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黑臉與白臉
黑臉與白臉 連載中

黑臉與白臉

來源:google 作者:芒果布丁的芒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崇禮 都市小說 金銀換

金銀換是金雞嶺現任村支書,是上任村長金滿堂費了好多心思才求來的寶貝疙瘩,作為金家三代單傳的香餑餑,在三十歲那年毫無懸念地從他爹滿堂老漢手裡接過了掌門人的大旗,用他的精明能幹和左右逢源,將金家延續了幾百年的榮光幾乎推到了巔峰然而,一切的輝煌,隨着一個叫白崇禮的黃毛小子的極速成長,終於灰飛煙滅......展開

《黑臉與白臉》章節試讀:

金銀換怎麼也不願意相信眼前的一幕。他頹然坐在露水尚未風乾的地上,一把接一把地捋着旺旺漸漸冷卻的皮毛,好像它還未曾離去一樣。自從旺旺徹底斷氣的那一刻,金銀換覺得自己真的是老了,忽然有了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旺旺的死對他來說雖不足以致命,但絕對是一個沉重的打擊。這麼多年來,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有一種強烈的挫敗感,以至對於旺旺的死因是意外還是蓄謀,都沒有心氣再去追究。

憤懣的金銀換一支接一支地續上煙捲兒,腦海里不斷回放着旺旺出事前的片段。昨天接到鄉里電話,通知各村幹部今天到鄉里開會,讓他略感意外的是,鄉**辦公室秘書小丁並沒有透露會議的具體內容。犯了半夜的嘀咕,今天他起了個大早,準備在開會前先和其他幾個村的支書碰個面,好有些準備,開這種心裏沒底的會對他這個就任了二十多年的老支書來說一時有點難以適應,總覺得有啥地方不對勁。

金銀換有個毛病,嚴格來說,用習慣或嗜好來形容他這一行為更為貼切。每天天剛麻麻亮的時候,他都喜歡起來穿戴妥當了之後去巡街,從村頭到村尾,他走在前面,旺旺像個貼身侍衛般寸步不離他的左右,一人一狗趾高氣揚地走在金雞嶺的大街小巷。路上不斷地有人大老遠就扯開嗓子喊:「金支書,早啊。」通常金銀換隻是淡淡地點點頭,像等待接受朝賀的君王一般向他的臣民展示他的威嚴。這樣的場景在金雞嶺每天都要上演一次,數十年如一日雷打不動地排在金銀換日常生活的首位,每當聽見人們一聲恭敬的「金支書,早啊」,金銀換心裏有說不出的舒暢,儘管這種舒暢他從來都不表現在面上。他喜歡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每到這樣的時候,他就覺得自己就是金雞嶺的皇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金銀換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對這句話的領悟卻是無師自通。在他眼裡,他這個土皇帝在金雞嶺這一畝三分地兒擁有着絕對至高無上的權力,村裡每個人的興盛衰亡都應該也必須要掌握在他的手裡。

像往常一樣,儘管今天要開會,金銀換照例準備去巡街,通知的會議時間是八點,時間尚早,巡街完了再吃飯出發,村裡到鄉**騎着他的「電驢」也就二十分鐘的路程,並不耽誤他和其他村支書在會前先碰個頭通通氣。謀劃好了一大早的行程,金銀換才慢條斯理地從熱被窩裡爬了起來,穿戴整齊後,先在炕頭上點燃一支煙美美地過了把癮,然後才下地打開家門。讓他感到意外的是,旺旺並沒有像往常一樣眼巴巴地等在門口,第一時間撲到他的腿上不管不顧地親昵一番。

初夏的清晨還有些安靜,與這意外及安靜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狗窩的方向傳來一陣陣粗重的喘息,其間夾雜着痛苦的嗚咽。金銀換的心裏生起一種不祥的預感,幾乎是飛奔到旺旺的窩棚前,他眼睜睜地看見昨晚還活蹦亂跳的旺旺口吐白沫,躺在地上痛苦地抽搐着,七命已剩一命,眼見回天乏力。金銀換呆立在院子里,全身像被涼水澆了一遍。雖是初夏,卻感覺一股股寒氣從腳底不斷地升騰,直衝向五臟六腑,讓本已呆如木雞的金銀換忍不住趔趄了幾下,一屁股坐了下來。眼前慘烈的場面讓他自責不已,都怪昨天想開會的事情睡的太晚,旺旺一定掙扎了很久,他居然一點動靜都沒有聽見,要不然旺旺也不會有此遭遇。

想到此處,金銀換不由得又有一些心酸。可心酸歸心酸,難過歸難過,生活總還要繼續,何況今天還有一場重要會議要參加。收拾起自己的悲傷,金銀換把旺旺安置到後院,早飯也沒吃就出門往鄉里走去。金雞嶺的百姓們第一次感覺這世界要變了,因為他們的支書金銀換今天居然沒有出來巡街,這對他們來說就好比太陽打西邊上來一樣新鮮。更讓人琢磨不透的是,一早就去了鄉**的金支書,既沒有騎他的「電驢」,也沒有帶他的「貼身侍衛」旺旺,對待迎面而來一聲聲恭敬的「金支書,早啊」更是置若罔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