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江湖:洛神傳
江湖:洛神傳 連載中

江湖:洛神傳

來源:google 作者:劍氣縱橫三萬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洛卿 莫無憂

【虛構+架空+純古言+救贖】大婚前夕,洛卿親眼看見自己的未婚夫殺了她爹,而那可以稱得上青梅竹馬的人卻嫌殺她髒了手,竟想以一顆毒藥了結她她不知的是,大婚前夕,容連城竟發現自己即將迎娶之人是自己的親妹妹,岳丈變成那個自己恨了近二十年的人,進退兩難間不得不親手送走至愛之人被捧在手心長大的她被迫直面這江湖的殘酷,她才發現,這江湖原來比她認識的要複雜的多:所謂正邪,正亦是邪,邪亦可正莫無憂看着本如神女般地洛卿跌下神壇,為救贖而不顧後果廢了自己半身經脈「卿卿,明明是我先遇到你……」展開

《江湖:洛神傳》章節試讀:

莫無憂看着懷裡女子,一張蒼白的小臉,眉頭緊皺,卻難掩絕色。

看着洛卿面上痛苦之色,莫無憂察覺到她的氣息愈發微弱,內力一探,才發現懷中之人竟中了毒!

他一時半刻沒有辦法分辨出來是何種毒,但這毒的烈性,恐怕洛卿無法堅持多久。

「卿卿,卿卿……你堅持住,我們去醫仙谷。」莫無憂一邊說著一邊向懷中之人渡去內力。

旋即運轉內力抱起懷中之人飛速向遠方掠去。

但此地是藏劍山莊轄下藏劍城外,距離醫仙谷需跨過風雷堂與天山派境內十幾個大城,就算以莫無憂如此高深的功力,不眠不休地趕路仍需至少三日才能到達。

不知過了多久,洛卿只覺得自己體內一半冷一半熱,冷熱交替之間,竟彷彿感覺自己在飛翔。

迷迷糊糊中似乎是感受到了暖意,她緩緩睜開了眼睛。

發現她被人抱在懷中,能夠感覺到堅硬的胸膛傳來的熱意,抬眼就看到銀色的面具覆蓋大半張臉,只露出鋒利的下頜線,和緊緊抿着沒有血色的唇。

她感受了一下自己體內,自己那稀薄的內力早已消耗殆盡,體內唯有一股霸道的內力,那霸道的內力卻在小心翼翼的護着自己的心脈。

而眼前之人似乎因內力大量流失,汗液從面具下滑落,甚至有隱隱血色映入眼帘。

「你…為什麼要救我?」洛卿神色複雜的問道。

但眼前之人嘴唇依舊緊緊抿着,好似沒有說話的想法。

手不自覺的握緊了男人胸前衣襟,嘴角泛起一抹苦笑,說道:

「你收回內力吧,這樣下去你會死的,不要救我了。」

男人張了張嘴,有血液順着嘴角流了下來,滴滴答答落在洛卿衣服上。

「不,我不許你死,死我也要死在你前面。」

洛卿看着這人獃滯了一瞬,原來他不說話竟是這個原因。

可這人的話卻讓她疑惑,她這短短的十五年人生,從來沒有和修羅殿主有過任何交集。

何況常人道:正邪不兩立,而她是正他卻是邪。

自嘲地一笑,是她太天真了,這世上哪分什麼正邪。

此刻身體內傳來的疼痛就在告訴她,她那自詡名門正派的未婚夫想要她死。

什麼樣的正派會做出此等事?

