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花盛放那天
花盛放那天 連載中

花盛放那天

來源:google 作者:盛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蓁 現代言情 趙恆一

林蓁,愛畫畫也愛花的她為兩者痴迷,更對他痴戀,雖出身平凡卻遇上不平凡的另一個他——趙恆一,一名優秀的室內設計師,緣分讓他們在花店一見鍾情,也讓他們因為彼此的需求而再次相遇,倆人就像磁鐵般互相吸引着,終於有一天按耐不住,趙恆一為她買下了一片花海,在浪漫的環境氛圍下倆人互相表達對彼此的感情……展開

《花盛放那天》章節試讀:

「蓁蓁,把你的課程表給我看看」趙恆一和林蓁坐在圖書館裏一起看書,突然問林蓁要課程表,林蓁也是沒問原因就把手機里的課程表打開給趙恆一看,趙恆一把課程表分享到自己的微信里,目的是想清楚林蓁每天的課程安排,看她什麼時候有空就來找她。

「唉,我感覺脖子和眼睛又酸又痛」林蓁幾乎看了兩個多小時的書,中間也沒有休息,趙恆一主動地給林蓁揉肩膀和脖子間的地方,「這樣好點了嗎?」溫柔的語氣融化了林蓁,「唉呀 你不怕別人說你閑話呀,這裡是圖書館」

「那我們去個方便點的地方」趙恆一把書本和上,拉着林蓁出了圖書館。

「去哪裡啊?」林蓁很疑惑

趙恆一深情地看着她,又是溫柔的語氣對她說:「上次那個地方」

坐上車後,林蓁坐在副駕駛上睡著了,等睡醒後車子停在了南江郊區。

「你上周在這給我表的白,怎麼今天又帶我來這裡」

「你不是喜歡薔薇花嗎?帶你來放鬆心情」趙恆一牽着林蓁的小手走進花海。

「這裡為什麼沒人來看啊?這麼漂亮的花海」

「因為我買下來了,誰敢闖進我的地方」趙恆一秒變霸道總裁,給林蓁來了個猝不及防。

林蓁聽到他說把這片花海買了下來內心也是很驚訝,不知道他銀行卡里到底有多少存款,還能買下這麼大的一片花海,但是想想也是比較厲害的室內設計師,有點錢也是正常的。

「我好想住在這裡,這樣就可以每天看見這一大片花海了」林蓁突然說道

「明年我給你在這蓋棟房子」趙恆一說這話讓林蓁有些不敢相信,他有這麼大的能耐嗎?林蓁笑了笑說:「傻瓜,我開玩笑而已,要那麼多房子幹嘛,你給我設計的房子那麼好看,我才不捨得搬走」

「我會努力賺錢給你幸福的生活,不會讓你受委屈的,蓁蓁,只要你想的,我都會竭盡所能去做」

「你不用給我承諾,我怕期望太高最後失望就越多」

「不會的,我不會讓你失望」趙恆一把林蓁摟入懷裡,輕輕地吻她的頭髮。

「唉呀我脖子又開始感覺酸痛了」林蓁掙脫了趙恆一的懷抱,

「找個地方坐下來,我給你揉揉」趙恆一帶着林蓁找到一條長椅坐了下來幫她揉脖子。

倆人一直坐到傍晚六點,太陽已經開始落山,朦朧的暮色襯得花海更加美麗。

「恆一,我想,陪你從日出到日落,從百花齊放到大雪紛飛……」林蓁把頭靠在趙恆一肩膀上,給他講着這句詩意且浪漫的話。

「蓁蓁,我愛你,我也會一直陪伴你,會像夏天的微風為你除去燥熱,也像冬天的太陽融化冰冷去溫暖你」

倆人突然對上詩來了,然後相互對視着,林蓁第一個忍不住笑了,「噗~」

「你笑啥呢」趙恆一看着她問

「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覺得好笑,也可能是覺得,十年,二十年後,你還會不會像現在這樣給我講情話聽,說不定像別人那樣,結婚沒幾年就各種矛盾,還互相嫌棄對方,然後回想如今,會不會覺得很可笑呢」

