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豪婿(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豪婿(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連載中

豪婿(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來源:外網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發飆的天空 都市言情

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是丈母娘眼中的拖油瓶,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入贅三年,他受盡屈辱。直到有一天,親生父親找上門,告訴他,只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你才是真正的豪門。「當你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各位書友要是覺得《葉凡秋沐橙》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展開

《豪婿(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章節試讀:

如今的梁浩南,無疑近乎要被自己這個混賬兒子給氣死!
他這個當爹的,費盡心思的跟楚先生緩和關係。
可是他倒好,竟然帶着這麼多人來圍毆葉凡。
這不是坑爹嗎?
這不是找死嗎?
這弄不好就會害死他們整個梁家啊。
而且,剛才梁浩南可是信誓旦旦的給葉凡說,要弄死這些人,拿棺材給他們收屍的,如今這種情況,又讓他如何跟楚先生交代?
「啊~」
「我錯了,爸啊~

梁博還在地上哭喊着,整個人早已被梁浩南揍得鼻青臉腫。
眼見着梁博就要被梁浩南給打死了,身後跟隨梁浩南一塊過來的管家卻是看不下去了,趕緊跑過去一般抱住梁浩南。
「家主,行了,別打了。」
「少爺已經知道錯了。」
「您再打下去,真的會打死少爺的。」
「您就這個一個兒子啊~」
管家緊緊的抱着梁浩南,不讓梁浩南在打梁博了。
同時,又吩咐人,趕緊將少爺抬走。
「萬老,你放開我。」
「我打死這個孽畜!」
「放開我~」
梁浩南還在那憤怒吼着。
而梁博卻是已經被人連忙抬出去送醫院了,當然,一塊送到醫院的,還有茶樓外像狗一般趴在地上慘叫的范仲閑。
這范仲閑被梁浩南直接從台階上踹了下去,自然摔得不輕,估計另一條腿也斷了。
梁博跟范仲閑兩人都被人抬走了,夏月夏雪兩姐妹,自然也不敢在此逗留了。
俏臉蒼白,帶着滿心的惶恐,也頓時趕緊跑了。
只是,直到離開之時,夏月卻是依舊想不通。
梁博的父親,究竟為何發這麼大的脾氣?
難道,就因為梁博私自動用了家族力量?
可是,即便如此,也不至於讓梁浩南如此暴怒,幾乎要將梁博給打死啊。
「難道,是因為葉凡那個鄉巴佬?」
夏月美眸一顫,心裏頓時咯噔一下。
可是,這個念頭剛剛出現,便被夏月狠狠地甩了出去。
「不可能?」
「梁家是雲州排名前五的大家族。」
「葉凡不過一個上門女婿,怎麼可能讓的梁家家主,如此失態?」
夏月不斷地搖頭。
一旁的夏雪,卻是竊竊低語着,反而還有些竊喜的道:「我反正覺得,那個叫葉凡的,不是一般人。」
————
————
在夏月等人離開之後,茶樓之中,梁浩南的怒語依舊迴響着。
「放開我!」
「看我不打死那個畜生!」
「楚先生他也敢惹?」
「畜生,給我回來,回來~」
梁浩南老眸通紅,憤怒吼着。
但是那個老管家卻是死死的抱着,不住相勸。
至於其他人,則是惶恐看着,根本不敢言語。
尤其是之前梁博帶來的那些要對付葉凡的手下,更是盡皆低着頭,惶恐不語。
「行了,別喊了。」
「你兒子早就被人送走了,你喊破喉嚨,他也聽不到了。」
「消停會吧。」
葉凡自然知道,這梁浩南此時神態,無非是做樣子給自己看罷了。
他若是真想留下樑博,那管家又怎麼會攔得住他。
說白了,還是想保下自己兒子。
此時,讓人把梁博送走,也是在保護他。
聽到葉凡的話,梁浩南隨即便安靜下來。
掙脫開管家的束縛之後,梁浩南旋即跑向葉凡的方向,連連道歉:「楚先生,抱歉了。我沒想到是那個畜生,讓您受驚了。」
「受驚?」葉凡聽着,卻是冷笑一聲,「梁浩南,你可知道,剛才你兒子帶人過來,是要殺我。而且,這不是第一次了。你一句抱歉,一個受驚,就想讓我把這事揭過,饒了你兒子?」
「我楚天凡的性命,還沒這麼不值錢!」
嘭~
手掌落下,葉凡怒語之中,抬起手臂對面前長桌便猛然一拍。
只聽怦然一聲。
長桌粉碎,瓷杯碎裂,滾燙的熱茶濺了一地。
梁浩南見葉凡動怒,頓時大驚,臉色慘白之間,旋即便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之中,對葉凡跪下了,凄楚相求:「楚先生,是我梁浩南教子無方。」
「子不教父之過。」
「千錯萬錯,都是我當爹的錯。」
「我願意代我兒受過,只求楚先生,能繞過我兒一命!」
茶樓之中,一片死寂。
剛才還責罵葉凡不知死活的圍觀之人,頓時目瞪口呆!
驚顫的倒抽着涼氣。
他們難以相信,雲州梁家的家主,沈家上百億的雲州富豪,此時竟然對葉凡跪下了。
「這….這..」
「一個百億富豪,對一個鄉下的窮小子下跪了?」
「老天!」
「這世界太瘋狂了!!」
茶樓老闆一臉呆逼。
其餘眾人同樣是怔在原地,呆若木雞。
諾大的茶樓,鴉雀無聲。
只有那梁浩南的凄楚惶恐之聲,不住迴響。
看着此時護子心切,跪地求情的梁浩南,葉凡突然安靜了。
原本憤怒的情緒,悄然間便消失了。
仿若內心深處,有一處最柔軟的地方,被擊中了一般。
良久的沉默之後,葉凡突然輕聲笑了起來。
「子不教,父子過。」
「是啊,子不教,父之過,父之過啊~」
葉凡的笑聲,帶着自嘲,帶着凄楚,更帶着,濃郁的失落。
誰也不知道,此時的葉凡,究竟想到了什麼?
以至於如今的樣子,竟然有些失態。
「楚先生,您?」
梁浩南抬起頭,惶恐望向葉凡。
葉凡沒有理會,笑過之後,也便起身,朝茶樓外走去了。
在走到門口時候,他突然停下腳步,背對着眾人。
「你是個男人,也是個好父親。」
「這一點,我不如你兒。」
「既為人父,日後,便好生教導他。」
「今天的事情,我希望是最後一次。」
低緩的話語迴響。
那一刻,梁浩南如蒙大赦,當即連連跪謝,近乎老淚縱橫。
「謝楚先生~」
「多謝先生,饒犬子性命~」
梁浩南還在謝着,但葉凡,早已沒有了蹤跡。

《豪婿(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