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畸變之源
畸變之源 連載中

畸變之源

來源:google 作者:creeping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左洐亦 阮明匪

你看見了嗎?藏在黑夜中的怪異誰也不知道這場畸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危機來臨,人類脆弱的就像被踩在腳下的螻蟻一般,生命轉瞬即逝街道角落乾枯的流浪漢屍體,全身的血液被吸的乾乾淨淨;肢體僵硬的清潔工,泛黃的眼睛無神的盯着來往的人群;晚歸的少年扭曲的身體掛在半空中,身上是無數綠色的藤蔓穿體而過…下水道里的巨型老鼠,殘破的蟑螂碎肢,半截身體都是白骨的殭屍蛇…人類社會秩序在逐漸瓦解,全球人類正在一場滅絕性的災難,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阮明匪不知道,從畸變開始到全球淪陷,人類的生存條件愈發惡劣,他只看着短短三年時間全球70億人口,到現在只剩40億不到,他連大學都沒念完,就被肄業了左洐亦說這是一場自然秩序的重新洗牌,工業發展短短几百年來人類肆無忌憚的破壞、獵殺、永遠不知滿足的汲取,就像是趴在地球上的寄生蟲一樣,終有一天會被發現,會被連根拔起「現在就是我們被清楚的過程?」阮明匪吶吶自語,那人類就真的沒有未來了嗎?展開

《畸變之源》章節試讀:

齊慎年抽回了手無奈笑笑「我是不怎麼去學校。」

阮明匪喝完最後一口啤酒,張嘴一個嗝兒接上一個哈欠。他今晚消耗的體力很大,現在坐在沙發上整個人可都是虛的,抬手喝啤酒時胳膊上像是掛着千斤重鼎。

齊慎年也張嘴跟上一個哈欠,看了眼手機「12:00了,休息吧。」

阮明匪在敲門聲中醒來,是齊慎年「我給你的手機充了電,剛剛一直有電話進來。」

阮明匪瞬間從床上彈起來,他記得自己昨晚上好像報了警來着。連忙爬下床,滾過去接電話,號碼未知但顯而易見「喂?我是阮明匪。」

「您好,這裡是長春市刑警分局,我們昨晚接到了一出從你的手機上撥出的求救電話,但是很快就斷了聯繫。派出的救援隊伍並未找到求救人員,所以來找你了解一下情況。」

阮明匪很不好意思「昨晚求救電話是我打的,沒想到手機沒電了,而且我在黑暗中報錯了地址,很抱歉給你們工作帶來的麻煩。」

「那你方便來一趟局裡嗎?我們需要了解詳情。」

「可以,不過你們得先過來一趟,昨晚現場有點慘烈。」阮明匪透過窗戶看着一地畸變文字的殘體。

「好的,我們會馬上派人過來。」

阮明匪報了定位,頓了頓「你們多來幾個人,工作量會有點大。」

接線員不解,但還是如實上報了。

早上5:49,警車呼嘯而來,他們下車後全體傻眼,一地的殘屍,都是畸變蚊子。一晚上過去墨綠色的血液在地上凝固,惡臭的淤泥一樣攤開在地上,看久了真的會精神污染。

阮明匪看着外面懵逼的**,沒有再管,開玩笑,他才不會下去面對那噁心的畸變怪物,他絕對會吐死的。

齊慎年出來叫醒他,又回去睡覺了,阮明匪抬了抬胳膊,很酸爽。苦着臉想後面幾天估計有的受了,坐了一會兒還是困,最終很是不要臉的爬上了床繼續睡。

終於清醒過來時阮明匪躺在別人家的床上,睜着眼睛發著呆,齊慎年不知道怎麼回事,早上被電話吵醒過後,一直到現在就再沒有動靜了。

中午了,阮明匪實在是餓了,才從房間里爬出來,雖然是別人家,但是他沒有一丁點兒的看不還意思。

齊慎年剛好也開了門,一臉虛弱的飄了出來「早…」聲音有氣無力的。

「……早。」阮明匪很自在。

「收拾一下,出去吃個飯,你請客。」齊慎年拿出一罐冰啤,一口氣灌下去半瓶。

阮明匪一把接住他丟過來的啤酒,也仰頭灌了一口,冰的打了個戰慄「嘶…爽!」

齊慎年笑了笑,趴着窗戶看外面已經被清理乾淨了「走吧。」

「對了,咱們加個好友。」阮明匪亮出微信二維碼,齊慎年過來掃了一下。

阮明匪估摸着衣服的價格,給他把錢轉了過去。

齊慎年當場二話沒說,就收下了。

阮明匪叫了沈景行和蘇琦一起出來吃飯。

「喲~阮明匪你怎麼還沒死啊?」蘇琦人還沒到,這陰陽怪氣的調調,早就順着空氣為導體傳過來了。

蘇琦過來時看見還有人,這才收斂了一點「昨晚你怎麼回事?」

沈景行也擰着眉頭看着阮明匪,全然沒有注意到他的同班同學齊慎年,或者說就算注意到了,現在也不是打招呼的時候,當然是先審問阮明匪重要。

齊慎年全程淺笑着看着他們也不開口,阮明匪無奈又簡要說明了一下昨晚的意外事件,看上去一點也不後怕,語氣還帶着莫名的興奮。

蘇琦沒好氣的看着他,大有再罵幾句的強烈**。不過他還是閉上了嘴,這有外人在,有點遺憾。

阮明匪向兩人隆重介紹了齊慎年「說真的,昨晚差點小命不保,他可是我貨真價實的救命恩人。」

沈景行慢慢沖齊慎年點點頭,他們雖說是同班,不過齊慎年是後來轉學過來的,他們也沒怎麼接觸過,更何況這人還常年曠課,在學校能見到人就算稀奇了,對他唯一印象就是成績不錯。

蘇琦跟着沈景行點點頭,齊慎年對兩人笑了笑。

吃過飯後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情,阮明匪時隔沒幾天又再次造訪警局,憑着一回生二回熟,自己找到了之前待過的房間,坐在門外的椅子上撥了110過去。

匆匆趕過來來的是位很年輕小警官,看着阮明匪很是一言難盡「你還真是…」,他一時間沒想到合適的詞。

「什麼?」阮明匪一臉我很無知。

「很奇妙。」小警官嘴裏憋出來一個前言不搭後調的詞,阮明匪莫名其妙。

警官推開門讓阮明匪先進去,挑了只粉色的杯子給他端過來一杯熱水,阮明匪接過來抱在手心捂手。

「你先坐會兒,這回我師父親自過來要見你。」小警官坐在他對面,開始沉默。

阮明匪也沉默一言不發,兩人相對無言,一時間氣氛直接凝固。直到這種沉默達到頂峰,有人推門進來,這兩人齊齊轉頭看着來人,陳警官一臉正氣「怎麼了?」

「師傅,您坐!」小警官利索的又添上一隻粉色杯子,端正的放在他師傅面前。

「嗯」陳警官對他小徒弟點點頭「都聊了些什麼?」卻看着阮明匪。

「沒什麼」阮明匪如實回答,陳警官眉毛挑了挑,眼看這間房間又要再次陷入詭異的人沉默中。

小徒弟直直的看着師傅,陳警官無奈開口「先敘述一下昨天晚上你的經歷吧。」

阮明匪便把上山下山,沒打到車,遇到畸變蚊子的全程詳細的說了一遍。

陳警官聽着聽着沒有深深皺起「你說你受傷了?被畸變生物襲擊的!」他直接站起來,拽起小徒弟出門,再關門動作一氣呵成。

阮明匪直接傻眼,又搞什麼?

