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對校花的百日攻略
對校花的百日攻略 連載中

對校花的百日攻略

來源:google 作者:小HAN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伊綾 現代言情 陳海倫

【雙潔+HE+校園+搞笑】「我看到了百日後,你將和心上人心意相通的命運!」被校慶上的臨時算命攤主如此預言,對此卻深信不疑的陳海倫對心上人展開了猛烈的求愛攻勢!而他的目標,則是那個出了門的冰校花:林伊綾但林伊綾細數陳海倫的『惡行』,似乎對這個熱血笨蛋絲毫不感興趣的樣子「難道這不是愛的考驗嗎?」「我想她只是單純的討厭你而已」在彼此朋友們的吐槽推動下,和諧的戀愛喜劇每天都在展開展開

《對校花的百日攻略》章節試讀:

九月,某個周一的午後,毒辣的驕陽映掛在天空之上。

校園中鬱鬱蔥蔥的樹蔭下,遮蔽着無數避暑的少男少女。

而在某一處的陰涼角落,一名黑色短髮的帥氣少女以及另一名端着手緊張無比的嬌弱少女此時正面對着同樣的角度,將視線投向一米遠外的兩名同伴。

那被注視着的兩人同樣擁有攝人心魄的容貌,此刻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也史無前例的接近,從遠看去,甚至會誤以為他們將有什麼親密的舉動一般。

陳海倫的心很緊張,自己從未被林伊綾如此這般的注視過,那雙冰冷迷離的杏眼中透着閃亮的寒光。

面對着這個對自己來說比天空中耀眼的太陽還閃耀的人,海倫的心跳的很快,砰砰砰地安靜不下來。

「這種緊張感是……果然我對伊綾……」

此刻的故事是進行以來兩人最近的距離。

這意味着……

林伊綾逼視着陳海倫的雙眼,一隻手舉起一隻手機到兩人中間,話音清透:「請你發誓再也不會做出這種舉動,否則就在這裡迎來終結吧。」

……意味着各種意義上的結束。

在一米遠的距離,阻擋陳海倫剛才偷拍行為無果的蘇星正以一種看戲的姿態看着眼前的場景,而她的身邊則站着顯得略微有些不知所措的艾麗。

(這下糟了,本來是想拍下伊綾的美照作為手機封面的素材,結果卻被逮個正着。被搶了作案工具不說,連裏面的照片都被迫刪掉了。)被搶走偷拍手機的海倫這樣想着,求救一般的看向蘇星,蘇星幸災樂禍的朝海倫撇了撇嘴,表示自己無能力為。

(這回恐怕之前營造的好感度要敗壞好幾層,要想一個萬全的法子才好。)繼續思考的海倫又看了看蘇星身旁的艾麗,艾麗的臉上充斥着膽怯,看來她也幫不上忙。

「不回答嗎?看來還要嚴格的限定距離才可以。」林伊綾的眼神如箭一般,雖然她平日冷淡如冰,但對待原則問題還是非常尖銳。

海倫清楚這回的拍照被逮事件絕對壓到了伊綾的那條紅線,看來想隨意的含糊過去也是不太可能,但如果不妥善解決的話,恐怕會被真的限定距離。

想起蘇星之前教過的話,不能強行的話,適當退一步也非常重要。

(拼一下吧!)這樣想着的海倫的眼神逐漸黯淡下來,似乎連光都失去了。

「這傢伙又要搞什麼幺蛾子。」蘇星在後面小聲地猜測着:「可不要輕舉妄動才好。否則就要各種意義上的毀滅了。」

「非常抱歉,伊綾同學……」出乎蘇星的意料,海倫竟然會主動發出卑微的道歉:「我只是因為想在手機中留存伊綾美麗的倩影,所以一時沒控制住按下拍照鍵的衝動。」

話語前所未有的真誠。

「刪除的照片中有半個月之前的日期,那也是一時沒控制住嗎?」林伊綾打碎了一時衝動的解釋。

「每當看到伊綾同學在我面前晃悠,幾乎都不能控制住激動的心和顫抖的手,想要留下當時的美好印象。」

「這不就是跟蹤的變態狂嘛。」蘇星在後面小聲說。

「噓,星同學不要火上澆油了。」艾麗阻止蘇星的評價。

其實後面的兩人說話的聲音根本不足以干擾陳海倫和林伊綾的對峙。

「如果被伊綾討厭的話,也是沒辦法的事。這次偷拍也是,比賽也是,賽跑也是,笑話大賽也是。畢竟之前做了這麼多過分的事。對不起,雖然現在可能這樣說已經太晚了。」海倫低下頭,肩膀微顫,看向伊綾的雙眼,用對神禱告一般真摯的眼神繼續宣稱:「但我還是要說,想看到伊綾更多不同的模樣,如果能有更多機會的話就太好了。」

竟然能把偷拍跟蹤說的這麼理直氣壯和清新脫俗。

伊綾稍許沉默,似乎有點困惑:「被你這麼說的話,感覺我反而是糟糕的一方。」

不是吧,這種裝可憐的戰術竟然奏效了嗎?

