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軍閥穆少:少奶奶又被搶了
軍閥穆少:少奶奶又被搶了 連載中

軍閥穆少:少奶奶又被搶了

來源:google 作者:豐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豐年 現代言情 穆擎琅伊薇

【雙潔1v1+痞帥男主霸道寵妻+高智商女主吊打惡毒反派=民國重生爽文】伊薇被後母毀容後賣去了南洋窯子……最後慘遭剝皮開腹而亡,卻意外重生,回到了被後母毀容的那天……從此她偽裝成一名藥師,開始改變人生軌跡,並踏上復仇之路因祖上流傳下來一座富可敵國的寶藏,她身為唯一掌握皇陵機密的後人,成為了被爭搶的對象於是上演了一出「群龍奪珠」的大戲……這一世註定又無太平,所幸,她還有那個會豁出命來護她周全的「流氓少帥……」展開

《軍閥穆少:少奶奶又被搶了》章節試讀:

她不想被當面退婚,所以才選擇用死來逃避。

伊薇侃然正色道:「就為這種小事就要尋死?有沒有勇氣再多活幾天?」

「你什麼意思?」少女茫然不解。

「我能根治你的病。」伊薇淡淡道。

「什麼?你是醫生?沒用的,我已經看過好多醫生了,中醫西醫都看過。」

「我不是醫生,但我有秘方可以幫你。」

「你是認真的?」少女含淚的眼眸釋放出一抹亮光。

「敢不敢再多活五天?」

少女正在猶豫,就聽下面傳來了一個婦人急迫的嘶喊:

「希希,你別犯傻,快下來啊——」

沈希定睛一看,那個痛心疾首的女人正是母親王月如。

她頓時心如刀割,再回眸看向伊薇時,眼神中的決絕已然消散了。

「好,我信你一回......」

書局樓下的巡警正要衝上來,就見兩個女孩牽手退到了安全區域。

這場跳樓鬧劇,有驚無險的收場了。

伊薇的救贖計劃成功了。

原來她在從飯店回來的路上,就看到有人在此處圍觀。

一打聽便知道了輕生者的身份。

沈希正是宋懷德上司的女兒。

於是,她才立刻回家換了身低調內斂的衣裳。

果然,她心灰意冷的寒酸模樣讓沈希放下了戒備……

樓下,王月如不顧形象,提裙就往樓上跑。

當看到沈希平安無事地出現在面前時,她驟然喜極而泣。

「你這孩子,想要嚇死我嗎?」高興過後又是生氣。

「阿娘,宋小姐說她能治我的病,我想帶她回家行嗎?」

王月如氣息微頓,用懷疑的目光掃視了一眼這個和自己女兒同齡的女孩兒。

她真的行嗎?還是有什麼目的?

可剛才是她救了沈希的命啊!

「夫人放心,要是我治不好小姐的病自會領罰。」

王月如一時間不好再多言,帶着她們一起回府了。

沈希領着伊薇回到她的閨房就急不可待地問。

「要怎麼做?」

「首先,你要派人去找我要的東西,我來配藥……」

很快伊薇就在沈家傭人的幫助下,找齊了她需要的工具。

她草擬了一份藥材名單,其中包括十八味中藥、兩種西藥。

傭人去買葯了,她開始製作簡易的蒸餾裝置。

沈希看着她用玻璃瓶和長管在長桌上組合起來。

「這是要做什麼?」

她這一頓操作引來了一堆傭人的圍觀。

很快,葯買齊了。

伊薇又吩咐傭人按她的要求處理不同的藥材。

她也點燃酒精燈開始蒸餾提純。

眾人看着蒸餾瓶中的水蒸汽,通過冷凝管流到另一個瓶子里變成了顏色清淡的葯汁後,紛紛感到不解。

「這葯直接用水熬煮不就行了,為什麼要這樣弄?」王月如問。

「夫人有所不知,不是所有藥材通過熬煮都能發揮它的最大價值。

藥材的成分性質不是唯一的,統一的熬煮會讓其成分相互破壞,從而降低藥效。

所以不同的藥材,要採取不同的提煉方式,這樣才能讓它們發揮出最大的藥效。」

「這......」王月如聽了個寂寞。

眾人也是一臉懵,幾乎沒人聽懂她的話。

「媽,她的意思是饅頭要用蒸的,小米要用熬的,不同食材要用不同的烹飪方法。

這樣才能讓食物更好吃,大概是這個意思對吧?小姐?」

人堆忽然開出一條道,走過來一位穿着白西裝的挺拔青年。

青年風度翩翩,溫文爾雅,溫柔的笑容帶着三月暖陽的朝氣。

伊薇和他目光對視的一瞬間,彷彿有種如沐春風的錯覺。

「大哥,你回來了?」

沈希看到沈玉恆,乳燕投懷般朝他撲了過去。

「小希,你又重了。」

沈玉恆寵溺地摸了摸妹妹的腦袋,這又才轉身向王月如頷首行禮。

「媽。」

「嗯,回來就好。」

「小姐是藥劑師嗎?在國內你這個年紀的女藥師我還是第一次見。」

沈玉恆很快就將注意力投回到了伊薇身上。

伊薇看着他眼神中顯而易見的欣賞,立刻避開了他的目光。

「這並不是個好現象,說明我們女人的地位太低。」

「說起來我也算是你的同行,我在做醫療設備研發。」

「是嗎?那是一份極具挑戰的事業......」

沈希看着平時少言寡語的大哥,居然和初次見面的伊薇滔滔不絕地聊了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

「差不多好了。」伊薇注視着蒸餾器道。

「那你先忙,我祖母眼睛不太好,我先看看她。」沈玉恆紳士地退到一旁道。

「嗯,好......」

伊薇看了眼闊步離開的沈玉恆,再轉頭看向沈希。

「你先進去準備浴桶,我馬上給你用藥......」

游廊里,沈玉恆和王月如正走向內宅。

「媽,她是哪個府上的千金您知道嗎?」

王月如陡然愣怔,「怎麼,你這是對人家動了心思?

不是說大事未成,暫時不想談婚嫁嗎?」

「如遇貴人先立業,如遇良人...先成家。」沈玉恆直言不諱,毫不遮掩自己動了凡心。

王月如莫名想笑。

「等我先打聽清楚吧!還不知她是個什麼身份背景,你先別急着動心。」

伊薇先親自教沈希如何用藥,然後將自己的聯繫方式留下後才離開了沈氏公館。

王月如看着泡在葯浴桶中的女兒,一時間心情複雜。

真能有效嗎?

要知道沈希的病也是她和丈夫的心病。

沈興河掌管陽城警政,掌上明珠卻患有這種難言之症。

一直叫外人傳為笑柄。

這次老太太過壽,來賓中就不乏有人是打着賀壽的旗號來看笑話的。

王月如對伊薇的葯,也並未抱有太大希望。

所以沈玉恆托她打聽伊薇身份的事她並沒放在心上。

因為在她看來,陽城稍有身份的上流名媛她都認識。

而這個宋小姐卻是生面孔,穿着又着實寒酸。

一個身份普通,又沒什麼能力的女孩兒,是配不上她兒子的。

當然,她要是真能治好沈希就另當別論了。

果然,宋懷德夫婦一進家門,就準備要給伊薇一頓苦果子吃了。

「那死丫頭呢?讓她滾下來!」宋懷德揮舞戒尺對着玉玲命令道。

玉玲如履薄冰,「我們小姐她沒回家……」

伊薇離開沈家後並未回宋家,而是直接買船票回了南城。

外公墓地的事,她一直耿耿於懷,必須回去弄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