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殘花月
殘花月 連載中

殘花月

來源:google 作者:宋聲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鴻軒 謝祉

小說主人公是的書名叫《殘花月》,是一部關於主人公的火熱小說,憑藉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而打了勝仗的謝祉在回京後,非但沒有受到責怪,反而受到了百姓們的誇讚說他護國殺妻,卻願終身不再娶,寧捨棄未婚妻的性命,也一心衛國何其大義...展開

《殘花月》章節試讀:

在這裡提供的《殘花月》小說免費閱讀,主人公叫謝祉宋聲晚,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拿回婚書後,我自是鬆了一口氣。
我爹仍在喋喋不休,我當然沒放在心上。
待他說累了,我這才拉着他坐下,萬分誠懇地握着他的手說:「爹爹,咱們日後還是離謝祉遠些吧。
」...拿回婚書後,我自是鬆了一口氣。
我爹仍在喋喋不休,我當然沒放在心上。
待他說累了,我這才拉着他坐下,萬分誠懇地握着他的手說:「爹爹,咱們日後還是離謝祉遠些吧。
」不求加官進爵,安安穩穩度過一世便好。
可我爹聽我提起謝祉的名字卻氣得抖落了茶杯,眼看又要絮叨起來。
於是我便臉不紅氣不喘地扯謊。
「小秋同我說,她昨日外出時見謝祉進了雲良閣。
」我眼眶一紅,說著便要落下淚來。
雲良閣,渝州中有名的花樓。
雖說只是商賈人家,可爹娘將我自幼捧在手心,自然不可能讓我受半點委屈。
我娘慌忙湊上前替我擦淚,我爹將信將疑,沉默片刻後問道:「當真?」「晚晚一介閨中女子怎會無故知曉雲良閣。
宋沽,你難道還想讓晚晚嫁過去受委屈不成?」我娘聞言震怒,伸手將我爹推到一邊去。
「夫人莫氣,只是謝祉應當不是這樣的人……」我爹忙着哄我娘去了,而這樁婚事自然不了了之。
誰知「謝祉去雲良閣」這話卻被人傳了出去,不出三日,渝州上下都知道謝祉因去花樓,被退了婚。
鬧得滿城風雨,人盡皆知。
雖說我是想與謝祉退婚,但我並不想與謝祉結仇。
畢竟將來他會成為朝中權貴,屆時想要弄垮宋家,就如踩死一隻螞蟻那般簡單。
於是流言傳了三日,我便在府中戰戰兢兢地待了三日。
謝祉沒再找上門,待流言散去,我這才出府重見天日。
這三日我自然沒閑着。
我將記憶中所有能記得的重要節點和事件一一寫在紙上,以防日後忘記。
再過一年,西燕戎人起兵攻打南淵。
渝州作為南淵各州交界,陸路水路發達,自然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宋家也因此遭受波及,雖因戰亂散盡家財,所幸爹娘均是平安。
直到謝祉於城牆殺妻平定戰亂,渝州這才逐漸恢復原先的安穩繁華。
而我要做的,就是在這一年內想辦法將宋家的家業遷移至其他州郡,並說服爹娘離開渝州。
儘管渝州最後會得以平定,但我卻不願帶着宋家冒這個險。
在渝州被困的最後一個月,不但沒有等到援兵,並陷入彈盡糧絕之地。
短短一月,餓死街頭之人數不勝數。
宋家做的生意多,鹽引糧食、酒家當鋪均有涉獵。
西燕並非只攻打渝州,一年後南淵各地將陷入戰亂。
唯一幸免於難的是延京,以及有渝州在前作為掩護的覃州。
只是覃州在我看來同樣危險,倒不如想法子進入延京。
畢竟皇權當前,延京倒相對安全。
我帶着小秋出門,到宋家的各個產業查看,企圖找到能夠打通延京的產業線。
