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刀不留行
刀不留行 連載中

刀不留行

來源:google 作者:三保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三保 葉一南 武俠修真

一把聽風刀,一套落雪斬,一位少年傳奇的一生報仇,身世,欺騙,背叛天高雪冷殺人天,一刀了解煩人愁天下我不要,我要的就是那自由自在!展開

《刀不留行》章節試讀:

「宰了我?就憑你手中拿着把破柴刀,半隻腳已經快入土的老傢伙?」

南宮軒放下酒罈,揮了揮衣袖,饒有興趣地看着這位蒙面大爺。

他全身髒兮兮的,天藍色的衣服上有不少補丁,完全看不出來是一個武藝高強之輩,和傳統意義上刺客的標準也完全不搭邊,說他是街邊乞丐還差不多。

「呵呵,主要還是您比較臟,可能您身上的血都是髒的,小老兒本不想動手,可惜我不出手,會髒了我家少爺的手。」

南宮軒仰天長笑,彷彿聽到這天下最有趣的笑話,心中不免升起些許滑稽的感覺。

作為未來的邊關城城主,居然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胡言說殺他,並且還是一個半百以上的老人,這難道不是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話嗎!

「還少爺?!我看你這蒙面的無膽鼠類,能近我身一尺之地再說吧。」

只見南宮軒提起雙手拍了兩下。

巴掌之聲剛落下,老人四周數道寒光大作!無數淬毒暗器向他身上打來!

叮叮叮一陣密集的發射聲響起,如雨點一樣的暗器向他射來的同時,他居然一動也沒動。

更神奇的是當暗器剛離老人半尺不到時,便莫名其妙的四處散落在地上。

「以為在暗處我就看不到了嗎?道爺我是老了,可並非老眼昏花。」

老人把手中柴刀扔了出去,突然幾聲慘叫響起,幾名躲在暗處發射暗器之人的身體竟然被飛過來的柴刀斬成兩截,還有一人頭顱被挑起飛到半空中,血花四處飆射!

柴刀不曾停止,破空而起,彷彿有生命力般砍入最後一位的腋下。

唰唰兩聲,這人的兩隻胳膊已經像蓮藕一樣脆弱,剝離了自己的身體,掉在地上,還輕輕地彈了兩下。

而後柴刀又像迴旋鏢一樣重新飛回老人這邊。

最後停留在老人胸前,在空中靜止不動。

此番一擊,瞬間殺掉4人,這等實力對南宮軒而言簡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以氣御物!你到底是何等境界!!」

此時的南宮軒終於開始緊張起來,汗水瞬間打**他的內服。

「殺你足夠了,不過我不太想那麼快地殺死你,應該稍微慢一點才好。」

他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在剛進這裡的時候,在宅院門口旁有一棵大樹,樹上連擺弄着一條粗壯的鎖鏈,每個鎖鏈下方都吊著一具的乾屍,每具乾屍上還細緻分明的放上粗鹽。

看上去掛在上面已經有一段時日了,如此風乾,早已化作了「柴肉。」

如此喪心病狂之舉,真是無量天尊都有火!必須好好折磨這惡鬼不可,讓他後悔來這人世間一趟。

老人雙指輕輕一揮,柴刀便向南宮軒沖了過去。

南宮軒見柴刀來勢極快,連忙從地上撿起一個酒罈扔了過來。

嘣!一聲巨響,酒罈瞬間爆裂開來。

嗖的一下,只見一根長條細劍向老人沖了過來,原來南宮軒早就在袖口藏了一把兵刃,剛才柴刀打酒罈的瞬間,南宮軒就抽出細劍一劍刺來,可惜在離老人三步距離的時候,又被空中的柴刀迴旋反砍給逼了回去。

「看不出你這邊關惡鬼,居然有着接近小宗師的實力,在你這個年紀還算是有些本事的,可惜啊,人面獸心,死不足惜!」

南宮軒揮了揮手中細劍。

「既然是前輩,單單憑您這御物的功夫絕對是宗師級的高手,來殺我這樣的小輩,不覺得丟臉嗎!」

南宮軒高高躍起一劍刺來,柴刀在一股玄妙的氣息中殺氣暴漲,在風中輕擺,似乎肉眼都能見到。

眼前這人他根本不算是人,老人不想再與畜生多說一句。

和他每說一句話就是髒了自己的心。

細劍與柴刀在空中相交,發出陣陣嗡鳴之聲。

南宮軒出劍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劍意不俗,可柴刀這種廢鐵一般的存在,就像一把仙劍一樣在他周圍纏繞,把他的劍意撕得稀爛。

