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創世神說
創世神說 連載中

創世神說

來源:google 作者:林日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日惜 閆明月

遺失的愛沉入大海,重生的期盼再次回歸,如何面對昔日的情感,神也說——不可說!展開

《創世神說》章節試讀:

看着心愛的女人穿着婚紗的樣子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可是……

  ——新郎不是自己

  她潔白的婚紗彷彿聖潔的水晶石,穿在她的身上讓所有的男人都不可褻瀆。

  林日惜很鎮定的看着這個自己付出一切的女孩,想確認她上一句的話是不是真的…

  「你在開玩笑是么?」

  語氣蒼白的無力,像是拳頭打在軟綿綿的棉花上。

  閆明月傲慢的抬起頭,脖子上面的那枚項鏈應該是她新買的高貴無比的刺目「既然你不願意娶我我只能嫁給別人了!」

  不願意娶你?

  聽到這句話林日惜有口難言,到嘴邊的話怎麼也無法開口。

  他是孤兒,什麼都沒有,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因為成績優秀加上院長的推薦將資助的唯一名額給了他。而剛剛大學畢業的他,連一份就業保險金都交不起,只能做兼職,還是靠着朋友找到的兼職,如果說娶她……

  真是個笑話,拿什麼給她幸福啊……

  看着她身旁那個光鮮亮麗的中年男子林日惜渾渾噩噩的點頭「我知道了,恭喜你。」

  閆明月看着林日惜目光憂鬱有些不忍,但是又不爽他那種平靜的態度,一臉憤怒的開口「林日惜你到底還喜不喜歡我?為什麼你連對我求婚的勇氣都沒有?我能給你想要的一切,只要你答應我父親的條件,進了我閆家的家門成為我閆家的人……」

  林日惜目光一冷,「對不起,我林日惜雖然什麼都沒有,但是你知道我的,我不喜歡倒貼你的家庭更不喜歡做別人眼中倒插門的女婿,而且我不可能隨着你們閆家的姓,我姓林,永遠都是!」

  閆明月氣急敗壞的開口「你永遠都只是個廢物,沒有我幫你你以為你能得到三年的獎學金么!你的尊嚴如果能當做飯吃就請我去天香閣吃一頓,每一次你只能請我吃大排檔,你以為我喜歡你身上的土氣么?只是你比較聽話罷了!你這種人除了賣相好一些還有什麼優點呢?除去這幅皮囊你就是個垃圾,還不如死了算了!」

  林日惜雙手微微顫抖的看着她,有些不敢相信這是她的話,目光中隱隱閃動着光芒。

  雙拳緊緊的握在一起,蒼白的如同他那張原本就十分白皙的面孔,只聽見他沙啞的開口「這……是你的真心話?」

  閆明月動了動嘴唇一時間忘記了怎麼開口,她生氣每一次表明真心他都會拒絕,總是說他們還年輕要趁着年輕干一番事業然後在成家,然後他們會大吵一架,冷戰一段時間,最後和好如初。

  每一次都在想他們之間的感情——

  是厭倦了么?

  是不愛了么?

  不,不是的,只是太在乎他了,不想失去他!

  「日惜!」閆明月反應過來衝出婚紗店的大門尋找那個失落的人,人海中,再也沒有他的背影……

  突然一種可怕的念頭出現在腦海

  她感覺再也見不到她的林日惜了……

  那片海,是藍色的。

  其實如果你仔細看,它沒有顏色,只是天空的藍的倒影。

  人生而不同,或者貧窮,或者富裕,林日惜從來沒有抱怨過,可是他唯一在乎的人,為何不能理解他呢……他只是想給她更加安穩的家而已,他現在做不到不代表以後做不到啊……

  「除去這張皮囊,我還有什麼呢……」林日惜看着汪洋的大海輕輕的喃喃自語。

  金錢?智慧?技術?還是引以為傲的尊嚴?

  這個世界已經不需要沒有利益的東西了,早已經看清了,海洋倒影出自己的影子,那完美的輪廓勾勒出深邃憂鬱的目光,高挺的鼻樑,薄薄的唇沒有絲毫的血色,這樣美麗的面孔擁有怎樣的靈魂呢?

  而他的靈魂現在還擁有什麼呢?

  忽然發覺自己的一生很凄慘,他沒有親人,所有的苦難通通一人承受,人生中好不容易出現的紅顏知己,就這樣拋棄自己了。

  海風吹過,刺骨的冷透過皮膚鑽入骨,再侵佔內心的溫度……

  活着,為了什麼呢?

