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大齊風華
大齊風華 連載中

大齊風華

來源:google 作者:紅樓傾城月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子陽 燕瀾

燕瀾當朝四十年兩做宰相,為人兩袖清風,終身清廉,公正不阿!永遠把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可在朝堂中過於清白就是一種罪過,有不少貪污官員把他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由於他本人不善言辭,最終把柄還是給亂臣賊子抓住了,從堂堂一品官員,被貶之後,做了一個縣令,這可真是從山頂跌落到低谷,可他依然自樂展開

《大齊風華》章節試讀:

李子陽還是不放心的說:「明的,大人自然是不懼,我怕他們來暗的,到時候可怎麼辦啊!」

「你的意思是說朝堂那些死敵,會暗地裡給我使絆子?你多慮了,他們只是覺得我耽誤他們發財的美夢,我現在就是一個小小的縣令,他們還不至於置我於死地。」燕瀾滿不在乎的說。

「車夫,大概還有多久才能到彭德縣呢?」燕瀾已經略顯疲憊。

馬夫大聲道:「回大人的話,大概還需要四個時辰就能到,你是要找個客棧歇歇腳嗎?」

燕瀾:「小兄弟,今晚你辛苦一下,咱們今晚就不休息了。」

馬夫很是不情願:「大人我辛苦點倒沒什麼,就怕晚上有山賊。」

燕瀾對他說:「這裡是官道怎麼會有賊呢?你們放心好了,我給你雙倍的馬車錢。」

「得嘞,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車夫一聽雙倍的賞錢,心裏樂的美滋滋的。

燕瀾看向李子陽:「子陽啊,錢這個東西當真是好使啊!」

「大人有句話說得好,有錢能使鬼推磨。」

燕瀾笑而不語。

彭德縣地界。

馬夫看向車裡:「二位大人咱們到彭德縣了。」

燕瀾拿出兜里唯一的一兩銀子,對車夫說:「辛苦了,這錢你拿着回去吧。」

「謝大人!小人這就回去了。」車夫覺得這一趟太值了。

「子陽,距離天亮還要三個時辰,咱們找個百姓家借宿一宿。」燕瀾看着天色。

「大人,那戶人家的蠟燭還沒熄滅,不如我們今晚上就去那住一宿吧。」李子陽指着一不遠處的房子。

「好,我們今晚就在那歇腳,明天正式上任。」

燕瀾和李子陽來到門前,燕瀾準備敲門。

「碰碰碰。」

「來了,大晚上的不睡覺嗎?」

裏面傳來一個老婦人的聲音。

燕瀾:「這老人家的聲音聽起來怎麼像是大哭一場,彷彿是受到不公平的對待聲音里充滿了委屈。」

當老婦人打開門,燕瀾看到她時,她的雙眼前一片血絲,滿頭白髮。

聲音很是沙啞:「你們二位大晚上來我這裡幹嘛?我都說了,我認命了!再也不告官了,難道你們還要趕盡殺絕嗎?就不能給我留一條活路嗎?」老婦人大吼。

「老人家你不要誤會,我是你們彭德縣新上任的縣令,你有什麼冤屈,不妨對我說出來,我一定為你主持公道。」燕瀾這老婦人好像受到天大的冤屈。

老婦人怒氣沖沖「你們官官相護,我再也信你們這群畜牲!」

「老人家你可以相信我一次,我一定給你主持公道。」燕瀾眼神堅定,欺負老百姓算什麼本事。

「好!反正我就一條賤命!我再相信你們一次,吳地主看上了我兒媳婦,為了除掉我兒子,他給衙門塞了不少銀子,把我兒子在大堂上活活打死,我老頭子去找他們理論他們居然說他破壞朝堂規矩把他也給抓了起來,我兒媳婦也被他們給強佔了,如今我家裡只剩我和我不足三歲的小孫子,青天大老爺,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老婦人越說越委屈最後嘩嘩大哭。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我明天一定要法辦他們讓他們血債血償!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們這是在挑戰我的底線,貪財就算了,欺負老百姓算什麼本事?」燕瀾越聽越憤怒。

「他就是一群畜牲!」李子陽也覺得這個老婦人太可憐了,兒子已經不在人世老伴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燕瀾對老婦人說:「今天色已晚能否讓我二人在這歇一歇,你放心燕某一定為你討個公道。」

老婦人急忙說:「二位大人請進,兩位大人如果能幫民女討回公道,我下輩子就是做牛做馬也要報答大人。」

燕瀾心裏很不是滋味,這些村霸欺負百姓雖說當地父母官不作為,但是燕瀾可是一國宰相,位高權重,還是朝廷不作為導致這些流氓無賴越發猖獗!

燕瀾無奈的說道:「燕某慚愧,如果有來生我給你當牛做馬,你兒子再也回不來了,是我對不起你。」說完燕瀾直接跪了下去。

「大人,你這是幹嘛!你趕緊起來,冤有頭債有主!我雖然只是一介草民但我明白道理,你快起來,我不怪你。」老婦人急得不行。

燕瀾站了起來,他根本就無顏面對眼前這個中年女子,孩子丈夫這些人真的該死,如果不能法辦他們,對不起民心!

