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救命!邪帝你家小祖宗又炸了宗門
救命!邪帝你家小祖宗又炸了宗門 連載中

救命!邪帝你家小祖宗又炸了宗門

來源:google 作者:一口水蜜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夜雲嵐 殷梟

老祖宗夜雲嵐重生了,前世她被渣男賤女背叛,放血、碎骨、滅族、神魂被鎮壓上萬年這一世,她傲然歸來、萬獸臣服、習醫制毒、劍斬仇人、逆天而行鎮天道說她是廢物?不好意思,她禍亂九洲,神魔之體碾壓所有天才隱身家族聖子:「小姐姐!我心悅你,想娶你為妻」夜雲嵐:「別鬧,我是你老祖宗」看着小祖宗桃花一朵接一朵,某位人人畏懼的煞神邪帝忍無可忍:「就憑你們也配覬覦她?小野貓就應該由本帝來收房」夜雲嵐聽聞:「聽說你想把我收房?」殷梟笑得欠揍:「放屁,他們胡亂造謠,本帝說的是想求你把我收房」展開

《救命!邪帝你家小祖宗又炸了宗門》章節試讀:

夜雲嵐聽聞,微眯起冷厲眼眸,一股殺意如狂風巨浪,冷聲質問,「你到底是誰,如何得知我這些記憶?又為何在我的精神識海里?」

前世被親朋好友背叛,導致她族人全部慘死,並且所有人,死法與她一致,剝皮、抽筋、放血、碎骨,上至老人,下至嬰孩。

這不共戴天的仇恨,她就算重生千萬次,也要親手手刃那對狗男女。

可很快,她又收斂起殺意,嘴角微斜,似笑非笑,「你叫我小姑娘?恐怕還不夠格,既然能看到我所有記憶,那你應該也知道,我靈魂已經是上萬歲的人了,莫不是你比我還老?」

眼前這個女人很危險,但她卻感覺不到她有任何殺意。

又或許,她隱藏得太深,只是自己沒洞察到而已。

「想知道?」女人勾唇輕浮一笑,媚而不俗,妖治的甜了甜紅唇,「只要拿你手中的那隻小畜生來交換,讓本尊美味一下,本尊就告訴你。」

白馬變成一隻小奶狗大小的模樣,聽到女人妖邪聲音,它都感覺渾身發毛。

但它也不是懦弱沒脾氣的馬,頓時齜牙咧嘴,怒視着女人。

夜雲嵐抱着白馬,面色一冷,抿着唇,眼底泛着濃濃的冷氣,一字一句道:「我說過,它不是小畜生,它是我的夥伴。」

即便前世被親朋好友背叛過,也讓她重生後的戒備之心很強。

但是飛天白馬是契約獸,是她今後要並肩作戰的夥伴,只要是她認定的,無論對方是人還是獸,都是她夥伴。

既然選擇是夥伴,那麼就要信任。

飛天白馬再次抬眸看了一眼夜雲嵐,心裏一暖,有種說不出的酸痛以及心疼。

聽那個女人說,主人前世被人親朋好友害得全族慘死,真難以想像,重生一次的她,還能這麼信任自己。

「如果本尊非要吃了那個小畜生呢?」

女人昂着雪白的頸脖,妖媚的舔了舔唇,渾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風情萬種的嬌媚。

「呵 ~」

夜雲嵐冷笑一聲,「這裡是我的精神識海,你想在我精神識海里亂來,那也得問問我同不同意。」

「小姑娘!口氣挺大呀!」

女人不怒反笑,邁着妖嬈的步伐,來到夜雲嵐身後。

隨即突然飄到她眼前,血紅的眼眸與夜雲嵐對視着,輕勾紅唇,斂着笑意,「可惜,這個精神識海已經與本尊相伴多年,靈魂早就與其融為一體。就算你是這個精神識海的主人,本尊也一樣能掌控它,就算你真的能殺了本尊又怎樣?到時候整個精神識海也會隨之崩塌。」

精神識海一旦崩塌,那就無法孕養靈獸,並且天賦再好的人,實力戰鬥的時候,靈力消耗會比一般有精神力的人快速十倍。

夜雲嵐蹙了蹙眉,毫不膽怯的與女人對視,她明知道自己的靈魂已經活了上萬年,卻還是口口聲聲喚她小姑娘。

「你多大了?」

她柳眉一擰,冷聲詢問。

「什麼?」

女人被她問得一臉懵。

夜雲嵐抱着白馬,隨意坐在一塊起來的石頭上,將它放在一旁,輕輕地撫摸着它的皮毛。

大概是被雷劈焦了皮毛,夜雲嵐摸着手感不是很好,便收回了手。

「我說,你今年多大?我都是活上萬年的人了,你還叫我小姑娘,莫不是你真的比我還老?」

夜雲嵐抬眸看向紅衣女人,突然發現她與自己挺相似。

她在宇宙中飄蕩上萬年,太了解一個人的孤寂感,那種孤獨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懂。

