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極品小郎君
大唐極品小郎君 連載中

大唐極品小郎君

來源:google 作者:七彩文鳥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寶寧 來鳳兒

大郎,該吃藥了我去,這情景似曾相識啊!寶大郎看着嬌妻被欺負,奮起打得惡徒滿地找金牙小郎君,你又欺負人家我?沒有的事路見不平一聲吼!那,那是他惹了我英雄救美?不,那個小娘子長得美我怎麼忍心讓她被人糟蹋!面對落魄的家業,寶大郎只能擼起袖子加油干(純種田文,沒有叮,沒有系統,有些稱呼用了後世的,比方說大唐叫廚師為坑飪)展開

《大唐極品小郎君》章節試讀:

「好了,可以開吃了。」

寶寧一聲「令」下,籠屜被打開。

那帶着蔥姜蒜的肉香把在場每個人的食慾勾得滿滿的。

「稍微冷一下再吃,裏面肉餡燙嘴。」

寶寧用竹夾把奇怪的大肉包子們夾到食盒裡放好。

首先夾了一個包子給福伯,福伯趕緊用雙手接住,眼睛有點濕潤了,難道是被灶屋裡的煙氣給熏着了?

然後夾了一個正兒八經的包子遞給鳳娘,當然是寶寧自己包的那種正經貨。

鳳娘眼神里充滿了那種甜甜的愛意。

接着夾一個給菊香,菊香有些不好意思的接着,高大帥氣的小郎君的人真好。

又夾一個給傻笑着的張彪,他看着寶寧永遠是那種傻笑的表情。呵呵的接過包子,然後……一口塞進嘴巴里。

卧槽,豬八戒吃人蔘果?

「真好吃,小郎君,這就叫大肉包子嗎?」

菊香嘴裏塞着香噴噴的肉包子,一邊含糊不清的問。

「鳳娘,你不喜歡吃嗎?」

寶寧看着鳳娘小口小口的咬着包子,以為她不喜歡吃肉包。

「好吃呀,香噴噴的。大郎做的蒸餅是我這輩子吃過最美味的。」

鳳娘嬌羞的回答。

他哪裡知道鳳娘小口小口吃包子是因為矜持,古代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女子吃飯是不能狼吞虎咽。

