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獨寵落跑前妻
獨寵落跑前妻 連載中

獨寵落跑前妻

來源:外網 作者:聶擎宇安然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網遊動漫 聶擎宇安然

「離婚吧,她懷孕了!」聶擎宇扔給她一紙離婚協議書。安然想不明白:他只是出國一趟,把腿治好了,怎麼又把腦子給治壞了呢!直到有一天,她發現了一個驚天秘密。「你不是他!」她瘋狂地撕打他,「騙子,你把他還給我!」「還給你?」他嗜血冷笑。「不可能!不如你把我當成他,反正我們倆很像。」她轉身離去,男人卻糾纏不休。「乖!」男子強勢將她擁入懷中,柔聲低語:「老公只疼你!」展開

《獨寵落跑前妻》章節試讀:

安然生平第一次挨巴掌,差點被打懵了。
她捂着臉,濕漉漉的眸子眨也不眨地看着聶擎宇,好像不認識他似的。
聶擎宇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打了她,那隻剛掄過她巴掌的大手僵在半途,一時間怔住了。
「擎宇,對不起……是我不好……我……我急着過來找你……所以才……才不小心跟她撞到一起……不……不關她的事……你別怪她……」卓佳萱忍着腹痛,吃力地抓住男子的大手,勸道:「算了,別再打她了。」
安然僵立在原處,火辣辣的疼感從她的臉頰蔓延進她的心口,再牽扯着四肢百骸的神經,痛到令她痙攣。
她倔犟地注視着這對男女,哪怕自己已經淪為全世界的笑話,也不甘心就這麼灰溜溜地敗走。
心死了,就不會再痛了!
聶擎宇盯着安然被揍到紅腫的嘴角,下意識地鬆開了懷裡的卓佳萱,想去摸安然的臉。
「擎宇,不要再打她!」卓佳萱尖叫一聲,死死拉住他的鐵臂,同時沖安然喊:「你還不快跑!想被他活活打死嗎?快跑啊!」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對着那一男兩女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安然只覺得心口尖銳的疼痛好像被寒冰覆蓋,分不清到底是冷還是痛,或者已經徹底麻木。
她突然綻露出一個悲涼譏諷的笑,卻不小心扯疼了紅腫的嘴角,終於還是笑不下去了。她索性不再惺惺作態,怒視着那朵聖母白蓮花:
「我為什麼要跑?你不攔着他,我就要被他活活打死了是吧!你這麼善良為什麼還要勾引有婦之夫,我們還沒離婚你就懷上他的孩子,有功勞了是吧!懷着野種還好意思跑出來顯擺!誰給你的臉!」
所有圍觀者都被驚呆了,沒想到還有這樣的轉折。他們交頭接耳,互相議論,這次多數同情安然,對着卓佳萱和聶擎宇指指點點。
「小三現在都這麼囂張了,人家還沒離婚她就敢懷孕!」
「男人護着小三,打了原配,真夠渣的。」
「這男人好帥啊,如果換了我,我也願意為他不顧一切……」
「再帥也是有婦之夫,怎麼能搶別人的老公呢……」
聶擎宇的臉色陰沉得幾乎要滴下雨來,他冷睨了安然一眼,沉聲喝斥:「回頭找你算賬!」
卓佳萱在他看不到的角度彎了彎唇角,然後繼續軟癱在他的懷裡,一隻手捂着腹部痛苦地呻吟着。
「我送你去醫院!」聶擎宇抱起卓佳萱,連一眼都不再看安然,頭也不回地快步離開。
鬧劇過後,男人抱着小三揚長而去,留下安然獨自面對整個世界或嘲笑或同情的目光。
安然摸了摸麻痛的嘴角,黯然垂眸。兩滴淚水濺落到了地板上,摔得粉碎,猶如她那顆裂成碎片怎麼都拼不起來的心。
下午跟徐社長請了病假,安然回到嘉和小區。
