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嫡女無霜
嫡女無霜 連載中

嫡女無霜

來源:google 作者:五樓小叮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玉無霜 龍九卿

玉無霜本來是想要好好完成母親遺願的,殺了那些該殺之人的但是忽然有一天,她發現,自己的妹妹是個厲害的,竟然連自己的仇人都胸懷天下這下她不淡定了,她要查清楚自己的仇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這個仇到底該不該報,就在這一步一步中,竟掉入了對方的圈套中玉無霜:「又來了一位,看着像是個聰明的」某人:「要不我替你打發了她」玉無霜:「算了吧,她可是一心要嫁與你為妻的,你忍心打發了?」某人:「為夫心裏眼裡可都是你,不信你看看」說著將嘴伸了過去「不知羞」「我還要八個孩子」「你閉嘴」「我還要跟你親親抱抱舉高高」「你滾吧」展開

《嫡女無霜》章節試讀:

「夫人,人回來了」

「嗯」劉氏靜靜坐在主位上,一手慢慢搓着玉珠,看着門口。

「說罷,把你看到的都跟夫人說清楚」呂媽媽對着小廝嚴肅的說道。

「好的,夫人,我擔心那丫頭髮現,悄悄跟着,看着她去了三皇子府,在府門口將一個東西,有點像是手帕之類的,遞給了三皇子府的人,好似是說了一句十五游湖,後來擔心被看到,就趕緊先離開了。」小廝惶恐的說著,抬頭看了眼呂媽媽。

呂媽媽走上前到劉氏旁邊說道「夫人,這小廝也算機靈,看來是大小姐想約三皇子游湖,派了玉蘭去邀請的」

「嗯,做的不錯,賞吧」劉氏頭也未抬的說道。

呂媽媽眼神示意讓小廝先下去。

「哼,賤蹄子,平時看着乖巧懂事,竟能做出約男子游湖,假惺惺的說什麼身子不適無法成婚,我看是年紀輕輕的學會了欲擒故縱的把戲,果然也是不安分的,既然我知道了,這事情…….」說著劉氏陰沉沉看了呂媽媽一眼,呂媽媽心領神會。

「哼,游湖是嗎」門外來給母親請安的玉欣然聽到了室內的話後停了腳步,手中的手帕都快被揉碎,轉身就走。

這邊玉蘭剛回到院子就調皮的說道「怎麼樣,我演的怎麼樣呀」

「嗯,妥了」

「我們玉蘭最棒了」玉無霜笑吟吟的說完後,看着面色紅紅的玉蘭輕輕笑了起來。

林媽進來打斷了二人 「小姐,呂媽媽來了」

「速度真快。」玉蘭嘀咕道

「大小姐安好,夫人最近得了一株上好的人蔘,說是參湯對身子有益,大小姐不日就要與三皇子成親,特地熬來想來給大小姐補補身子,想是最好不過了。」呂媽媽一臉笑意,殷切的說。