  林日惜凄慘一笑「對不起這個世界,我浪費了這個世界二十年的資源……」

  蒼白的面孔一臉嚴肅的決然「我承認我的心只是為她一人,我是為了她活着的。」

  既然她已經放棄我,我又有什麼存在的價值?

  伸展手臂,林日惜頭一次發現原來這世界中的自己是多麼的渺小,渺小到死了都沒有人知道。就像是一粒灰塵沉入大海,泯滅還是消亡無人知曉。

  海水很咸,那味道像極了划過臉頰的淚。

  這時候才知道

  海水是情人的淚水——

  從那一刻開始

  意識像是翻滾的巨浪,想將一切都切斷,想扯斷肉體與靈魂的聯繫。

  就是在這樣痛苦下林日惜茫然的睜開眼,看着自己的雙手有些不可思議的用力相互捏了捏,手上傳來意想不到的疼痛感讓他的瞳孔微縮。

  「我沒死?我怎麼沒有死?」林日惜坐在海邊一臉茫然。

  忽然腦海中想到的回憶和曾經的記憶相差甚大,林日惜呆了呆「這,這不是我的肉體了么?」

  「有沒有兩全的答案,多少的心靈在碰撞,攤分寂寞賬單,多少的感情用數字衡量……」

  林日惜嚇了一跳,急忙找到發聲源,掏出淋透水的雜牌手機按照原來的記憶點了綠色接通建「林日惜,你跑哪裡去了!」

  林日惜一愣,聽着電話那頭有些熟悉的聲音忘了怎麼開口。

  「哦,讓我猜猜看,你該不會又和閆大小姐吵架了?」

  林日惜緊握着拳頭想到了之前的對話,目光露出異樣冰冷的凌厲。

  「閆大小姐脾氣不好你清楚的,別太在意過幾天就好了,畢竟你們可是處了兩年了,這你還不知道么?」

  林日惜剛想開口說什麼忽然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你是不是病了?身為老闆的我給你放一天假吧,後天再來吧,怎麼樣我好吧?今天你早點休息。」

  林日惜揉了揉鼻子,瓮聲瓮氣應着「好。」

  「看樣子是感冒了,你回去記得吃點葯,別捨不得錢買葯,多大人了不照顧好自己,行了不和你說了我還要泡妹子呢!」

  看着已經掛斷的電話林日惜忽然一笑「陸塵逍,你也沒有死么?」

  電話屏幕顯示——已接來電(陸塵逍)

  閉上眼睛,記憶中那金色長袍的女子的背影已經漸漸地模糊,只記得她灑下的杯中酒那樣的無情——

  林日惜吐了口氣按照記憶朝着自己的宿舍走去。

  次日清晨,林日惜沒有吃東西直接來到工作的地點,他一眼就看見了在門口那個讓曾經的自己痴了一生的女孩,她那張可愛精緻的臉正皺着眉看着自己,撅着嘴可愛的像水蜜桃。

  林日惜信步走上前「有事么?」

  「昨天……」閆明月看着他帶着冰冷的語氣原本打算以柔和的語氣回答頓時變了「昨天忘記和你說了!我們分手吧!」

  「哦。」林日惜淡淡的點頭,在他那張俊美白皙有些病態蒼白的面孔絲毫沒有動容。

  再看女孩一身奢侈品,穿戴不凡加上她妖嬈的身姿以及一張嬌巧可愛的面孔,因為這一句話惹得路人不由注目三分。

  「林日惜我說要和你分手啊!你傻了么?」閆明月見林日惜如此淡定,她可急了,她淡定不了了。

  看着腳下那雙已經掉了皮的皮鞋林日惜不看她的臉無所謂道「如果這樣的結果你開心,何樂不為?」

  「你,你……」

  閆明月臉色蒼白,那纖細如蔥的手指顫抖的指着林日惜「你、你難道不喜歡我了么?」

  林日惜忽然抬起頭看着她那張有些稚嫩天真的臉冷笑「雖然你家境不錯,但是你的為人真的很一般,時常跟我耍小性子,還故意給我找麻煩,不過你的眼光還是不錯,上次找的新男友除了比我丑一點其他的都算是比我強。」

  「我是故意在氣你啊!你看不出來么!」閆明月皺着眉頭,帶着委屈的那張臉孔越看越讓人憐惜。

  「奧,真是抱歉了,現在的我智商不好,看不出來,當時我也忘記是什麼心理了。」林日惜看也不看她一眼「你還有事么?沒事我還要工作。」

  閆明月不依不饒「你說過你會一輩子保護我照顧我的,你還說你如果騙我就不得好死!」

  林日惜點點頭瞥了她一眼「是說過,不過是以前的我,現在的我不喜歡。」

  看着林日惜毫不留情的開口閆明月眼中一濕「你,你不喜歡我了?」

  「是的。」林日惜居高臨下的看着她「我不喜歡你了。」

  閆明月臉色一下變得慘白起來「林日惜……你會後悔的!」

  轉身離開林日惜工作的酒吧大門口。

  林日惜看着她的背影冷笑「如果你知道你已經把愛你的林日惜害死了,你還有什麼資格站在這裡說喜歡?」

  「日惜!」

  不等林日惜走進酒吧一個聲音叫住了自己。只見一個陽光的少年朝着自己跑過來,然後直接扣上自己的肩膀「我還以為你生多大的病呢,這麼快就好了。」

  林日惜打量着面前的陽光男孩,他一頭黃色的發好似陽光般閃耀,眼睛炯炯有神睫毛像一把扇子,微微高挺的鼻樑時刻帶着笑容的嘴臉和曾經記憶中那張同樣嚴肅的面孔大有不同。

  「怎麼?不認識我了?還是哥哥我今天帥氣的樣子讓你膜拜?」壞壞的笑容玩世不恭,陸塵逍揚了揚下巴。

  陸塵逍是林日惜的大學同學,二人關係極好,因為塵逍比日惜大所以極為照顧日惜。

  身後這個名叫盛會酒吧就是陸塵逍家的產業了,林日惜在這裡做兼職說是做兼職其實就是和陸塵逍混日子而已。

  「喂,我剛剛看見閆家那個大小姐了,找你的?」陸塵逍一臉壞笑「我就說嘛,大小姐雖然脾氣不好但是也算是專一的。昨天十之八九是氣你的。」

  林日惜坐在吧台看着舞池上美女熱舞淡淡的點頭「我知道她很喜歡我,但是我不喜歡她了。」

  塵逍一愣「什麼?難不成你們……」

  「大概就是所謂分手。」林日惜轉頭笑着看着對自己拋媚眼的美女開口。

  「喂喂喂,你不能這樣啊……」

  塵逍沒等說完那對林日惜拋媚眼的美女走過來搭上林日惜的肩膀「帥哥,能一起喝一杯不!」

  林日惜揚起笑容「好啊。」

  陸塵逍驚愕的看着林日惜,他真懷疑自己的視力和聽覺同時出現了問題。

  他是第一次看到林日惜露出風流成性的面孔,他竟然會這樣的放縱自己。以前的他看到女生都會很羞澀,甚至會臉紅,可如今……

  林日惜同美女喝了幾杯互相留下了電話號後再次回到陸塵逍身旁。

  「你……」

  「我還是林日惜。」林日惜忽然開口「懦弱,狼狽,低俗,迂腐的那個林日惜已經死了。」林日惜看着他「現在的我,是重生之後的我。」

  陸塵逍手一抖,手上的酒杯差點摔在地上,卻是落在吧台上濺起了水花。

  看着那雙深沉的目光帶着些許憂傷,看不清心中所想。不知道為何總覺得面前的林日惜自己從來沒有認識過……

  他說——我是林日惜,我,不是林日惜

  不

  應該說我是來自別的世界的林日惜。

  這個世界,名為地球的藍色世界中的我已經死了。承受不住女友的背叛,承受不住摯愛的嘲諷,承受不住孤單的靈魂……

  最終縱身沉入那片汪洋大海——

  曾經的愛已經同逝去的靈魂一起埋葬大海

  今日的愛已經失去對曾經擁有的希望

  雙雙墮落

個人強大,永遠只是自己沒有辦法和一個古老的家族相比,這個世界也不會救你。

  你的愛你的情感都只能葬送給那些利益

  所以,活着要麼好生,要麼快死。

  但是,活着總比被毀滅的好——

  林日惜的胃裡翻江倒海,嘔吐讓他眼淚縱橫。

  「你不能喝就不要喝那麼多嘛,不過你要是會喝我家生意能好一大截!看今天的酒水錢就比較多。」陸塵逍扶着醉醺醺的林日惜幸災樂禍道。

  「嘔……」林日惜抬起頭瞪了一眼他再次的趴下去嘔吐起來。

  「失戀的小孩兒就是愛逞能。」陸塵逍嬉皮笑臉道。

  林日惜咳了幾聲站起身指着他,口齒不清的開口「我沒有失戀……是我甩的那個女人!」

  「好好好,你說什麼是什麼,反正大小姐不在,你可以隨便說。」陸塵逍嘿嘿一笑道。

  林日惜靠在牆上目光有些獃滯「我知道我們不可能在一起,所以我喝下了那杯酒……你知道么……」

  林日惜忽然拽着陸塵逍的領子喊道「那絕命酒我喝得多心痛么?我從來都沒有那麼痛過!死都沒有!」

  陸塵逍嚇了一跳,那雙眼鏡赤紅好像夜晚的霓虹燈,只是更加的詭異幾分。陸塵逍強忍着恐懼咽了咽口水開口「別,別激動,好好說,我聽你說……」

  「我……我是天榜天弈我是天下第一……我縱橫天下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輸得這麼慘過……」林日惜捂着頭一臉悲痛握緊拳頭捶打着地面道「一輸——就是一輩子!」

  陸塵逍一臉驚呆心中第一反應是——鬼上身!

  「冷靜冷靜,必須冷靜,鬼上身第一步驟怎麼說的了?好像是……等等——這不是靈異小說啊喂!」

  忽然林日惜身體一沉直接滑倒在地失去了意識,陸塵逍看了看他,半天沒有動彈這才鬆了口氣。

  「以後不能讓他喝酒了,不然還有可能鬼上身。」陸塵逍若有所思道,走上去小心翼翼的將林日惜背在背上「看來閆大小姐給的打擊還真大啊!」

  陸塵逍把林日惜安排在了休息室,看着那張蒼白的面孔嘆了口氣「早點休息吧,日惜。」

  就在陸塵逍轉身離開的那一瞬間林日惜的手微微動了動。

  清晨的光照進來,林日惜坐起身發現自己躺在沙發上,室內的陳設讓他感到陌生……

  「對了…我不是在英才大陸。這裡是……地球。」

  輕輕的吐出一口氣,渾濁污穢不堪,讓他眉頭緊皺「沒想到這個世界和英才大陸之間相差這麼多。」

  「醒了?」陸塵逍這時候推門進來「還真能睡,一睡就一小天。」

  林日惜點點頭「謝啦。」

  陸塵逍擺擺手「你感謝我的話太多,我聽膩了。」

  「你能不能要點臉?」林日惜坐起身一臉鄙夷道。

  「話說回來,你真的和大小姐掰了?」陸塵逍掏出煙叼在嘴裏問。

  林日惜聳聳肩「已經這樣了,回不去了。」

  「呼……也好,放手的去做吧,我會支持你的。」陸塵逍一隻手搭在林日惜的肩膀上開口道。

  林日惜奇怪的看着他「無條件支持我?」

  「欠錢還是要還的!」陸塵逍急忙補上一句話。

  林日惜哈哈一笑沒有說什麼,陸塵逍看着他也笑了起來,他感覺他們的關係變得更加友善了。

  「塵逍,你想變得與眾不同么?」林日惜忽然收起笑容一臉嚴肅認真道。

  陸塵逍一臉疑惑的看着他「什麼?」

  林日惜微微一笑伸出手抓住他的肩膀,轉過身直接打開窗戶,迎面溫和的風拂過面頰,陸塵逍看着他那張帶着自信的笑容微微一愣。

  「抓穩了!」林日惜喊了一聲,緊接着縱身跳了下去。

  「是你抓穩了才對!」陸塵逍驚慌失措的喊,不過頓時反應過來「操這是五樓啊!啊啊啊啊——」

  二人同時落下,林日惜笑容更甚,陸塵逍看着越來越貼近的地面不停的大喊起來

  林日惜哈哈一笑,在二人馬上墜落地面那一瞬間林日惜的身體竟然飄起,好像飄蕩的幽靈一般。

  「啊啊啊啊——」陸塵逍緊緊閉着眼睛不敢再看,半響竟然沒有傳來粉身碎骨的聲音,不由咦了一聲,慢慢的睜開眼睛。

  只見林日惜抓着自己的肩膀踏空而行,彷彿他可以踩在虛空中的台階一般。

  「這,這怎麼可能?!」陸塵逍吃驚的看着林日惜「你是人是鬼?」

  林日惜呵呵一笑,鬆開了手,陸塵逍頓時一臉懵,看着自己身體下墜那個高高在上站在虛空的林日惜,他想——他一定是在做夢。

  「空間封鎖——」林日惜聲音傳入他的耳朵,下一秒陸塵逍身體靜止,就像是在月球表面沒有了重力。

  此刻陸塵逍也站在了虛空中。

  「這是我的能力,空間領域。」林日惜出現在身後開口道。

  「你怎麼擁有這樣的能力?」陸塵逍皺眉,對於林日惜他知根知底,他不相信林日惜擁有這樣的力量。

  「你怕了?」林日惜目光冰冷看着他開口問。

  陸塵逍退步,是的,他怕了。

  「我已經死了,我現在叫天弈。」

  陸塵逍一臉震驚看着他,之前他喝醉時也聽到了這個名字「不,不可能,你把日惜怎麼樣了!」

  林日惜目光朝着身下看去,是那片海,在高處看去那樣的黑暗,只聽見林日惜輕輕的開口「他真的死了,跳進了那片海。」

  陸塵逍一臉慘白「不會的,你騙我,是你殺了他!」

  林日惜冷冷的看着他「如果我知道殺了他我能重生,我就不會等一千年來這裡!」

