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觸不可及的愛情
觸不可及的愛情 連載中

觸不可及的愛情

來源:google 作者:夏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初 現代言情 顧夜宸

當拿到離婚證,夏初只想立刻藏起來,不要,不要被顧夜宸看到,她寧願他永遠都不知道真相可真相逼近,夏初只想問:顧夜宸,倘若一切都不是你看到的那樣,你當如何?展開

《觸不可及的愛情》章節試讀:

溫知知驕傲地站在門口,本就身材高挑的她,還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硬生生把一米六的張媽襯成了小矮子。
聞聲而動的夏初抬眸,看向得意的溫知知,眸底划過一抹恨意。
溫知知,你還敢來!
「念念不忘怎麼了?你溫大小姐是對自己不自信嗎?」夏初淡然地收好醫療箱里的酒精棉簽,抬頭對上溫知知的眼睛,故作恍然大悟,嘲弄地說道:「對哦!畢竟都是偷來的東西!溫小姐沒有自信,也是正常的。」
「你說什麼!」溫知知腳步飛快地衝到夏初的跟前,眼神里幾乎要噴出火來。
她偷來的又怎樣?又不是夏初給顧夜宸換的腎,既然是匿名的人,那肯定不願意讓顧夜宸知道,何不成全了她呢?
溫知知理直氣壯,又圓又大的眸子里絲毫不見愧疚。
夏初嘲弄地笑了笑,「溫小姐的教養,就是做賊搶走別人的東西嗎?那我真是見識了。」
「夏初,你別太囂張!你已經不是顧家二太太了,更不是夜宸哥哥的心尖尖了!」
溫知知居高臨下地看着夏初,見她膝蓋上一大片都被磨破了皮,發出一聲嗤笑,「瞧瞧,這是剛被趕出來吧!真可憐,聽說你什麼都沒撈到呢!」
「溫小姐,這裡是夏家,請你說話注意點!」夏夫人最見不得的就是別人說她女兒,她女兒什麼都好,就是太善良,才會讓這些人欺負。
對上夏夫人滿是怒氣的目光,溫知知臉上滿是得意,「夏家又怎麼樣?得罪了我,小心我讓你夏家不復存在!要知道,我背後可不止溫家,還有顧家呢!」
「溫知知,你夠了!」夏初見媽媽氣得不輕,擋在了媽媽的面前,面色陰沉。
都是偷來的東西,溫知知憑什麼耀武揚威!
聞言,溫知知好似聽了天大的笑話一樣,嗤笑一聲,「夠了?沒夠!夏初我告訴你,別以為你跟顧祁言離婚了,你就能跟夜宸哥哥舊情復燃了,當初你選擇顧祁言,夜宸哥哥對你就只有恨了。」
溫知知的話猶如當頭棒喝,狠狠砸在她的頭上。
她當然知道顧夜宸恨她了,只是心裏還奢望着,或許他對自己還有感情。
雙手暗暗捏成了拳頭,修得平整的指甲逐漸陷入手心的嫩肉里,她卻絲毫沒感受到。
「夜宸哥哥是我的!你最好離他遠點!」溫知知氣勢洶洶,她決不允許夏初跟顧夜宸再有半點關係。
夏初抬眸,對上溫知知兇狠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
也是,溫知知提心弔膽了兩年,怎麼甘心輕易把顧夜宸讓出去?可她的擔心是在太多餘了,從跟顧祁言結婚開始,自己就沒想過跟顧夜宸重修舊好。
清澈的眸子閃過一抹淚光,好似蝴蝶翅膀一般的睫毛微微顫抖着。
「溫小姐,話說完了,就請你出去。」夏夫人一直被夏初攔着,沒能發火,見溫知知這麼猖狂,忍耐已然達到了底線,面色陰沉地看着溫知知。
溫知知輕蔑地看着夏夫人,嘲諷道:「在我面前狂什麼?不就是一個夏家嗎?得罪了我,小心我讓你們夏家煙消雲散!」
她大步走到夏夫人面前,眸底竟是輕蔑。
「你……你!」夏夫人被她氣得不輕,「溫家好歹是社會名流,就教出你這種沒教養的人嗎?」
夏夫人氣得渾身顫抖,咬牙切齒。
溫知知被她這麼一說,頓時怒火中燒,猛地一把推在夏夫人的身上,「你才沒教養呢!也不知道誰教的女兒,朝秦暮楚,眼看着夜宸哥哥就要死了,轉身就跟顧祁言在一起了。」
「你知道什麼!」夏夫人被氣得不輕,揚手就要打她,手腕卻被溫知知死死握住。
「夏夫人,不要忘了我剛才的話,我能讓你們整個夏家,覆滅!」溫知知眼神里滿是得意張狂,誰讓夏初當初選擇了顧祁言呢?
說完,她一甩手,夏夫人就被她甩得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在地。
「媽!」夏初手疾眼快,堪堪扶住了夏夫人,「溫知知,鬧夠了就請你滾出夏家,這裡不歡迎你!」
「我還不稀罕呢,這夏家的空氣啊,聞多了都讓人覺得窒息。」
溫知知臉上滿是嘲諷,「我最後提醒你一次,離夜宸哥哥遠點!」
提到顧夜宸,夏初死死咬住嘴唇,腦海中儘是她和顧夜宸曾經的種種,只可惜,都不復存在了。
心底酸澀無限蔓延,溫知知冷嘲熱諷的話接二連三。
夏初怒火中燒,揚手就要一巴掌打在溫知知的臉上。
「啊!」溫知知下意識閉上了眼睛,等了一分鐘,卻沒等到預料之中的痛意。
「夏初,你膽子夠大的!誰讓你打知知了,嗯?」
低沉的語調,除了顧夜宸,還會是誰?
夏初對上顧夜宸黑得跟墨一般的眼睛,心尖疼得打顫。
為什麼不能打?溫知知都上門挑釁了,有什麼不能打?
她唇角勾起一抹自嘲,一把甩開了顧夜宸的桎梏,冷聲說道:「誰?當然是我自己了,溫知知上門挑釁,還推我媽,難道這就是她的教養?如果是,還請顧先生把她帶回去,教育好了再放出來,別跟瘋狗似的到處咬人!」
「你!」溫知知眼神里儘是冷意。
「我?」夏初挑眉,眼底儘是嘲弄和失望,「我巴不得把你打死,你就是一個小偷,偷走別人東西的小偷!」
她眼底閃着淚光,唇角卻微微上揚,嘴唇囁嚅着,真相卻遲遲說不出口。
溫知知沒想到她會在顧夜宸面前這麼說話,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雙手做考拉狀抱着顧夜宸的手臂撒嬌道:「夜宸哥哥,我就是想讓她離你遠點,她卻說我是冒名頂替,我那麼愛你,怎麼可能騙你呢!」
說著,她硬生生擠出兩滴淚來,楚楚可憐地望着顧夜宸。
「呵!」
顧夜宸冷笑一聲,踱步緩緩走到夏初跟前,「小偷?」
「難道不是嗎?」夏初臉色鐵青,見傭人已經把夏夫人送回了房間,心底這才有了底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