而她在精神識海里飄蕩了數年,很有可能比自己靈魂在宇宙中飄蕩上萬年還久。

「小姑娘!你怎麼說話的?誰老了?本尊這是與天同壽,與地同存,壽與天齊,比你活得久多了,檔次明顯和你不一樣。」

女人雙手環胸,冷哼一聲。

那冷傲邪魅的眸中,泛着勾魂攝魄之態,悅耳嗓音讓人不能不魂牽夢繞,聽她吐語如珠。

倘若夜雲嵐是個男人的話,只怕也會對她一見鍾情,暗許芳心。

媚而不俗,妖而不艷,又擁有傾城絕美之色,誰能不心動?

夜雲嵐嘴角抽了抽,覺得她的話很有問題,似笑非笑道:「你要是真與天同壽了,神識還能被關押在我這具身體的精神識海里?」

「你不信?」

女人來到她身邊,伸出修長手指,挑起她精緻的下顎,蠱惑的嗓音,好似要把人靈魂都勾走一樣。

算了,像這種小奶娃,她也沒什麼好與她爭執。

要換成以前,這小娃娃早就成一堆灰了。

女人乾脆直接坐到她身邊,躺在漂浮的石頭上,雙手放在後腦勺,翹起了二郎腿。

「我信。」

夜雲嵐難得和她瞎扯,笑着點頭回應。

女人:「……」

我信你個鬼。

瞧你那眼神。

瞧你那表情。

瞧你那語氣。

哪一樣不是在忽悠本尊,真當本尊在這裡待了千萬年,就變成傻子了么?

夜雲嵐微微偏頭垂眸,看着葛優躺的女人,輕聲問,「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是誰,又為什麼會在我的精神識海里?」

「本尊叫無心,至於怎麼會在這具身體的精神識海里,本尊也不記得了。反正本尊中途沉睡過一段時間,等再次蘇醒時,已經在一個笨蛋丫頭識海里。只是那丫頭太笨,還膽小又懦弱,被挖靈脈以後又一蹶不振。好不容易盼到她死了,本尊好佔據她的身體,結果被你搶先一步,真是便宜你了。」

無心說這話時,憋屈地瞄了一眼夜雲嵐,似乎還挺生氣。

夜雲嵐:「……」

你自己運氣差,怪我咯?

不知為何,她總覺得無心還有很多事情隱瞞了 以及時刻想她死,然後好佔據這幅身體。

「轟隆 ~」

突然一道火紅色雷電,驟然劈在飛天白馬身邊,嚇得它嗖的一下鑽進夜雲嵐懷裡。

「主人!你這精神識海也太恐怖了,我不想待在裏面了。」

白馬看着天上不斷聚集的雷電,生無可戀的說道。

難道接下來的日子,它都要在這布滿雷電的精神識海里度過?

「蠢馬!撿到寶了還嫌棄,這紅雷可以鍛煉神魂,劈在身上是疼了點,但卻能讓你逐漸變得強大起來。你想想看,一直生活在這種地方,每天被雷追着劈,就算出去後你打不過別的靈獸,也能學會如何逃跑和躲避攻擊。」

無心瞅了它一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鄙視道:「這自保能力學得杠杠的,你還有臉嫌棄。」

夜雲嵐:「……」

果然一個人生活太久,給憋成瘋婆子了。

飛天白馬:「……」

難不成,我被雷劈,還要感謝它?

「小姑娘!本尊今後叫你小徒弟好了。」無心緩緩地坐起身子,雙手舉上頭頂,慵懶的伸了個懶腰,「看在你我共享一片精神識海的份上,本尊就勉強收你為徒,還不快拜見師尊。」

夜雲嵐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瞅了她一眼,冷不伶仃拒絕,「不要,我自己會修鍊,不需要拜師。還有,我要出去了,下次進來之前,在這期間你最好不要動我的靈獸。我會想辦法,看下次能不能給你帶點吃的進來,倘若你敢動我的靈獸,不管你是神,是魔,還是妖,我定會找你拚命。」

像這樣危險的女人,她還是少接近好些,誰知道她什麼時候使壞弄死自己都說不定。

好不容易才重生的她,可不能平白無故就被人給賣了。

黃鼠狼拜年,不安好心,她才不要拜瘋婆子為師。

無心妖嬈邪肆的眼,倦怠地看着冷漠決然的她,伸出如玉蔥般的柔軟手指,節奏有力,動作卻很懶散地拍了拍手,「敢這麼和本尊說話的人,你還是第一個,看你年紀尚小,本尊就不跟你一般計較了。今兒個,你不拜師也得拜師,不然……本尊就不讓你出精神識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