懶得想那麼多了,既然唯一的爹爹已經死了,這世上怕是沒有人真心待她了,苟活着也沒什麼意思。

可能是沒什麼求生的**,體內傳來的疼痛感愈發強烈起來。

「咳咳咳…」她忍不住咳嗽起來,可是咳出來的卻是烏黑的血液。

「卿卿,卿卿,你再堅持一下,最多再有三個時辰我們就到醫仙谷了。」莫無憂聲音中透着哽咽,他不顧一切地爆發內力,只為能再快一點。

「你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洛卿還是感覺很疑惑。

莫無憂此刻雖然心急如焚,但怕懷中人再昏過去,頓了頓還是回了話:「你小時候叫我莫莫。」

「莫莫…,你是那個…小哥哥?」

洛卿不禁想起八歲那一年,也是她遇見容連城的那一年。

八歲的她,活潑好動,整日待在山莊內百無聊賴,遂鼓動白映月和她一起偷偷下山去藏劍城玩耍。

彼時也才十歲的白映月還不是如今溫柔到骨子裡的模樣,偶爾也是一副小女孩心性。

於是兩人偷摸換了丫鬟的衣服溜下了山,兩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雖穿着丫鬟服裝,依然能看出是嬌養着長大的。

因為沒有人管束着,所以山下的一切都讓洛卿覺得新鮮。

於是,當洛卿看到大大的糖葫蘆串時,步子就挪不動了,眼裡滿是渴望。彼時的白映月也僅僅比洛卿大兩歲,雖然從小溫柔懂事,但是也架不住孩子心性。

兩人身上沒有碎銀子,於是當兩個小女孩拿出一錠金子時,周圍不少的乞丐流氓眼裡都冒出了綠光。

當被一群人堵在小巷裡時,兩個小女孩都怕的直掉眼淚,周圍卻沒人上前阻攔。

直到一個奇瘦無比的小男孩出現,擋在她們身前。

可那男孩自己就一副虛弱的樣子,怎麼能好好保護另外兩個小孩。

於是巷子里就變成了一個小男孩被一群成年男子拳打腳踢,兩個被洗劫一空的小女孩在角落裡嗚咽的哭着。

那些男子出過氣之後一個個嘴裏罵著往巷子外走去。

白映月趁機叫她蹲在角落,一個人出去找山莊在城內駐守的人。

這時巷子里就只剩下洛卿和男孩兩個人,於是洛卿眼淚汪汪的湊到男孩身邊,看着奄奄一息鼻青臉腫的小男孩又忍不住癟嘴哭出聲。

直到一道微弱的聲音傳出:「別哭,我…我沒事。」

「哥哥,你疼不疼啊,嗚嗚…」

「不疼,這點小傷,我習慣的,你別怕。」

洛卿聞言也止住了哭泣,看見地上沾了土的糖葫蘆,撿起來兩個擦了擦,先遞給了癱在地上的小男孩。

「你吃,吃了甜甜的就不痛了。我們不怕的,我是藏劍山莊的大小姐,會有人來救我們的。」

「嗯。」

「你叫什麼名字啊?」

「莫…莫…」還沒等人說完,女孩快速的接過話來;「那就叫你莫莫啦!」

……

最後兩個人就窩在角落裡吃着糖葫蘆。

直到一個穿着漆黑長袍的男人飛身而下,那男人直接拎起瘦弱的小男孩,動作之間毫無疼惜。

大聲的對男孩喝道:「誰給你的膽子逃跑?」

洛卿看到忙上前想要阻攔,卻被男子毫不憐惜的一把揮開,小小的身子摔到牆上。

最後看到那男人拎着莫莫飛身而起,她就失去了意識,再醒來已經是在山莊里了。

聽說是藏劍城最近聲名鵲起的少俠容連城公子把她和白映月救回了山莊,當她再領人下山去尋那男孩卻再也沒有尋到。

……

思緒到此終止,可看着眼前這抱着自己的高大男人,怎麼也無法把他和當初那個瘦骨嶙峋的小男孩對應起來。

「莫莫?」洛卿遲疑着喚道。

「嗯?」

「莫莫,我好疼,哪裡都疼,嗚……」

莫無憂雙眼血紅,牙齒緊咬,恨不得下一刻就到醫仙谷。

「我一定會讓給你下毒之人不得好死!」低聲喃喃道,像回話,又像說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