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受氣包:別人種田她修仙
穿成受氣包:別人種田她修仙 連載中

穿成受氣包:別人種田她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黑白的黑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舒星 黑白的黑

林舒星是個忠實的小說愛好者就因為摔了一跤,穿越她有了,空間她也有了她居然還能修仙?別人不能?那可真是太好了!極品親戚要斗的,同胞兄弟要照拂的料理好家事背上行囊,準備奔向詩和遠方怎麼前世的好友,吃肉的和尚,都找上門來了等等,怎麼還有一個未婚夫?怎滴,要搞事?展開

《穿成受氣包:別人種田她修仙》章節試讀:

很快,他又恢復過來,有些無措,他在這個家沒有話語權。

「 嗯 ~ 現在是不行的, 等進冬落雪了,地里沒活我再去跟你們奶說說 。」 終於他說出了一個他覺得很滿意的答案。

「 歐~ 歐 ~ 爹真好 ~ 」 六娃並沒有聽出其中的玄機。

二娃三娃也覺得能去爭取一下,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 笑着捂住六娃的嘴,:「 憨憨 ,小聲點,別被聽見了 !」

林舒星心裏吐槽個不停,落雪 … 天寒地凍的, 還不一定能去 ……

但是她也覺得 她爹能有意識說去爭取一下,也算有進步吧。

想到四丫幾乎是跟在兩哥哥屁股後面長大的,她看向她娘說:「娘, 現在農忙也差不多完了,你空閑下來跟奶說你回娘家去一趟吧, 也幫二哥看看有沒合適的媳婦人選。」

向來沒有什麼主張的林錢氏,看到這麼一件事就要落自己頭上,慌張的搓手:「 我看什麼, 你奶知道給你哥張羅。 你奶知道的 … 」

二娃聽見妹妹的話,坐回床上臉羞的都快埋進胳肢窩了。

三娃一臉戲謔的看着他。

六娃一臉懵懂的看看二哥,又看看姐姐。

林二牛不知道想到什麼,臉色不復剛才的神采。

林舒星瞧見自家爹的臉色,又再接再厲:「 大哥不就是大嬸自個尋摸的,再說二哥只比大哥小半歲,大嬸可是前年就開始上心了。 娘, 你說要是奶忘了怎麼辦? 難不成二哥打光棍?」

依照四丫的記憶, 指望老太太? 呸! 老太太巴不得二房三個娃都打光棍,給家裡節約點錢吧!

林二牛拍板道:「 你看那天合適,跟娘說一聲,回去看看吧。 還有四丫,你一個姑娘家家的,以後這種話不要再說了。」

林錢氏弱弱的應下。

林舒星撇撇嘴,上床滾進最裏面,閉着眼睛想接下來的事。

她來了一個多月了,別說吃肉,在林家連個飽都混不着, 要是現在擺上一盤肉在面前,她都能想像到自己眼裡的綠光 !

幸而偶爾能偷進空間煮點東西吃,可空間也沒肉啊 ! 她在現代哪天缺過肉?

明天得進山裡去看看,有沒有什麼撞樹的兔子。!

林家人多,特別是白天。

林舒星找着機會就朝自己的三個兄弟使眼色。 林二娃看見自己妹子眼睛像抽風一樣,就要開口問,他旁邊的三娃揪了一下他屁股。

「 你揪我做什麼? 皮子癢了是不是?」 二娃一下就轉移了注意力。

三娃連拖帶拽拉着他哥走開了,還不忘回頭跟林舒星眨眨眼。

林舒星看着這辣眼睛的古代版wink,默默轉開了眼。

上山時,三娃就拉着二娃六娃若有似無的離林舒星近一些。

她進了山就熟門熟路的繞着離開了人群, 找了個隱蔽點的地方等着三人來會合。

「 四丫! 」 三娃明明看到她朝這邊走的,怎麼一下就沒影了。

「 三哥,快過來!」 林舒星探出頭招招手。

匯合之後她率先開口:「 走, 弄兔子吃去。」

「 哪兒弄? 怎麼弄? 我們也不會打獵, 那兔子跑的忒快也攆不上啊!」 三娃是三兄弟里比較心思活絡的一個。

「 跟我來。」 林舒星帶着三人去她前幾天發現的兔子洞。

「 找找 周圍還有沒有這樣的洞,留兩個其它的全堵上,弄煙熏出來。」

事實證明她在現代看的那個亂七八糟的小說還是有點用的,不過可惜的是,經驗不足 只逮到兩隻,跑了七八隻。

由於幾人都沒資格進灶間,烤兩隻兔子也弄的有些手忙腳亂。 烤的烏漆麻黑,但好歹熟了。

分兔子時產生了分歧,二娃這時才反應過來弟弟妹妹想吃獨食, 說要拿回去給爺奶一家人分了吃。

三娃不同意,據理力爭,說其它幾家撿的野雞蛋都是自家偷偷吃的,只有他們家的都上交了還吃不到。

「 嘖, 這沒鹽的東西確實不好吃…! 三哥,回去你想辦法弄點鹽。」 她是真忘了調料這回事了, 空間的青菜哪怕拿水煮一下也是清甜可口的,用不着鹽。

得, 四丫和六娃已經開吃了。

二娃的妥協是,撕了兩腿拿樹葉包起來,要帶回去。 三娃還要說什麼,二娃就一副大逆不道的表情看着他。

不好吃的肉也被常年不沾葷的四人吃的津津有味。

一邊往回走,一邊弄柴和豬草。

「 哥, 肉真好吃。!」 六娃還在咂嘴回味。

林舒星和三娃兩人交換個眼色,三娃走的離六娃近了些,叮囑他回去不能說漏嘴。

林舒星則跟去二娃邊上:「 哥, 你打算拿回去給爹娘還是給爺奶呀? 」

「 有區別嗎? 」二娃語氣不善,他覺得他兄長的威嚴受到了三娃的挑釁。

「 …… 」 對哦, 給了爹娘,他們也是上交給爺奶。, 唉 … 頭疼。

「 你說, 爺奶要是問其它的兔肉去哪兒了,怎麼辦呀!要是爺奶知道我們吃了一隻多兔子,會不會打死我們呀 ! 」 林舒星一臉愁苦,兔子挺大,就是烤焦太多,能吃的太少了。