婦女看燕瀾臉色凝重:「大人你先進屋休息吧,我去給你們準備茶水。」

燕瀾急忙阻止她:「不用,大姐你去歇着吧,不必再為我倆忙活,本來今晚上就已經夠不好意思了,怎可再勞煩你。」

燕瀾和李子陽回到了裡屋。

「子陽你說說這叫什麼事?欺人太甚!明天無論如何我都要替天行道。」燕瀾怒氣沖沖。

「民不和管斗,這個大姐也真的是太可憐了,可我們剛來這個地界,就和這裡的地主老財鬧翻臉,恐怕對我們今後不利,而且我倆孤立無援,萬一把人逼急了,狗急跳牆起步麻煩。」李子陽覺得應該先培養自己的勢力。

「公道自在人心,我就不信整個衙門全是畜牲,利用這個正好來測一測,哪些是人,哪些是畜牲。」燕瀾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李子陽不再說話,因為他知道燕瀾做事向來有九成的把握。

燕瀾一夜無夢,第二天醒來神清氣爽,彷彿不像是發配,倒是像走馬上任。

燕瀾看向旁邊的還在睡覺的李子陽用手拍了拍他的臉:「子陽該醒了,年紀輕輕怎麼能睡懶覺呢。」

李子陽慢吞吞的從床上爬起來:「大人我們今天早上該怎麼辦?」

「清除這裡的寄生蟲!」燕瀾臉色暗了下來。

李子陽:「可是如果不讓寄生蟲吸血,逼急了可是會咬人的!」

「一群地痞無賴,還能掀起多大風浪。」燕瀾根本就沒有把這小縣城的坐地虎放在眼裡。

「洗把臉,帶上老婦人咱們這就去會會他們。」燕瀾接著說。

燕瀾來到老婦人的房間,他用手輕輕的敲門:「大姐,你醒了嗎?」

「燕大人啊,你進來吧。」

燕瀾看着眼前的婦人,眼睛紅紅的彷彿每天都在以淚洗面,這到底是受了多大冤屈!

「大姐,你收拾收拾咱們這就出發吧,燕某一定幫你討個公道。」燕瀾越看越難受。

「不急,你先吃點東西吧。」

燕瀾實在是無心吃飯:「大姐,你不要忙活了,咱們這就出發吧。」

老婦人眼裡閃着淚花:「大人請你一定不要讓我失望啊!我已經承受不住打擊了。」

燕瀾一言不發,他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安慰眼前這個年近半百的老人,白髮人送黑髮人,世間最大的疾苦,莫過如此!

燕瀾三人徒步來到彭德縣的衙門,看的門口的小卒正在坐着睡覺,燕瀾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後背:「該醒醒了,準備升堂!」

小卒滿臉憤怒的大吼:「你是誰啊!打擾我睡覺信不信我打死你!」小卒伸手就要襲擊燕瀾。

李子陽二話沒說,上去狠狠的抓住他的手,疼的他嗷嗷叫:「疼……疼,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趕緊鬆開我的手。」

「子陽放了他。」燕瀾看向李子陽。

「爪子給我老實點,下次再敢無理信不信我廢了你的手!」李子陽惡狠狠看着他。

「知道了,大人你趕緊鬆手吧,疼死我了。」

李子陽冷冷的看向他把手鬆開了。

燕瀾上前問他:「小兄弟,在家睡覺多舒服,為什麼要在這裡呢?」

小卒無奈的說:「你以為我想啊!縣令大老爺昨天辭官回老家了,副縣令本來陞官,已經是十拿九穩,可偏偏朝廷這時候又派了一位縣令,他讓我在此給他一個下馬威。」

燕瀾覺得有意思,笑着問道:「這位副縣令為人如何?」

小卒沒好氣的說:「你想聽屁話,還是實話?」

李子陽怒道:「你什麼意思?」

燕瀾讓他稍安勿躁:「小兄弟,二者有什麼區別嗎?」

「當然有了,屁話就是他為官公正是老百姓愛戴的父母官。」小卒覺得眼前這個人是個傻子。

燕瀾接着問:「實話呢?」

「哈哈哈!」小卒實在是忍不住笑了起來:「我要是說了,我頭上這顆腦袋早就掉地上了。」

燕瀾從兜里拿出一兩銀子:「這兩銀子買你一句實話,你看夠嗎?」

「夠!太夠了,我就是不要這顆腦袋這兩銀子我也要賺。」小卒兩眼放光。

燕瀾:「說吧,把你知道的說出來,它就是你的了。」

「副縣令這個人,他就是一個妥妥的畜牲!欺負老百姓的事沒少干,他斷案看的不是證據而是銀子,只要你有錢你在這個彭德縣就可以橫着走。」小卒也對當地的父母官忍無可忍,可他人微言輕又有什麼用?

