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當時明月好
當時明月好 連載中

當時明月好

來源:google 作者:紫陌飛羽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凌風 南宮宸 武俠修真

江湖是非,朝廷紛爭,他都不想捲入其中,他是隱於荒野,神秘難尋的陌神醫,淡泊如他,可自從遇上那個單純又狠毒的小丫頭,他竟一點辦法都沒有,她百毒不侵,用毒出神入化,當涉世未深的她一腳踏入這雲波詭譎的江湖,武林風雨撲面而至,而他只想護她安好此間山河萬里,當時明月,我只想與你攜手江湖她微微一笑:「我的毒天下無人能解」他雲淡風輕「此毒可解」她目瞪口呆「別走,我要賴上你!」一個嬌縱單純的小姑娘和高冷出塵的隱世神醫的故事展開

《當時明月好》章節試讀:

昏睡中的万俟玥一直覺得全身都抬不起來,體內的真氣來回竄動,使她根本沒有睜開眼的力氣,隱隱約約,耳邊飄散開一陣簫聲,很舒服的曲調,爾後她又沉沉地睡過去。

等她醒來的時候,太陽已經高高掛起了,她揉揉眼睛,伸伸懶腰下了床,真是不可思議,昨日她的胸口還疼得要命,今天竟什麼事都沒有了,甚至身體比以前更輕盈了許多。

「因禍得福啊。」万俟玥隨手拿過桌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漱口,之後她掃視了一眼房間各個角落,興沖沖地跑出去,「那個,村夫,你在哪兒,我餓死了。」

她特地跑到隔壁陌阡陵的房間門口叫嚷,叫了一會見沒人應答,她耐不住忄生子,推門進去了,可連半個人影都沒見着。

「姑娘,不用叫了,和你一起的那位客官一大早就出門了,他讓我跟你說,他出去有事,叫你醒了去樓下吃飯。」被万俟玥大聲叫喚而引來的店小二在門口說道。

又出門啦?万俟玥在心裏嘀咕了一句,除了賣草藥給藥鋪,他還能幹些什麼,真搞不懂他,看他身手,武功應該還算不錯,怎麼就不去闖闖江湖噹噹大俠呢。她可是一直都很期待呢。

見不到他的万俟玥莫名的焦躁,她可等不了,奔下樓,順手在飯桌上撈了兩把花生,身形輕巧地跑出了客棧,反正她獃著無聊,還不如一家家藥鋪去找找看,說不定就能和他來個不期而遇。一想到陌阡陵挽着衣袖,背着那隻簍筐,那個她一眼就可以認出來的背影。她的嘴角就抑制不住地彎了起來,感覺很暖很暖,心裏滿滿的開心。

「哎呦——」一旁有人用手撫了撫額頭,厲聲說道,「是誰,哪個缺德的亂扔花生殼啊,看大爺我怎麼教訓他。」

聽到那種尖利的聲音,正嚼吧着花生的万俟玥停下腳步,側目看過去,只見一個穿戴闊氣的公子哥正生氣地盯住她,三角眼微微眯了起來,不知怎麼,就讓她想到了小黑的眼睛,不過小黑的眼睛比他好看多了,是墨綠色的,像綠寶石一樣。

公子哥大搖大擺地走向她,身後跟了一群僕人,看上去個個都凶神惡煞的。

「幹嘛,不過是扔了你一下,有必要興師動眾的嗎?」万俟玥本來還是有一點不好意思的,畢竟是她先扔的花生殼,可是這人一副兇巴巴的樣子,看着真的很欠扁。

「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揚州首富徐景升的兒子徐子安,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知道惹到我的後果是什麼嗎?」徐子安趾高氣昂地揮揮手,身後的僕人立刻點頭哈腰地拿出扇子,替他扇風。

「我只知道你要是惹到我,肯定沒好下場。」万俟玥嗤之以鼻。

「哈哈哈哈,這真是我這輩子聽到過最好笑的笑話了,就憑你,也敢跟我斗?」徐子安笑得張狂,用手摸了摸脖子上掛滿得寶石項鏈,上下打量了万俟玥一番,還算有點姿色,接着他晃了晃伸出來的兩根手指,「給你兩條路,第一,賠償給我一千兩銀子,第二嘛,乖乖回去做我……哎,我有幾位妾侍了?」他回頭問旁邊的僕人。

