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驚!參加綜藝後我撩到了清冷大佬
驚!參加綜藝後我撩到了清冷大佬 連載中

驚!參加綜藝後我撩到了清冷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予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知意 現代言情 祁均言

1v1甜寵、偏沙雕文、娛樂圈、直播|【美艷嬌軟鹹魚小作精vs清冷的高嶺之花】覺醒世界意識後,雲知意發現自己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女配被黑太久,看着餘額中的巨額財產,她決定當一條鹹魚但沒想到之前簽約的一檔戀綜絆住了她付違約金?經紀人拿着合同拍案,付了也得去無奈,雲知意被迫參加觀眾:這晦氣東西怎麼也去?幾天後,觀眾:姐姐親親!姐姐抱抱!姐姐我愛你!雲知意:「達咩哦~」本來是想上綜藝撩男人,但卻沒想到反被男人撩了!-某天直播,雲知意正欣賞着網上的美男出浴圖一道咬牙切齒地聲音從一旁傳來:「好看嗎?」雲知意:「……如果說不好看你會信嗎?」男人輕笑一聲,伸手捂住雲知意的眼睛,狠狠地吻了上去他輕咬耳尖,聲音危險:「喜歡看出浴圖?要不今晚看看我的?」說完他又貼了上去雲知意眼睛忽然瞟到了攝像頭,她埋進男人的懷裡嬌嗔道:「我還在直播呢!一會下播了再看」觀眾:???那天晚上,網絡上掀起一片熱潮cp粉:「我磕的cp是真的!意言cp是yyds!」唯粉:「嗚嗚嗚,好不容易變成的大白菜被一頭矜貴的豬拱了」路人:「他們要瑟瑟誒!瑟瑟誒!我也想看看吸溜展開

《驚!參加綜藝後我撩到了清冷大佬》章節試讀:

廚房內,打開冰箱便只有一頓餐的食物。

「節目組真的好小氣啊。」

姜可依將雙馬尾綁成了丸子頭,隨後伸手拿出了裏面唯二的葷食——幾塊排骨和五花肉。

「要不吃排骨燉玉米?」葉景看了眼冰箱里的菜問道。

唰的一下,姜可依雙眼鋥亮,激動地問道:「要!你會煮嗎?」

「不會。」葉景頓了頓,接着推了下玉米抑揚頓挫道:「但我只會洗菜。」

姜可依:「……」

她垂眸低喃:「洗菜我也會啊……」

葉景沒聽清,他歪頭問道:「你說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姜可依連忙擺了擺手。

她有些憂桑,她也不會做飯。

頓時,兩人炯炯有神的看着雲知意,把希望寄托在了她身上。

雲知意:「?」

她擺手無奈一笑:「做的難吃可別怪我,我只會簡單的煮一點東西。」

「知意你好厲害!」

「不會的。」

兩人齊聲說道,一個遞排骨一個遞玉米,眼巴巴地看着雲知意。

雲知意:「……」

腫么感覺怪怪的……

三人在廚房內各司其職。

【哈哈哈哈哈完了,我為什麼覺得廚房比外面還好笑啊!】

【姜可依和葉景好像修狗啊!】

【不是吧不是吧,這麼大的人了,都還不會做飯?】

【姜葉cp現在磕起!!!兩個人太同步了哈哈哈。】

……

沒過多久,香氣漸漸包圍了整個廚房。

「試試看。」雲知意盛了兩碗湯遞給兩人:「嘗嘗看味道怎麼樣?淡了的話我再往裏面加點鹽。」

葉景輕抿一口,點了點頭,笑道:「確實有點淡,知意,幫我加點鹽吧。」

雲知意剛給葉景加了點鹽後便聽到姜可依在一旁嚷嚷道:「知意,我也想要!」

同樣,雲知意拎着鹽袋往裏面撒了一些。

葉景抬眸,看着剩下的一些湯,乖巧地伸出不緊不慢地說:「知意,我覺得我可能還需要一點鹽。」

姜可依:「?」

她狐疑地看了眼葉景,遞出那口剛被加了鹽的碗:「知意寶貝,我也要。」

雲知意:「???」

不是,這兩個人是怎麼回事?今天這湯真的有這麼淡嗎?

她盛了一勺放入碗里,輕抿一口。

這不是剛剛好嗎?

怎麼就淡了?

她抬眸疑惑地瞟了眼兩人,再淺嘗一口。

頓時,她瞬間明白了什麼……

不是?

這兩人是不是給錯對象了?

