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侯府嬌寵
侯府嬌寵 連載中

侯府嬌寵

來源:google 作者:秦雲舒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秦雲舒 蕭瑾言

重生後的秦雲舒知道,蕭瑾言以後會成為威風八面身份顯赫的定北侯但她不知道,他竟這麼快存了娶她的心思,更把這種心思發揮的淋漓盡致……(男女主身心乾淨,男主忠犬,實力寵妻!!!)...展開

《侯府嬌寵》章節試讀:

  秦太傅手執一本經史典籍,抬眼便瞧到兒子乖乖的遞上茶杯,怯生生的小臉上全是後怕。

  他知道舒兒不喜歡書佑,現在卻將書佑牽進來,怎麼回事,真的接納了?

  轉念間又被秦太傅否定了,這麼多年了,若要接納,也不至於等到現在。

  雖然這是他唯一的兒子,但想到舒兒很小就沒了母親,以後也要嫁人,不能經常陪在身邊。所以現在,他盡量偏袒她。

  思及此,秦太傅很快肅了臉色,接過茶杯不喝,聲音也跟着沉重,「到這來做什麼?」

  秦書佑被這陣仗嚇的心一抖,連忙搖頭,嘴巴張合幾下,好不容易要憋出一句話,卻被秦雲舒扯了過去。

  她望向父親,面上多了絲認真,「阿爹,庄姨娘去鄉下別院也有一個月了,派人接她回來吧。」

  聽到這話,秦太傅看書的動作一頓,頻頻觀察女兒,神色看上去不像開玩笑。

  「我想吃庄姨娘做的豆花糕了。」說到後面,秦雲舒眸里多了女兒家的嬌俏,像是對父親撒嬌一般。

  秦太傅見她開口,到底是秦府的人,日日在別院也不好。

  「也好,今日就派人過去。」說到這,他看向兒子,「前日叫你臨摹的書法帖子,什麼時候呈上來?」

  此話一出,秦書佑支支吾吾起來,秦雲舒明白他的心思。他的母親在別院受苦,他哪有心思習字?

  「阿爹,你每日上朝,還要教導皇子,太辛苦了,給書佑找個書院吧?」

  書院兩字一出,只見秦書佑眼睛一亮,滿臉的期待。

  秦雲舒前世和這個弟弟不親近,但他的心思,她仍舊一清二楚。他這個年紀,不僅要學習,更要玩伴。

  父親從沒請過教書先生,都是他下朝抽空教弟弟。如果進了書院,能結交不少朋友,比在府里有趣多了。

  秦太傅自然發現兒子眼裡的欣喜,舒兒這個提議,他不是沒想過。

  可現在的情況……

  「書佑,你先出去。」

  嚴肅的一聲後,秦太傅擺了擺手,秦書佑離開前下意識的望向秦雲舒。

  不知怎麼了,以前他避之不及的阿姐,現在竟是他進入書院的依靠。

  秦雲舒發現弟弟希冀的眼神,朝他輕輕點頭,示意他安心。

  兩姐弟的默契互動全部落入秦太傅眼裡,吱嘎——,書房門關上秦書佑走遠後,他才開門見山。

  「說說,到底怎麼了?你別告訴我,一夜時間,你想通了。」

  看不順眼好多年了,怎麼可能突然替庄姨娘說好話,又提出送書佑去書院,秦太傅起疑了。

  秦雲舒眼角含笑,「什麼都瞞不過阿爹。」

  話音落下,秦太傅恢復常色,再次執起典籍翻了一頁,「放心,你是爹最疼愛的女兒,即便書佑是兒子,我也不會偏袒他。」

  這話,秦雲舒聽了好多遍了,曾經的她每次聽到,通體舒暢無比歡樂。

  可現在,她卻不這樣想了。

  「阿爹,我不是這個意思。母親去世那麼多年了,就算庄姨娘是母親的貼身丫鬟,這些年一直對我不錯。我們是一家人,不應該生嫌隙。」

  秦太傅本想抬手翻頁,可手剛舉起就僵住了,如果不是女兒親口說,他根本不信。

  「發生了什麼讓你這樣想?」

  秦雲舒淺淺一笑,真相是什麼,她不會說,因為太聳人聽聞,誰會相信重生呢?

  所以,她乾脆說道,「阿爹,近日我發現周嬤嬤染上賭癮,派人趕出……」

  話還沒說完就被父親打斷,手裡的書也放下了。

  「你平時最親近的人,狠的下心處理?」

  秦雲舒連忙做出嬌嗔態,「還沒說完呢,你就打斷我。日日賭博的人,遲早出事,你忘記戶部尚書的兒子了?」

  提到這人,秦太傅立馬明白了,連聲道,「是該處理,你做的不錯。」

  「處置的時候我想到庄姨娘的話,她早說周嬤嬤人心不善。我便覺的庄姨娘是好人,對我們是真心的。」

  這麼一說,秦太傅就明白了,鬱結在心的石頭終於放下。

  「你能這樣想,爹很高興,一家人的心就該在一起。」

  說到這,秦太傅停住,望着已經成年的女兒,想到前些天皇上無意中提起的事。

  「阿爹,你怎麼了?」

  這事已經拖了很多天了,皇上找他商量是尊重他,他不能一直拖着。

  「舒兒,你從小和太子殿下玩的好,他對你好,我也看在眼裡。本來這事要你母親問你,可她去的早,只能我來問了。」

  不用父親多說,秦雲舒就明白了。上輩子,在她十八歲那年,皇上提了她和楚鳳歌的事,提了沒多久,父親就被降職。

  可現在,她才十六歲,這事怎麼提前了?

  皇上的詢問對秦雲舒而言,無異一記警鐘。父親降職是秦府衰弱的前兆,她必須阻止!

  「怎麼不回話,不願意還是害羞?」

  秦雲舒斂神,毫無害羞,唯有沉重,「我沒有長兄,從小就將殿下當成哥哥,哪有兒女情?何況,你捨得寶貝女兒嫁入皇家?」

  這話說到心坎上了,秦太傅捨不得,但他一直以為舒兒對殿下存了那心思。他對女婿沒別的要求,只要對女兒好,女兒滿意就行。

  「實話,真的沒那心思?」

  秦雲舒鄭重其事的點頭,「沒,阿爹誤會我了。」

  所有人都以為她是極有希望的太子妃人選,其他貴家女子,十五歲成年,提親的男子不少。到了她這,門可羅雀。

  誰敢搶太子看中的女人?

  「你沒那心思,就算駁了皇上,爹也要回絕。倒是殿下,你不願就別給他希望。」

  秦雲舒淡淡的笑了笑,低頭應允。她很清楚,楚鳳歌壓根不喜歡她,對她好,只因她的父親在朝中舉足輕重。

  但這些,她不會和父親說。也多虧了楚鳳歌,及笄後沒男子上門提親,減了不少麻煩。

  她可以安安穩穩的等蕭瑾言了,想到他,英姿樣貌浮現腦海,她滿眼期盼,神情大不一樣。

  瑾言,很快我們就要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