在後面觀看事態發展的蘇星挑起一條眉毛:「誒呦,難道這個冰美人這麼簡單就內心動搖了嗎?」

「困惑的話!就和我交往吧!」

「才不要!」

好吧,對話又被海倫魯莽的轉回了最開始的一幕。

「笨蛋!明明那麼好的氣氛卻不會把握!」蘇星端着手臂抱在胸前,搖着頭否認着海倫這一番生硬的轉折:「太過焦急是禁區啊!簡直就是死刑判決。」

聽到蘇星的話,旁邊的艾麗反而掩面而笑:「我和星同學的意見相左,在我看來,感覺伊綾意外的樂在其中呢。」

「真的嗎?那個冰美人對這個笨蛋樂在其中嗎?」蘇星非常意外艾麗的評價。

「並不是那方面的意思喲。」艾麗向蘇星解釋:「但如果平時被這樣追逐表白的話,伊綾的一般做法一定是完全無視、甚至報告學校的警衛。相比起來,她對海倫同學的話反而多到不正常呢。」

「我倒是認為這個冰美人的做法和那兩種也沒什麼區別就是了。」蘇星聳了聳肩。

不管怎麼說,海倫和林伊綾那邊依然繼續着對話。

九月熾熱的陽光,在兩人所站的樹蔭下映照出星星點點的亮光,偶爾拂來的微風,吹動了海倫的金髮。

海倫將垂到額前的凌亂金髮用手指輕輕地拂到耳後,動作優美輕盈:「雖然一直在說不要,但是我不會放棄的!」

就是說不會放棄騷擾的意思,即使擺出了很美麗的姿態也是毫無反省的意味。

林伊綾皺了皺眉:「說到底,你到底是看好我哪裡啊?」

「很在意嗎?」海倫輕浮地問。

「是的,請務必告訴我。」

林伊綾沒有點頭,感覺上對未知的答案沒有感到任何興趣的樣子,嘴角沒有絲毫的扯動,只是機械的問話。

對林伊綾的追問,海倫露出了一個調皮的表情:

「這麼想知道,就告訴你吧。」

「請說。」

「全部喲~~」陳海倫這樣說著,眨了眨右眼,給出了一個wink的表情(゜▽^*))將雙手的手指都指向林伊綾的方向,做出了一個貌似活潑的動作。

「啊……是嗎……」

林伊綾的眼神完全死了。

這種完全沒有說服力的答案,會死是一定的。

根本完全沒有任何誠意在裏面可以讓對方吸收接納。

「唉……」

林伊綾將手中的手機塞回到海倫的衣袋中,完全沒有繼續對話的意思,回頭呼喚艾麗:「艾麗,我們走吧。」

「咦?就這樣走了嗎?」

艾麗完全沒料到林伊綾和陳海倫的對話就這樣終結了,小跑兩步追上已經走開的林伊綾,還回頭對剩下的兩人擺着手:「再見了,海倫同學,星同學。」

蘇星對艾麗隨意的搖着手,走向依舊擺着自以為活潑動作的海倫。

「可以將手放下來了,失敗者。」

「怎麼樣,你覺得能打動伊綾嗎?你看她都將手機還給我了!還沒有限定靠近距離。」

面對海倫的得意,蘇星完全不能理解,但她還是直言不諱的說:「你沒看到那個冰美人看你的表情就像冷凍庫里的死章魚一樣嗎?」

陳海倫彷彿聽到腦中有一個混亂的聲音在不停的旋轉吶喊:

冷凍庫里的死章魚……冷凍庫里的死章魚……冷凍庫里的死章魚……

雖然不是非常理解蘇星的意思,但大概是說自己又失敗了吧。

舉起拳頭,海倫為自己打着氣「沒關係,只要沒被拒絕的話,我就會繼續的!」

「但是,我覺得她拒絕了你無數次了。」

「我現在已經深深地掉進對伊綾的執着深坑之中,不能自拔!」

「那就把你腦子裡的水放出來,填滿坑然後浮上來。」

而另一邊,艾麗和林伊綾已經離開了陳海倫的附近。

「伊綾同學真的很討厭海倫同學嗎?」

「並不是很討厭,但絕對算不上喜歡。」

「可是每次跟海倫同學在一起,伊綾同學都會比平時多出很多的表情。大概是偶爾也會被那種熱情感染吧。」艾麗笑着講述陳海倫可笑的舉止。

「笨蛋是會傳染的。」雖然嘴上否認了艾麗的話,但林伊綾也不禁嘴角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