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陳浩顧錦秋
陳浩顧錦秋 連載中

陳浩顧錦秋

來源:外網 作者:回到過去當首富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回到過去當首富 都市言情

十五年前,陳浩欠下賭債,妻女慘死,家破人亡。十五年後,他手刃敵人,登頂夏國商界之巔!但一覺醒來,他竟重回十五年前?!展開

《陳浩顧錦秋》章節試讀:

陳浩迎着日頭,走進了康陽街。
這條街,說是賣古玩的,可實際上,賣的是雜貨,什麼都有,路邊擺攤,屋裡開店。
「老闆,你這銅錢,怎麼賣的?」
一聲問價聲,吸引了陳浩的注意,他看向蹲在路邊,穿着練功服的老頭。
老頭掂量起幾摞銹在一起的銅錢,這是生坑出土的東西,前後兩個銅錢上的字看不清了,想知道裏面是什麼東西,得回家一個一個撬開,要是有好東西,那就算撿漏。
攤主看了老頭一眼:「十五塊錢一摞,你得拿回家自己開去。

老頭端詳了半天,點了點頭,正要付錢,卻被陳浩從身後一把攔住。
「等會老闆,我出二十!」
老頭瞪了他一眼:「小夥子,凡事分個先來後到,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你也不怕二十塊錢打了水漂?」
陳浩笑了笑。
「我認不認識,不重要,楊老爺子認識就行了。

「楊老爺子想要的東西,我多出五塊錢,肯定不會賠!」
楊世明被陳浩氣得吹鬍子瞪眼。
他看向攤主:「這事得分個先來後到吧,我都要付錢了,被他半路截個胡?」
攤主笑了笑。
「人家現在出二十了,你要是出二十,我還賣給你,你要是出十五,那你就放下,再看看別的。

楊世明盯着手裡的銅錢,說什麼也不肯放手,實話實說,他手裡這摞銅錢,的確有點說道。
雖然前後的銅錢磨損有些嚴重,但是他還是能看出這銅錢下面,帶着四個點。
而銅錢背面,依稀還能看到一個歪七扭八的字符,那是滿文。
這一摞,應該是康熙通寶無疑,那四個點,正是康熙通寶的熙字。
唯一帶點賭性的,就是銅錢背後的字。
這背後的字不同,對於康熙通寶而言,價值也不同,背後的滿文和漢字,代表着鑄造的地點。
各地鑄造數量不同,存世量不同,價格自然也不同。
但十五塊錢,買這麼一摞康熙通寶,怎麼也沒有賠錢的可能。
卻偏偏半路不知道從哪殺出來個愣頭青!
「給你二十塊錢!」
楊世明賭氣的扔出二十塊錢給攤主。
攤主正要收下,卻看着陳浩掏出二十五塊錢,遞給了自己。
「我出二十五塊錢,就要楊老爺子手裡的那一摞。

楊世明被氣得直咧嘴。
「我說你他娘是不是誠心給我添堵來了?」
「你認識我嗎?」
「你打那聽說的我?」
「我說你懂不懂規矩!」
「我出一百塊錢,你賣不賣!」
楊世明掏出一百塊錢,扔到攤主的攤位上。
陳浩扣扣搜搜,把兜里所有的錢,都放到了一旁。
「我出一百二十五,楊老爺子,您要是出的比我高,這東西您就拿走,要是出不到,這東西,就歸我了。

陳浩笑着看着楊世明,活了兩世,他對楊世明的心理,拿捏的太過到位,別看楊世明年紀大了,可是年紀越大,越把規矩看得越重,也就越愛中激將法。
楊世明賭氣的把一百塊錢揣進兜里,轉身就走。
他今早鍛煉完身體,尋思到康陽街溜達一圈,哪知道遇到陳浩這個玩意!
誠心來膈應他的!
陳浩付了錢,拿上那一摞銅錢。
他今天就是奔着楊世明來的,要是他一個不留神,等會楊世明死了,那他這身上僅剩的一百二十五塊錢,算是白瞎了!
「楊老爺子,楊老爺子。

陳浩追上了楊世明,楊世明眉頭緊鎖。
「我說你到底要幹什麼?」
「那銅錢我不是讓給你了嗎,你拿着走人就是了!」
「怎麼還沒完沒了?」
「我告訴你,我兒子可是警察局的,你要是再跟着我,我讓你進去吃兩天牢飯信不信?」
楊世明盯着陳浩。
陳浩擺了擺手:「楊老爺子,您誤會了,我買下這東西,就是打算送給您的,小小禮物,不成敬意,送給您了。

