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極品美女老闆
極品美女老闆 連載中

極品美女老闆

來源:google 作者:極品美女老闆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沈詩夢 陳雲峰

工作勤快且貧窮的陳雲峰在一次送外賣的時候撞到了自己飯店的美女老闆沈詩夢,原本想工作沒有了誰知沈詩夢為了報復他故意留下了他,並且給他雙倍的工資隨着老闆和員工的交往,他們發現彼此之間正互相賞識着,兩顆心也逐漸的靠攏來展開

《極品美女老闆》章節試讀:

車水馬龍的天橋下,街道的兩邊都是飯館,大排檔、燒烤攤也都數不勝數,到這裡來吃喝的都是中低收入的人,菜價便宜,消費也不貴。只是有一樣不好,那就是太吵人。這裡三教九流,大人小孩,學生農民工,什麼樣的人都有,能不吵人嗎?

陳雲峰坐在一家敞開的小酒館裏面,正對着大街,看着來來往往的人,想到自己也曾經是熱血青年,想為國做一番事業,可是現在女朋友走了,一切的想法和目標都沒有了,整天過着渾渾噩噩的生活,想起來都是罪惡。

忽然門口閃現一個魁梧的身影,穿着短袖衫,肩上還背着一個電腦包,不用看臉,就知道是好朋友秦富強。

秦富強坐到他的對面,將肩上的電腦包放在一張空位子上,然後抽出一根煙,淡淡的道:「叫菜了沒有?」

陳雲峰道:「你以為我是跟你客氣的人嗎?」

秦富強佯裝生氣的道:「你小子一丟了工作就找我訛一頓。你不訛我,心裏就過意不去是不是?」

陳雲峰道:「那當然了,憑什麼我老是丟工作,你老是升職加薪啊,這訛的就是你。」

「行了,兄弟,到底怎麼啦?秦建國可是我本家哥哥,在那飯店裡職位也不低了吧,怎麼就罩不住你呢?」

「我得罪了比他更高的人。」陳雲峰只得將事情的經過說了。

秦富強聽完後,砸吧着嘴道:「我說兄弟,你今年的命運也太不濟了吧?這種倒霉事也砸到你的頭上了?行了,兄弟,你也別懊悔了,我再找找秦建國,他做經理這麼多年了,在外面的路子還是挺廣的,讓他再給你物色一份工作。」

「謝了兄弟,但是我不懊悔,工作丟了,我才能有一份心情去找她。就算她已經化作了白骨,我也要把她帶回來。」

秦富強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道:「你怎麼到現在還惦記着語晨,**和當地的人都把那懸崖和深潭翻了個遍,都沒有找到,肯定是被地下水沖走了。她父母都放棄了希望,你怎麼還……我說兄弟,你愛語晨是沒錯,但不能到了痴迷的程度。如果她泉下有知,也不希望你這樣。」

陳雲峰心事重重的喝了一杯酒道:「孰輕孰重我心裏明白。」

秦富強知道他不是一個胡來的人,也點點頭道:「這樣就好。」

然後又問道:「最近還在學功夫?」

陳雲峰是滿臉的憂傷:「是的,主要是輕功,當初要是懂這一手,我也就不會被甩出皮艇,莫語晨也就不會死。哎,多怪我掉以輕心,一切都考慮到了,沒有考慮學功夫。」

秦富強見他又回到了這件事上面,忙攔住他的話頭道:「兄弟,你心中的苦我知道,別魔障了,要看開自己,往前看,什麼都不一樣。——來,忘記過去,咱兩個干一杯!」

秦富強舉起酒杯,兩人狠狠的碰了一杯。

酒足飯飽之後,秦富強站起身準備付賬,老闆走了過來,笑嘻嘻的道:「你們的賬已經付了。」

秦富強斜眼看着陳雲峰道:「兄弟,說好了我來付,你怎麼就先付了呢?你這說話不算話,不地道啊。」

陳雲峰也是一臉懵逼道:「我沒付賬啊,我和你吃飯啥時候付賬了?」

這時老闆忙解釋道:「剛才有位漂亮的女士替你們付了。」

「漂亮的女士?」二人同時叫出口,然後又相互看了一下,秦富強還以為是陳雲峰又交了一個女朋友,頓時對他的感情生活生起了疑問。

陳雲峰見他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忙道:「你這麼看着我幹什麼?我除了莫語晨之外,任何女人都看不上,剛才的女士肯定是你女朋友。」

秦富強很不敢相信,問老闆道:「剛才那女士長得什麼樣?她有沒有說自己是誰?」

老闆呵呵笑道:「那女士長得賊漂亮,穿着也很時尚,兩隻手腕上還帶着好看的手鏈。她只是說替你們付賬,其餘的什麼話都沒說就走了。」

秦富強聽到描述的樣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女朋友王淑姍,況且自己也沒告訴她今晚在這兒吃飯,於是還是看着陳雲峰道:「不是我女朋友王淑姍,肯定跟你認識。」

陳雲峰想不起來究竟有誰會給自己買單,他在這個城市裡女性朋友少到幾乎沒有,更別說帶着手鏈的了,他想了一下實在想不通也就不想了,道:「管她呢,是她給咱付賬,也不是咱給她付賬。她需要我們的時候肯定會站出來說的。」