「回公子的話,您已經有七十二位妾侍了。」僕人回答得畢恭畢敬,臉色儘是諂媚之意。

「恩,要麼就做我第七十三位妾侍。」徐子安沖万俟玥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

「七十三位?我告訴你要我當你娘我都不願意,我平生最厭惡的就是你這樣的人了。」万俟玥習慣忄生地抬了抬手,白皙小手上,尾戒在陽光的反射下,晃出刺眼的白光。

「你……敬酒不吃吃罰酒!來人給我架起來!」徐子安第一次碰見敢頂撞他的女人,一下來氣了,非得給她點顏色瞧瞧不可。

僕人們一擁而上,万俟玥又怎會給他們抓到,她敏捷地閃身,在他們背後輕點,這回她可一點都不心軟,用的皆是見血封喉。

那些人身體一震,像是被點穴般地定住了,僵直了身體,万俟玥拍拍手,從他們中走出來,緩緩靠近面前一臉驚訝的男子,只一會兒,那些人筆直地倒下去,再沒有任何動靜,周圍似乎染上了一層陰森森的冷意。

「現在你覺得是誰把誰架起來?」万俟玥踮踮腳尖,一把扯過他的衣領,挑釁地開口。

「我……我……」徐子安不知所措起來,萬分沒想到這丫頭還有這一手。

未等万俟玥做出下一個舉動,半抬在空中的手就被往後的一個力量一拉,退後了好幾步,淡淡青草香,不用看,她便知道是陌阡陵來了。

「為什麼不在客棧好好獃着?」陌阡陵的臉色較之以往嚴肅了許多,他細細地打量過倒在地上的那些人,腦海中一個個片段閃過,這丫頭定和當年的罌粟仙子云翾冉有關,如今看來,他之前的猜想是對的,那枚尾戒絕不能再戴在她的手上了。

「我過來找你嘛,誰知道會遇到那麼多不可理喻的人。」万俟玥被他捏住的手腕微微有些發疼。

「你……才不可理喻,我,我告訴你,你殺了我這麼多家丁,就算……我放過你,官府也不會放過你的!」徐子安趕緊躲到小攤後面,探出一個頭,沖万俟玥叫嚷。

万俟玥側了側身,不搭理他。

而陌阡陵臉色卻凝重了幾分,她惹出的事真是一件比一件麻煩了,要是官府插手,勢必會對他以後的行事更加不方便。但這些人命……他不能容許再發生第二次。

陌阡陵鬆開手,朝徐子安走過去,徐子安則愣愣地看着他,這般氣勢着實嚇到他了,他顫着聲音道,「你們到底……什麼人?」

陌阡陵對他微微一笑,眉宇間帶着常人沒有的英氣,俯身答道,「皇族。」

徐子安聽聞,驚愣間對上陌阡陵平和的目光,急切地想要從中看出些什麼來,可惜他盯了許久,也沒有發現絲毫破綻,不禁反問道,「你有證據讓我相信嘛?好歹我也是見過場面的人,可不會三言兩語就被你糊弄。」

「既然這麼說,那麼你應該認得它。」陌阡陵從腰間取出一塊牌子,黃金質地,看上去十分貴重,不過徐子安已沒有心思去觀摩,他的視線灼灼地被定在了牌上,上面用有特別的雕刻技術鐫刻的兩字——南昭。

「南昭?!你是?!」徐子安忽覺站立不穩,原本萎靡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哆哆嗦嗦地往攤子裏面靠去,才致於沒有倒下。

「徐景升和揚州官府是怎樣友好的關係,我想你比我更加清楚,若不想把這事鬧大,你回去替我轉告你父親一句,最好趁早收手,還有今天的事,你知道該怎麼做吧?」陌阡陵的聲音稍稍凌厲了些,他收好牌子,轉身離開,甚至沒有看万俟玥一眼,獨自往客棧的方向去了。