看大家把手裡的包子吃完了。

「還有呢,大家敞開肚皮吃吧,以後每天都能吃到肉包呢。」

寶寧信心滿滿,唐朝人喜歡肉包這味道,說明酒樓有希望了,自家以後生活有了保障。

「為什麼叫肉包呢?小郎君。這肉餡被包在裏面,不應該叫包肉嗎?」

小丫頭菊香永遠有好奇的問題。

「可能是肉包餅在裏面,稱呼太長,簡化成肉包了吧。」

鳳娘替大郎回答了菊香。

「福伯,你說這個肉包會不會有人吃?」

寶寧知道福伯經常在酒樓里,了解客人們的口味。

「當然有人買,這包着肉的蒸餅,啊,,肉包肯定有很多人喜歡吃。」

福伯有些興奮,沒想到小郎君還有這麼一手。

看着福伯的表情,寶寧更有信心了。

「我怕酒樓只有肉包一種會太單調,可以弄點菜包之類的。」

「菜包?」

「哦,這回我知道了,肯定是蒸餅里放各種蔬菜吧?」

菊香驕傲的昂起小腦袋,眼神里都是炫耀。

鳳娘輕輕的在菊香小鼻子上颳了一下。

「就你聰明,大郎還沒說呢。」

眼睛裏都是柔情的看着大郎。

「嗯,這次菊香沒有說錯。各種蔬菜經過調味也可以做成和肉包一樣美味的包子。」

寶寧又問福伯。

「福伯,唐朝人喜歡吃麵條嗎。」

「小郎君好怪啊,你難道不是大唐的人嗎?」

菊香沒忍住,嘴快。

她怕娘子又刮她鼻子,趕緊用手捂住。

大家看她可愛無邪的樣子笑了起來。

「麵條是不是湯餅?」

鳳娘從字面上猜測。

寶寧心想:鳳娘真是聰明,以後我們肯定有共同語言。

「當然愛吃,麵食可是我們大唐的主食。」

福伯笑眯眯的。

寶寧一聽,這下更好辦了。

趕緊讓福伯揉了一坨沒有發酵的麵糰,裏面加點過濾的草木灰鹼水,這樣的鹼面口感會更好。

讓麵糰醒了一會,然後當著大家的面前,拿出在新東方拉了幾個月面的技術,一會就拉出了細細的麵條。

大家被寶寧那妖嬈的拉麵手法給驚呆了,這比做肉包更讓人驚奇。

福伯一向成熟穩重的人,也禁不住好奇。

「小郎君,你這拉麵的手法只怕是京師里最好的大廚也不過如此吧!」

寶寧讓張彪把水燒開,把拉麵放進去煮熟後撈出來盛在一個大碗里。

然後撒上蔥姜蒜末,鹽巴,淋上醬汁,香油一頓攪拌,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醬拌面出現在眾人面前。

寶寧讓大家都嘗嘗,每個人都說好吃。

寶寧自己親口嘗了嘗,味道還過得去吧,但是總感覺少了點啥。

對咯,少了生抽。

在普遍重口的現代,大部分美食只要澆上一勺生抽,那滋味蹭蹭的往上串。

怎麼辦?生抽暫時沒辦法弄出來。

對了,放點白糖提味吧。

卧槽,白糖唐朝好像也沒有。

「家裡有糖嗎?」

寶寧試着問看家裡有那種糖。

「只有沙糖。」

福伯在櫥櫃里拿出一小罐,打開蓋子,仔細的挑出來一小勺。

寶寧看到那沙糖顏色褐黃褐黃的,有點像紅沙糖。

嘗了一下,嗯,甜甜的。

這古代的沙糖和現代的紅沙糖有啥區別?沒人能告訴他,他也不知道,反正都是甜的。

放了一勺沙糖在醬拌面里,又放了一點食醋。

這味道比剛才帶勁多了。

大家又都吃了點,異口同聲的說確實好吃不少。

不過福伯有些心疼的說。

「小郎君,這醬拌面放糖後就要賣的貴一點才不會虧本。」

「為什麼?」

寶寧有些詫異。

難道這糖很貴?

菊香又快嘴了。

「小郎君,這沙糖很貴的。福伯買這點沙糖是專門給你和娘子兩人喝的。」

「專門?真的很貴嗎?

寶寧真不知道這古代糖有多貴。

「十文錢一兩糖呢。」

菊香撅着小嘴說。

「十文錢一兩糖,好像也不是很貴嘛。」

寶寧有點不在意。

菊香心想:小郎君沒當過家,不知菜米油鹽貴。

「小郎君,這一兩糖能買三十個雞蛋呀。」

三十個雞蛋?寶寧有些傻眼。

這麼算來,一斤沙糖要一百文了。

真的有點貴。

幸虧剛才沒做糖包子,看來唐朝的糖比肉貴多了。

醬拌面里不能放沙糖了。不然一碗面太貴了,就沒有多少人願意吃。

有什麼替代呢?

寶寧又陷入了沉思。

鳳娘知道大郎為醬拌面里放不放沙糖而苦惱,她心裏也有點着急。

試探的問寶寧。

「大郎,這湯餅里非要放糖么?」

她的問話把寶寧從沉思中拉回來。

「也不是非要放糖在醬拌面里,只不過目前沒有雞精,生抽之類的提鮮佐料,如果不放點糖進去,味道要差很多。」

「那意思只要放點有甜味的進去就可以了?」

鳳娘接着問。

一時寶寧沒有理解鳳娘的意思。

「好像是的,甜味能提鮮。」

「那用飴糖代替應該可以吧。」

鳳娘不知道這個提議可行不。

「飴糖?你是說麥芽糖之類的嗎?」

寶寧沒等鳳娘回答,接着又問。

「飴糖貴不貴?」

價格才是寶寧關心的。

糖太貴了,成本上去了。

「呃,這個……」

鳳娘不知道如何回答,眼光看着福伯和菊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