「必須擊退這一把柴刀,要不然我根本走不掉。」

南宮軒把心一橫使出迄今為止最強的力量,整把細劍爆發出劍芒,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沖向柴刀。

這一劍速度之快,可以用誇張來形容,假如柴刀是一個人的話,那這一劍就是刺向他的咽喉。

細劍刺到柴刀的刀身,看上去有些往後退的鬆動,可南宮軒並沒有高興,因為那不是擊退的感覺,反而是感覺刺到了空氣上。

「白痴!」

始終沒動過一下的老人,蔑視地搖搖頭。

南宮軒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刺進去的不過是柴刀的一道殘影。

一股肉眼可見冒着血色氣息的柴刀出現在了南宮軒的身後,那股死亡之氣即便是普通人都感受得到。

南宮軒大驚,正欲轉身防禦,可為時已晚,柴刀在他周身旋轉而起。

嗖的一下,南宮軒的雙手雙腳多出了幾道血痕,他再也拿不住細劍,最終掉在了地上,他的手筋腳筋已經被割破。

就算這次能活命,以後也是一名廢人。

撲通一聲,南宮軒整個身體重重的癱倒在地上,他眼睛瞪得老大,簡直不敢相信剛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蒙面老人看了一眼地上的他,淡然說道。

「現在我們開始吧!」

他雙指向下一擺,柴刀就像得到命令一般,俯衝而下。

嗖嗖嗖,好幾道割破東西的聲音。

「啊~啊啊!住手!前輩手下留情!啊~啊!我求您啦!!」

一股血腥之氣慢慢在場間散開,只見南宮軒滿身是血,身上披着的梁國服飾早就被血浸透,沒有了剛才瀟洒寫意的感覺,到處都是被柴刀割破的傷痕。

蒙面老人稍微走近了他幾步,他脫去他的面巾,露出滿臉的麻子斑點和那詭異的笑容。

「我剛剛想起,有一回聽普度那禿子說起過,你們父子二人除了私底下乾的那檔子壞事兒,最喜歡服用自製邪葯,還自詡功效奇佳,你現在流血這麼快,這個時候吃了會怎麼樣呢?」

老李頭笑嘻嘻地把手伸進南宮軒的懷裡,果然摸出了一個紅色小藥瓶。

他從瓶子里把全部的白色粉末倒在手上,另外一隻手托住南宮軒的下巴,迫使他張開了嘴巴,一推就把藥粉塞進了他的嘴裏,並捂住他的嘴巴不能把藥粉吐出來。

南宮軒本想吐出來,可是被老李頭捂得死死的,根本吐不出來,那藥粉只得隨着他的喉嚨鑽進了胃裡。

不一會兒,南宮軒整個人的身體青筋爆起,眼神瞳孔瞬間放大,由於不能動彈,只有頭部擺來擺去,嘴裏不停地叫喊道。

「老頭兒!快給送我去那溫柔鄉!你要什麼我都給你!!」

漸漸的南宮軒全身居然散發出了紅色的蒸汽,雙眼更是流出血來,身上的傷口隨着他血脈的張開,滋的一下,血流得更加急促起來。

南宮軒此時就像一條狗一樣,不!應該是連條狗都不如。

「求求你!快給我找來泄火!我願意什麼都給你!不!快殺了我吧!」

老李頭看着他如一塊腐肉般一樣,雖然臉上仍是笑嘻嘻的,可是兩隻眼睛已經露出了噁心。

「呵呵,這才對嘛,畜牲就該有個畜牲的死法。」

說完,老李頭轉身就走,還在空中的柴刀就像沒有了生命一般,哐當一聲,掉在地上,也徹底成了一件死物。

就在這時,西邊爆發出一陣聲響,看樣子是西郊的位置。

老李頭抬眼看了看,悠然說道。

「年少自詡不平常,他日可平青雲志,少爺啊!從今往後,江湖上會流傳一個傳說,一把聽風刀,一招落雪斬,呵呵!那是屬於您的傳說!」

說著說著,老李頭的眼睛裏充滿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