「我們這裡有句話,案子天天有,公正還得看錢說!」

燕瀾聽完之後把手裡的銀子給了他:「升堂!」

「怎麼升堂?當官的還在家裡享福呢!」小卒越來越覺得眼前這個人是個傻子。

燕瀾:「我就是朝廷委派的新縣令,你剛才說的都將成為朝堂證供。」

小卒嚇得立馬把手裡的銀子給了他!「你這個錢我不要了,你就當我剛才放了一個屁。」

燕瀾笑着說:「這錢你不要也不行,你已經上了我的船想要脫身恐怕沒有那麼容易吧。」

「大人你放過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可不能年紀輕輕的就沒命了!」小卒現在已經被嚇的不知如何是好。

燕瀾看他這個樣子就頭疼:「你怕什麼?他是副縣令,我是正縣令官大一級壓死人,有我在你後面給你撐腰呢!」

小卒:「大老爺啊!你有所不知,這傢伙在上頭有人罩着,我勸你還是不要和他作對了。」

燕瀾笑道:「官場上誰還沒有幾個兄弟,你知道我背後是誰?」

小卒心一橫:「難不成你上面的人,是萬歲爺!」

燕瀾笑道:「聰明,這下你沒什麼好顧慮的吧?」

「好!我這就擊鼓升堂!你可千萬不要拿我開涮。」小卒現在已經破罐子破摔!

「咚咚咚!升堂!新縣令今天來上任,大家都來迎接一下!」

衙門當差的人都陸續趕來,後面還跟着一群地主老財,後面還有家丁抬着箱子,想必裏面裝的一定是銀子,新縣令上任第一天都來混個臉熟。

燕瀾看着眼前這百十來號人:「李子陽把萬歲爺的聖旨,拿出來給他們讀讀!」

李子陽拿着手裡的聖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燕瀾勤勉柔順,雍和公正,雄才大略,即冊封為彭德縣令,欽此!」

燕瀾看向眾人,你們為何不下跪!

一個身穿官服,體態臃腫兩眼無神的看向燕瀾:「縣令大人,我們都是鄉下人,哪見過這種東西。」

燕瀾看着他:「你是誰?」

「我是這裡的副縣令,你多多關照咱們以後就是同僚了。」

「畜牲!」老婦人看着眼前的人,再也忍不住的大罵道!

「哪裡來的刁民!衙門豈是你能胡鬧的地方,把他給我趕出去!」副縣令對手底下的人,下達命令。

「我看誰敢!」燕瀾準備主持公道。

「你不要以為你是上面派下來的縣令,我告訴你我可是彭德縣的土皇帝,你以後給我老實點不然有你好果子吃。」他根本沒把燕瀾放在眼裡!

燕瀾怒道:「你有幾個腦袋?你這可是以下犯上,李子陽給我拿下他!」

李子陽出手迅速,二話沒說就把這副縣令給牢牢控制!

「我告訴你,我上面有人罩着,識相點趕緊把我放了,不然我讓你們吃牢飯!」

燕瀾準備蓋棺定論:「明天午時三刻,當眾問斬!」

「你敢!老子是朝廷命官你沒有權力斬我!」他根本不相信燕瀾敢斬他!

「你一個小小的芝麻官,告訴你們連正三品只要讓我抓到把柄我說砍就砍,你們最好掂量掂量,還有你們在此這些人剛才都沒跪接聖旨,這可是誅九族的大罪!」燕瀾要給在場的人,來一個殺雞儆猴!

全場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燕瀾看向在場的抬箱子的苦力:「你們主子,做沒做過虧心事,放心大膽的說出來,我向你們保證我燕瀾對得起頭上這四個大字!」

「明鏡高懸!」

在場所有人都不敢開口說話,沒有人願意做這個出頭鳥。

燕瀾看向一旁的箱子:「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只要有人敢大膽的說,這箱子裏面裝的,就是他的了,只限一人,我說話算話!」

在巨大的誘惑下,一個青壯年終於頂不住誘惑:「我家主子,看上老王頭的女兒,把人家給強佔了,把老王頭活活打死!」

「你放屁,大人你可不能聽這個下人的一面之詞!」趙地主站不住了!

燕瀾說道:「是不是胡說本官自會調查,來人把他先關在牢里!」

燕瀾看向青壯年:「你如果敢冤枉好人,本官可不會輕饒你!」

「他?好人?大老爺,這個事在我們這裡人盡皆知,草民可不敢胡說八道!」

燕瀾笑道:「這裡的箱子,你隨便挑一個吧!」

白花花的銀子,眾人看了都眼紅的不行,地主們卻人人自危,暗地裡給自己奴才使眼色。

燕瀾看向李子陽:「子陽啊,把一個箱子打開吧。」

燕瀾看向眾人:「大家都看到了吧,白花花的銀子眼饞吧?只要你們再把他們的黑料說出來,說一個就可以帶走一兩銀子,說十個就是十兩!」

所有人再也忍不住了,把自家主子做過的壞事,一股腦的都說了出來。

來了二十多個地主一個沒拉下,統統被關了進去了!

燕瀾看向說:「對我這個縣令還算滿意么?」

「滿意!太滿意了。」眾人看着自己手裡的銀子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呢。

燕瀾覺得自己的想要的效果達到了:「大家都回去吧,明天我在這裡實行新政策,感興趣的可以來聽一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