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帝業宏圖
帝業宏圖 連載中

帝業宏圖

來源:google 作者:師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將顏 龍鈞

【亂世爭霸+玄幻+武俠+懸疑+虐戀】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宏圖大志,尤其是在亂世.善良的龍均被人迫害在擎天樹里,卻意外失憶重生,性情大變的他,成了一代妖君,以帝為名,睥睨寰宇,打得神族歲歲朝貢怎料中了連環計,跌落谷底然而,未等他奪回尊位,命運卻將他帶回了擎天樹下肉身又沒了,只剩下個元神,最關切自己的竟然是仇人當前塵往事,一幕幕重現腦海,他的思緒混亂極了......展開

《帝業宏圖》章節試讀:

這武應元真是太暴躁、太不守規矩,且不說這人還留着用呢,他現在算是在顧平手下謀事,顧平還沒說殺,他怎能先殺?

武應元瞥見瞪着自己的眼神里,似有幾分歧視,憤慨道:「似這等不忠不義之人,死不足惜!」

常言背過身去不理睬,等到顧平收攏了人心,要開始審問圖琿才又同他站到了一處。

顧平派人將昏迷的圖琿捆了,綁在營外,然後,將其潑醒當眾審判。

圖琿打死不認,更將罪責推到常言與武應元身上,污衊二人是混入大治國的陳國姦細,苦口婆心地勸誡顧平不要上當。

武應元這才意識到自己殺了那下毒的士兵,確實過於衝動了。

死無對證,如何是好?顧平看了看武應元,又看了看常言。

他雖然掛着將軍的頭銜,但實則不過是個仰仗父蔭、缺乏治軍經驗的關係戶。見場面亂糟糟的,二人又都沒有主意,又急又怒,說了幾句罪證確鑿的話就要把圖琿砍了。

這時,一個好主意浮現在了常言的腦海,他趕忙阻止顧平,將其與武應元帶入帳中,秘密講述自己的妙計。

他們從借來的精兵中,挑選了一個臉生機敏的人,待入夜後,悄悄地將圖琿放走,並把假軍情泄漏給他。

「不行,陳國的士兵再不濟也有幾千人,咱們這裡,算上你們借來的百十個兵,能用的也只有三百。一旦交手必敗無疑,還不如直接將那渾蛋給宰了。」武應元反對。

顧平抿笑着,小聲告訴他還有數百輕騎駐紮在十里外。

「那還勉強,只是敵人真的能上當嗎?」

常言在地上刻下「一試便知」,武應元心存疑慮,但顧平卻十分肯定。

半夜,一蒙面人躡手躡腳地給圖琿鬆了綁,將他救出營地。

「你是何人?為何要救我?」

「我和你是同一種人,身份你無需知曉,你只要知道,在這十里外還有七百輕騎,隨時準備奇襲蒼龍鎮。顧平已經上奏求援,憑藉義王的關係,援兵和糧草至多還有十日便能趕到。我救你是要你去報信,屆時再裡應外合。」

圖琿半信半疑,但他已經走投無路,所以更要格外小心。

「我憑什麼相信你,可有信物?」

蒙面人一拍手,藏在林中的三個同夥嗖地竄了出來,圖琿嚇得後退半步。

「我們的身份,是陳國的機密,你要麼識趣地去傳話,要麼命喪當場!」四個蒙面人一同拔刀,圖琿嚇得雙腿發軟,連汗都不敢擦。

「話我一定帶到,可是能否說的再詳細些?」

「八百輕騎只剩兩日的乾糧,所以最快今夜黎明,最遲明晚,他們一定會有動作。但這並不是最關鍵的,蛟龍郡郡守染上了時疫,十日內是奪取蛟龍郡的絕佳機會。」

圖琿聽後,頓時振奮,「我這就去報信,但後續我們怎麼聯繫?」

「蒼龍嶺第二個彎道,右手邊第一棵樹下有幾塊大石頭,近期的緊要消息我會放在那裡。時候不早了,你快走,誤了軍情,你一家老小都得陪葬。」

「是,是……」圖琿三步並兩步地快速朝蒼龍鎮跑去。

常言和武應元見目的達到,從林中走出,對四人的表現表示讚賞,又派他們將十里外的輕騎都調入營地,準備黎明奇襲。

圖琿緊趕慢趕,終於到達蒼龍鎮,將一切告訴陳國守將朱由。但朱由卻充滿了懷疑,他攻下蒼龍鎮已經有好些時日,卻從未知曉蛟龍郡有自己人。若是知道,就不會苦守在蒼龍鎮等候增援。

