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之重生天尊
都市之重生天尊 連載中

都市之重生天尊

來源:google 作者:萌豆包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逍林 胡九萬 都市小說

聖祖天尊李逍林,與人比武遭人暗算,元神受損,機緣巧合之下覺醒重生,與落魄小律師胡九萬產生了交集他要復仇,他要報恩,他更要守護愛人,他要讓胡九萬堂堂正正的活着,他更要重返修仙界,打上十重天,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無論是誰,擋我者殺無赦!展開

《都市之重生天尊》章節試讀:

專賣店裡的顧客全被趕了出來,門口還立了塊牌子,上面寫着「今日售罄」四個大字。

見此情形,排隊的顧客頓時就不幹了。

「賣沒了?怎麼可能?」

「我看也就剛進去十幾個人,怎麼可能100台這麼快就賣沒了?」

「是啊,我昨晚上就來排隊了,你們怎麼能做得這麼絕?」

正在這時,剛才那倒賣手機的黃牛也走了過來,這回卻是要主動把錢退給那倆女孩兒的。

「實在對不住,二位姑娘,這錢我退給你們,手機買不到了!」

「不行!你剛剛不還跟我們打過包票嗎?」

「就是,我們不要錢,要手機!」

兩個女孩兒不依不饒,那黃牛一臉無辜。

「兩個小姑奶奶,是人家專賣店斷貨了,不怪我!有錢誰不想賺啊?」

「不怪你怪誰,要麼把手機給我!要麼今天就別想走了!」

說話間,兩個姑娘一左一右把那黃牛死死拽住,那男人慾哭無淚,卻也動彈不得。

龍菲菲站在專賣店門前指着門口的店員大聲責問:

「你們店長昨天跟我說得好好的,會為我預留一部手機,讓我今天來取。

現在又跟我說沒貨了,你們怎麼這麼不講信譽?」

那店員滿臉賠笑,不住的鞠躬道歉:「對不起,小姐!」

「叫誰小姐呢?」

「對不起,這位女士,我們也是接到緊急通知,店中換了老闆,所有手機都被白金會員給買走了!」

「白金會員?我只聽說有黃金會員,白金會員是什麼時候出來的?

再說了,每人只准購買一部手機,他憑什麼可以一個人買那麼多?」

那服務員尷尬一笑道:「對不起這位女士,白金會員就是我們店的老闆!」

聽聞此言,龍菲菲把眼睛一瞪,大聲嚷道:「老闆了不起啊?給我逼急了,哪天把你們這破店給買下來!」

見龍菲菲太過盛氣凌人,那店員終於不甘示弱的說道:「對不起女士,想要買店,也得找老闆!」

龍菲菲被徹底激怒,她仔細打量着這個小店員。

一個20歲上下,戴着黑框眼鏡的大男孩兒站在她面前。

此人長得白白凈凈,五官俊朗看着讓人很是舒服。胸前的名牌上寫着司馬星熠四個黑字。

本來又要大發雷霆的龍菲菲,心中卻好似被什麼東西突然撓了一下。

居然只是雷聲大雨點兒小的哼了一聲,便拖泥帶水的轉過頭去。

沒想到司馬星熠卻自顧自的,走到了龍菲菲兩個保鏢身旁。

透過特製鏡片,他仔細打量着兩個壯漢,二人手上散發的藍色幽光被瞬間放大了十倍不止。

司馬星熠感嘆道:「你們兩個是靈武者吧?給我講講你們是怎麼做到的,好嗎?」

說話間,司馬星熠拿出隨身帶着的一個小本,就要準備記錄。

其中一個壯漢把司馬星熠推到了一旁,嘴裏嘟囔了一句:

「滾開!說什麼瘋話呢?」

胡九萬看在眼裡,自顧自的往店中走去,司馬星熠見狀趕忙給他攔了下來。

「對不起這位先生,今日手機已經售罄!」

胡九萬溫和一笑。

「我叫胡九萬,勞煩讓你們店長出來見我!順便把我那些手機都擺在門口!」

見周圍的人實在太多,錢勝男小聲提醒胡九萬:「別鬧了!趕緊跟我走……」

龍菲菲也白了胡九萬一眼,不客氣的挖苦道:

「喂!窮鬼,你腦子進水了吧?誰會搭理你?還找店長?你……他我」

龍菲菲突然愣住了,只見兩個店員從手機店中緩緩搬出個桌子。

桌面上層層疊疊呈塔狀擺着一堆白色方盒,仔細觀瞧,竟都是最新款橘子19智能手機。

周圍的人像餓狼見了肥羊,全都擠了過來,伸手就要搶手機。幾個店員見勢不妙,趕忙擋在人群面前。

「對不起,這些手機已經被胡九萬買走了!」

「胡九萬?我還胡六餅呢?在這跟我打麻將呢?」

「就是,瞎話都不會編!」

「別跟他們廢話,今天你們是賣也得賣,不賣也得賣,老子不能白排這一宿的隊!」

「對!必須得賣給咱們!」

聽到胡九萬這名字的時候,人群中只有錢勝男和龍菲菲心中咯噔一下,兩人都沒想到,胡九萬竟真的說到做到了!

就在群情激奮之時,胡九萬走上前去沖眾人一抱拳。

「諸位諸位,別激動,聽我說兩句!

我就是胡九萬,是這橘子手機專賣店的白金會員,也是。」

沒等胡九萬把話說完,人群中有人怒吼道:「每個人只准買一部手機,你憑什麼可以搞特殊?」

胡九萬剛想繼續解釋,一個渾厚的聲音從專賣店裡傳了出來:「就憑他是這手機店的老闆!」

只見一個穿着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從手機店裡緩步走了出來。

那些店員紛紛向這男人點頭哈腰。

「店長……店長」

那男人說道:「我們老闆怎麼處理他自己的貨物,那是他的自由,你們這回沒意見了吧?」

原來就在幾分鐘前,店長接到了兩通電話,一通是橘子手機總部打來的,讓他即刻停止橘子手機的一切銷售活動。

另一個電話是這手機店老闆打來的,讓他一切都得聽新老闆胡九萬的指揮,而這胡九萬已經在專賣店門口了!

這橘子手機專賣店是個獨棟三層建築,每一層都有一千多平,能做得起這個買賣的,身家恐怕上億都不止。

一聽說胡九萬是這專賣店的老闆,周圍的人群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剛才還看不起胡九萬的那個黃牛,此刻眼睛瞪得真像黃牛一樣了。

而兩個拖黃牛買高價手機的女孩兒,則又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真看不出來啊,他這麼有錢?」

「是啊,看他這一身打扮可真太低調了!」

「我可聽說啊,現在很多富豪都愛這麼玩兒!」

「玩兒?富豪都這麼閑嗎?」

「哎呀,有錢人的生活,你不懂!」

「你懂?」

「那當然了,我表妹二舅家的三姨夫,可是咱河陽市的大企業家,他就總愛這樣……」

龍菲菲則沖那店長一招手:「李店長,昨天答應我的手機,現在可以給我了吧?」

那店長一溜小跑的跑了過來,一臉尷尬,他偷偷瞄了一眼胡九萬悄聲說道:

「大小姐,現在得問我們新老闆胡九萬了!我可做不了主了!」

看着胡九萬一臉得意,龍菲菲陰陽怪氣道:「有什麼可臭顯擺的?就這麼個破店,本小姐說買就給它買下來!」

胡九萬並未搭理她,而是沖眾人繼續喊道:

「諸位,我胡九萬一個人可用不了這麼多手機,手機一律原價繼續銷售,不過大家還得繼續排隊。」

眾人趕忙又排起了長隊,那些黃牛眼疾腿快,又排到了隊伍前面,龍菲菲的兩個保鏢也排進了隊伍。

見此情形,胡九萬趕忙把店長叫了過來小聲叮囑:

「別賣給那個龍菲菲和她兩個保鏢!」

那店長點了點頭,龍菲菲見狀,不慌不忙的走到胡九萬面前,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她故意提高了音量:

「喂,是橘子手機華夏區總裁馬總嗎?我是龍氏集團的龍菲菲啊,我需要一部橘子19,對對!哦,今天下午就能拿到貨啊?很好,謝謝!」

龍菲菲放下電話,沖胡九萬不屑的撇了撇嘴,沒想到胡九萬卻連看到沒看她一眼。

他沖錢勝男招了招手:

「媳婦兒,快把你的收款二維碼給店長,一會兒賣手機的錢都給你!對了,記得留兩個啊,咱倆一人一個!」

看着長長的排隊人群,胡九萬沖那店長又咬了咬耳朵,店長會意,急匆匆的又跑進了專賣店。

很快,幾個黃牛便買到了手機,又開始在周圍兜售起來。

「只要一萬八,橘子19手機帶回家!」

排隊那倆女孩兒聞言又不淡定了。

「一萬八?剛才不還一萬五呢嗎?」

「就是,你們這是坐地起價啊!」

那黃牛咯咯一陣奸笑道:「對不起二位妹妹,你們也看到了,這一百台馬上要搶光了,物以稀為貴嘛!」

正在這時,撲騰一聲,店員又把一張桌子搬了出來,上面密密麻麻擺滿了橘子19。

胡九萬讓店員把門口又掛起來個牌子,上面依舊是四個字,卻不是今日售罄,而變成了貨源充足!

就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之時,胡九萬拎着個擴音喇叭喊道:「諸位,我們橘子19貨源充足,而且一律原價出售!請大家放心購買!」

這一嗓子不要緊,無異於引爆了一顆小型核彈,人群頓時都興奮了起來,除了那幾個黃牛。

「妹妹,這手機一萬五賣你?一萬要不要?八千?七千?都不要?」

能原價買到手機,誰還肯花高價啊?

原來這橘子手機玩的就是飢餓營銷,海洲省的橘子19都囤在河陽專賣店。

其實店裡貨源充足,不過是人為造成市場上貨品稀缺的假象,只有這樣才會被持續關注。

眼前的一幕也讓龍菲菲驚掉了下巴,正在這時,她手機又響了起來,正是橘子手機華夏區總裁的電話。

龍菲菲故意把手機放了免提:「喂,馬總,是不是想問我收貨地址啊?剛才是我疏忽!我的地址是。」

沒等龍菲菲把地址說出口呢,卻突然又被打斷。「大小姐,實在對不起,剛才接到了緊急電話,橘子手機全系產品都不能賣給您了!

不僅如此,只要是被系統檢測到是您在使用,橘子手機就會自動鎖機,以後再也開不了機了!

而且總部已經下令,一旦知道公司里有誰把手機賣給您,都得被辭退!

這可是公司總部大總裁直接下的命令!請您務必見諒啊!」

滴滴滴滴,馬總明哲保身的掛斷了電話。

龍菲菲氣得面紅耳赤。「喂喂!混蛋!竟敢掛我電話!」

沒想到她看了屏幕一眼,她手上的橘子18突然傳出一串語音。

「發現非法使用者,您的手機將被鎖機,無法使用!」

龍菲菲氣得使勁把手機摔在了地上。

周圍的人群哪有功夫搭理這刁蠻丫頭,全都想着自己的手機!

錢勝男也被面前的場面給鎮住了,她還想找胡九萬問個究竟,沒想到周圍人群突然往前一涌,直接給兩人衝散了。

有意思的是,胡九萬竟直接被擠到了龍菲菲面前。

胡九萬本來是不想搭理她的,沒想到龍菲菲白了他一眼,哼了一聲:

「呵!今天姑奶奶累了,等哪天我高興了,再去收拾你和錢勝男那賤人!」

聽到有人罵錢勝男,胡九萬怒火中燒。

龍菲菲轉身剛想走,沒想到被胡九萬再次擋住了去路,她不耐煩的嚷嚷道:「好狗不擋道,趕緊給我滾開!」

沒想到胡九萬不僅沒讓,反而朝着龍菲菲越靠越近,眼神中的熊熊火焰好像要將她融化了似的。

龍菲菲趕忙捂緊了衣領,驚恐萬分的喊道:

「你要幹什麼?別過來啊!再過來……再過來我可要喊人了!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