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出逃的虐文女配
出逃的虐文女配 連載中

出逃的虐文女配

來源:google 作者:萱美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穆紳 郁絨

【甜寵+重生+火葬場+女配+男二帶球跑】虐文結局之際,作為虐文里的惡毒女配,她郁絨,鬥不過主角團,提前跑路了結果用力過猛,失憶了……三年後,她再次擁有了每個女人想要的一切,因為,她把隔壁的大佬,另一本書的深情男二拐走了於是,她背靠大佬,狐假虎威,在即便失憶的情形下,依舊讓前未婚夫痛苦地框框撞大牆哈哈哈哈!!!她,虐文女配,終於翻身為甜文小嬌妻了展開

《出逃的虐文女配》章節試讀:

一旁的穆紳,直接忽略,或者說並沒有看見自己弟弟幽怨的眼神,從聽到那個熟悉的名字開始,一直沉浸在一捧泡沫中。

他想了很多,父母的愛恨糾纏,母親的再婚,年少的青澀愛戀,破碎的愛情觀……最後記憶定格在郁絨情動時哭花了的小臉上……他腦子一片混亂。

再後來,穆原罵罵咧咧走了,回過神來的穆紳一個人喝起了悶酒,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把自己作進了醫院,足足躺了一周才被放出來。

於是,再次見到郁絨時,穆紳驚訝地發現自己再一次被親弟弟給賣了。

一周後

穆紳一身西裝革履,面帶憂愁,提着黑色公文包在別墅外站了許久。

總覺得腳步太沉重,躊躇了半天也沒勇氣推開那扇門。腦海被穆原的話縈繞着,紛紛擾擾,令人頭疼。

「你想清楚了,像她這樣的小白兔,真送回去就是一個死字,她父母到現在也不知道在誰手裡……

出了溫室的花可禁不起風浪……你要是有愧,就保護好她,外面找她的人可沒歇過……」

他垂眸盯着手上的公文包,目光遊離,思考片刻後邁着步子走了進去。

一樓客廳很大,茶几旁的圓形毛毯上,郁絨和好(假)閨蜜正捧腹大笑,姿態豪邁,絲毫沒發覺有第三個人在場。

穆紳腳步徒然停住,有一瞬間的恍然,驚覺自己已經很久很久沒聽到這種熱鬧的聲音了。

他自成年後一直一個人住,時常與孤獨共存,在這棟別墅里,只聽見過風聲和他自己的呼吸聲。

視線落在郁絨熠熠生輝的笑臉上,穆紳眼睛彷彿被燙了一下,薄唇不自覺微微向左斜起。

她這副無憂無慮的樣子,真的很好,像個小太陽,不似之前的陰鬱敏感。

或許,穆原做的是對的。

目光上移,猝不及防對上一雙狗眼,一黑一藍,目光炯炯,將面前男人的情緒清晰映入。

他在那隻藍色眸子里察覺到自己的失態,收斂了情緒,面色再次恢復平靜。

與男人隔空對視的小哈士奇,原本正追着自己的尾巴轉圈圈,笑得兩個女生直不起腰,好不容易咬到尾巴,就見到一個高大的男人,氣息陌生。

它好奇地放下尾巴,歪頭側耳去看,見男人變了臉色,氣息越發冷冽,不由打了個冷顫,而後氣急敗壞,像是被攻破了領地一般,不甘地化身咆哮帝對着男人嚎叫起來。

「嗷嗚,啊昂……嗷嗚~」

郁絨見小哈士奇全身顫抖如臨大敵的可憐模樣,心疼極了,趕忙將它抱入懷中輕聲安撫。

「乖寶寶,不哭了,不怕哈,姐姐保護你……」邊說著,郁絨順着哈士奇的視線轉身看向後側,臉色瞬間爆紅,慌亂不已。

糟糕,糗大了。

是……他……他看了多久……

心臟砰砰跳個不停,郁絨緊張之際,不小心揪了一下哈士奇的毛髮,小崽子吃痛劇烈掙扎,從郁絨懷中滑出,眼見就要跌落在地。

郁絨的心揪成一團,好似掉下去的是她一般,手忙腳亂去抓,卻什麼也沒抓到。

好在最後一刻,男人眼疾手快拎住了它脖頸上的軟皮。

「給你。」

「啊,謝……謝謝你。」

郁絨接過小哈士奇,用抱小孩一樣的姿勢,駕輕就熟溫聲哄着被嚇得腿軟,卻用爪子緊緊勾住她衣衫嗷嗷亂叫的小哈,神態溫柔。

穆紳還是第一次見她這般模樣,不經意間流露出的溫柔繾綣,很是令人心安,恍惚間,他似乎看到了自己母親抱着剛出生的穆原的場景。

她雖長相明媚,但是年齡小臉上還有點嬰兒肥,壓下了那抹艷麗,看着比同齡人都小,就像個孩子一樣,與她現在的神情反差極大。

穆紳清雋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忘乎所以,大手不自覺撫上修狗的小腦袋瓜子。

郁絨也偷偷關注着面前的男人,被他溫柔的笑意愰了心神,淺眸中不斷湧出粉色的泡泡,心底蠢蠢欲動。

本身是個小富婆就很幸福了,竟然還擁有這樣俊逸如神的男朋友,郁絨覺得她前世一定拯救了銀河系……

一旁的假閨蜜居涵雙從發現穆紳開始,小腿就在打顫。瞧着處在怪異氛圍中的兩人,她嗅到一絲危險,慘白着臉趁人不注意,麻利地踱步而去。

果不其然,她還沒摸着大門,就聽到一聲慘烈的狗叫聲,還有郁絨慌亂的尖叫聲。

居涵雙眼皮狂跳,一回頭,就看見自家狗子掛在男人手上,郁絨急得去掰狗嘴,怎麼也掰不開。

糟糕,逆子闖大禍了!

深吸一口氣,居涵雙朝新晉閨蜜丟了個自求多福的眼神,便踮着腳尖頭也不回的溜之大吉。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郁絨才成功將穆紳的手從哈士奇嘴裏拯救出來。盯着男人滿手的血,她愧疚極了,好看的眉毛皺起,小臉布滿愁緒。

急忙火燎拿來急救箱,又是消毒又是止血,動作極輕,男人稍有動作,她臉色都要沉上一分。

穆紳被迫坐在沙發上,目光落在女孩身上,瞧着她給自己處理傷口,完畢後還給自己的私人醫生打了電話,心裏的疑惑一點點放大。

她的反應未免太奇怪了。

今天來島上見她,他準備了房子,豪車,空白支票,還有一把刀。

心想,她想要什麼他都願意給,若是實在氣憤,就是捅他一刀,他也是不會反抗的……

只是,從發現他開始,女孩那偷偷打量他的視線就沒停過。

穆紳被她怪異的眼神盯着,雖面色如常,卻不由坐直了身子,生怕在她面前失態。

郁絨打完電話後,等了一會不見人來,抱着手機焦慮不安地轉來轉去。

穆紳深覺自己很被動,假意咳嗽幾聲,試圖來場談話,讓一切步入正軌。

「……咳咳……咳……」

「你怎麼了,是不是很疼……我……我幫你吹吹?」

郁絨說著就要拿過男人的手放在唇邊,她還沒碰到,穆紳已經一個激靈迅速截住了她的小手。

掌心相貼,一冷一熱,一軟一硬,陌生的刺激感讓兩人如觸電般各自縮回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