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之炮灰女配也要當團寵女王
穿書之炮灰女配也要當團寵女王 連載中

穿書之炮灰女配也要當團寵女王

來源:google 作者:雲中似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驍寒 現代言情 盛容悅

一次意外車禍,容悅兒自己穿進了一本書里的惡毒女配,最後成為被男女主利用致死的悲慘結果原主:我要讓男主後悔,一輩子悔恨她當然答應,男主要求離婚,她瀟洒簽字走人,偶爾救下反派大boss利用自己的計劃與屬於自己的家人相認,卻被反派大boss硬生生的纏上了男主:悅兒,我錯了,原諒我好不好,我們重新開始女主:悅兒,我們是最好的閨蜜對不對?反派大boss:他們真礙眼,悅兒你只能是我的對此容悅兒美滋滋,這樣的感覺簡直是人生贏家,虐渣馬甲女主親自出手,打人反派大boss親自動手,自家親人分分鐘讓他們跪下痛哭《無系統.女配逆襲記.男主孤獨終老.馬甲大佬原女主》展開

《穿書之炮灰女配也要當團寵女王》章節試讀:

容悅兒回到一旁的次卧,有一台筆記本電腦,而且配置比她之前用過的還要好,她微微一笑走了過去,她打算寫小說,在這個世界她只靠原文和原主的記憶是壓根不知道有什麼工作適合自己,倒不如埋進小說里寫作。

她用自己的賬號註冊一個寫小說的軟件,隨即開始開始埋頭寫小說,時不時的抬起頭想着什麼。

中午,容悅兒伸了一個懶腰,隨即把自己寫的東西全部投了出去,然後掛斷電話,下樓吃午飯,畢竟這裡還有一個傷患,不是她自己一個人,還有養母。

餐廳里,養母早就坐在沙發上,看到容悅兒走了出來她起身來到她的面前道:「悅兒,媽我在這裡不工作有些不習慣,改天可不可以帶着我出去找工作?」

「媽,這裡是你女兒的家,有什麼不習慣的,再說了我養您天經地義,好好享福就行。」容悅兒微微一笑開口道,原文里養母操勞半輩子,最後才被原主接回去收養着。

劉雨汾還想說什麼,就看到容悅兒回到餐廳吃着午飯行,她只能閉上嘴,跟着走過去。

吃完午飯,容悅兒依舊準備了多餘的飯菜端上了二樓,劉雨汾雖然好奇但她沒有多想。

「今天中午你可以飽口福了,女傭做了好幾道菜,基本上都很好吃,每一樣都給你拿了一點,快起來吃吧。」容悅兒走到卧室里,就看到傅驍寒手裡拿着一個小型的辦公電腦,她只是微微一愣。

原文里,傅驍寒有一個最為頂級的科技公司,能夠有這樣稀奇的玩意一點也不見怪。

傅驍寒剛剛閱讀完一份比較重要的文件,聞言他淡漠的簽了字,隨即把電腦收起來,摺疊成一個掛件掛在脖子上,抬起眸就看到女人走了過來,手裡端着飯菜。

容悅兒看着傅驍寒優雅的吃着飯,他腹部的傷口沒有出現血跡,想來那些有些貴重的膏藥止住了血。

「怎麼,我的身體很好看?」冷不丁傳來男人有些冷漠的調侃聲音,她的臉下意識的紅了,連忙冷冷的道:「哪有,我不過是擔心你的傷口,過了一晚上不知道有沒有結痂。」

傅驍寒淡漠的風眸微微一眯,嘴角微微一勾,慢條斯理的吃着飯菜,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傷口不再劇烈的疼痛,只要不劇烈運動走動傷口基本上不會疼。

容悅兒就這樣看着傅驍寒吃着飯菜,原文里,傅驍寒是頂級傅家的嫡長子,有一個比較惡毒的後媽,傅家老爺子和他的父親都是比較疼愛他培養他,後續里,他的後媽覺得他的存在會搶奪自己親生兒子的東西,所以開始各種各樣的剷除他,只是沒有人知道他已經是世界首富,區區一個傅氏集團他壓根不看在眼裡。