秦富強想想也是,此時公司里的電話響了,他接了電話,然後道:「兄弟,公司里有任務,我先走了,就不送你回去了。」

陳雲峰和他說說話,心裏好受多了,於是一擺手道:「你有事先走吧,反正我住的地方離這兒不遠,幾步路就到了。」

秦富強雖然不怎麼富裕,但是也有一輛自己的車,他就開車走了。陳雲峰將剩下的一點酒喝完,然後乘着晚風走了回去。

到了租住的公寓門口,忽然看到一輛精緻奔馳車,甚感疑惑,這個公寓簡直就是貧民窟,住在裏面的人都是農民工級別的人,哪有錢買車,就算有錢沒車,也買不起這樣的奔馳車。這車的價格最起碼是八十萬到九十萬。

他好奇的四周看看,忽然一個女人的聲音道:「你別找了,是我。」

聲音剛落,就從奔馳車一邊轉過一個女子,穿着五分袖的鏤空連衣裙,臉如滿月,氣質高雅,這不是風雲飯店老闆沈詩夢還能是誰?

「是你?你怎麼在這兒?」陳雲峰隱隱感覺不妙。

「我怎麼在這兒?當然是來找你的呀,你以為我窮開心往這兒跑着玩嗎?」

「我已經被你們開除了,還來找我幹什麼?——哦,是不是你現在後悔了,還想我回去上班?但是對不起,我現在需要加工資,否則免談。」

沈詩夢嘿嘿一笑道:「還真把自己當一回事,想要到我們飯店上班的人一抓一大把,我會求一個被開除的人嗎?」

陳雲峰心下略微失望,道:「那你來找我幹什麼?還親自過來?」

「因為你上午撞傷了我,我胸悶氣短身體不舒服。你說我不找你找誰啊?」

陳雲峰腦袋「嗡」的一聲道:「你這是訛我了?」

沈詩夢大聲的道:「這怎麼是訛你呢?我可是有醫生的鑒定報告,我還通知了我的律師,明天就可以起訴你。」

陳雲峰見她一本正經的說著,感覺問題有點嚴重,皺了皺眉頭道:「沈……沈總,你確信不是在和我開玩笑?」

沈詩夢怒道:「我像是和你開玩笑的人嗎?」

「可是……我只是撞了你一下而已,你有必要這麼小題大做嗎?再說氣短胸悶開點葯吃一下就行了,何必要通知律師起訴我?」

沈詩夢冷笑道:「對於別人確實是不需要律師,但是對於你這樣素質低劣的人那就不一樣了。你那一撞,還有言語都給我造成了巨大的身體和心裏創傷,所以我覺得有必要請律師。如果你不想被起訴,首先向我道歉,其次賠償我的精神損失費三萬。」

陳雲峰差點沒跳起來,心想這個女人簡直是無理取鬧到了極點,自己當時由於工作緊張撞了她是不對,要自己道歉也是人之常情,可是說什麼精神損失費那就太過了,於是憤怒道:「沈總,你這有點欺人太甚。你是不是看着我窮,就故意刁難我。你現在把我賣了也沒有三萬給你。再說我曾經是你的員工,你是老闆,何必把我往死里逼?」

「喲,你還知道我是你老闆啊,既然把你賣了都不值三萬,那就繼續給我打工,以償還你撞我的罪過。」

到這一刻陳雲峰才算是看清了她的真實用意,那就是拐彎抹角挽留他繼續上班。其實他也很想做這份工作,畢竟做了一個多月,業務也熟練,工資也不錯,但是有這樣不近人情的老闆,他實在難以幹下去,於是冷笑道:「想我繼續給你打工是吧?我不想幹了,你愛咋的就咋的。」

他說著,就向自己的租房走去。

沈詩夢冷冷的說道:「那好,明天早上就等着法院傳票吧,別說我沒有提前向你打招呼?」

沈詩夢說著也準備離開,於是拉開車門準備走。

陳雲峰總感到不舒服,保不準這個瘋女人真的會到法院告自己,她們有錢人想找律師,加給別人罪名是分分鐘的事情,自己何必要和她較這個勁呢?想到這裡,他立即轉身道:「慢着!」

聽着他這一聲「慢着」,沈詩夢嘴角上揚,知道自己對他的心裏攻勢取得了作用,但是臉上還帶着冷冰冰的表情,道:「幹什麼?」

陳雲峰試着笑一笑,道:「那個,你是真心想讓我回去工作?」

沈詩夢道:「你不回去就拉倒,我的話只能說一遍。」

「那我要求加工資。」陳雲峰試探着說道。

「你要加多少?」

「反正要高於四千,否則我不去。」

「那好,那就四千零一塊。」

陳雲峰氣得要吐血,「你一個大老闆能不能大方一點,你好意思就給我加一塊錢工資?」

沈詩夢冷哼道:「你撞了我還要我給你加工資,有這麼美的事嗎?我告訴你,我是收到員工們對你不錯的評價,才來這兒找你的,你別蹬鼻子上臉。——還有我得告訴你,醫生確實給我做了檢查,是你撞傷了我。考慮到你的貧窮,那個身體和精神損失費三萬元要在工資裏面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