她乘電梯回到了鮑元清居住的十樓,開門走進去,一頭扎進了小卧室的床上,再也動彈不得。
胃裡和嗓子火燒火燎一般,渾身軟綿綿地沒有一絲力氣,她可能生病了。
安然掙扎着爬起身,想為自己倒一杯水,可是她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雙腿一軟摔倒在地上。
她坐在地板上,抱着雙膝嗚嗚哭了一會兒,腹部又開始絞痛。她一手捂着肚子,好不容易探手夠到了自己的手機,她第一個求救的號碼差點兒撥給聶擎宇。
不,不能給他打電話!他已經陪着另一個女人去醫院,那個女人懷了他的孩子!
安然狠狠咬着嘴唇,忍着快要滴落的傷心淚,撥通了鮑元清的號碼。電話接通了,她聲音哽咽:「鮑姐,能陪我去趟醫院嗎……」
私家醫院,特護病房。
聶擎宇為卓佳萱辦理了住院手續,讓她入院保胎。
「擎宇,你為什麼還要陪着她一起買衣服呢?」卓佳萱躺在病床上,委屈地問出了心底的疑問。
聶擎宇睨她一眼,微蹙眉頭,不答反問:「你怎麼跟過去了?」
卓佳萱聽出了他語氣里的不悅,不禁有些緊張,連忙解釋道:「我有點兒不舒服,想讓你陪我去趟醫院,就給阿豪打了個電話問你在哪兒……」
「阿豪什麼時候這麼多話了!」聶擎宇涼涼地笑了一聲。
「不要怪阿豪,是我纏着他一直問,他才告訴我的。」卓佳萱水眸閃動,輕聲地接道:「我只是太急着去見你,沒想到會跟她撞到一起……對不起,給你惹麻煩了。」
聶擎宇抿了抿唇,沒再說話。
卓佳萱多少了解這個男人,他心情越不好的時候話越少。
其實他在她面前一直不怎麼喜歡說話,但她明明看到他跟安然在一起的時候似乎很愛說話。
他還陪着安然買衣服,這是自己從來沒有得到過的待遇。想到這裡卓佳萱特別不舒服,好像屬於自己的東西被人奪走了。
「擎宇,醫生說我們的孩子沒事,你就別再打她了。」卓佳萱再次為安然求情,柔聲勸道:「她也不是故意的。」
聶擎宇想起了甩在安然臉上的那一巴掌,掌心有些發燙,心口莫名抽了一下,一種陌生的難言的隱秘的鈍痛緩慢地溢開。
他心口堵得慌,站起身準備離開。
「擎宇,」卓佳萱臉色有些灰敗,她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問他:「你留下來陪陪我好嗎?」
「我會派護工照顧你。」聶擎宇語氣很溫柔,卻也很冷漠。「好好養胎,別再到處亂跑。」
卓佳萱咬了咬銀牙,最終還是沒有忍住。「擎宇,你說過……要跟她離婚娶我的。」
並非她沉不住氣,而是因為她遲遲等不到他的動靜,感覺這個男人可能變卦了。
聶擎宇沉忖片刻,慢慢地道:「她對離婚這件事情反應挺大。」
三年來乖順得貓兒一般的女子,一旦涉及到原則和底線問題,她似乎表現出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剛性。
「她不肯做情婦,這件事情以後再說吧。」聶擎宇說完再次轉身。
「擎宇,」卓佳萱慌了,她仰着自己的臉,希望他能對着這張臉心軟。「可是我懷孕了啊,懷的是你的孩子,難道你想讓我們的孩子出生就成為私生子嗎?」
聶擎宇蹙眉,隱隱流露一絲不耐煩。「那晚是個意外!讓你吃事後葯,為什麼不聽話!」
他……他竟然在埋怨她!卓佳萱徹底慌了,水眸迅速盈起了淚霧,泫然欲泣。「擎宇,你想讓我打掉這個孩子嗎?」
聶擎宇一時間沉默了。
「我知道你跟我一樣捨不得他!」卓佳萱撫着平坦的小腹,水眸眨也不眨地盯着他,再次問道:「你不忍心讓他做私生子的對嗎?」

《獨寵落跑前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