「朱將軍,朱將軍,你到底在猶豫什麼?莫非是不相信末將所言?」

圖琿看朱由端着茶盞,一動不動,約莫有一刻鐘那麼長。

「哦,非也,圖將軍為了我陳國萬世基業居功至偉,本將已經命人安排好客房……」

「黎明將至,末將哪裡睡得着?」

「哈哈哈,圖將軍大可放心,區區八百輕騎,若是放在開闊之地,末將還會忌憚幾分,但這是蒼龍鎮,並不適合馬戰。」

圖琿被領着去客房,見一士兵行色匆匆地前來稟報,急忙上前盤問。

「可是有人偷襲?」

「確然如此。」

圖琿心安了,見朱由取了刀,闊步趕往指揮,便跟在一旁。

朱由見敵軍驍勇,暗悔沒有聽圖琿的話,即刻布防,慌忙下令調強弩和弓箭手。

火光中,圖琿見着了常言和武應元,激動的給圖琿介紹。「將軍請看,那兩個便是顧平的得力幫手,一個滿腹詭計的啞巴道士和一個武藝高強的草莽。」

朱由見武應元最是勇猛,於是親自張弓瞄準,常言遠遠地留意到,慌忙撿了顆石子擊中武應元左肩,武應元側身回望,正好避過朱由的暗箭,看見常言使眼色,他便按照計劃倒地,並慘叫一聲。

身旁的士兵趕忙將他扶起,且戰且退,躍上馬背,逃之夭夭。

「將軍,那草莽受了傷,正是乘勝追擊的好機會。活捉了顧平,攻打蛟龍郡勝算可就更大了。」圖琿極力鼓動朱由帶兵前往。

「慢着,容本將想一想。」方才一次遠射,光線又昏暗,朱由實在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射中了。

躊躇間,天空已經放白。

「這可是大好的機會啊!」圖琿在一旁惋惜。

「顧平的援軍不會立即趕到,若是本將真的射中了,晚一時半刻追擊也不會有影響。」

圖琿也不敢表現的過分着急,「這樣吧,稍後末將悄悄前往蒼龍嶺,看看咱們的人有沒有留下什麼消息。」

朱由應允。

常言見朱由的兵沒有追來,便指使人在先前定下的地點埋下假消息。又讓武應元在帳子里裝病,等追兵到了方才可出。

圖琿得了消息並不完全放心,他遠遠地躲在營地外張望,見着帳子里取出一塊又一塊帶血的布條,這才又回去報信。

朱由聽後,起初還是不放心,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射中了,畢竟沒有看清楚,而圖琿所言也不是親眼所見。

「朱將軍,你就不要再猶豫了,好歹那裡只有數百兵卒,就算是付出一點代價,只要捉住了顧平,一切都能彌補回來。」

「顧平,顧平,之前那麼好的機會,你怎麼不把他捉了?」

「末將有難處,他畢竟是義王之子,眾目睽睽之下,末將實在不方便動手。而且,他也不在咱們之前約定的事項之中。」

「罷了,這樣等着也不是辦法,軍中糧草不足,靠那幫酒囊飯袋,全軍上下就只能餓死。」朱由一狠心,決定親自帶兵兩千圍剿顧平。

探子見朱由帶兵而來,快馬回來稟報,武應元依計帶人埋伏在近處彎道兩側的山林里。常言與顧平帶兵正面迎擊,二者形成前後夾擊之勢。

說來也是那朱由太過多疑奸詐所致,他帶兵繞過彎道,看見了顧平簡陋的營地,數百來人,傷兵遍地,竟然還不敢貿動,反倒讓圖琿帶兵身先士卒,自己坐收漁利。

武應躲在林中,見那朱由騎在馬上觀望,距離自己不過數十米的距離,於是乎,輕手輕腳地出了林子,從他的背後殺了過去,敵軍尚未反應過來,他便取了朱由的首級。

彼時,埋伏在林中的士兵一股腦兒衝出,與陣腳大亂的敵軍拼殺。

武應元見顧平不敵圖琿,騎着馬揚着刀,呼喊着威風凜凜地殺來。

圖琿一回頭,見着是他,策馬便逃,武應元不依不饒地緊追,最後將他手刃。

眾人一番苦戰,終於以少勝多,大敗敵軍,乘勝追擊,奪下蒼龍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