「謝過呂媽媽了,還特地來跑一趟」說著示意玉蘭接過參湯,將參湯一飲而盡。

呂媽媽看到後滿意的笑了笑,「老奴就不打擾了,大小姐好生休息」

看不到呂媽媽的身影了,玉無霜趕緊將參湯催吐了出來。

「小姐這是何必」玉蘭擔憂的給玉無霜遞上一杯茶水,輕輕拍着後背

「無礙,這種時候是不會出什麼大事的,晚上就說身子不適,去幫我請個大夫」玉無霜揉揉眉眼,若不是累贅事情太多,真的不想做這種事情。

回到房間後的玉欣然氣的將桌子上的茶杯全部推到在地,失魂落魄,

「什麼都要和我爭,母親也縱容着,什麼好的都是先緊着她玉無霜,憑什麼這麼好的婚事也要給了那病秧子。」

「既然如此,就休怪我不擇手段了。」

傍晚時分,玉欣瑤來到玉無霜院內,面露愁容,一臉無奈:「姐姐,這個時間來驚擾你,實在是有一個了不得的事情。」

一本正經的樣子讓玉無霜也不禁嚴肅起來「這裡沒有外人,妹妹但說無妨」

玉欣瑤斟酌了一下,猶豫着說道「我知道你們這裡,都講究父母之命,嫡庶有別,本來我也是不該說的,但是為了大姐好,我喜歡親近你,所以我不得不說」

看到玉無霜的示意後,便大膽的說了起來「嗨,說起來我來了這裡後真的很無聊,夫人也不管我,名聲在外,我也受不了什麼苦,我就想着偷摸着出去逛一逛京都,今天,我先是看到玉蘭,風風火火跑出去,本以為是姐姐有事,想去問問,誰知道,我看到一個小廝緊跟着玉蘭出去,我便也追了出去」

說著還大口喝了水,「切,誰知道,跟着回來後才發現竟然是夫人的人,因為怕被發現,我直接溜走了,並未聽到說了什麼,但是,你一定要小心夫人,可能你覺得她是個好的,但是我覺得不是,捧殺。你聽過嗎。」

「玉蘭,給三小姐上點心和茶水」玉無霜吩咐完後,眼神直直的看向了玉欣瑤。

這種過分平靜的眼神惹的玉欣瑤咽了咽口水「姐姐,我是想親近你,自然不會害你,我沒有騙你。」急的玉欣瑤都想發誓來證明自己了。她也想的很清楚了,自己回不去了,那就得向前看,好好在這裡生活,這些人當中,只有玉無霜讓她願意親近,有個姐姐也是好的。

玉無霜竟笑了,溫柔的說,「你是個好的,我知曉。」

「只是你說丞相夫人待我不好?你可知她從來沒有缺過我的銀兩,也從不曾虧待我,更沒有做過傷害我的事情,我身子不好,還一如既往照顧我,為我的婚約出謀劃策,你說一說,是哪裡不好。」玉無霜不露聲色的說著,那般雲淡風輕,安之若泰的樣子看呆了玉欣瑤。她忽然覺得此時的玉無霜周身氣質都變了,明明說的話都聽得懂,怎麼感覺意思不對勁呢。於是趕忙搖搖頭,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就着玉蘭剛剛送進來的鬆餅,喝了口水說「姐姐誒,你知道嗎,我們那裡說世間最大的惡就是縱容,捧殺。看似什麼都滿足你,捧着你,照顧你,就是為了讓你驕縱妄為,最後走向滅亡。」

又試探的撇了一眼玉無霜,看她在凝神思索,於是繼續說道:「母親生養孩子,怎會一味滿足,總是要教養的,若不是姐姐的性子素來安穩,現在指不定是什麼樣子了,所以說姐姐是個有福氣的呢」

「你剛剛說,你到這裡,你們那裡,又是什麼意思?」玉無霜目不轉睛的盯着玉欣瑤。

玉欣瑤眼睛一閉,深深吸了一口氣貌似豁出去般,猛的一睜眼說「姐姐,說了你肯定不會信我,我在上學,只是低血糖暈倒了,醒來就到這裡了,我有她的全部記憶,我甚至有時候都不知道是不是在做夢。」失落的垂眸,她都做好了不被信任的準備了。

忽然一雙柔軟又溫暖的手覆了過來,玉無霜認真的說道「我剛剛細細想了一想,你說的有點道理,我更願意相信你是個好的,你來告訴我這麼多,一定鼓足了很大的勇氣,我更應該感謝你的提醒才對。」

「以後任何事情你可以直接來找我或者林媽,時候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等你有時間了好好給我講講你們那裡的故事,只是那些話以後在外人面前莫要再說。」

「姐姐說的是,欣瑤都懂。」說完衝著玉無霜好一番擠眉弄眼,才離開。

「小姐,這三小姐是什麼意思?」玉蘭覺得有點真假不辨,看着門口三小姐遠去的方向猶豫的說道。

玉無霜看着那盤所剩無幾的糕點,和已經見底的茶水,莫名覺得有些好笑。「無礙,至少目前應當是可以看做自己人」

這幾日,這裡別提有多熱鬧了,玉欣瑤更是開心,像是找到了組織般的日日往玉無霜的院子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