「你想的可真多呀,腦袋瓜子里都想啥呢?」趙恆一食指輕輕地指着她腦門問

「難道我說的不是現實嘛?」

「時間會證明我對你的愛,所以我不會去做過多的解釋」趙恆一撫摸着她的頭髮,林蓁此時的臉蛋是又紅又熱,內心的小鹿又開始亂撞,看着趙恆一逐漸靠近的臉,她的腦袋是空白的。夕陽下,倆人深情的熱吻着,花兒和風都在為之熱舞,天邊的夕陽害羞地躲進黑夜裡。

蔡余恩自從知道趙恆一和林蓁在一起後,就沒一天是有好心情的,想不明白為什麼她能後來者居上,為什麼林蓁能短時間內俘獲趙恆一的心,難道就憑她可愛的長相和聲音?但是她自己也長的漂亮,只是氣質比林蓁差了些,好歹自己也是富家小姐。蔡余恩看着林蓁的床位就很生氣,差點衝動的想過去把她的東西全砸了。

晚上十點多,林蓁回到宿舍就洗澡去了,拿衣服進去時突然看到鏡子里自己的脖子上有顆草莓,想起是今天趙恆一給種的,林蓁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要是被蔡余恩看到了,她不得暴跳如雷,但是又想想,自己也是和他男女朋友關係啊,蔡余恩只是趙恆一的普通朋友而已,自己也是搞不懂自己為什麼老是害怕蔡余恩。洗完澡出來後,林蓁用一條毛巾裹住了脖子,正常人都能看出她的異常。陳玉芳見狀便上來問道:「蓁蓁你的脖子怎麼了?」

「啊,沒,沒怎麼,就是不小心刮傷了」林蓁這個破理由說出來傻子才會信,陳玉芳一眼看出林蓁在撒謊,於是配合她演,「唉喲,我的寶貝,刮傷了你拿毛巾遮有什麼用呀,拿創可貼貼就好了」

林蓁聽她這麼說也是,拿創可貼貼住不就沒人看見那顆草莓了嗎,當即就拿出抽屜里的創可貼,林蓁把毛巾拿下來換貼創可貼時,不小心被蔡余恩看見了她脖子上的草莓,心裏的火氣是越發的大。「還做那種事情了,你可真行啊林蓁,恆哥這麼完美的男人都被你拿下了,給我等着!」蔡余恩內心作着戲,對林蓁恨的牙痒痒。

「你個壞蛋,看你把我害的,脖子上的印子被別人看到了多不好」林蓁給趙恆一發了條微信抱怨他給自己種草莓。

「這不是很正常嘛,你不用擔心別人看到」

「今天晚上我拿創可貼遮住了,我怕有些人看到會更加討厭我」

「誰討厭你呀,蓁蓁,別想太多了」

「你忘記蔡余恩了嗎?她上次怎麼說我的」,趙恆一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也許他也知道蔡余恩對自己有好感,確實是,現在蔡余恩對林蓁的意見挺大的,不然上次也不會那麼說她,然後安慰的跟林蓁說:「蓁蓁,沒事的,你不用管她」

林蓁覺得男人還是不太了解女人的嫉妒心有多可怕,於是就不想再和他多說什麼,都說女人像書,男人像豬,試圖讓豬讀懂書,那不是異想天開嗎?

趙恆一和林蓁說過晚安後便打開電腦做設計工作,沒過一會趙恆一就收到了一條微信消息,是蔡余恩發來的信息,

「恆哥,你很喜歡林蓁嗎?」

趙恆一回:「我很喜歡她」

「我想知道,我和你認識那麼久,她和你才認識幾個月,你們就在一起了,這是為什麼?」蔡余恩把內心猶豫了很久的話說出來了,她不想再憋着,她只想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也許用在我和她身上很合適」

「你確定是這樣嗎?你確定你不是蘿莉控嗎?她長得確實漂亮又可愛,聲音也確實有點好聽,但是你確定你了解她的為人嗎?萬一她像易冰冰那樣對你呢?」

「你說這些話什麼意思?我是那種鄙俚的人嗎?你和她認識多久?你憑什麼這麼質疑她的品格?」

「我就是看她不順眼!」

「蔡余恩,別逼我跟你絕交」

蔡余恩見狀開始着急的道歉,「對不起,恆哥,我剛剛太衝動了,對不起,你別跟我絕交,我不說她就是了」,趙恆一看了一眼她發的信息,也沒再說什麼了,有些心煩的把手機扔床上,然後開始做設計工作。

蔡余恩看趙恆一那麼久都沒回信息,想到八成是生氣了,於是也沒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