  陸塵逍看着他冷靜了下來,他剛剛說……一千年……

  「我來自別的世界,名為英才大陸。」林日惜開口道「那個世界所有人都很強大,能夠成為強者是一件很不易的事情。因為我輕信了別人被暗算,靈魂飽受無盡的煉獄般痛苦整整一千年,再睜開眼時我擁有了這個身體。接受他的記憶,你,是他最信任的人,所以我想我可以信任你,你願意幫我么?」

  陸塵逍看着林日惜那張有些蒼白的面孔「你這麼強大在這個世界完全能夠有所作為,何必讓我幫忙?」

  林日惜苦笑抬起手輕輕一揮,他們腳下那片海翻滾起來,在深海彷彿涌動着無盡的暗潮。

  「喂喂喂,就算我不答應你你也不用製造海嘯吧!」陸塵逍嚇得急忙開口。

  「如果不是我,這個世界的末日已經來臨了。」林日惜指着海開口。

  陸塵逍目光看去,只見在深海處有個巨大的黑暗漩渦,越來越大彷彿像是一張嘴要吞沒世界。

  「這,這是……」陸塵逍嚇得嘴發顫起來。

  「應該是它帶我來到這個世界的,它是黑洞,可以吸收靈魂的黑洞,如果不能阻止它會擴大,使整個世界都會滅亡。」

  「那你還等什麼?還不幫忙!」陸塵逍急了。

  「我能力不夠,恐怕幫不了。」林日惜搖搖頭苦笑道。

  「我也可以幫忙,你不說讓我幫忙么?」陸塵逍急忙回應道。

  「呵呵,估計你可以幫忙收屍。」林日惜哈哈一笑,看着那片海域輕輕開口「我能做的就是用空間領域將它轉移到別的地方去。」

  「那也可以的,快點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陸塵逍問。

  「前提這個方法必須要兩個人同時進行。」

  「嗯嗯好」看着越來越大的黑洞,陸塵逍急得不行。

  林日惜看着他一臉嚴肅「如果是這樣,那我們就會作為犧牲品被黑洞吸進去,永遠無法脫離。」

  陸塵逍一臉認真的想了想,然後認真道「我反悔還來得及么?」

  你特么是故意的吧!

  林日惜笑笑「那我們一起等着末日來臨吧。這裡風景還是不錯的……」

  「⊙?⊙!你能不能正經一點!生死攸關啊喂——」

  日的起點在東方,日的終點在西方,不過距離……

  陸塵逍再次懷疑的問「這距離可以么?你之前不是還說得很嚇人么?」

  不遠處東方的林日惜正在地上畫著法陣「反正橫豎都是死你還擔心這個?」

  「什麼?!你到底行不行!」陸塵逍急得直跳腳。

  林日惜站起身「好了。」

  陸塵逍看着地面上血紅的法陣微微一愣「這……是用血畫的?」

  林日惜擦了擦食指上的血跡沒有正面回答「站好,準備開始。」

  陸塵逍看着他一臉蒼白沒有開口,他一直都忘記了,以前的林日惜一直都貧血,即使他天弈的靈魂進入林日惜體內也不可能更改這個事實。林日惜那張面孔很認真,他一直都很認真的在做。

  「五行,八卦,天靈,地煞,六道,輪迴,六芒——匯星陣!」林日惜低聲念道。

  陸塵逍感覺身體力氣一空,震驚的看着林日惜見他臉上汗水直流咬了咬牙沒有開口,緊緊盯着那陣法的中心,慢慢的黑洞浮現,陸塵逍興奮的喊「成功了!日惜我們成功了!」

  陸塵逍身體閃過一道金色的光然後暗淡下去,不等陸塵逍疑惑發問一股巨大的吸力撕扯着他「啊啊啊——日惜它要帶走我了快救我!」

  林日惜嘴唇乾裂,汗水還沒有干,呼吸急促來不及回應什麼竟然身子一歪直接倒進了黑洞中,陸塵逍看了氣罵道「⊙?⊙!你能不能有點高手風範!啊!操。」

  不等陸塵逍罵完,陸塵逍也被吸了進來,二人連同黑洞一同消失不見,唯有地上那血紅的法陣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