受傷怎麼了?換你去和畸變蚊子堆里,你能全身而退?能不能活着出來倒是問題。

等等!傷口?!阮明匪連忙扒開胳膊上的紗布,看了眼傷口,既沒有什麼小說里的快速癒合,也沒有電影中的腐化感染。

這傷口挺好的呀,還很新鮮,可以看見裂口裏面鮮紅的軟組織,以及扒開傷口後不時滲出來的血珠。

阮明匪有上手戳了戳,整個人都抽搐了一下,媽的!真疼!他呲牙咧嘴的對着那道傷口吹口冷氣,好緩解一下,眼眶裡緩緩流下一道淚划過臉頰。

他試着開門,沒推開,從外面鎖上了。這都什麼事兒啊,好傻逼!阮明匪坐回去盯着粉色的杯子,只覺得做人真累。

「有人嗎?」

「我還在這裏面呢!」

「沒人管我嗎……」

兩個小時了,阮明匪被丟在這裡兩個小時了,沒有一個人來。阮明匪一臉生無可戀,趴在桌子上奄奄一息。

後來他睡著了,看監控的警官有點無語,不過還是判斷出來這小子很健康,未被畸變蚊子寄生,未受到畸變蚊子污染,沒有出現被同化的畸變現象。

阮明匪被推醒,他站起來捂着被壓麻了的胳膊,只剩下懵逼再加懵逼圍繞在腦門上轉圈圈。他張嘴又打了個哈欠「你們到底要幹什麼……」

「同志剛剛是在觀察你有沒有被污染,我們得出結論你很健康。」

阮明匪卻不信「怎麼觀察?就看嗎?」

警官卻不再多說了,阮明匪又被帶去抽了血,比上回還要多出來一管子,然後吃了桶香辣牛肉麵,被帶上警車送回去。

「招財?!」阮明匪一進門就開喊。

「喵嗚~」招財從沙發地下鑽出來,主人莫名消失,讓它很不安,就躲在沙發下面。

阮明匪肌肉僵硬的抱起招財,撥了撥它脖子上掛着的小鈴鐺,埋頭吸了一口「活過來了~」

給招財開了個三文魚罐頭,阮明匪倒在沙發上看手機。微信直接999+的消息讓手機成功卡死,自從高考成績出來後班群里直接是炸了鍋。

阮明匪只看了群公告「明天來學校拿檔案,還有做志願諮詢。」這是老班今天早上發的,他點了下顯示出已完成。

他最後看着手機定了個鬧鐘,就這麼倒在沙發上睡了過去,招財吃掉罐頭喝了點水後,跳上沙發窩在了阮明匪的肚子上。

阮明匪開始做亂七八糟的夢,他一個男人大着肚子跪在街上乞討,然後又被搶劫,最後畫面是一個穿着白大褂的高個男人,把一個防毒面具戴在了他臉上,然後白大褂一把推開他,衝進了一間滿是玻璃容器的實驗室。

「回來!」阮明匪滿頭大汗的從夢中驚醒,看着趴在肚子上的招財,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會在夢裡懷孕。

「呼……」長呼出一口氣,把招財塞進兩個抱枕中間的縫隙,起身想去洗把臉。阮明匪看着鏡子里的人,只感覺陌生,做個夢居然還哭了,鏡子里的人眼睛紅的嚇人,還腫的厲害,活像是被丈夫丟下的小寡婦。

耳朵里什麼也聽不見,閉上眼睛心裏數着數,「100、101.……122、123……156……」

阮明匪從水池裡抬頭,「呼……呼、呼……」隨便擦了把臉,還沒到12:00,從沙發上撿了招財回房間繼續睡覺。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又出現在阮明匪夢中,他走在前面「先帶你了解一些東西。」了解什麼?你又是誰呢?

「好。」夢裡的阮明匪跟在他後面,穿過滿是白色的通道,停在一扇很有科技感的電子門前面,白大褂先是摁了指紋,又是密碼,最後還滴了滴血。

阮明匪也被招呼過去,從指尖取了滴血。進了門裏面還是滿世界的白色,像是矇著霧。突然前面的白大褂不見了,他在滿世界的白色里迷了路,開始瘋狂的喊叫,但是沒有一個人。

「阮明匪?」

「誰在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