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第一嬌寵:你好,總裁先生
第一嬌寵:你好,總裁先生 連載中

第一嬌寵:你好,總裁先生

來源:google 作者:長街聽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初夏 現代言情 秦聿懷

沈初夏是誰?沈家看不上的灰姑娘,搖身一變就成了秦三爺的心頭寶,夏家苦苦尋覓的小公主秦聿懷是誰?跺一跺腳,濟市都要震三震的商界巨擘,無數女人渴求的完美老公人人都以為,拿下秦聿懷的沈初夏一定會像舔狗一樣捧着秦聿懷可——那日有人撞見,秦聿懷緊緊握着她的手,聲音帶顫:「我現在有些生氣,等我緩緩,再哄你」展開

《第一嬌寵:你好,總裁先生》章節試讀:

秦聿懷掃了眼地上狼狽的小姑娘,真是可憐,像是被弄得傷痕纍纍的小貓兒。

他微微抬手的瞬間,便有人將沈初夏從地上扶了起來。

秦聿懷極淡的眸色落在秦南圳的身上:「你就是這樣給我接風的?」

秦南圳身體猛地一僵:「是我考慮不周。」

沈初夏在看到秦聿懷的瞬間,眼眸緊縮,她震驚於他身份的同時,又覺得荒唐可笑。

他竟然是,竟然是……秦南圳的小叔。

秦聿懷:「給這位小姐換身衣服,送去醫院。」

沈初夏拒絕了傭人送她去醫院,身上披了件外套,只留下一道倔強的背影。

秦聿懷看着她離開的背影,湛黑的眸子里閃過抹沉思。

這小姑娘似乎……有些許眼熟。

濟市處於北方,四月份的天氣在下過雨後,晚上還是有些涼意。

沈初夏穿的又那麼清涼,明晃晃的腿露在外面,早就是冰涼一片。

秦家處於富人區,方圓三公里內只有私家車,鮮少會有的士,更不要提公交地鐵。

昏暗的燈光下,沈初夏沒有看清楚腳下的石階,一個踩空摔在地上。

她前十八年的人生,跟野狗搶過吃的,在橋洞底下睡過覺,被人當成要飯的拿棍子驅趕過,吃垃圾堆里的爛菜葉子吃到牙齦長了膿包……

她是被一個瘸腿老太太收養長大的,顧着她不被餓死,已經是天大的恩德,後來老太太死了,她被沈家人找回,卻對她棄如敝履,不聞不問。

她知道她是他們的恥辱,是害他們被上流社會嘲笑的對象。所以她被診斷出患病了也一言不發,她會自己攢夠錢治病。

「嘀嘀嘀——」

沈初夏從地上爬起來,如同幼年每一次跌倒無人在意時一樣。

可這一次,她身後傳來了按喇叭的聲音,她的第一反應是拖着摔傷的腿往旁邊挪了挪。

不礙他人事,是一個乞丐最基本的素養。

車上的秦聿懷遠遠看着這一幕,視線落在紅着眼睛的沈初夏身上,眸色幽深一片,不見光線。

真是只可憐的小貓兒。

開門聲後是沉穩的腳步聲。

秦聿懷撿起地上的外套,輕輕拍了拍後,重新披在了沈初夏的身上。

他低沉的嗓音在寂靜的夜色里,好聽的不像話,「你是南圳的未婚妻?」

沈初夏身體一僵。

不是被看到狼狽的僵硬,而是全然來自面前的男人——秦家最橫行無忌的這位爺。

作為秦老的老來得子,自幼年起,秦聿懷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這也造就了這位爺野性肆意的性子。

擱在十年前,若非是秦家力保,這就是個天天進出局子的主兒。

這些年隨着年齡閱歷的增長,褪去了年少輕狂的稚氣,卓越的經商天賦,讓他身上秦家人的標籤慢慢暗淡,秦聿懷三個字成了他自己身上最閃眼的標籤。

沈初夏從被沈家認回來的第一天起,便不知道聽說了這位爺多少傳奇,也曾在秦家驚鴻一瞥於全家福中窺探過他俊美模樣,只是她心中一直敬重的長輩,他們卻……

「三爺。」沈初夏低垂着眸子,微風吹拂她的裙擺,明明是艷俗的衣着,倒是也能生出幾分耐看來。

十九歲的小姑娘,嫩的可以掐出水來,一身愛人肉,倒是惹人疼惜。

秦聿懷骨節分明的手指抬起她精小的下巴,左右打量了回,「臉沒傷到。」

沈初夏推開他的手,她說:「三爺,您是長輩。」

她試圖擺正兩人之間的關係,或者說,身份。

她沒有問自己被人算計,房間內為什麼出現的人是他。

只想要讓這件事情過去。

長輩?

秦聿懷削薄的唇齒間反覆品讀着這兩個字的深意,「上車,送你去醫院。」

沈初夏:「我沒事,不嚴重。」

秦聿懷睨了她眼,「這裡走出去,少說要一個小時,宴會半個小時散場。」

換而言之,到那時,她的狼狽,會繼續被所有人觀賞。

沈初夏怔了下,在短暫的遲疑後,跟在他身後上了車。

秦聿懷自然落在后座,沈初夏在頓了一下後,選擇了副駕駛。

司機詫異的看了沈初夏一眼,多少女人絞盡腦汁的想要同三爺接近,這還是頭一個放着大好機會不知道好好利用的。

沈初夏站在省醫院門口,盯看着自己的腳尖良久。

直到秦聿懷審視的掃了她一眼:「進來。」

「三爺,江醫生剛剛進了手術室,小姑娘的傷勢由我來負責處理。」一位中年醫生笑呵呵的說道。

秦聿懷微微點頭,就將沈初夏交給了他。

只是——

讓醫生讓江煙去裏面把衣服脫掉的時候,秦三爺頓了下,湛黑的眸子掃了男醫生一眼:「脫衣服?」

醫生笑着解釋:「三爺,醫生眼裡不分男女,這位小姐傷口多在背部,所以……」

秦聿懷:「換個女醫生過來。」

醫生硬着頭皮解釋:「這個點,兩位值班的女醫生都在手術室,臨時調人回來起碼需要一個小時,今天執勤的小護士沒什麼經驗……」

話未說完,就瞧見秦聿懷的眉頭微不可知的皺了下。

「我自己可以處理。」車上悶一路都沒有吭一聲的沈初夏,忽的開口。

秦聿懷瞥了她一眼,淡聲:「背後長了眼睛?」

任誰都能聽出這話里的嘲弄,可偏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