見陌阡陵離去,徐子安終是沒忍住,倒在了地上,而万俟玥則是一直望着望着,她不清楚陌阡陵對那人說了什麼,看他漸行漸遠的身影,她的心中湧上了一絲苦澀,這次自己是真的惹他生氣了吧?難過地低下頭,看地上的屍體愈發覺得刺眼,要是……知道他會不理她,她一定不會那麼不留餘地的。

「阡……你等等我啊。」万俟玥小跑到他跟前,低着頭,悶悶地說了一句,「對不起,我又給你惹麻煩了。」

「看來你還是不知道你錯在哪兒。」陌阡陵繞過她,準備繼續前行。

「我不就是殺了幾個壞人,你要因為這樣,打算扔下我了嗎?」万俟玥和他處了那麼久,自然知道他的軟肋,於是她帶着哭腔輕輕扯住了他的袖子。

「人命在你眼裡一點都不重要麼?即使是壞人也會有幡然醒悟的時候,你為什麼小小年紀竟如此……」陌阡陵怒了,他甩開她握過來的小手,偏過頭去。

「竟如此殘忍是嗎,你就這樣認為我?」万俟玥被甩開的手僵在了半空,隱隱作痛,可是連她都不清楚到底痛在了哪裡,眼前似乎有些氤氳模糊了。

「怎麼哭了?」餘光掠過,陌阡陵看到了她臉上的淚痕,心不知為何又開始心疼她了,扳過她的肩膀,細細地擦掉她的眼淚。

「都是你,都是你!」誰叫你不理我的!我以後保證不亂殺人了,你不要丟下我好不好,我好難過好難過,現在我只有你了……我沒有地方可去……我不是故意要殺人的……」万俟玥越說越激動,最後索忄生哭得更大聲了,不管任何形象地衝著陌阡陵宣洩一直壓抑的痛苦,娘親不在身邊,師父也離開她了,她真的只有一個人了。

「我沒有說要丟下你,我一直會在你身邊,不過你真的要答應我,不許殺人。」看她如此傷心,陌阡陵早消了怒氣,輕攬着她,自然地拍拍她的後背安慰她,雖然不知道在她身上發生過什麼,但他大約還是能猜到一些,想必現在只剩她一人,孤獨無依的,陌阡陵不由心中一痛,她失去了親人,一人在這江湖中,難免對人……對人會過於警惕……不怪她吧?

過了一會兒,万俟玥抬頭,含着眼淚乖巧地點了點頭。

「好,我原諒你,但是,你手上這尾戒我是不會同意你再戴了,從今開始,我替你保管着它。」陌阡陵見她臉色好了許多,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尾戒輕巧地被取了下來。

「幹什麼,幹什麼,我不准你搶我的尾戒。」万俟玥立刻反應過來,心急地想要回尾戒。

「只是暫時替你收着,等你表現好了,再給你。」陌阡陵的口氣儼然帶着幾分不容抗拒。

「萬一你騙人怎麼辦?」万俟玥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的手,搗弄了一番,耷拉下腦袋作垂頭喪氣狀,「這是師父留給我唯一的東西了。」

「無論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給你,它有什麼作用,我很清楚。」陌阡陵掙開她的手,尾戒划過,精準地落入他背後的簍筐里。

「哎……你小心點。」万俟玥低低地叫了一聲,生怕他誤打開其間的暗格,裏面有什麼樣的毒她深知,就算他的醫術再高明,也不可能知道如何解見血封喉的毒吧?

「我是為你好,以後不許隨便亂用毒,知道嗎?」陌阡陵扳過她的肩,彎下腰,認真地看她,此時他終於恢復了以往的溫和,臉上再沒有憤怒和嚴肅的表情,她揪緊的心這才稍稍輕鬆了些。

對上他如秋水般的目光,本還猶豫着的万俟玥竟迷迷糊糊地應了一聲。

見她答應,陌阡陵淡淡地笑了,現在他只想好好保護她,用他的力量去幫助她,讓她慢慢去相信周圍的人,他不希望像當年那樣的血案再次發生,不希望她遇到危險。

《當時明月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