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救命!系統沒告訴我男主是瘋批啊
救命!系統沒告訴我男主是瘋批啊 連載中

救命!系統沒告訴我男主是瘋批啊

來源:google 作者:花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淺淺 薄時言

【隱形瘋批&苦情戲精】【別藏了&別演了】一朝穿成人氣漫畫的惡毒女配,系統提示只要完成助攻任務就能回歸現實世界蘇淺淺裝白蓮,搞陷害,與颯美女主斗得纏綿悱惻,清高穩重男主厭惡值拉滿,眼看歸期在即誰料本該與女主雙宿雙飛的男主突然抱住她的後腰,眉眼笑得陰鷙「小東西,你若是逃開我掌心,我會把你囚在籠子里」系統:前方高能警告,宿主嚴重破壞男女主感情線,數值降為零,已進入自爆程序,現在倒計時開始...蘇淺淺:?系統:抱歉誤判了,這屆男主是多面人格腫么辦?對着干!後來,薄時言跪在蘇淺淺面前,搓着手低頭求饒:「老婆,我錯了,跪鍵盤跪到你滿意為止」簡介無能,請移步正文~展開

《救命!系統沒告訴我男主是瘋批啊》章節試讀:

一小時前。總裁辦公室內。

唐宋彙報着工作日程,薄時言雙腿疊加,視線眺望落地窗外的風景。

有電話打斷,他看了漠然看了一眼,頓了幾下才接,聲音冷淡:「什麼事?」

是管家的聲音:「少爺,夫人又開始瘋癲喊叫了,我們根本關不住她!」

男人手勢一攥,閉了閉眼睛,「知道了。」

唐宋微微一嘆。

他知道總裁每次都不想接聽這個電話,因為事情處理完回來後,他整個人都會陷入陰沉,像是沉入了一個寒潭。

之後幾天,他的脾氣就像是過山車一般,接下來倒霉的就是他了。

薄時言回到薄家老宅,醫生檢查完,建議道:「夫人現在的心理情況令人擔憂,還是儘早去精神病院系統診療才好。」

床上的女人鎮定下來,面色蒼白,眼眶赤紅,瞳孔渙散,口中卻還在喋喋喃着「寶寶抱抱」的弱音。

薄時言轉過視線,眸色陰沉得可怕,雙鬢咬得緊突突的,像是極力隱忍着情緒,「爺爺,我不會跟那個瘋女人訂婚的。」

薄老爺子站在一旁,不忍直視屋內的境況,深嘆了一口氣。

「時言,一個商業聯姻而已,訂婚不過是權宜之計。」

男人諷刺一嗤,笑容陰冷:「既然你們迫切想與蘇家聯姻,那蘇家不是還有另一個女兒嗎?」

「時言,我知道這件事委屈你了。我老了,集團現在是你爸跟你在管,我現在在這個家也沒發言權了。」薄老爺子拐杖一移,聲音略沉,「但我要提醒你,蘇家大女兒不受蘇鳴昌重視,你不跟小女兒結婚,你爸很有可能會跟你媽離婚。」

薄時言愣住,唇口微張,顫抖得說不出話來。

若是離婚,母親大概會徹底發瘋,永遠回不來了。

薄靖松這是在威脅他!

