(這玩意兒北方人應該都知道,南方不知道的朋友給你們科普一下,就是類似於甘蔗的一個東西,比甘蔗細綠色的,沒有那麼甜但是水分很足,有一股草香味。河北東北地區的小夥伴應該都吃過吧。)

話正說著,張遠就帶着王璇晃晃悠悠的飛回來了,王璇手裡還抱着沾滿泥土的紅薯。

「嘔~劉華,我可算知道你多不容易了。這特么的給我整暈飛了都!」

劉華在一邊哈哈大笑

「我就說小豆腐的飛飛坐不得吧,他丫的沒有飛行執照啊!」

蔣澤控制着火,姜洛熟練的把紅薯丟進燒完的灰里。

六個人就這麼圍着火堆坐下,那一瞬間,六人都有些恍惚。

王璇揉了揉眼睛

「哎!哥兒幾個,咱們上次這麼坐一塊兒,都過去小五年了吧?」

張寧;「可不是咋的,自從上了大學以後,就再也沒人齊過!」

劉華;「也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像現在這樣在一起。」

幾人說著說著,都低下了頭,一言不發。

姜洛看着面前跟着自己一起走過那麼多風風雨雨的兄弟,眼眶濕潤了。

姜洛眼角噙着淚水,聲音沙啞的說道

「哥兒幾個,如果有一天,我背負起整個世界的罵名,你們還願意站在我身邊嗎?」

幾人抬頭,看着臉上滿是無奈的姜洛,心情複雜。

劉華拍了拍姜洛的肩膀說

「無論到什麼時候,無論是全世界罵你還是全世界誇你,只要你需要我,我就在你身邊!」

姜洛怔怔的看着劉華,又看向其餘幾人。

王璇,蔣澤,張寧,張遠,都相視一眼,不約而同的重重點頭。

那一刻,姜洛彷彿回到了幾人第一次出去打架的時候。

那時候姜洛膽子很小,是劉華一句話,然後其他四個人跟着。

哪怕對面幾十個人,而他們只有六個。

可他們沒有任何一個後退過一步!

Ps:不許打架啊!我這只是小說,抵制暴力,抵制校園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