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九星之主
九星之主 連載中

九星之主

來源:外網 作者:育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寒星映戟月照弓,龍雀轔轔雪夜驚。 半紙功名千山外,銀花火樹故鄉中。 「我,榮陶陶,總有一天,會成為那九顆星辰的主人。」 那一年,一個背着小書包、頭頂天然卷、手持方天畫戟的少年,在天台上如是說道。 ... 輕鬆搞笑,歡迎入坑。 已有四百萬字完本作品《九星毒奶》,歡迎各位閱讀。展開

《九星之主》章節試讀:

士兵在禮堂中講的東西,榮陶陶雖然沒有仔細聽,但大概也清楚內容,無非就是什麼適應好身份的轉換、嚴格控制自己的行為之類的。

大概一個小時之後,軍官終於講完了「課」,並示意學生們有任何疑問,可以現在舉手提問,他會當場作出解答。

然而就在這一環節,一名教師走到了榮陶陶所在的7班座位處:「榮陶陶、李子毅、孫杏雨。」

「誒?」榮陶陶轉頭望去,卻是看到了一名教師,正站在過道處,對着三人招手。

孫杏雨眨着漂亮的大眼睛,一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道:「叫我們?」

「對,你們仨過來,校長有事兒找你們。」教師和顏悅色的說道。

榮陶陶沒說什麼,直接站了起來,邁步走向了教師的方向。

看得出來,學校已經等不及了,士兵完成授課的第一時間,就把這仨人叫走了。

由於榮陶陶是最後一個進來的,而且在覺醒的過程中,榮陶陶又沒有多餘的精力去觀察其他同學,所以他並不知曉別人都覺醒了多少魂槽,不過……

既然教師叫他們三個,那另外兩個的資質應該也很不錯吧?

榮陶陶不知道別人,但是孫杏雨和李子毅可是知道榮陶陶有多強!

畢竟,這可是新丹溪一中站到最後的男人……

三人組的離場,引起了不大不小的騷動,士兵們也沒說什麼,已經授課完畢了,他們只是來幫助學生覺醒的,而不是來搶人的。

今天的新丹溪一中,來了一批重點高校的招生教師,士兵們心裏都清楚,這些人都是幹什麼來的。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時候到了!看看誰能給學生開出來最為優渥的條件吧!

對於魂武學生來說,國家是以3人組的形式組合匹配的,未來,魂武學員無論是參加實踐課,亦或者是執行任務、參加比賽,都會以3人組的形式共同行動。

而榮陶陶、孫杏雨、李子毅,這三位天之驕子,剛好湊成一支小隊,甚至連隊友都不用補了,直接齊活!

再加上三人有着同窗三年的默契,簡直不要太完美!

說真的,如果招生教師們看中幾人的資質還好,但如果是看中同窗三年的默契的話…嗯,那他們可是想瞎了心了。

孫杏雨和李子毅一定很有默契,但是榮陶陶和這對兒狗…嗯,金童玉女,可是沒有半點默契。

榮陶陶屬於小手一揣,誰都不愛的那種。

那倆屬於「雨下整夜,我的愛溢出就像雨水」的那種,仨人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三人組在教師的帶領下,出了禮堂,直接上了二樓,來到了一間教師辦公室。

榮陶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本以為會有很多高中對他拋出橄欖枝,畢竟他的天賦擺在這裡,但是……

讓榮陶陶萬萬沒想到的是,偌大的辦公室中只有3個人?

而且其中有一個,竟然還?是個親人!?

榮陶陶的親哥,榮陽?

「嚯~」榮陶陶剛走進辦公室,看到那熟悉的面孔後,直接就是一個後仰,「這不是那誰嗎?」

看到自家弟弟如此浮誇的動作,榮陽也是頗為無奈,他的工作的確很忙,最近幾年,他又被部隊委以重任,回家的機會越來越少,的確沒有盡到當哥哥的責任。

榮陶陶雖然對着榮陽貼臉輸出,但是心思卻很是活泛。

榮陽怎麼和一個女人坐的這麼近?難道有情況!?

一年不見,給我帶了個嫂子回來?

「咳咳。」輕咳聲傳來,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孫杏雨笑盈盈的對着聲音傳來的方向點頭:「董校長好~」

「呵呵,好,好。」董校長坐在辦公桌後,推了推厚厚的鏡片,一臉的欣慰,順手示意了一下坐在對面沙發上的一對兒青年男女,道,「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來自松江魂武大學的招生辦教師,楊春熙女士……」

話語落下,房間里的三個小傢伙都愣住了。

他們心裏很清楚,應該是被叫來與招生辦教師見面交流,但是遠超出三人意料的是,這個招生辦教師,竟然是個大學教師?