陳浩把手裡的一摞銅錢送到楊世明面前。
楊世明眉頭緊鎖,不知道陳浩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真要想巴結他,剛才為什麼要急赤白臉的跟他搶銅錢,可他要是不想巴結自己,為什麼又把這銅錢,送給自己了?
楊世明根本不知道,才見了第一面,他就被陳浩給擺了一道。
楊世明身為安陽市的頂級收藏家,身邊阿諛奉承的人多了,平常老爺子說東沒人敢說西,老爺子說吃鴨,那桌上就絕對不會出現雞。
陳浩的確是想要結交楊世明,但他兜里就一百二十五塊錢,花完就沒了,他當然不能讓這錢白花!
他跟楊世明對着干,就是為了給他留下深刻印象,再把銅錢送給楊世明,打消楊世明心裏的怨氣。
只有這樣,才能讓楊世明記住他,記住他說的話。
楊世明看了看手裡的銅錢,想了想,掏出一百五十塊錢,遞給陳浩。
「你這個人,我不想認識,也別說我佔了你便宜,給你一百五十塊錢,你離我遠點!」
「以後出門,別不要臉跟人說認識我,我丟不起那個人。

楊世明轉身就要走,卻被陳浩一把拽住。
「楊老爺子,您先等等!」
「我有一句話要跟您說,您聽完再走,也不遲。

楊世明停住腳步,轉過身來。
陳浩笑呵呵的看着他:「實不相瞞,我出門之前,給您卜了一卦,有句話,性命攸關,必須得跟您說。

「您今天,無論遇到多好的物件,多麼值錢,都請您一定要離牆遠點。

「千萬要離牆遠點!」
陳浩再次強調了一遍。
楊世明愣了一下,可下一秒,卻眉頭緊鎖,氣得一把將銅錢摔到地上!
「你什麼意思?你意思我今天得被牆砸死?」
「什麼踏馬的東西!」
「你這個人,滿嘴跑火車,還在這咒我死?我告訴你,我要是被牆砸死了,我跟你姓!」
楊世明賭氣的轉身就走,連地上的銅錢也不撿了。
他這麼大的年紀,什麼人沒見過!
這種第一次見面,就咒他要死的,還踏馬真是第一次見!
陳浩碰了一鼻子灰,嘆了口氣。
好話說盡,楊世明要是還被牆砸死了,那就是命了。
三天三十萬的事情,他也只能想想別的辦法了。
離開陳浩的楊世明,在康陽街上繼續閑逛着,可怎麼逛,他都覺得渾身不自在,尤其是看着路邊的幾堵高牆,更是莫名的想起陳浩說的話。
這個王八蛋的東西,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真是晦氣。
楊世明又在心裏罵了幾句,走到一個路邊攤旁,掃了一圈,盯着一個小銅爐,眼前一亮,他抬手漫不經心的拿起銅爐,心中不由得嘖嘖兩聲。
這做工,還真是精細!
雖然是仿的明朝宣德爐,但也不是近代仿品,起碼得是清朝的物件,不知道怎麼就流到這來了。
「老闆,這東西怎麼賣的?」
楊世明看向攤主。
攤主笑了笑:「您可真識貨,這是宣德爐,整個安陽市,就我這一個,不貴,十八萬,圖個吉利,發發發。

漫天要價,就地還錢的道理,楊世明太清楚不過,他放下小銅爐。
「三百塊錢,能賣就賣,不賣我就走了。

楊世明作勢要起身,果然攤主坐不住了。
「別別別,一千塊錢,您給個本錢,這宣德爐是我收來的,您看這品相,這可是正經明朝宣德爐,這下面還有款呢,就算是賣銅,他也不止三百塊錢啊!」
楊世明不理會他,就三百塊錢,他絕對能拿下這爐子。
只是他看着攤主身後的這棟牆,猶豫了一下,腦袋裡莫名的,又想起了陳浩的那句話。
這個王八蛋的東西,咒他被牆砸死!
「行行行,就三百塊錢!」
攤主見楊世明要跑了,趕緊答應下來,這玩意是他花五十塊錢從鄉下收的,賣三百塊錢,算是大賺了。
楊世明正要掏錢,一隻手突然拽了他一把,讓他挪動了半步。
楊世明轉過身,發現拽他的竟然是陳浩,眉頭緊鎖,怒火中燒,他三番五次不願意搭理這個咒他死的混賬東西,這小子竟然還蹬鼻子上臉?
一嘴罵人的話正要出口,康陽街上,猛然一陣晃動!
轟的一聲!
各個攤位上的瓷器,一個接一個的倒在地上,摔得粉碎。
楊世明只感覺身旁一股勁風吹過,在他身旁,一堵高牆,轟然倒塌,將他剛剛站的位置,埋成了一片廢墟。
地……地震了?
楊世明在地上還沒站穩,看着周遭亂做一團的康陽街古玩市場,冷汗刷的一下從身後冒了出來。
他要是站在那堵牆下,豈不是真的被牆砸死了……
還真讓陳浩給算準了?!

《陳浩顧錦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