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顧傾城京瀾辰
顧傾城京瀾辰 連載中

顧傾城京瀾辰

來源:外網 作者:落跑夫人驚艷全城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落跑夫人驚艷全城

看着新鮮出爐的離婚證,他氣笑了:「京太太好手段。」 第二天他拿來一份特離譜的協議:「京太太,我凈身出戶了,求包養。」 從此京大少將粘人的一百零八套招式發揮到極致。 佛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物降一物,一山還比一山高! 顧傾城:她一定是上輩子挖了他家祖墳!!!展開

《顧傾城京瀾辰》章節試讀:

京大少眉角微動,突然開口:「把顧傾城的照片拿給他看。」

「顧傾城的照片?」席少愣了愣:「大哥還是覺的那個女人是顧傾城?」

席墨雖然不太認同京瀾辰的意思,認為不可能是顧傾城,但還是立刻讓人去找顧傾城的照片。

「昨天晚上是顧傾城的十八歲生日,在京華酒店辦的生日宴會。」秦九聽自家京少提到顧傾城,立刻把自己剛剛查到的跟顧傾城有關聯的事情彙報給自家京少。

「所以,顧傾城昨天晚上在京華酒店?」席少又來了興緻,若真是如此,顧傾城的可能性就變大了。

京瀾辰似乎微怔了一下,十八歲生日?!太小了點,還好成年了!

席局長辦事的效率也不是蓋的,很快讓人找來了一張顧傾城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完全素顏,但是卻美的讓人移不開眼,席少也是見慣了美女的,都忍不住多看了好幾眼,還真稱的上一句傾國傾城。

「是她嗎?」席墨把照片遞到司機面前。

京瀾辰的眸子望着司機,臉上是一如平常的清冷,但是若是細看,會發現京大少此刻的眸底中是有了幾分波動的。

司機望着席墨手中的照片,愣住,一時間沒有說話。

「難道真的是她?」席墨雙眸圓睜,音調都有些變了,難不成真是顧傾城?

就這麼把人給找到了?!

京大少眸底的那幾分波動有了要暈開的趨勢。

「不,不是,那個女人雖然長的也挺好看的,但是絕對沒有這麼漂亮。」司機似乎終於回過神,連連擺頭:「這個女孩太好看,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那麼美的女孩,我剛剛都看呆了,這是仙女吧?!!」

「所以,不是她?」席墨感覺就跟坐過山車一樣,剛剛升的有多高,此刻跌的就有多狠,還以為終於找到了,沒想到是空歡喜一場。

京大少眉頭輕蹙,那還沒有暈開的波動凝住,清冷的臉多了幾分凝思。

「你能描述一下那個女人的樣子嗎?」席墨覺的司機既然見過那個女人,這就是一個線索。

席墨打通了警局的模擬畫像師的電話,然後開了免提,讓司機描述,模擬畫像師來畫。

二十分鐘後,模擬畫像師把按着司機描述畫出來的畫像發到了席墨的手機上。

席墨打開圖片,再次遞到司機面前。

「對,對,就是她。」司機看了一眼便連連點頭:「這畫的也太像了,咱人民警察就是厲害。」

席少站起身,把畫像拿到京瀾辰面前:「大哥,你看一下。」

京大少看了一眼,然後眉頭下意識的皺了起來。

京瀾辰不知在想什麼,突然問了一句:「她在哪兒下的車?」「在七星公園門口。」

「她當真是算計的滴水不漏。」席墨身為警局局長都不得不服,竟然在公園門口下車?這要去哪兒找?誰家也不能住公園啊。

那個女人那麼警惕,就算他身為警局局長,可以調出七星公園附近的所有的監控視頻,估計也查不到什麼。

「等一下,我怎麼覺的這個女人看起來這麼眼熟?」席墨再次看到手機上的畫像時眼眸一點一點的睜大:「這個女人我認識。」

「她跟我表妹認識,上次我在表妹家見過一次。」席局長的記憶好,連名字都說出來了:「顧思思,這個女人是顧思思。」

「顧思思?」秦九反應快,隨口問了一句:「都姓顧,會不會跟顧傾城有什麼關係?」

席少望了秦九一眼,兩人同時行動,趕緊查啊!

現在有了這麼重要的線索,畫像有了,畫像人的身份也有了,接下來的事情就好查多了。

秦九跟席少的效率都高的很,沒過多久,幾個最重要的情況便查清楚了。

「顧思思,顧傾城的堂妹,顧傾城二叔顧正國的私生女,六年前才接回顧家的。」

「昨天晚上是顧傾城的生日宴會,顧思思也在京華酒店。」

「京少,你讓我查的包是顧思思的。」

「大哥,看來你要找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顧思思。」席少覺的這事已經八九不離十了。

京瀾辰手指間夾着拿回來的追蹤器,一下一下的轉着,他的目光看似落在追蹤器上,卻又不像在看追蹤器,他的目光略顯幽沉,略帶深遠。

席墨跟秦九都沒有說話。

京瀾辰的眸子突然抬起:「提取手銬上的指紋,做指紋對比。」

「跟誰對比?」秦九卻是試探着問了一句,剛剛他家京少深思熟慮了那麼久,事情絕對不會那麼簡單。

「秦九,你是不是傻了,還能有誰,肯定是顧思思,事情都這麼明顯了,還用的着問嗎?」席少覺的秦九問的就是廢話,都這麼明顯的事情了還用的着問嗎?

但是,京瀾辰卻突然開口:「顧傾城。」

很明顯,他這話是回答秦九的。

「不是,為什麼要做顧傾城的指紋對比,明明所有的證據都指明是顧思思,為什麼不做顧思思的,反而做顧傾城的。」席少有些傻眼了,這是什麼思維邏輯?

「京少沒有說不做顧思思的指紋對比,但是顧大小姐的也一定要做。」秦九跟在京少身邊那麼多年,自然很了解自家京家。

「好,也行。」這種情況下,多做一個也沒毛病:「手銬呢,我去提取指……」

席少的話嘎然而止,然後突然驚呼出聲:「手銬是什麼鬼?」

先前席墨沒有太注意,現在自己說起才意識到這個問題,席墨並不知道京瀾辰房間里發生的事情,現在完全是懵的:「什麼手銬?什麼情況?」

京大少的臉色肉眼可見的陰沉了幾分。

秦九唇角緊閉,一個字都不敢多說,大氣都不敢喘的。

「大哥,到底什麼情況?怎麼連手銬這玩意都用上了?誰用的?」席少畢竟是警局局長,邏輯思維還是相當厲害的:「大哥,不會是那個女人用手銬把你拷住了吧?」

席少看到自家大哥臉色更加陰沉,而秦九頭垂的更低,他知道自己猜對了。

《顧傾城京瀾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