而且還不是普通大學,是松江魂武大學!?

華夏國度內,超一流魂武學校只有四座:帝都魂武,魔都魂武,大疆魂武和松江魂武。

前兩個學校牛批是必然的,一個坐落於政治中心,一個坐落於經濟中心,資源擺在那裡。

而後兩座魂武大學,卻是佔據了「地利」這一條件。

在華夏大地上,85%以上的國土,天空中綻放的旋渦背後,都是星野大地。

而那剩下的15%,就是被最西北的大疆省,以及最東北的松江省給瓜分了。

在華夏地圖的「雞尾」位置上,有一小部分國土,其天空中綻放的旋渦之中,存在的是熔岩大地。

而在華夏地圖的「雞冠」位置上,同樣有一小部分國土,其天空旋渦的背後,是冰雪大地。

也正是因為這兩片地區的特殊性,國家大力扶持當地的魂武事業,從國家部隊培養、學員教育,再到公職人員培訓等等。

松江魂武大學,自然而然的成為了華夏頂級魂武學府之一。

榮陶陶心中一動,難怪對方這麼大面子,能在一群重點高中的招生教師中殺出重圍,率先約見三人……

這是要讓我直接上大學?

哇,厲害了!

以後有吹牛皮的資本了!

你們家的孩子再優秀,跳個一級、兩級也就差不多了吧?

你看看我!直接跳高中!

初中畢業,保送大學!

「你們好。」坐在沙發上的楊春熙起身相迎,笑着對幾個小傢伙點了點頭,伸手探向了榮陶陶。

榮陶陶仔細的打量着楊老師,心中嘖嘖驚嘆着……

嘖…這淡黃的長裙!

嘖…這蓬鬆的頭髮!

誒…她還要牽我手么?

不好,大事不妙!我要中計!

「淘淘,禮貌。」一旁,榮陽突然開口說話,但是聲音並不嚴肅,反而很是溫和。

榮陶陶壓下了戲精的心,看着面前「准嫂子」的手,還是伸手和對方握了握,並且很給面子的上下擺了擺。

楊春熙的面色優雅從容,並未有什麼尷尬之色,只是笑着與另外兩個小鬼一一握手:「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楊春熙,是松江魂武大學的教師,此次前來,是希望你們能加入松江魂武大學。」

開門見山?不錯,我喜歡,不過,看她這麼年輕,應該是剛剛參加工作。

榮陶陶心中想着,一臉好奇的看向了榮陽。

榮陽卻是一副鼻觀口、口觀心的模樣,除了提醒自家弟弟禮貌之外,就再沒說過話。

「楊老師,我的夢想就是考上松江魂武大學,可是…可是我們才初中畢業呀?」孫杏雨看着眼前美麗優雅的女教師,心中羨慕的很,小嘴也不由得甜了起來。

「嗯。」楊春熙微微頷首,開口說道,「今年是2010年,是我們學校建校的40周年,在這一年,學校研究了一個很不錯的項目,希望你們能參加。」

孫杏雨好奇的詢問道:「什麼項目?」

「少年班。」楊春熙看着女孩乖巧可人的模樣,忍不住心生喜愛,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松江魂武大學少年班。」

聞言,榮陶陶眼前一亮!

最頂級的魂武高校開辦少年班?第一屆?向自己拋來了橄欖枝?

哪怕是各個重點魂武高中的師資力量再怎麼強大,那和松江魂武怎麼比?

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

而且,這種形式的少年班,應該網羅的都是天才少年學員,學校絕對會重點培養。

楊春熙後退一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三個小傢伙,道:「你們的身體條件都很不錯,在你們來之前,我也和校長了解了一下你們的情況,符合我們的報考條件。」

李子毅敏銳的抓住了一點:報考!

不是直接招收,而是需要考核!