各州府都已經有了穩定的鹽引及糧食來源,延京繁盛,若想通過酒家在延京站穩腳跟,必須得有足夠的吸睛之處。
奈何我剛帶着小秋繞過一個彎,便見我家酒樓醉仙樓大門前圍着幾號人。
謝祉相貌出眾,我自是一眼便掃見了他。
有些頭疼。
除此之外,站在他對面的那人便是與我上輩子有過婚約的林鴻軒。
林鴻軒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這不是我們謝大公子嗎?怎麼,雲良閣去膩了,想來醉仙樓吃吃酒?」林鴻軒身邊的家僕紛紛配合著鬨笑起來。
又是雲良閣。
倘若知曉今日出門會碰見謝祉,我定會老老實實窩在家中,誠心做人。
也不知究竟是誰把雲良閣這事傳了出去。
謝祉沒搭理他,繞過林鴻軒便想走,卻又被那些家僕堵住去路。
他一抬頭,視線剛好捕捉到正欲逃離現場的我。
我:「……」他眉間輕輕一挑,倒是沒道破我的身份,繼而徑直看向林鴻軒,道:「你想如何?」林鴻軒聞言笑得得意:「說來也簡單。
前陣子本公子嫌府中犬吠聲吵鬧,便命人宰了丟了出去。
如今想來卻有些想念,不若勞煩謝公子替我了結這樁心事?」想讓謝祉……學狗叫?林鴻軒怕是覺得自己活得太久了。
可我看着謝祉猝然掀起的眼眸,心底卻覺得他說的下一句話應當是「不如我送你下去聽聽犬吠」。
果然,謝祉面上一冷,唇角勾起幾分譏誚,眼見就要開口。
我心神一凜,步子已經下意識邁了過去。
「林公子。
」林鴻軒看見我,果然止住話頭,滿面訝然:「原來是宋姑娘。
」可我看見林鴻軒便忍不住咬牙切齒。
倘若他自找麻煩也便罷了,可偏偏提了雲良閣,扯上了我。
這不是給我拉仇恨嗎?我皮笑肉不笑:「見林公子同謝公子在醉仙樓聊得投緣,不如一起進去坐坐?」謝祉剛與我退婚,想必也會為了避開我而拒絕,而林鴻軒卻不會放棄這樣的機會,如此一來兩人便算分開了。
林鴻軒果真答應了下來,我正眼巴巴地等着謝祉的回復,便見他視線從我臉上掠過,輕描淡寫地來了一句:「卻之不恭。
」等等,這怎麼和我想的不太一樣?難不成謝祉真的記恨上了林鴻軒?我硬着頭皮將他們領進醉仙樓,兩人相對而坐,劍拔弩張的樣子卻看得我頭疼。
我只祈求林鴻軒少說些話了。
或者別扯上我也行。
可惜這世間的事大抵都不盡如人意,怕什麼便偏來什麼。
「宋姑娘來得巧,我近日聽聞你與謝公子退了婚,」林鴻軒誇張地用袖子掩住口鼻,「可是因傳言所言謝公子夜宿雲良閣之故?」我藏於桌下的手狠狠絞住自己的衣擺,臉上卻是笑意盈盈:「怎會?林公子是從何處聽來這些莫須有的傳聞?」見他張口,我怕他再說出什麼挑釁的話來,便苦口婆心地同他說:「林公子,誰知在座的各位是否會時來運轉,終須有日龍穿鳳,你說對吧?」而林鴻軒還喜滋滋地認為我在誇獎他,一個勁兒地點頭。
謝祉倒是盯着我沉思了片刻,半晌才收回視線,啟唇嘲諷:「原是我小看了宋姑娘,竟不知你也知此等道理。
」完了完了,這便是恨上我了。
我是想與謝祉退婚沒錯,但我並不想與他結仇啊。
我張了張口,還欲為自己開脫,可是謝祉卻徑直站起身,似乎就要離開。
手中的布料猝然向上提起,我順勢抬頭看去,只見手中緊攥着的東西,居然是謝祉的衣袍。
我偷瞄了一眼謝祉,十分心虛地收回手。
這下真完了。
我原以為自己伸手絞的是自己的衣擺,誰知竟然擰成謝祉的了!謝祉的視線也向下落在自己的衣袍,怔在原地頓時失語。
而我已經在思考,自己究竟是要哭得多麼潸然淚下,謝祉才會接受我那毫無意義的道歉了。
仇上加仇。
謝祉面無表情,聲音微冷:「宋姑娘,男女有別,請自重。
」……正欲開口道歉的我霎時頓住。
不就是一件袍子么?用得着這麼小氣嗎?但我也因此沒了道歉的心思,徑直對上他的雙眼,噙起笑開口:「謝公子,慢走不送。

《殘花月》章節目錄: