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絕代無雙小說
絕代無雙小說 連載中

絕代無雙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易鳴李悅悅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易鳴李悅悅 科幻小說

作者:大大的最新原創作品,都市生活類小說《絕代無雙》,故事情節圍繞着易鳴、李悅悅開始展開,講述了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全文無彈窗,精彩內容,快來閱讀吧!劇情介紹:十八年前,易鳴年僅一歲,尚在襁褓之中,母親被害,父親失蹤,他的人生從一開始就是地獄。十八年後,他是修羅殿殿主,是一代閻君,他手握重權,叱吒風雲,無所不能。功成名就時,易鳴攜萬千權勢回歸都市,得知幼時仇恨,他當然是選擇報仇,待他查清真相,一切魑魅魍魎,通通粉碎!...展開

《絕代無雙小說》章節試讀:


第六章說兩件事
李雲天的臉頓時黑如鍋底。
在李家,唯一能夠讓他的決定作廢的人只有一個人。
正是李家老爺子。
李悅悅掐到了他的要害。
李老爺子很快和李悅悅一起走進了大廳。
一進門,李老爺子的臉色就不怎麼好看。
「雲天,怎麼回事?」
「小悅跟我說,你要將她嫁給一個廢物?」
「爸。」李雲天起身,給李老爺子讓座。
「別聽小悅胡說八道。」
「易鳴是易勇大哥的兒子!」
「易勇?」老爺子一愣。
「是啊。易勇大哥對我李家可是有過大恩的。」
李老爺子沉默了。
他抬起眼皮,目光在人群里找了找。
大廳里,只有兩個人不是李家的人。
季浩是季家的小輩,老爺子認識。
易鳴是唯一的生面孔,一眼就被李老爺子認了出來。
將易鳴上下打量了一番,李老爺子搖了搖頭。
「雲天!你現在是家主。」
「你做的每一個決定,不僅僅是你個人的事。」
「還關係到整個李家。」
「不要意氣用事!要慎重考慮!」
李老爺子雖然沒有直接點名,但話里話外透着對易鳴的不滿意。
聞巧雲一聽李老爺子的口氣,知道老爺子沒有看上易鳴。
「就是啊。爸。」
「我問過了。」
「易鳴要學歷沒學歷,要本事沒本事。」
「更何況,他現在是一個孤兒。」
「除了幾千塊錢,他一無所有。」
「雲天做什麼決定,我不敢反對。」
「可也不能把悅悅推進火坑啊,您說是不是啊?爸。」
聞巧雲一幅受到了天大委屈的樣子。
李老爺子臉拉了下來。
「簡直就是胡鬧!」老爺子怒道。
「悅悅啊,到爺爺這兒來。爺爺替你作主。」
李悅悅橫了易鳴一眼。
她走過來時,腳尖踢到一個紙團,滾到李老爺子的不遠處。
李老爺子的目光不經意的碰到紙團,怔住了。
隨即,他眼睛一亮:「咦,這是什麼?」
「這個啊。」聞巧雲接道:「是易鳴拿來糊弄人的。」
「還說這張破紙,我們家能用得上。」
「就他那樣,能有什麼東西是我們家用得上的?我把它扔了。」
「就是啊,爺爺。」李悅悅道:「就他這樣的垃圾,還能有什麼好東西?」
李老爺子擺擺手,示意安靜。
他起身將紙團撿起,放在手心攤開,上上下下看了好一會兒。
李老爺子先是一驚,然後呼吸加重。
緊接着他的眼睛越來越亮。
李雲天知道老爺子喜歡玩古董。
能讓老爺子這麼在意的,證明這個羊皮紙不簡單。
「爸,是古物?」
「沒錯!」李老爺子很興奮,捧着羊皮紙的手都有些微微顫抖。
他抬起眼,又重新認認真真的將易鳴打量了一番。
「易鳴,這個東西是你的?」
「算是吧。」易鳴道。
「什麼叫算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那就是。」
李老爺長長的吸了口氣,再小心翼翼的將羊皮紙收了起來。
「易鳴,你是怎麼得到這張紙的?」
「以前跟瘋老頭在上山採過幾年葯,他給我的。」
易鳴想起老頭子就來氣。
他有記憶以來,老頭子都將他當牲口一樣的放養。
和李雲天一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李老爺子低低的嘆了聲:「高人啊!」
接着,他向李雲天喊道:「雲天!」
「爸。」李雲天連忙應了聲。
「易鳴和小悅的事情,我同意了!」
「啊?」
李老爺子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李雲天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
愣住了。
「啊什麼啊?這對我李家來說,是天大的喜事!」
李雲天回過神,大喜過望:「哦哦。好!」
他不由的多看了易鳴一眼。
能讓脾氣非常倔的老爺子這麼快就改了口,那張羊皮紙看來大有來頭。
也不知道那上面寫的都是什麼。
聞巧雲懵了,瞪着雙眼愣在原地。
大廳里的李家人也都懵了。
那張扔地上都沒人撿的破紙,竟然讓李老爺子態度變的這麼快?
那張羊皮紙到底是什麼?
李悅悅急的快要哭出聲:「爺爺,你怎麼能這樣!」
「我不想跟一個垃圾定親啊。」
「那讓我以後怎麼見人?」
聞巧雲回過神來,她也急眼了。「爸,您可不能犯糊塗啊!」
李老爺子的臉一虎。「我犯糊塗?」
「我看犯糊塗的是你!差點被你壞了我李家的大事!」
「雲天,你這個媳婦,以後要好好管管。」
李雲天狠狠的瞪了聞巧雲一眼。
聞巧雲不敢再吱聲了。
「易鳴和小悅的事情,就這麼定了!我會親自選個好日子,將這門親事定下來。」
「今天就這樣了。」
在李家,李老爺子開口決定的事,沒有誰能改。
李雲天見狀,朝眾人擺了擺手。「都回去吧。」
眾人雖然很想知道那張羊皮紙的秘密。
但看樣子,李老爺子根本不會滿足眾人的好奇心。
李家族人散去。
季浩的眼神閃爍,默默的看了看李家長輩和李悅悅,也跟着一起離開。
等到人都走了,李雲天才興沖沖的問李老爺子。
「爸,那張羊皮紙到底是什麼成色的古董?」
李老爺子小心謹慎的四下看了看。
李雲天明白了老爺子的意思。
「你們幾個上外邊守着,沒我的同意,任何人不要放進來。」
「是。」
廳里只有李雲天一家四人和易鳴。
「雲天,我李家振興有望了啊!」李老爺子有點激動。
他將羊皮紙拿了出來,指着羊皮紙最上面的一行小字。
「你看。這是古體小字。」
「紙上記着的,是失傳的駐顏丹古方!」
「無價之寶!無價之寶啊!」
李雲天大驚失色,連忙湊過來看。
「真是駐顏丹的古方!」李雲天也激動了起來。
現代人都非常注重養顏。
將駐顏丹稍微改進一下,絕對可以成為李氏的拳頭產品。
李雲天彷彿看到了一片無限的天地在他眼前展開。
「這麼無價的古方,竟然被你像扔廢品一樣的扔掉!你說你是不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啊」
李雲天很惱火的瞪了一眼聞巧雲和李悅悅。
聞巧雲低着頭,不敢再說一個字。
李悅悅的臉也一下子紅到耳根。
「那個,我能插一句嘴么」易鳴突然道。
李老爺子立即笑臉相迎:「能!能!」
「這個方子很值錢嗎」
「當然!無價之寶!」李老爺子非常肯定的說道。
「這樣啊」易鳴停了一下接著說道:「可這樣的古方,我還有好幾張呢。」
正悠然喝着茶水的李老爺子,一嘴茶水「噗」的一聲噴了出來。
李雲天面無表情的抹了把臉。
甩了甩手,將掌心的茶水和幾片茶葉甩掉。
「你真的還有好幾張古方?」李老爺子的聲音發抖。
即使他見識過大風大浪,但易鳴所說的事,是海嘯!
他自然架不住。
一張駐顏丹的古方,已經是無價之寶。
再加幾張?
誰能受的了?
「有的啊。不過我沒有帶在身上。等以後有時間了,我回去拿給你們。」
易鳴很淡定的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聞巧雲和李悅悅聽易鳴這麼一說,都暗暗鬆了口氣。
「那幾張古方,是被你的高人師父保管着的?」李老爺子不死心。
「你說瘋老頭啊?」易鳴搖了搖頭。「他不是我師父!」
「瘋老頭不止一次的說過,他養我就當是多養了一隻牲畜。」
「啊?照這麼說」李老爺子神色陰晴不定了起來。
聞巧雲眼珠一轉。「爸,依我看,這張古方是易鳴偷出來的!」
「您想想看啊。這麼重要的古方,誰不是交給最信任或者最疼愛的人?」
「瘋老頭都將易鳴當牲畜一樣的養,怎麼可能會給他古方?」
聞巧雲所說的,也正是李老爺子心裏擔心的。
他現在吃不準那位高人老頭和易鳴之間的關係。
如果這個古方是易鳴偷出來的,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易鳴,你這張古方,是偷的嗎?」李老爺子神情很凝重的問。
易鳴歪着頭想了想。
這種羊皮紙記着的古方,瘋老頭那兒有一大箱子。
箱子從不上鎖,易鳴想看想拿,瘋老頭沒吱過聲。
像駐顏丹這樣的古方,都沒資格進老頭子的大箱子里,扔地上的。
不過,不經主人同意就將東西拿走,從這個角度,還真有點偷的嫌疑。
「大概不算吧。」易鳴也確定不了。
見易鳴猶豫的樣,李老爺子臉色變了。
答案已經擺在眼前了。
「爸,您差點就上了他的當!」聞巧雲來了精神。
「拿一張偷來的古方,想騙我們家的信任!」
「我就是看他不對勁,才將古方扔掉的。」
李老爺子不吱聲。
但看易鳴的眼神,完全就是另外一種了。
防備、警惕、鄙視都有。
「爺爺,您可不能讓我和一個小偷定親啊!」李悅悅快哭了。
她真信了聞巧雲的話。
李老爺子緩緩的坐了下來,臉色變幻不定。
他對剛才答應易鳴和李悅悅的親事,動搖了。
「爸!」李雲天急了:「我李家一貫講究信義!」
「這是我李氏一族的立身之本啊。」
李老爺子微微嘆了口氣。「小悅,跟爺爺回屋,爺爺跟你說點事。」
李老爺子領着李悅悅和聞巧雲出門而去了。
經過走廊時,李老爺子停住腳。
「這門親事,草率了。」
「爺爺,那趕緊讓易鳴死了這條心啊!」李悅悅道。
李老爺子搖了搖頭:「我親口答應的事,不能改。」
「悔婚的事,沐家乾的出來,我們李家干不出來!」
李悅悅一聽還得跟易鳴定親,嘴巴一癟一癟的。
李老爺子疼愛的摸了摸李悅悅的頭頂。
「好在,沒定日子。」
「我這邊不給確定的日子,剩下的,就看你們了。」

《絕代無雙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