「他敢!」

他拿起手機,盛怒之下撥通了閑置在通訊錄角落的手機號,然而又在那一瞬間突然冷靜下來,變化之大連薄老爺子都為之驚訝。

「蘇淺淺,我想跟你談談。」

接過電話的惡毒女配顯然一下子還沒進入到角色,但那熟悉的低沉磁音辨識度很高,一副做主播的好嗓子,她怔愣片刻後不由挑了挑眉。

還挺能沉得住氣。

「哥哥來找我談訂婚的事嗎?」她聲音略顯嬌軟,不儂不厲,恰到好處的沁到人心坎里去。

「【男主厭惡值】+300」

「【表演功力值】+200」

「約個地方吧。」如此厭惡,聲音卻還能平靜如水。

這大男主氣質不是蓋的。

電話一掛,她收到了一個地址。

是市郊一處茶屋。

這處茶屋與尋常的很是不同,竹林環繞,廊道縱橫。靜雅中透着一股氣勢,像是古代心機深沉的軍師別院。

男主的鴻門宴,果然別出心裁。

蘇淺淺走到一處廊亭外停下。

竹浪席簾之下,薄時言挺身半坐在蒲團上,雙手端放在大腿處,眼神冷淡沉靜。

見她來,只手優雅一伸,示意她過來坐。

這樣諱莫如深、淡漠鬆弛又帶有壓迫感的一面,讓蘇淺淺有些緊繃。

他與前幾次見到的感覺都有所不同,無論動作、神態,無一不溫潤端雅,氣質斐然。

有些男人天生便具有這極致的優勢,可以讓女人們刻意忽略那需要用時間來參透的內涵,而直接因為這個人的五官氣質來定義他。

在這個顏值即正義的時代,薄時言便是處於人性的頂峰。

「時言哥哥。」她作勢乖巧坐下,滿是疑問期盼的看向他的眼睛。

「我記得大學時你就想盡辦法接近我,不斷跟劇組偷拍,甚至搞到了我下榻酒店的房卡。」

男人的聲音抑揚頓挫,比周旁的流水還好聽,像是在講述一件無比尋常的身外事。

蘇淺淺眉梢一挑,沒說話。

「下次是不是該下藥了?」男人聲音依舊沒情緒,沉穩端莊柔韌有度。在為她倒過茶後,深沉的眸子看向她。

按照這劇情推演,下一步下藥沒毛病。

不愧是影帝,這表情管理和氣度相當到位。

但此人身上像是矇著一層細紗,叫她這個閱人無數的眼睛怎麼也看不透。

她輕巧一笑:「你這話說的,我那時不是年紀小不懂事嗎?」

他倒像是來了興緻般,眸色幽深盯着她:「二十歲已經成年了,如果落入了什麼不懂事的歹人手裡,這後果該怎麼算?」

蘇淺淺明白了。

市郊人煙稀少,這竹林閑屋竹浪沙沙作響聲不斷,加上流水潺潺,風逆難聞。若是吶喊求救,即使有過路人,聽到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更何況來救人。

她呵了聲:「哥哥這是在威脅我?」

男人挑眉,似是沒想到她反應這麼快,面無波痕的順着她的話平靜說下去,「那就做好你該做的,以前的事我可以一筆勾銷。」

「哦。」她乖巧應聲,無辜的摩搓手指,「那……我當時在你酒店房間里拍到的照片還放在家裡,不知道會不會被我媽看到……」

「……」

「【男主厭惡值】+300」

薄時言眯起眼睛,視線緊緊盯着她。

眼睛找不出什麼情緒,語調卻有些意味深長:「越來越壞了。」

蘇淺淺笑出聲來:「謝謝哥哥誇讚。」

男人眉色肉眼可見的陰冷下來:「但你也該知道,我把你娶回家會冷落你折磨你,何必受這罪?」

蘇淺淺回憶着那張照片上一片白皙的大好光景,立即接詞:「你知道私生飯的特點嗎?」

「痴狂、沒有底線、受虐傾向,簡單來說就是個小變態,娶一個小變態回家,不是很有意思嗎?」

薄時言諷刺的笑了下,看她的視線微微灼烈起來,「你從哪兒學來的這些東西?」

「從愛你的心意里。」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蘇淺淺嘴角含着純情的笑。

倒像是真有這麼一回事。

薄時言突然從蒲團上起身,走過來就強行拉拽住她的胳膊往廊外走。

「既然你這麼豁得出去,那現在就洞房吧。」

「……」真不按套路出牌。

蘇淺淺一下子懵了,暴躁在線call系統下一步怎麼走。

系統:「劇本沒有細節設置,按照主線執行。」

「……」說了等於沒說!

男人的力道過於強硬,觸覺摩擦即便是隔着衣物,也能感受到那因握力狠重而生出的尖銳疼痛。

「你幹什麼?!」蘇淺淺第一反應就是反抗。

「既然你這麼迷戀我,那我當然要成全你。」他薄唇揚起弧度,「怎麼,現在又要裝純情了嗎?」

「倒也不是。」她斟酌着說辭,強撐鎮定,「哪有先洞房後結婚的道理,我那時候也沒想到要……喂!」

拉拽時沒注意,只知整個身子被男人拖着滑行在青磚上,一點勁道沒帶用的,她的腳底在他的作用力下比泥鰍還滑溜。

視線一轉,人已經來到了一間敞開的房門外。

中式復古型雙人房,淺系曖昧色,就連沙發都能容得下兩人滑行。

原來這裡不止是茶屋而已,還是情房。

完了,上輩子還是母胎單身的她,一穿來就要交代在這裡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