雲知意把鹽袋放在兩人面前,烏黑明亮的大眼睛撲閃撲閃地看着他們:「你們自己倒吧~倒鹽應該會吧?」

說完,她便帶着那一鍋煲好的湯走了出去,順帶帶上了一包未拆封的鹽。

畢竟,今天晚上可能是一個需要鹽的一天。

室內,雲知意離開後,兩人相視一眼,對視一笑。

以同樣的速度咬牙切齒地將那碗湯喝完。

「可依,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葉景將碗放在水池裡不緊不慢地問道。他順帶將那鹽包放在了一旁。

姜可依愣了一下,淡淡道:「什麼問題?」

「就是……」葉景頓了一下,腳步往後退了幾步:「你的性取向是正常的嗎?」

姜可依:「?」

一時間,廚房變得異常安靜。

姜可依咬牙的聲音咯咯作響,她瞪着葉景,咬牙切齒道:「我、是、直、的。」

【不是吧,不是吧,剛磕的姜葉cp不會現在就斷了吧?!】

【啊!葉景怎麼這麼說?】

【不行,真的好好笑,剛剛葉景和姜可依兩個人好像在爭寵。】

【這個綜藝不會是雲知意拿來洗白的吧?怎麼感覺她變了好多,都不作的了。】

【樓上,別說這麼早。她才剛來,還不知道以後會做什麼妖。】

……

-

大廳,餐桌上,男生一排、女生一排。

雲知意對面是葉景,旁邊是姜可依和季安靜。

餐桌上的氣氛還算和諧,每個人都一聲不吭。

但自從廚房出來以後,葉景和姜可依便變得有些奇怪。

兩個人一對視後便會冷哼一聲扭頭不看對方。

雲知意:「?」

剛剛不是還挺好的嗎?

這難道就是綜藝的小情趣嗎?

想透後她點了點頭,沒想到某種感情的火花第一天就要迸發了。

程晨幹了一杯湯,為了恢復自己的形象,為了帶動氣氛,他朗聲道:「謝謝今日的大廚,菜很好吃。」

「不客氣。」雲知意大手一揮,將鹽包放在桌子上:「如果覺得淡了的話加點鹽。」

得知今日的大廚是雲知意後,程晨瞬間愣住了。

接下來想說的話都被他吞進了肚子里,六一八節目大賞那回的事他還沒原諒她呢!

用餐結束後,季安靜柔弱無力地倚靠在桌邊,幽幽道:「知意今晚的飯也就這樣,咱們要不每天輪着燒飯洗碗吧。每個人都辛苦一天。」

程晨&蔣旭&姜可依&池一一&葉景:「……」

見眾人不回,季安靜看向程晨:「晨哥,你覺得怎麼樣?」

怎麼樣?

我覺得一點都不怎麼樣!

但程晨把想說的話吞進了肚子里。

想要樹立良好的形象,那也要肯干為團隊做出貢獻。

想透後,程晨立馬點頭:「我覺得可以,你們呢?」

他渾然忘記了自己不會做飯這件事,只想着怎麼在綜藝里脫穎而出一回。

「我不行誒,我不會做飯。我和知意一起吧,我打下手。」

「我不會做飯,但會洗菜。我和知意一起吧,我打下手。」

姜可依、葉景兩人慌忙搖頭拒絕。

兩人同步說出,相視一眼,再一次扭頭轉向另一邊。

見有人說出口了,池一一也搖了搖頭。

做飯,她輩子可能都不會。

去年還炸了一個廚房。

「旭哥你會嗎?」她轉頭看向蔣旭歪問道。

「一點點吧。你是要跟我一組嗎?」他低沉的嗓音裡帶着些不確定。

池一一激動地點着頭:「對對對,會一點點也好,我洗碗你做飯。」

每個人應該乾的事情便被這麼定了下來。季安靜和程晨一人包攬一天的飯,姜可依、葉景和雲知意一組,蔣旭和池一一一組。

「那……」季安靜看了眼桌子上的盤子,慢悠悠地說道:「那今天的盤子就先拜託知意了。酒店離這裡還有五公里,要不我們先過去?」

所有人看了眼雲知意,有的搖了搖頭,有的不緊不慢地點了頭。

「我和姜可依留在這裡吧,我們是一組的。」葉景退了一步,站到了後面。

姜可依點了點頭,同樣也退了一步。

她朝着其他人晃了晃手:「拜拜,你們先去吧。到時候我們三個人一起走。」

-

三人坐在餐椅上,看着四個人的身影完全消失。

姜可依嘖了一聲,癱在椅子上癟了癟嘴巴:「知意,我怎麼感覺季安靜在針對你?」

「應該是網上那些話的原因。」葉景抬了下眼鏡,不緊不慢地說道:「咱們現在去洗碗嗎?」

姜可依疑惑地皺起了眉頭:「啊,網上的話也敢信?那些說知意是小作精的是眼瞎嗎?哪作了?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好吧。」激昂過後,她頓了頓:「現在洗碗嗎?」

「不,現在不洗,我就是作精。」雲知意靠在椅子上,變成了一攤餅。

葉景&姜可依:「???」

只見雲知意抬起了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