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我莫名其妙苟成女帝
穿書後,我莫名其妙苟成女帝 連載中

穿書後,我莫名其妙苟成女帝

來源:google 作者:蔚小凡愛吃美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天化一 蔚小凡

穿書後,蔚小凡傳到了仙魔戰場上,而且再有一分鐘就要被男主用劍攮死,在這種險境中,她在眾目睽睽下,選擇了跑路……她不想修鍊,只想癱着看話本,一心想苟到大結局只是越苟越強……越苟越莫名其妙地有人喜歡…最後,跑路的她,被各界推選成全界第一位女帝…展開

《穿書後,我莫名其妙苟成女帝》章節試讀:

蔚小凡看了一下裏面的內容,發現裏面只有一團光,別的什麼也沒有。

什麼鬼,她把這個玉簡隨手扔開了。

突然那個被扔掉的玉簡不停的抖動着,膨脹着,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裏面出來一樣。

砰地一聲,那個玉簡碎了,裏面衝出一道流光直接就鑽到蔚小凡身體里了。

這特么的…什麼情況…蔚小凡有點發懵。

她趕緊活動了一下身體,發現並沒什麼異樣。

而某一個不知名的空間中,一個被無數鎖鏈鎖住的人,混沌的眼裡,突然出現一絲清明,咧着嘴低低地笑道,「有意思,有意思。」然後眼裡瞬間又恢復成混沌狀態。

蔚小凡看身體無恙,也沒多想。

她也不想挑了,決定讓緣分給她做決定,閉上眼隨便抓了一個玉簡。

選擇好後,她直接回到居住地,立馬盤起腿開始散功。

一層層魔氣從她身體出來,她頭上也冒出陣陣黑煙,身上的黑紋也肉眼可見地在變淡。

由於是她主動散功,所以速度很快,一個夜晚她就把身上的魔功散的乾乾淨淨,現在她是空有金丹期境界,沒有絲毫修為。

散完功,蔚小凡拿出從靈法閣取出來的玉簡,準備先修鍊一個簡單地飛行之術,畢竟沒有魔力,就不能使用黑骷髏飛了。

「嘿,在嗎?」一道聲音驀地出現,蔚小凡正認真地看玉簡,突然傳來一道聲音,讓她一下子跳了起來。

「誰!是誰!」蔚小凡四處看了看,發現四周確實沒有人,她拍了拍頭,心道莫不是自己出現幻聽了。

她又盤腿坐了下去,又拿起那個玉簡,準備接着看。

「在嗎?」又一聲在嗎想起!

卧槽……蔚小凡再也鎮定不下了,這尼瑪就是有個看不見的神經病在問自己在不在?!

「靠!誰啊!變態啊,快出來!」蔚小凡急慌慌的站起來,在屋裡四處尋找。

「說誰變態呢!老娘是來給你送機緣的!」又是一道聲音。

真特么離譜,還是個女變態。「快出來!我看見你了!別裝了!」蔚小凡裝作看到人的樣子。

「這特么的怕不是個傻子吧……我真的找對傳承者了嗎……」聲音的主人看見蔚小凡這反應也是一陣無語。

「哎,哎,別找了,我在你識海里。」女聲又出現了。

蔚小凡頭皮都要麻了,什麼在識海里!

卧槽!這是要被奪舍了嗎?她想起小說里經常有那種功力全無,然後被殘忍奪舍的事情。

「大姐,有話好商量,什麼機緣不機緣的,我錯了。」蔚小凡本着碰到不明白的事情先服軟的態度低頭。

「什麼大姐…錯…」識海里的聲音彷彿都被她迅速認錯的態度弄的愣了一下。

「你該不會是個傻子吧,我,功法之靈,記得你拿了個玉簡嗎?我是裏面的靈識,教你功法的靈識。」女聲解釋道。

蔚小凡鬆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地上,「嘿,你早說啊,嚇得我都準備跑路了。」這靈識怕不是也是智商不太高,在人家識海里問人家在嗎?略顯腦殘,蔚小凡內心吐槽道。

「我感受到你再罵我,你再罵我一句試試,信不信我在你識海里耍一段劍落八式?!」女聲不滿的開口道。

好傢夥,內心吐槽都能感受到,這啥功法啊,太邪門了吧,蔚小凡好一陣無語…

其實有功法之靈的玉簡,幾乎很難碰到,第一是這種玉簡會自動尋傳承者,不合適就根本不會出現;第二就是,這種功法只能一個人傳承,不能讓其他人體會和修鍊。

目前確定有功法之靈的傳承者,在現世只存在三個,一個是仙子葉青魚,一個是墨散上人,另一個就是被封印的魔尊了,可見這種功法大都是絕世並且屬於頂級功法。

「大姐…我可以不學嗎?要不您還回去藏書閣,或者我把您送回去?」蔚小凡也不懂有功法之靈的玉簡是多麼珍貴,小說里也沒提到這些。

按她的想法是,自己一個人想有多自在就多自在,根本不想有人管她……

我特么的…功法之靈簡直要爆粗口了,她還沒見到有拒絕這種大好事的人。

「回不去!不學也得學!」功法之靈沒好氣的對她說道。

……蔚小凡想了想,隨便吧,只要不是奪舍就行,學不學的還不是看自己心情。

「我只能跟你這麼溝通嗎?」蔚小凡感覺自說自話,如果讓外人看見,那豈不是像個傻子一樣。

只要不涉及生死,她還是要點臉的。

「你在心裏清楚的給我傳達出你想說的話,道理是一樣的,我能聽到你心裏所想之話。」功法之靈說道。

「哦……」蔚小凡嘗試着用心表達出一句話,「大姐,你在我識海里怎麼教我功法,靠你說給我聽嘛?」

「你閉上眼,內觀,還有,不要叫我大姐,你才大姐。」功法之靈不滿地說道。

蔚小凡依言而做,閉眼內觀,只見腦海里出現一個白衣飄飄的絕美女子,秉着一把長劍,又美又颯,漂亮地就猶如那九天玄女一樣,就連女主何問水對比她也相形見絀。

「仙女啊~姐姐你好漂亮啊!」蔚小凡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美的女子,不禁感嘆道。

「那是,想當年…。」女子想說什麼,又洒脫地擺擺手,「不提也罷。」

你就叫我水靈兒吧,以後你所學功法都由我傳授~」水靈兒輕飄飄的挽了一個劍花,極為飄逸出塵。

蔚小凡撓了撓頭,自己正好散盡修為功法,這就自動找上門了,她有些心虛地說道,「那個,仙女姐姐,學這門功法累嗎?」

「啊…你說什麼?累…累嗎?」水靈兒有些發獃,現在的修士已經這麼沒有進取心了嗎……「累…也不是很累吧。」水靈兒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

「那就好,仙女姐姐先教我一套基本的飛行之法吧,我剛散完功,如今是空有境界,沒有修為功法。」

水仙子查探了一下蔚小凡的境界,金丹中期,還是勉強達到的金丹中期,基本上屬於金丹中期最弱,估計實戰中,比較強的初期都能胖揍她,空有金丹中期表象。

「你有點弱,有點虛啊。」水靈兒有些頭大,畢竟她以前接觸到的修士都是天生奇才,境界修為都堪稱恐怖的一類人。

「沒事,我隨便練練就行,我不跟人打架的,放心好了。」蔚小凡反向操作,安慰起水靈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