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出名從圈外開始
出名從圈外開始 連載中

出名從圈外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被窩放屁小能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余阜 楊玉珠 都市小說

一個穿越到平行世界的音樂總監,搖身一變成為了年輕有為的音樂大師在一個自己策劃的求婚現場,他遇到了讓自己一生淪陷的女人且看音樂大師是如何變成寵妻狂魔的展開

《出名從圈外開始》章節試讀:

「滾一邊去,你個損犢子。」

余阜一把推開孔夫子,一臉嫌棄的說道。

「漁夫害羞了,哈哈哈」

副駕駛的黑色會看這情況,又開始在那瞎起鬨了。

「別鬧了,余哥你想好了沒,我的這事咋搞?你有沒有計劃。」

正在開車的秦山海着急的插了一句嘴,畢竟這次請他們過來的原因,就是為了自己的求婚。

「二狗子好好開車,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相信咱們余總肯定給你安排的妥妥的,先去吃飯,吃完飯再說。」

副駕駛的盧成陽一聽就不樂意了,媽的,不給馬吃草就想馬兒跑,不管無論如何,先把飯混上再說。

「聽黑色會的,先吃飯,吃完哥哥我給你們紗布擦屁股,露一手。」

「噗…………」

旁邊的孔夫子正在喝水,一聽這話頓時就噴了。

「嘖嘖嘖,漁夫你可以呀!不愧是書獃子,各種騷話說來就來。這還沒吃呢,咋拉就想好了,果然是文化人。」

「滾蛋」

余阜一臉黑線,就知道這幫人沒一個好東西,開車的秦山海和盧成陽兩人在那笑的齜牙咧嘴的。

晚上10點,燕都城燈火通明,秦山海開着車,兜兜轉轉的,一路來到了燕都音樂大學附近的悅福軒酒樓。

停好車,幾個人來到二樓秦山海訂好的包廂。

「可以呀二狗子,知道哥好這一口還專門請哥來來這。」

剛入座,余阜就率先開了口。

悅福軒是燕都音樂大學附近最出名的一座酒樓,余阜他們上學的時候經常來這裡打土豪過嘴癮。尤其是一到晚上,這裡吃飯都要排隊,要是沒有關係,連個座位都訂不上。

「就是就是,小半年沒來了,哥哥我想這裡的飯菜都快想死了。」魯蒙在後面接了一句。

「嘖嘖嘖,好久沒來,咱們的學妹們又變漂亮了哈!」

盧成陽看着裏面來來往往的**不禁發出感嘆。結果一回頭,三根中指齊刷刷的豎在他眼前。

「畜生」三個人異口同聲的來了句。

很快,飯菜就端了上來,幾個人邊吃邊聊,魯蒙和盧成陽還想喝酒來着。結果讓秦山海明天有事為由攔住沒讓喝。

吃的差不多的時候,秦山海開了口。

「余哥,你這邊啥計劃,給兄弟我透個底唄,安排一下咋做,你這光吃飯不說話搞得兄弟我沒底啊!」

秦山海這麼一說,魯蒙和盧成陽頓時就來了興趣,湊熱鬧嘛。

「孔夫子,我記得你會彈鋼琴對嗎?」

余阜沒有回答秦二狗的話,而是轉頭問了魯蒙一句。

「對啊!前面追校花的時候學過,不過這跟我有啥關係?」

魯蒙有點懵,這咋聊着聊着突然跟自己扯上關係了?

「你現在要找一間西餐廳,裏面要有鋼琴,外面要能放煙花,然後你再買點煙花,特別漂亮的那種。」

「對了,讓你找的小提琴和錄音棚聯繫好了沒?」

秦山海被這突然的發問給整糊塗了,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說的啥?

盧成陽有點看不懂了,這啥跟啥啊!就直接問了。

「漁夫你有啥招直接說出來得了,賣啥關子?被你整的稀里糊塗的,我都沒明白啥意思?」

余阜一看,三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目光齊刷刷的看着他,眼神中透露出的懵逼不言而喻。

他頓時無語,早知道這三貨聽不懂就直接說了,白浪費自己那麼多口水。

「我的計劃是秦二狗請段雯去西餐廳吃飯,快吃完的時候秦二狗唱一首歌,然後段雯肯定就感動了。」

「先把氣氛搞起來,烘托到位,然後孔夫子彈鋼琴,我拉小提琴,再給黑色會發信號放煙花,然後秦二狗跪地求婚。」

余阜說完後,秦山海第一個反應過來,緊緊的抓住余阜的雙手。

「真牛逼,這麼完美的計劃我咋沒想出來,漁夫,從此以後,你就是我親哥,血濃於水的那種。」

魯蒙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看着余阜。

「嘖嘖嘖,漁夫,咱們都是一個班出來的,你這腦子咋這麼靈呢?你要是早給我出這個主意就好了,你要是早出這個主意,我早就把王詩婷追到手了。」

「滾一邊去,人家二狗子是準備結婚,你追校花王詩婷那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魯蒙剛說完就被盧成陽給頂了一句。氣的魯蒙握住了拳頭想給他一電炮。

然後盧成陽又問了。

「主意是個好主意,不過你們三個一個唱歌,一個彈鋼琴,一個拉小提琴,就讓我放煙花,合著有逼格的事都讓你們幹了,就讓我當苦力?」

話剛說完,就被魯蒙給頂了回去。

「小提琴你會拉還是鋼琴你會彈,要不讓秦山海把唱歌的活給你,你去跟段雯表白,秦山海去放煙花。」

盧成陽剛要喊好就被秦山海搶斷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要求婚的是我,你去求婚那我幹啥去。我老婆就變成你老婆了,想都別想,這件事就這麼定了,想換任務。門都沒有,窗戶我都給你釘的死死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山海的話一出口,大家就都被逗笑了。

盧成陽好像還不樂意,眼珠子一轉,一條主意又冒了出來。

「那我跟漁夫或者孔夫子換,不就是鋼琴和小提琴嘛,多大點事,我保證一周就學會了。」

「不可能。」

魯蒙剛想開口就被余阜打斷了。

「這次的這首歌還有鋼琴曲和小提琴曲,都是我最近創作出來的。需要我和孔夫子不斷去磨合改善。你現在學能不能學會都不一定,但時候拖大家後腿。」

「卧槽」

三個人聽見這話頓時驚掉了下巴,秦山海瞪着眼珠子問道

「余哥你說啥?你創作了一首歌和一首曲子?」

「對啊!」

余阜淡然的點了點頭,肯定了這件事。

「你別騙我哈!剽竊是犯法的。」

魯蒙接了一句。

「騙你幹啥?哥說了給你們露一手你們還不信。」

看着余阜神色淡然的樣子,盧成陽一臉複雜的回道。

「他媽的大家都是一個宿舍出來的,漁夫你咋這麼出色,你這何止是漏了一手啊!你這簡直漏了一坨啊!」

「噗噗噗噗乀(ˉεˉ乀)」

秦山海和魯蒙瞬間笑噴了,盧成陽這小子簡直就是他媽的活寶,這說話水平簡直沒誰了。

「哎哎哎!這是餐廳,吃飯的地方,能不能不要說這些不好的東西,讓別人聽見過來把你打死我可不攔着啊!」

「我這麼出色你們肯定是比不上了,咱們之間的差距就是我看的書比你們多,要不我書獃子的稱號咋來的?人丑就要多讀書知道不?」

話剛說完,余阜臉上就多了三根中指。

盧成陽又接了一句,

「我們不醜,所以讀書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