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帶着手機回大唐
帶着手機回大唐 連載中

帶着手機回大唐

來源:google 作者:風千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健 蘇明月

夏陽穿越到了大唐時代,發現手機也跟着他一起來到了這裡,同時他更是能從手機閱讀器里提取武技與物品一躍成為了蘇家最引以為傲的上門女婿最後,他輔助李家建立大唐,幫助李世民稱霸天下,雄踞一方功成名就之時,卻只想在大唐做一個鹹魚,讓妻子每天給他做飯錘腿,生活安逸展開

《帶着手機回大唐》章節試讀:

滿頭白髮的李瑞道:「健兒,等下你葉世伯到來,可千萬不要這樣,咱們是一家人,家醜不可外揚。」

蘇健不耐煩道:「媽,我知道了。」

話音剛落,一輛泥金馬車停在高府門口,從車上下來一個提着藥箱的老人,想來這就是葉神醫了。

葉神醫下車以後,跟眾人寒喧幾句,邁步向府內走去。

蘇健攙扶着葉神醫的右手,蘇明月推了夏陽一把,他醒悟過來,自己要攙着葉神醫的左臂。

這個微小的細節落在眾人眼中,他們俱是眉頭輕皺。

很快,他們來到蘇啟的病床前,下人端來盛水的金盆,葉神醫洗過手以後,開始給蘇啟診治。

眾人屏息靜氣地等了大約一盞茶的功夫,葉神醫眼色示意眾人將門關上,只留**己的人,這才道:「高兄的病,他不是病,而是有人下毒啊!」

聽到他這樣說,李瑞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啪啦一聲,摔個粉碎。

蘇健急切問道:「葉世伯,我父親的毒能治嗎?」

葉神醫沉重地嘆息一聲:「令尊的毒,深入脾臟,皮膚之下,隱然有青光流動,病入膏肓,我實在無能為力。」

想到床上躺着的蘇啟於自己有恩,夏陽腦門一熱:「父親的病,我有辦法。」

蘇健一把抓住夏陽的衣領:「家裡已經夠亂了,你少在這裡給我添堵,哪涼快去哪獃著。」

「夏陽,我的好相公,咱們兩個成親三年了,你有個幾斤幾兩,我還不清楚,除了吃飯睡覺,我還不知道你有這個能耐?」蘇明月一臉諷刺。

夏陽一把甩開蘇健的手,從容不迫地從懷裡拿出一顆牛蠟紙包裹的藥丸來,去掉那層牛蠟紙之後,滿室異香。

葉神醫的兩眼募地爆射出精光,伸過枯瘦的手掌,一把將藥丸奪過,激動道:「這可是能怯百毒的上品牛黃啊!」

他把手掌舉得高高的,指給大家看:「你們看到了嗎?一般的牛黃呈黃褐色,但上品的牛黃呈琥珀色,半透明。」

葉神醫用力吸了一下鼻子:「不止如此,牛黃當中還有當歸、半夏、蒼仁等藥物……」

蘇健急不可耐地道:「葉世伯,你就說這葯能不能讓我父親康復,就行了。」

葉神醫連連點頭:「保管藥到病除!」

乍然聽到這個好消息,李瑞三人以手加額。

蘇明月發現她拉着夏陽的手臂,清醒過來之後,趕緊將手放開,臉上罩了一層紅雲。

李瑞把牛黃怯毒丸放在開水裡,待它融化,灌進蘇啟的嘴裏。

葉神醫忘了進門時的不快,問夏陽道:「賢侄,你是從哪裡得到這顆藥丸的?」

夏陽只得撒謊道:「我那天在大門口碰到一個背着青葫蘆的遊方道士,他給我的。」

想了一會兒後,葉神醫猛地一拍大腿:「沒跑了,是孫思邈。他能給你藥丸,證明你兩關係不錯,以後可要多多親近。」

夏陽違心地點頭,他在歷史課本上認識孫思邈,可孫思邈知道他是哪根蔥,還親近呢。

「咳咳……」蘇啟清醒過來,蘇明月趕緊走了過去,替他拍打後背,他哇地一聲,吐過一口黑血,面色舒緩了許多。他向葉神醫抱拳道:「葉兄,煩勞你從長安城來為我診病,真是多謝了。」

葉神醫嘿然一笑:「你中的毒能夠痊癒,多虧了你這個女婿。要不是他的牛黃怯毒丸,我看你早就去閻王爺那裡報道了。」

他跟蘇啟是知交,說話也不忌諱。

蘇啟詫異地看着夏陽。

蘇健從旁插話道:「瞎貓碰上死耗子,有什麼值得炫耀的。」

夏陽當下就不樂意了:「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炫耀了?」

蘇健兩隻眼睛瞪得跟牛鈴一樣大,偏生無法反駁。

李瑞抿嘴笑道:「要真是死耗子,健兒你也給咱們逮個來。」

一干人除了蘇健以外,盡皆哈哈大笑,氣氛輕鬆不少。

笑過之後,葉神醫面色嚴肅:「高兄,下毒之人,我雖然不知道,但是我能猜出他出自誰的指使。你平時跟晉陽城的晉陽令李淵來往過密。而最近朝中一直瘋傳着取代大隋朝的將是李姓之人。再加上皇帝最近東征,在雁門關被圍三個月,鎩羽而歸,正愁着沒事可做。連我也已經辭去太醫令的職務,在家中靜觀其變。」

他說話的聲音很輕,生怕隔牆有耳。

聽到葉神醫這麼說,蘇啟的心裏有了底,他萬萬沒想到自己跟李淵過望甚密,竟然引起了當朝皇帝的不滿,這可怎生是好。

葉神醫又聊了一會兒閑話之後,這才起身告辭。

一家人將葉神醫送到大門口,回到蘇啟的卧室裏面。

蘇健在房間裏面走來走去,李瑞道:「健兒,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走來走去了,晃得我眼花。」

「我正在思考如何把那個毒害父親大人的兇手給找出來呢。」

蘇明月撲嗤一笑:「哥哥,就你那榆木腦袋,還能想出來是誰害得咱家爹爹。」

幾個都笑了起來。

蘇健皺眉看向夏陽:「他們笑,那是因為我們是一家人,你這個外人笑什麼,小心我一拳把你的頭給你打扁了。」

夏陽站了起來,故意又笑了三聲:「我笑你個榆木腦袋,這麼簡單的事情你都想不明白,不是榆木腦袋那又是什麼。」

「那你倒是說說看,這件事情如何簡單了?」蘇健說什麼也不願意承認夏陽比他聰明。

連李瑞母女二人也側頭看向夏陽,等待着夏陽的下文。

夏陽故意咳了兩聲:「我口渴了。」

蘇明月將一杯茶水端到夏陽的面前,她感覺最近夏陽好像變了,變得不那麼讓她討厭了。

夏陽看向蘇健:「我想喝大舅子給我端來的茶水。」

蘇明月將茶水放下,殺人一樣地看着夏陽,後者權當沒有看見。

思慮再三之後,蘇健把茶水端到夏陽的面前:「妹夫,請你喝茶!」

「這是請人喝茶的樣子嗎?看你臉上連笑也不笑一個,這麼不情不願的,影響我喝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