「 你看,! 我就說拿回去給爺奶,你們不聽,現在好了。你能吐出來嗎? 」二娃光想着拿回去孝敬爺奶,倒忘了其它兔肉的事。總不能說 這兔子就長了兩條腿,連個肚子都沒有吧?

「 哥, 你要救我呀, 我才九歲,我不想被打死!」 林舒星發揮影帝級別的演技,捂着眼睛乾嚎。

三娃六娃聽到哭聲急忙跑來: 「 誰打你? 人呢? 」

「 三哥,你說要是奶知道我們偷吃,會不會打死我們四個呀! 我好害怕呀 !」 乾嚎的間隙還給三娃眨眨眼。

三娃領會,一把搶過二娃懷裡的兔腿,一副大氣凜然的樣子開口:「 我去求爹, 讓他不要告訴爺奶我們吃過兔子, 要是他想我們被打死,那就把兔子交給爺奶吧! 二哥 這事你就不要管了。 」

二娃 :「 …… 」 怎麼就打死了呢?

他的疑問六娃問出了口,:「 為什麼爺奶要打死我們?」

三娃:「 你要是把我們吃兔子的事說出去,爺奶就要打死我們 !」

看着性格跟他們爹極度相似的二娃,林舒星覺得這就是沒個媳婦管,還得是個母老虎才行。 不然這就是下一個林家二房的開端, 嘖 … 這老太太還真真是不喜歡他們爹啊 ……

仔細回想一下四丫之前的記憶,其實林老太的管家手法在現代有個特別高級的名稱 「 PUA」。

林大牛作為第一個男孩,老兩口總是多一點喜歡, 再來一個林二牛,一下子老太太就要帶兩個奶娃,心裏肯定不高興的。

林三牛和林四牛生下來,就是林大牛和林二牛帶着,而老太太只要空閑時給點母愛就行。 所以最愛幺兒,三兒 ,大兒,最後才是二兒。

採用一樣的辦法教養, 兄弟四人的性格略有不同,得出來的效果也不太相同。

只單單老二老實聽話愚孝,其它三人得到疼愛多一點,自主意識也要多一點。

娶媳婦的時候更是體現出來了不同。

大嬸是個只要不觸犯自己利益,那就什麼都能和稀泥的人。

三嬸,四嬸,性格潑辣,不能吃一點虧。 但也是能幹的。

自家娘,畏畏縮縮,沒有主見,在娘家聽爹娘的,嫁人了聽公婆的,不難想像她未來聽相公兒子的。

再加上同樣憨厚老實的林二牛,那妥妥的,一家子當牛做馬還怕做不好的人。

剛好二房男娃還最多, 老太太估計想跟對付林二牛一樣,**三個男娃,幫家裡死幹活。最好不成親,老了還只能依靠侄兒過活。

你要說老人家不是最希望兒孫滿堂? 可人多不也吃的多? 要是八個孫兒都娶上媳婦,家裡又多八張嘴。所以如果有人娶不上媳婦,那必然就是二房了。

不過,昨天提到林二娃的婚事,自家爹好像也是心裏有點數的,畢竟他們一家就數他在林家生活的最久,也最了解自家娘, 自己吃點虧多干點活可以, 可是觸及自己的兒子,多少會有點不平衡的。

回家之前林舒星囑咐三娃一定要弄到鹽,三娃一臉自信的揚起下巴,好像在說「 你就看好了吧 !」

林舒星預感家裡這兩天有熱鬧。

晚飯後瞧見大嬸跟在林老太身後進了屋,也不出門去溜達了,興緻勃勃的跟着兩個眼睛死死盯着正屋的嬸子坐屋檐坎上。

「 村裡哪家不是這樣的?! 怎麼就你家不行? 啊 ! 你這是打算娶個公主回來不成? 聘禮要五兩? 還得給她修個金屋才行? 這話我就說這兒了, 聘禮只給四兩, 房子沒有! 滾 ! 」

林老太的聲音依舊具有穿透力,屋檐坎上聽的清清楚楚。

「 娘 ~ 聘禮不是早就跟您商量好的嗎, 您只給四兩, 我這怎麼跟人家交代啊 …… 還有 這新媳婦進門 ,這 這 哪有跟着爹娘和沒成親的小叔小姑子住一屋的, 這不方便呀! 」

接着大嬸帶着哭腔的聲音也傳了出來。

林舒星隔壁的兩嬸聞言像打了雞血一樣就沖向老太太屋門口。

林四嬸一把推開屋門,「 走吧,大嫂,娘叫你滾呢……」

林三嬸: 「 大嫂,你看 我就說你娘家親戚亂開口吧,還是娘英明,現在聘禮就是四兩的價,還非說五兩。」

林四嬸:「 就是, 你看這不是蹬鼻子上臉嗎? 娘看你娘家面上答應給五兩, 這不要臉的人家瞧你鬆口了,以為咱家是大戶呢,現在又要修房子!呸! 他們怎麼不去想屁吃。 」

要說這老太太偏愛三四房,也不是沒有道理哈! 這馬屁 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