李子毅故意低沉着嗓音,開口道:「具體考核什麼?」

楊春熙頗為讚賞的看了李子毅一眼,開口道:「考試地點,設在一牆之北,具體考試內容…待定。」

「一牆之北!?」孫杏雨一聽,整個人都不好了。

通往雪境星球的天空旋渦,開在松江省的最北部,也正是華夏與俄聯邦的交界處。

而在那裡,佇立着三道巍峨高聳的城牆。

第三道牆,就是所謂的最前線,那裡有華夏最為精銳的部隊駐守。

向南推進50公里,則是第二道牆,那裡同樣有士兵駐守。

再向南50公里,就是第一道牆了。

一牆以南,才會有人類正常生活的痕迹。

而在一牆之北,終日白雪皚皚、寒風呼嘯,並且那裡會有一些低等級的雪境魂獸存在。

這些魂獸可能是被暴風雪吹進來的,也可能是由士兵們層層篩選,故意把一部分雪境生物從二牆外放進來的。

總而言之,對於普通的社會魂武者、在校魂武學員來說,那裡可以是訓練場地,也可以是戰場。

既然考試地點設在第一道牆的北面……

顯然,松江魂武的入學考試並不是筆試!

對於這些剛剛初中畢業、從未真正上過戰場的孩子們來說,這樣的考核,的確是殘酷了一些。

「自願,不必勉強。」楊春熙微笑着說道,那笑容是如此的明媚,並不像是一個從凜冽寒冬中、夾風帶雪走出來的人。

榮陶陶微微歪着腦袋,看着眼前笑容溫柔的女教師,心中暗暗的想着:這個小姐姐…有點暖哦?

楊春熙繼續道:「你們可以回去和家人商量一番,今晚八點前給我答覆,我會把電話號碼留給你們,如果晚八點之後,沒能接到你們的電話,我就當做你們放棄了這次考核。」

榮陶陶直接開口道:「不用打電話了,我參加。」

「哦?」楊春熙微微挑眉,眼神似有似無的掃了榮陽一眼,道,「你不和親朋好友商量商量么?」

「我莫得家人。」榮陶陶撓了撓一頭天然卷,嘟嘟囔囔的補了一句,「也莫得朋友。」

一旁,孫杏雨看向了榮陶陶,微微癟嘴,禮貌性的獻上了一個悲傷的表情。

榮陽:「……」

聞言,楊春熙有些忍俊不禁,道:「據我了解可不是這樣哦。

還是和他們商量商量吧,畢竟你進入了松江魂武之後,大概率會成為一名雪境魂武者,修習的也是雪境魂法、雪境魂技。

這樣的決定,會影響你的一生。更何況……」

榮陶陶:「何況什麼?」

楊春熙微微彎腰,屈起手指,笑着敲了敲榮陶陶的腦袋:「更何況,我還沒說考核獎勵,沒說授課計劃,沒說很多很多情況。」

這樣的神態舉動,似乎並不像是一個初次見面的教師,反而像是一個長輩對晚輩的嗔怪與叮囑。

榮陶陶退後一步,直接開口道:「不用說了,我決定了,參加松江魂武少年班的入學考核。」

「嗯?」楊春熙心中更加詫異了,詢問道,「你連考核獎勵都不好奇么?」

榮陶陶隨意的擺了擺手,一副洒脫到極致的模樣:「你們是最頂級的魂武大學,獎勵什麼的,只要你能拿得出手,我保證接着。」

楊春熙一臉無語的看着榮陶陶,幾秒鐘之後,卻又轉頭看向了榮陽:「你倆性格差距很大。」

榮陽依舊是一副鼻觀口、口關心的模樣,猶如老僧入定。

聽到這句話,反倒是孫杏雨和李子毅愣住了,聽楊老師這意思,這個一直沉默的男子是榮陶陶的家人?

難怪,剛進來的時候,榮陶陶反應那麼大。

不過,他倆長得可是不怎麼像。

兩個小傢伙胡思亂想着,而在一旁,榮陶陶的心中卻是嘆了口氣。

實際上…能進入一牆以北考核,對於他來說,已經算是最大的獎勵了。

這也許是他長這麼大以來,距離她最近的一次了。

人們都知道,

一牆以南,燈火闌珊。

二牆以南,危機邊緣。

三牆以南,雪海屍山。

但榮陶陶更知道的是,在那第三面牆之外,再向北,有一條很寬很寬的大河。

那是兩國的界河,名為「龍河」。

那條河,從天空中巨大的雪境旋渦正下方流淌而過。

那裡是最為兇險的地方,在那皚皚白雪之下,不知掩埋了多少忠魂枯骨。

也就是在那條被冰封的河流之上,曾發生過一次被載入了史書的悲壯戰役:龍河之役。

榮陶陶幾乎可以把那一頁歷史書通篇背誦下來。

那頁書上,印有一張黑白圖像,那是母親入伍後,日常訓練的照片。

而榮陶陶彷彿能透過這張書頁,看到她孤身一人,佇立於茫茫風雪之中,仰望天空巨大漩渦的模樣……

《九星之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