可惜了,這麼厲害的大boss天生就是男主的墊腳石,後續里,男主利用他對女主的愛慕之情,不惜一切代價暗算他,最終殺掉他以後,吞併他的公司,女主知道真相以後,遠離他,而那個所謂的好閨蜜還想要趁機殺了女主,不過都被女主止住了。

容悅兒悠悠然的嘆了一口氣,女主也是挺可憐的,不僅利用原主,也利用傅驍寒,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她真是為他們感到悲哀。

傅驍寒看着她莫名其妙的露出悲傷惋惜的神情,莫名其妙的嘆了一口氣,他下意識的放下手裡的餐具,悠悠然問道:「你這是什麼表情?怎麼感覺我好像已經不在了一樣?」

容悅兒微微一愣,隨即回過神來,搖了搖頭道:「沒有,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心裏開始疑惑,明明原文里大boss是一個冰冷無情只對女主好的人,剛剛他那調侃的神情,當真是那個冷庫無情殺人不眨眼的大boss?

「你自己吃吧,如果想要洗澡,記住不要碰着自己的傷口,不然傷口發炎那我只能帶你去醫院了。」容悅兒站起身來吩咐道。

傅驍寒點了點頭,現在的他還不能暴露身份,那個女人已經安排了不少人進入醫院,以防萬一他還是小心一點。

容悅兒走出卧室,她現在有靈感,需要儘快的回去記下來,不然到時候靈感不在,她又要苦思冥想好久了。

「主子,請問您有什麼吩咐?」傅驍寒手裡拿着一個小型的手機,撥打一個電話,那邊立馬接通恭敬的開口道。

「想辦法把那個女人想要暗殺我的消息傳給我父親,另外查一查容悅兒這個女人的所有信息。」傅驍寒冷漠的開口道,看了一眼自己被包紮的地方,雖然不是特別的專業,但也是比較熟練的。

「是,主人。」那邊立馬恭敬的應了一聲,隨即掛斷電話,男人慢悠悠的走到落地窗面前,看着明媚的陽光,感覺有些刺眼,如同容悅兒那個女人明媚的模樣,讓人忍不住毀掉。

「阿奇……誰在說我?」 次卧里,容悅兒剛剛寫完一章,就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噴嚏,摸了摸自己小巧的鼻子嘟囔着,看着電腦上自己編輯的文章,檢查了一遍沒有問題,立馬投了過去。

或許她可以利用傅驍寒來靠近盛家人,盛家是在一個宴會上無意中看到原主的臉,覺得特別像盛家主母的模樣,那個時候那個冒牌貨想盡辦法想要殺掉原主,被原主的小哥救了下來,也因此成功的認親。

容悅兒猶豫了好久,想到男人那妖孽般的臉龐,臉微微一紅,她承認她就是一個顏控,這樣的男人換作是誰誰不想要佔為己有,更何況是她呢。

*

傅驍寒躺在床上淺眠,突然聽到手機的聲音,睜開淡漠的風眸,拿起手機看着下屬發給自己的資料。

容悅兒,曾經與顧氏集團的總裁顧北絨成婚,最近剛剛離婚,也拿到了不少的報酬,小時候發生過一次意外走丟,如今被一個小鎮里的婦女收養。

高中得到機會上了帝京最為著名的景大大學,也是在那裡認識的顧北絨,三年死纏爛打,半年結婚,最後離婚。

傅驍寒閉上眼睛,皺了皺眉,明明自己見到的女人可不是資料上的模樣,她看自己的眼神明明泛着花痴,而且還願意把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弄回家裡,怎麼看也都不像對着男人死纏爛打的模樣。

照片上是顧北絨俊美的臉龐,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都不如他漂亮,都不如他厲害,也不知道為什麼資料上的她與現在的她不一樣,隨即想到什麼,他搖了搖頭,屏蔽所有的思想,閉上眼睛,嘴角微微一勾。

容悅兒,你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人,難道他看到的不過是這個女人的冰山一角,真想把她真實的模樣挖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